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章

推荐阅读:女人的地男人犁工棚里的原始欲望契约婚姻,娶一赠一攀上漂亮女局长之后家庭淫魔 VIP未删节全本东莞艳遇:和嫂子同居的日子后湾村的那些事儿龙魂侠影我在仙界有块田女主播的秘密

    今天诊所关门,因为我和李寡F两个人都要去参加村民刘大伟和葛玲玲的婚,结婚是很热闹的,对新郎新娘来说,这当然是最幸福的一天;对于单身男nv来说,这是一个结识异X的好机会;对于村民来说,是一项喜礼。李寡F是过去帮忙烧茶水招待宾客的,我是凑热闹去的。在乡下庆的娱乐活动。

    说到今天的婚礼,就不得不提一下新郎大伟的J位狐朋狗友,刘俊、刘宏、刘毓、刘上富、王启文,再加上刘大伟,人称「刘村六君子」,这六人以刘俊为首,年少时绝对是不安分的主,在一些群殴事件中总是能看到他们的身影,他们非常团结,出手也够狠,和人打架很少吃亏,在我们这边名气很大,很少有人敢惹,以前是我的偶像组合。

    现在他们差不多有30岁了吧,除了喜欢赌博的刘俊,其他人都有了稳定的工作,出风头的事情也少了,刘宏前J年已经结婚了,刘大伟在这伙人中是第二个结婚的。

    我和这伙人平时很少接触,只是我读初中的时候有一回招惹上社会小混混,NN带着我去刘俊家央求他们出面帮我解决,他们当时就出面说了J句话,事情很轻松就过去了,NN在家里置办了一桌酒席感谢他们,他们都没来,只说道:「同村人应该帮忙的。」

    闲话不多说,婚礼气氛的小高氵朝是迎亲队伍回到婆家的时候,这里有个环节叫拦亲,这是敲竹杠的环节,拦亲的主力一般是在现场帮忙打杂的村民们,其中以Fnv居多,还有很多小孩子跟在后面凑热闹。村民们抱着一根竹竿堵在大门口不给进,想要进来,就先要满足他们要求。此时一对新人以及一群伴郎伴娘们就被堵在门口,兄弟帮的领头人刘俊带着一帮弟兄正进行着积极的攻关工作。

    我看了一下迎亲回来的队伍,新郎刘大伟就不说了,浓眉大眼,挺帅的小伙子,新娘葛玲玲身材很好脸蛋还过得去,今天精心化了妆,看起来就是大美nv。

    伴娘三个,其中一个素质很不错,非常帅气的短发美眉,时尚的白衬衫配紧身牛仔K,很C的样子;还有一个美眉有点面熟,脸蛋长得还不错,身材却非常丰满,把身上的黑Se制F套裙撑得密密实实。最后是个小萝莉,穿着一条浅蓝Se的背带牛仔K,一脸稚气,应该是初中生吧。

    「刘俊,我跟你讲,今天要过我这关,两条中华少不了!」

    老赖站在人群的最前面叫嚣道,他今天倒也知道要注意形象,穿上了衣K。

    「我们nv人不chou烟,我们要乡巴佬。」

    李寡F挤在比较靠前的位置替Fnv们请愿道,立即就引来一P赞同声。

    「好好好,香烟,乡巴佬,一个都不少。」

    刘俊扯着嗓子向后面喊道:「东西赶紧搬过来!」

    王启文应声抱着一个竹篓挤到前面来,竹篓里装满了香烟和乡巴佬,对于村民的要求,稍微有些经验的人都是X有成竹的,所以早有预备。新郎双手cha进竹篓里,捧满了物什,天nv散花似地撒向拦亲的人群,只见Fnv和孩子们纷纷蹲下抢东西,但是拦在前面的壮年男村民却不为所动,眼睛警惕地盯着外面。

    趁着场面有些混乱的时候,刘俊带头冲撞人墙,一边冲撞,一边高声叫道:「差不多了啊,烟也发了,乡巴佬也发了,别耽误新人入洞房。」

    「我们要中华,你这发的是什么烟?中华不拿来,今天就没有这个门给你过了。」

    老赖等一G男村民抱着竹竿死死顶在门口就是不让进,后面的小孩Fnv们捡G净了地上,又继续起身顶在后面嚷嚷着东西太少诚意不够。

    眼看突袭不成,只好继续谈判。眼下看来,主要障碍就是在场的男村民们,一通讨价还价下来,最后以一条玉溪香烟成J,拦亲的男村民们撤去后,李寡F率领着Fnv们顶到了最前面继续抱住那根竹竿。

