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精品h文 > 替嫁丫环 > 正文 完结

正文 完结

推荐阅读:乡村欲孽:山村教师的荒唐情史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乡村艳史男欢女爱妻欲:人妻俱乐部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桃花村的艳嫂乱伦强奸合集(高H,繁)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村女也疯狂

    

    替嫁丫嬛h之终章

    终章

    大雨过後也隔了一夜,树林里的浓雾也渐渐散去。因为一夜大雨的洗礼让树林增添了一层唯美,J道光芒透进林木之间景Se跳脱人间彷佛来到仙境,只是在这P树林里穿越的J人全无兴致於这美丽的景象里。

    许文强带领著上官昂等人一步步的走往溪边,每走一步大夥的心情就跟著沉了一些,直到听见水流声越来越近,所有人加快了脚步甚至已经奔跑了起来。

    冲出树林,映入眼帘的景象令他们震愕,地面上分散的尸T已经有些溃烂,沈振益与颜龙扬上前去仔细探看,许文强虽然浑身冷汗直冒但也是跟著他们去看看那些尸T,梅儿脸Se难看得退了J步险些跌坐在地,幸好上官昂伸出了手扶著了她

    「少夫人会不会」她颤抖著身子,脑子里全是柳楚芸遭遇不测的画面。

    「别太早下定论,毕竟还没有见到她的人。」上官昂拍了拍她的肩,要她先别多想。

    此时,沈振益和颜龙扬走到他面前「怎麽样」上官昂问著。

    「从尸T上的痕迹来看,是严风没错。」沈振益指了指地上的尸T说著。

    「而且在那树下有著被剑砍断的绳子,看来真的发生了些事。」颜龙扬望向了一旁的树木。

    「那些是官府在追缉的山贼」许文强皱著眉头也走回他们身旁,断了手掌的那个是山贼的头子,他在镇上有看过画像可以相当的肯定。

    「那麽严风肯定是救走了楚芸,昨夜的雨下的大想来应该是找个地方避雨了」沈振益轻笑,那两人在一块就用不著他们J个了吧

    「可是这树林里应该没有可以避雨的地方才是啊」许文强摇了摇头,他在这可是土生土长,这树林里能避雨的真的是少之又少,他们能上哪去呢

    「不有一处可以」梅儿突然想起刚和柳楚芸来这没J日所发现的洞窟。

    「你知道」他们瞪了双眼看著她。

    「在那上头有一个颇深的洞窟,我和少夫人在那里头放了些东西,如果少夫人带著小王爷去那」梅儿绕过他们走出去些,面向溪流的上源头处、抬起手指著,话未说完就见远处有著两抹身影渐渐的朝他们而来。

    沈振益和颜龙扬、上官昂互视了一眼都露出了笑容,梅儿的泪水向断了线的珍珠狂掉,见他们两人离自己越来越近不由得迫使她拔腿就朝她奔去,紧紧的抱住她大哭「少夫人~~呜」

    「梅、梅儿」柳楚芸愣愣的看著梅儿掉著眼泪,怎麽她会在这

    「你快吓死梅儿了呜」她向她抱怨著,这一夜她心急如焚深怕她有个什麽万一回去不知道该怎麽向天香香J代,幸好她平安无事老天爷有保佑

    「好、好、好你别哭」柳楚芸无奈的笑了笑,将她微微拉开伸手替她抹去泪水「你瞧我不是没事吗」

    「少夫人」梅儿用著自己的衣袖将泪水擦乾,仔细的看著眼前的柳楚芸震惊的大呼「你的脸怎麽了还有嘴角怎麽会这样」她伸手轻碰著柳楚芸微肿起的脸颊,两眼仔细的看著她嘴角上的瘀血。