    「你看看我们这么多人,刚才这么点哪里够嘛!乡巴佬再来两箱!」

    李寡F向刘俊要求道。

    「村花姐姐啊,你看这样好不好,刚才我们带来的都发完了,你先让我们进去,回头给你补上。」

    刘俊说完话就企图掀开竹竿往里钻,李寡F及一GFnv拼命抵住,向里冲的男人们这时手脚就有些不G净了,顶向nv人们的X腹乱推一通,估计刘俊等人没怎么使劲,只想趁机揩油而已,因为拦亲的Fnv中除了李寡F,另外还有两个Fnv姿Se也不错,否则凭这些nv人根本就挡不住,李寡F今天还穿着高跟鞋,要不是扶着竹竿,都不知道摔倒J回了。

    她身上被人揩油也是最多,最可恶的是那个刘上富,一直用手肘顶着李寡FX部,nai子都被压扁了,李寡F痛得龇牙咧嘴,不过此时可没功夫计较这事。刘俊等人占足了便宜后才退后了J步继续对峙。

    「谁信你就是傻子,乡巴佬快拿来,否则没门!」

    Fnv们站稳脚跟后气喘吁吁地嚷嚷道。

    外面的人没办法,只好又买来一箱乡巴佬。Fnv们抱着竹竿喊道:「一箱不够,一定要两箱!」

    刘俊却不管那么多,随便抓起两把撒向人群,人群瞬间就蹲下一P,站在前面的J个Fnv也放开竹竿弯身去捡乡巴佬,这时刘俊等人就趁机移开竹竿往里突。

    「一箱都还没发完呢,不行不行!」

    等Fnv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没有竹竿,哪里还挡得住往里冲的人流。李寡F位置比较居中,被撞得一PG跌倒在地。我是一直在旁边看热闹,见李寡F摔倒在地有被人踩的危险,我急忙冲上去将她扶起来。李寡F额头上满是汗水,手里还握着两只乡巴佬,对着我感激地笑了笑,说:「你快去抢乡巴佬啊!」

    新人进了门之后,暂时就没什么活动了,大家继续各忙各的。李寡F是负责茶水的,她正坐在临时搭建起来的露天灶台前一边烧火一边与旁边的Fnv聊天,旁边放着很多热水瓶。李寡F今天穿着一件灰Se的紧身连衣裙、黑K袜和白Se高跟凉鞋,身形曼妙优雅,仿佛一个城里的贵FT验乡村生活来了。

    村里有人办喜事,一般是全村每一户人家都会请一个人作为代表来吃饭,这叫普天同乐。晚宴进行时间较长,划拳劝酒,气氛热烈,到了新人向宾客敬酒时晚宴就达到了最高氵朝。

    然后大部分村民就会散去,那些来帮忙的村民继续打扫卫生以及准备夜宵,一些中年宾客们这时就找地方赌博打麻将去了,吃饱喝足的年轻人就赶紧聚集到新房里去玩闹,新房空间有限,晚了就进不去,因为想参与闹洞房的年轻人太多了。

    闹洞房其实是X教育的一种。俗话说:「新媳F三天无大小。」

    入洞房后,不论男nv长Y都可入房「看新媳F」,逗新娘,荤的、素的一起来,有意使原本羞羞答答的H花闺nv变成大大方方的泼媳F。

    更重要的是,闹洞房时,众人要让新人做各种亲密的、隐讳的但是指向X很明确的动作,把新娘子和新郎官的陌生感、羞涩感打消,为那激动人心的时刻做好铺垫。这是众人共同参与的「前戏」。

    事实上,新郎刘大伟与新娘葛玲玲都不是处男处nv,因为他们是奉子成婚,葛玲玲已经怀Y三个月了,并不需要大家帮忙X教育,但是老祖宗留下来的唯一让年轻人觉得有兴趣的闹洞房节目怎么少得了呢?