    「没事、没事过些天就会退的。」柳楚芸抓住她的手淡笑著,不愿再去回想起昨夜的事。

    「还说没事你」才想继续念的梅儿又看见她手腕上的痕迹,再次大吼「手腕这痕迹」瞪大眼珠子的她又快掉下眼泪了怎麽会这样这下可好回去怎麽J代

    「梅儿,你也太大惊小怪了这只是些小伤,用不著这样大呼小叫的吧」她皱眉,似笑非笑的看著梅儿,有这麽严重吗瞧她脸Se一下青一下白的。

    「她是担心回去会被府里的那位骂吧」沈振益来到梅儿身旁,替她感到无奈。

    「府里的那位」她不解,是说天香香吗

    「是呀」颜龙扬也是一脸替她无奈「现在谁也不敢轻易招惹呢」

    「小王爷」梅儿的泪珠滚落,哀怨的盯著断严风向他求助。

    「我想你找昂挡挡吧」他也ai莫能助的将责任丢给了上官昂。

    「」梅儿无奈的看了上官昂一眼,虽然他面Se不变但她心里清楚就算上官昂出面也没有用

    「怎麽回事」柳楚芸仍是一脸不解,偏头看上断严风问。

    「这说来话长,先回你的住处吧」他搂著她的腰,无奈的给她一笑。

    「嗯。」她微红小脸的点头,才上前走没J步就望见了许文强「许大哥」

    「楚芸姑娘,能看见你平安无事真的是太好了」他苦笑了一下,昨夜自梅儿口中得知一切除了震惊以外也多了失望,既然知道她早已心有所属那他也该收心了

    「对不起,让你忧心了。」她不好意思的向他致歉意,才要弯腰鞠躬之时便让他给阻止了。「别这样都相识一年了还这麽客气做什麽」

    「可是我」给他们添麻烦她真的感到万分的抱歉呀

    「只要你平安无事就好走吧村里的人都还在等著呢」他拍了拍她的肩,笑了笑。

    「好」她点了点头回他一笑。

    一群人回到了村落就迎上了替柳楚芸忧心的村民,一人说一句的听的她头昏脑盪不过她还是很开心这里的人对她都如此用心,既使听到耳子长茧都没有关系了林大婶还特地准备了火炉跟猪脚面线让她过过霉运,当然她也很乐意的接受林大婶的美意。

    折腾了一天,入夜他们J人才松了口气的坐在桌前同时叹气,柳楚芸准备茶水分给了他们「村里的人就是这样,习惯了就好。」她笑语,一年前她来到这的前J天也和他们一样,不过日子久了便也惯了。

    「总算可以说正事了」断严风揉了揉还在发疼的脑袋,耳旁似乎还听的见那些杂乱的声音。

    「正事什麽正事」她将手中的茶递给了他,不免好奇的问。

    「就是你要跟我回断王府的事。」他接过茶吮了一口,平淡的看著她回答。

    「回断王府」她愣了愣,退了J步立即摇头「不我不能跟你回去」

    「芸儿」他皱眉,难道昨夜他所说的话她全忘了还是他说的不够明白

    「我可以待在这村里等你来,不论是一天、两天还是五天但就是不能跟你回去」她坚持自己的想法,坐落在梅儿身旁,心里打定了谁来劝说都一样

    「那好给我一个理由,若理由不够好、你就得跟我回去」他放下手中的杯子,这次怎麽说也由不得她来决定

    「你为何要强人所难」她瞪了他一眼,不用想也知道他不论听见什麽理由都会说不够好,哪有人赌稳赢的

    「好我不强人所难。」这个学不乖的傻丫头,拌嘴那麽多次了还不知道他总是赢家吗

    「真的」她喜悦的一笑,他答应了

    「既然你不跟我回断王府,那我就只好将整个断王府移到这来」他一副理所当然的靠著椅背,怡然自得的神情盯著脸Se瞬变的她,浅浅一笑。

    「你疯啦」她气的自椅上跳起,她没听错吧整个断王府都移到这小村落,是打算将这里铲平了吗

    他点头,双手环於前「为你而疯,有何不可」这麽一句甜死人的话令她胀红了脸,顿时无言以对的只能板著脸Se死瞪著他不放。

    「所以你是同意罗」他笑,笑的很贼、很诈

    「什麽」她又是一愣,她同意什麽了

    「振益、龙扬你们帮我带口信回去,就说断王府要搬家了。」他刻意将眼神绕上不断在一旁偷笑的两位好友,不仅神情认真就连说话的语气也相当的有魄力,让人想不相信都难。

    「是。」他们两人应声,才一起身就让柳楚芸给压坐了回去。转身怒视著断严风

    「我哪有同意这事」

    「既然你没有同意这事那就表示你要跟我回去罗」他耸肩,反正他是不会退让的。

    「我」可恶可恶好可恶不强人所难的他竟然要她左右为难,本就是要她不乖乖答应跟他回去也不行嘛

    「嗯」看著她气的脸红脖子,他还是一脸事不关己的等著听她答案,就算不用听也知道她不得不对他再次折F。

    「哼」所幸,她坐回梅儿身旁不再望向他,已经默默的答应要跟他回断王府。

    「很好明早起程。」

    沈振益、颜龙扬、上官昂及梅儿互视了一眼,都无奈的笑了笑。其实柳楚芸待的村落离断王府只有两个城镇之远就算是即刻起程也没有关系,想来也明白他对她的T贴温柔,昨夜再加上今日的折腾她能不累吗

    断王府的前厅弥漫著沉重的气息甚至有些许的火Y味,断尚世与李菱雯沉默的喝著刚泡好的洛神花茶,杨紫苑站在白耀堂的身旁两眼紧盯著前方站立於中间的人,突然那人大吼摆手的坐回椅子上,吓的杨紫苑微微挪动身子躲在白耀堂的身後,两手抓著他的衣袖不放。

    「不管了就这样决定了」天香香翘著二郎腿,端起一旁的茶喝了J口。

    「什麽叫不管了就这样决定了嗄」天傅恒气的发抖,怎麽他天傅恒教出来的nv儿会这样胡来

    「香儿,你这样太过分了」方媚娘感到头疼的开口「断王爷和断夫人都在,你做这决定要断王府的颜面往哪搁」

    「娘,你和爹爹都会顾及断王府的颜面那天承府的呢」她不以为意的放下茶反问方媚娘,怎麽她天香香的颜面就好处理了吗

    「你给我捅这麽大一个蒌子,还敢说这话呀你」天傅恒快吐出J斤血来的起身大吼。

    「呃亲家」断尚世苦笑的想出面劝劝,可是天傅恒直接面向他双手抱拳、鞠躬

    「老夫惭愧,绝对不会让小nv做出有害断王府之事,所以请王爷您就别管此事。老夫会给您一个满意的J代」话说完,他又看向一派悠哉的天香香「你别想我会答应你这荒唐的决定」

    「爹爹,我这决定哪里荒唐了」她不F气的反驳。

    「休夫这种事还不够荒唐你是这个意思吗」他瞪大双眼看著她,代嫁的事他都还来不及和她算算了居然还说要休夫这等事不荒唐

    「我国王法律条里有明文规定只准休Q、不准休夫的吗」说什麽她天香香绝不吃闷亏

    「什麽」天傅恒火冒三丈的嘶吼「皇上下的圣旨、赐婚岂容於你这样胡来」拳头重重的在一旁的桌面上。

    「爹爹,当时我就说我不嫁是你和娘B著我嫁,嫁人就算了这桩婚事的背後竟然是为了那帮什麽狗P叛军,皇上和爹爹你们都问过我了吗」她的终生大事成了牺牲品,能有不讨公道的道理吗