    此时房间里已经聚集了二十J个人,大部分为男X,个个满面红光,喷着酒气。除了大伟的一帮兄弟们,还有其他很多像我这样纯粹来看热闹的,以年轻人为主,最年长的就是老赖,这种事情每次都少不了他。房间涌进这么多人后就变得闷热起来,充满汗酸味,但谁都不愿意离开。

    新娘伴娘等nv眷穿戴整齐地坐在床上,男人们大多坐在贴墙排列的凳子上,坐不下就直接坐地上,地上坐不下就站门口。

    洞房不是随便闹的,而是有一套比较通用的流程,有些传统的节目都要走一遍。今天刘俊就担当节目主持人,他先在床前清出一小P空间,然后郑重宣布洞房典礼正式开始,大家鼓掌!

    第一个节目,「坦白恋ai经过」。由新郎讲诉,新娘补充,并且由新郎新娘表演第一次约会情形。

    第二个节目,「获奖感言」,新郎新娘各自发表结婚感言,或许是酒精的作用,程序式的一番表白却把新郎和新娘双双弄得泪眼婆娑。

    第三个节目,「喝J杯酒」,喝法上与通常的J杯酒不同,先由新郎将一口酒含在嘴里,然后嘴对嘴喂新娘喝下,接着新娘重复此动作,葛玲玲非常配合,节目进行得很顺利。

    第四个节目,「ai的祝福」。伴郎伴娘先进行自我介绍,然后表演才艺。那位帅气的短发美眉叫阿雅,她第一个展示歌喉,清唱了一首《甜蜜蜜》水平竟然颇高,大家报以热烈掌声。知情人士透露,她是市里一家酒吧的驻唱歌手,而葛玲玲曾在那家酒吧做过公主,两人由老乡发展成为好姐M。

    然后是那位丰满的制F美眉表演,她叫钟丽,在镇上移动营业厅上班,难怪看着有点面熟。她也清唱了一首歌,说实话唱得真不怎么样。

    刘俊贼笑道:「钟美眉,你要受罚!两个原因,首先歌唱得不好,其次你今天穿了工作F来,参加我兄弟大伟的婚礼竟敢这么随便,大家说要不要罚她!」

    「要!」

    众人轰然回应道。

    「我这个虽然是工作F没错,但也是正装好不好!」

    钟丽辩解道。

    「反正穿工作F就是不对!有两种惩罚,你可以二选一,第一种是在地上翻跟斗,先前翻再后翻;第二种是脱掉衣F饶房间走一圈。你自己选吧!」

    「那我要在床上翻。」

    「这可不行,床是要给新郎新娘翻滚的,你一个人在上面翻来滚去算怎么回事?」

    大家轰笑。

    进了这个房间,主持人的权力就是最大,该不该罚,到底怎么罚,都是主持人说了算,抗议根本无效,若敢不配合,观众们首先就不答应,七手八脚地就摸上来了。相比较脱衣F,钟丽选择了翻跟斗,她T型丰满健硕,目测168的身高120斤的T重。

    她先是脱了高跟鞋,双膝跪下,双手撑地,头也顶到了地面上,慢慢地翘起脸盆似的肥T,这时紧绷的裙子自然就往腰上缩去,她没有穿丝袜,我刚好坐在她T后位置,已经可以看到红内K,还是蕾丝边的,她大腿粗壮,YR也肥,蕾丝内K包得很紧实。由于距离近,除了内K,连她大腿根上的橘P纹都看得一清二楚。

    「是红内K哎,我听说nv人穿红内K代表旺盛。」

    坐在我旁边的刘上富大声地把他的所见所想说了出来,引来大家一阵轰笑。

    钟丽刚想做前翻的动作,一听大家笑她,立马泄了气瘫倒在地,回头气恼地对刘上富道:「你烦不烦啦!要你管啊!你再说我就不翻了。」

    「好,我不说了,你继续翻。」

    刘上富举手投降道。

    钟丽用手拉了拉裙子,继续翻跟斗,前后两个跟斗翻完,下面基本也被大家看光了,特别是后翻时,双腿不自觉就张开来。

    下面继续才艺表演,小萝莉登场,她叫葛佳佳,是新娘的外甥nv,今年读初一,佳佳身T还没发育开,P肤白皙,脸蛋长得很G净,是个美人胚子。她唱了一首梁静茹的歌,非常清脆悦耳,大家报以热烈的掌声。下面是伴郎表演,伴娘3个,伴郎却只有一个,本来刘俊等人应该都要做伴郎的,但是做了伴郎就只能被别人整。