    「问你、你就会嫁了吗」方媚娘无奈的看著她,就算真的问了这丫头她也不会嫁,问了也是白搭呀

    「我会考虑嫁与不嫁」她很认真的回答,但没有人会相信她这番话。

    「那也由不得你决定」天傅恒坐回椅上,生怕自己会气晕在地上「不管你答应不答应都得嫁」

    「我是嫁啦」她耸肩,她爹是气恼忘了吗

    「嫁过来的是楚芸,不是你」好一个野丫头居然还有脸说自己是嫁了她这个子究竟是遗传自他还是她娘呀

    「没法子那也是被B的。」她甩了甩手,事不关己「我是皇上为了百姓的牺牲品,那楚芸就是无辜牵连的被牺牲品」

    「你」说来说去,她就是不肯承认自己有错然後尽是说一些歪理

    所有人再次陷入沉默,对天香香感到相当的没辄就罢了令人目瞪口呆的是她那张嘴说出来的话,听来头头是道但实际上本就是她推卸责任的幌子。

    *    *     *     *     *     *     *

    就在天香香快沉不住气时,外头的下人快速奔进向著断尚世与李菱雯行了礼、、抬起脸「少爷回来了」

    一听见断严风回到府上,除了天香香与天傅恒以外的J人纷纷露出笑容。断严风等人才踏进前厅,立即感受到一G炽热又狂喜的眼光持续来,他看了看那些巴望著他的人无奈的轻叹了口气,天香香又怎麽了吗

    「严风」躲在他身後的柳楚芸扯动他的衣袖,一脸困恼的看著他。她怎麽也没有想到天傅恒与方媚娘也在断王府上,这下她可怎麽办才好

    「放心没事的。」他拍了拍她发抖的手,温柔一笑。

    两人的话才说完,前方立即传来怒吼声

    「你胆敢再提休夫一事,我就和你断绝父nv关系」天傅恒铁了心的对著任非为的天香香嘶吼,这麽一句重话说出著实的吓著所有的人。

    「老爷」方媚娘迅速起身,认真的看著天傅恒,他说这话好吗

    「爹爹你是说真的吗你不要香儿了」天香香沉重了心思,今日这句话听来特别伤到她的心,因为她听出了他语调里的认真。

    「我天傅恒没有你这样的nv儿」他心灰意冷觉得自己再也没有那能力和力气去管教她了既然如此,何不就让她自由去

    「」她静默不语,只盯著他看。

    断严风惊觉事态严重,立刻走上前去「爹,你先坐会吧」他扶著天傅恒坐回椅子上。

    「小王爷,老夫不配让你喊这声爹」天傅恒一脸愧疚的拍了拍他的手,语重心长的说著。

    「快别这麽说有事好好商量才是,断绝关系是不是太重了些」他浅笑安抚著天傅恒的怒气。

    「唉~~~」天傅恒看著他大叹长气了一番,然後怒视著对面的天香香「那个丫头说什麽要休夫这事能商量的吗本就无视轻重缓急」

    「休夫」断严风愣了愣,挺新鲜的词不过能吗

    「就是啊这成何T统」他还是气的拍桌,完全不能接受天香香的荒唐主意

    「香香,你说这休夫是」断严风测过身看向天香香,怎麽她老是想到一些有的没的呢

    「就是我不要你了所以要把你给休了」天香香没好气的回答他,但语调显然的没有方才火烈。

    「哈哈哈~~~」听语,他突然开怀大笑令所有人呆愣。

    「你、你笑什麽啊」她微红脸蛋、瞪著他问。

    「有趣也是个挺新奇的主意。」他收敛笑声,走到她面前拍了拍她的头微笑道。

    「有趣」她爆跳而起,脸上尽是不敢相信「我要休了你耶」他到底在想什麽

    「所以呢」他两手覆於身後,不以为然的反问著她。

    「所以所以」被问的一时不知如何回答的她结结巴巴了起来。

    在一旁看著人都为此刻欢呼於心里,这招真是高明啊

    「香香,这休夫一事岂是你说休就休的。」他笑了笑又继续说著「你想休夫,我还未必想让你休不是吗」

    「」她呆愣的一语不发,紧盯著他瞧。望著他勾人的双眼、英挺的鼻子、浑厚的双唇还有一身傲人的气息如此不凡的令人妒忌,她双拳紧紧握著不断想起这一年的相处,最後耳边回响起这麽一句话,不由来的火气上扬瞬间爆发而出「好你不让我休,可以」她坐回椅上、瞪著他「那就来谈条件吧」

    听语,断严风勾起深深的笑意「说吧。」洗耳恭听

    「你只有两条路可以走,要嘛、就像方才我所说的休夫。不然就是让你休Q」她趾高气昂的开出条件。

    「休Q你应该还有话没说完吧」这一年来他可没有白过,对她的了解也有了些底。

    「当然」她端起茶,看著Se泽鲜明的花茶「让你休Q,不过你得给我五千两H金当作补偿。」

    「什麽」天傅恒的眼珠子差点被震掉了出来,猛力的站起身来咆哮,这丫头越来越无理取闹了居然敢一开口就向人家讨五千两H金她一个人要这麽多钱作什麽

    断尙世与李菱雯傻愣住,就连手中的茶杯都拿不稳的滚落阶梯,里头的茶就这样洒了。

    「五千两H金」哇狮子大开口,觉得他断王府吃不垮虽然那不是说真的不过也要的过多了些吧

    「我天香香的清誉只开口要五千两H金够少的了你是选与不选」她对於天傅恒的咆哮不予理会,继续向著断严风讨钱也。

    「那我让你给休了又有何好处」他无奈的摇了摇头,怎麽想来都是他吃亏吧

    「好处」她挑眉,眼神盯上一直不语的柳楚芸看「不就在你的身後了」

    断严风回过身看了看柳楚芸再看了看天香香,原来她想的就是这个

    「怎样如何」她要他尽快做决定然後她就可以早些离开这个地方。

    「天香香你真的是.....」天傅恒受不了的冲了过去,高举起苍老的手Yu往天香香的脸蛋上挥。白耀堂见状才想冲上前去阻拦却见天香香站直了腰杆,两眼高傲的与天傅恒相望就像巴望著他那一巴掌直接挥在她脸蛋上。

    「老爷千万不可」方媚娘眼眶泛红的跑到他的身旁,两手紧抓著他的另一只手,这一巴掌若挥了下去就真的要失去他们唯一的nv儿了

    天傅恒的手掌高高举著颤抖,沧桑的老脸上多了一丝复杂,最後他用力的甩下手痛心的对著天香香开口「罢了就当我从没有过你这麽一个nv儿吧」无奈与心痛全挂在脸上,他无力的走回椅子上缓缓而坐,不再看她一眼。

    「香儿,娘求你了别再让你爹为了你伤心了」方媚娘握住她的手哀求著她「快去跟你爹爹道歉然後乖乖的当人家的好媳F」

    「娘,香儿办不到」她冷著脸、咬著牙回答方媚娘。

    「香儿」听见这样的话方媚娘皱紧了眉头,这丫头当真不要爹跟娘了吗

    「夫人,别再劝了」天傅恒摇了摇手,他的心全凉了。

    天香香面不改Se的推掉方媚娘握住她的手,然後只身到断严风面前「说吧你的决定如何」

    「好这五千两H金我给。」他点头答应。

    他的答应让所有人都震惊不已,真的要给她五千两H金

    「休书和五千两H金都送到晓筱那。」她对著他J代完後看著柳楚芸,还有事情没有办完。

    「小姐」柳楚芸的思绪是五味杂陈,看著天香香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你还当我是你的小姐」她问,果然是笨丫头。

    「当然」柳楚芸用力的点头,她永远不会忘记她对她的恩惠所以她会一直将她当作她的小姐

    「那好」她抓起她的手,看了梅儿一眼「去。」

    「是。」梅儿点头然後转身就出了前厅,一群人都看不明白天香香究竟想做些什麽。

    「小姐」柳楚芸愣愣的看著她。

    「过来」她拉著她来到天傅恒的面前,放开了手「跪下」

    「嗄」

    「天香香」天傅恒再次响桌面,她真的是越来越过分了

    她没有理会的转身拉著方媚娘回坐在天傅恒的身旁,瞪了柳楚芸一眼、不悦的开口「要我说第二次」

    柳楚芸搞不明白的听话屈膝跪在天傅恒与方媚娘面前,呆愣的看著他们两人。

    「楚芸,你快起来别听她的话」天傅恒看著她最在自己面前赶紧叫她起身。

    「是啊你快起来」方媚娘连同劝说著,他们已经欠她太多了怎麽可以让她跪在自己面前

    此时,梅儿端著一盘茶水走进来到柳楚芸身旁。

    天香香看著柳楚芸缓缓开口「向义父、义母奉茶叩拜。」语落,天傅恒与方媚娘震愣的看著天香香,她要他们收楚芸为义nv

    「小姐这」柳楚芸瞪大了双眼,她怎麽可以承受的起

    「既然你都叫我一声小姐了,那就要听谁的话」她霸道的板著脸问。

    「当然是小姐的可是」柳楚芸困恼的盯著天香香瞧。

    「没有可是做」她才不管她有什麽理由,赶紧办完此事她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去

    「」柳楚芸好是无奈的回看著天傅恒与方媚娘两人,只见他们也没有多说二话微微点了头,她才叹了口气端起梅儿盘中的茶水递给了天傅恒「楚芸给义父奉茶。」天傅恒接过她手中的茶吮了一口然後就见她向他扣拜。

    「楚芸向义母奉茶。」将天傅恒手中的茶放回梅儿手中的盘里再端起另外一杯递给了方媚娘。

    「好。」方媚娘接过茶水同样的吮了一口看著她向自己扣拜,然後再将手里的茶J给了她放回梅儿手中的盘里「快起来吧」她弯身、伸长了手扶起柳楚芸。

    「以後我爹爹和娘就J给你了」天香香拍了拍柳楚芸的肩做最後的J代,然後转身离去。

    「香儿」天傅恒起身唤住了她。

    「」天香香没有回过身去,脚步停顿了一会後继续向前走去。

    她看著断严风,伸手拍了拍他的膛「记住休书、五千两H金还有帖子。」

    「嗯」他淡然的给她一笑。她望著他微微的露出笑颜,然後快步的离开断王府。

    「严风,小姐她」柳楚芸大步大步的走到他面前,脸上写著担忧。

    「她已经不是你的小姐了,还有别担心了」他的大掌抚著那张老是ai烦恼的脸蛋上,笑著。

    「可是」这要她如何不担心呀方才她的那句话意味著她真的不要当天承府的千金,这怎麽行

    「别可是了来。」他握住她的手将她又拉到了天傅恒面前「我要娶您的义nv」

    「什麽」柳楚芸傻了秀气的脸蛋,眨了眨眼眸。

    「爹和娘都没有异议吧」他看了断尙世与李菱雯一眼。

    「」他们两人互视了一眼後对著他摇了摇头表示没有意见。

    「那」他看回天傅恒等著他的回答。

    「唉~~~」天傅恒无奈的叹了口气,总算露出些许的笑容点头「我答应」

    「这下你不嫁都不成了」他紧握著她的手喜悦的笑著。

    看著他的笑容,那一霎那她才明白天香香为何要她认天傅恒与方媚娘为义父、义母了她感动的泪水滑落,扑身紧抱著自己最ai的人。

    「我不会辜负小姐的好意的」她对著他轻语。

    「嗯」他点了点头,因为天香香明白她只是个丫环,若他要娶她、外头的流言蜚语便会不断滋长,因此便要她成为天承府的义nv名正言顺的嫁进断王府。

    尾声

    数日後,天承府收义nv之事便立即传开然後天香香遭断严风休Q并离开了断王府消声匿迹,但那些对天香香的传言更是加大宣染开来只是事情的真相与否唯独他们才知了

    数月後,柳楚芸与断严风盛大的举行婚宴,不久便传出了好消息让断王府里头充满了喜悦。

    「严风,你说小姐她现在会在哪呢义父好想她。」柳楚芸靠著断严风的膛,仰望著夜空里的那轮明月问著。

    「不论她在哪、我想都会有一个人跟著的」他双臂将她细心呵护进自己的怀里,一只大掌轻柔的抚著她凸出的肚子。

    「他会告诉我们吗」她抬起脸看著他,其实她也很想念那个总是命令她的天香香。

    「若有好消息就会了」他低下脸轻啄了aiQ粉N的双唇。

    「那你想要男孩子还是nv孩子」她露出甜美的笑容回吻了他。

    「都好。」最好男的像他英俊潇洒、nv的就像她娘温柔婉约。

    「这样啊可是娘比较想要孙子耶」

    「不会啊我看爹就比较想要孙nv」

    「义父说生男的比较好」

    「他应该是不希望又看见第二个香香吧」

    完结...

    完结在线阅读  http://.cuizituan./shu/46567/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