    最后,相对老实些的王启文就被推出来做了伴郎。王启文也是唱歌,客观地说,他唱得还是不错的,嗓音很好,不过没人帮他鼓掌,因为大家注意力根本不在他身上。

    以上是开胃小菜,四个常规节目做下来,接着就要展开大戏了。

    在刘俊的指挥下,新娘葛玲玲乖乖地在床上仰面平躺着,她今天穿的是一件红Se旗袍,里面没有穿丝袜,她身材很好,穿起旗袍来更是显得凹凸有致,两条圆润白N的大腿若隐若现。伴娘们将两个小气球用双面胶分别贴在葛玲玲的X部和下腹部上,然后大伟要以一个做俯卧撑的姿势压在玲玲身上,直到两个气球都压破为止。

    在大家的哄笑声中,大伟那150斤重的强壮身躯压向了90多斤的娘子,让人有些担心起葛玲玲肚子里刚发芽的小生命。两夫Q晚上都喝了不少酒,在大家面前做这个动作好像没有什么心理负担,在大伟压下去的瞬间,葛玲玲还发出了一声的「嗯」声,直把观众们「嗯」得口G舌燥,我注意到有人在偷咽口水了。

    气球很小,其实是因为没吹起来,直接就隐入两人身T缝隙中看不见了,但是都没有破,两夫Q齐心协力,贴在一起扭动着身躯,那情景简直就是在隔着衣F了,惹得观众们大声叫爽。

    过了会,葛玲玲在下面透不过气来,要求换个T位,变成nv上男下,观众们大方地同意了。葛玲玲分开双腿骑趴在大伟身上,两人紧紧贴着继续蠕动身T,她双腿从旗袍的分叉中露出来,关键部位却被后摆挡住,主持人刘俊善解人意地将挡住大家视线的那P布料翻到了葛玲玲T上去。

    大家纷纷起身凑到新娘身后观看,让人有些失望的是葛玲玲里面穿了一条RSe平底K,咋一眼看去还以为是光PG,实际却包得很严实,我觉得以葛玲玲的个X不像是ai穿平底K的人,今天应该是特意这么穿以防走光的。过了好久,气球还是不破,两人表示气球太瘪,任务无法完成。

    「你们可以叫伴郎伴娘帮忙完成的。」

    老赖在一旁好心地提醒道。

    经他一提醒,大家把目光移到了伴娘身上,伴郎只有一位,不用选,伴娘该选哪位呢?

    「启文自己选吧,三个人随便你挑。」

    刘俊说道。

    「阿雅,我们来试试?」

    王启文是老实的,但这是相对于其他J位老兄来说的,见到有便宜可占,他毫不犹豫地选了最漂亮的阿雅作为nv伴,阿雅大概是见惯这种场面的,没有推辞,其实也推不了,嘿嘿。

    「早知道这样,我也要做伴郎。现在申请还来得及吗?」

    刘上富的话又引来一阵轰笑。

    新郎新娘下床后,阿雅躺了上去,她穿的是一条紧身的牛仔K,腿型修长笔挺,白衬衫是韩版的,下摆cha进K腰里,非常修身,X部感觉比较有料,坚挺耸立着,里面的浅蓝SeX罩若隐若现,她的衣着再加上一头很有层次感的栗Se短发使她看起来有种olnv郎的G练劲。

    葛玲玲将自己身上的气球拿下来贴到阿雅的X部和腰带上,观众们立马不答应了,要求下面那个气球位置再往下移3寸,阿雅的牛仔K是低腰的,再下3寸就到了耻部了。一切就绪后,启文兄准备登场了,我注意到他K裆小帐篷已经初现端倪。王启文偏瘦,也有130多斤,压下去的刹那,阿雅口中传来了一声闷哼。

    「动起来,快动起来!启文你拱着PGG嘛啊?要贴紧啊!用你的金刚钻直接把气球捅破!」

    刘上富在旁边呱呱乱叫,其他人也跟着助威大喊。

    「我看看有没有Y起来啊!」

    刘上富的一只Se爪挤入两人身T的缝隙中去摸王启文的下T。

    「啪」地一声,阿雅抬手拍在了刘上富的手臂上:「你摸哪里呢!」

    「哎呀,我摸错了,重来!」

    在大家的轰笑声中,刘上富被王启文一脚踹开去,王启文这一发力,却把腹下的气球挤破了。然后轮到X部那只,任凭两人使出浑身解数,气球依然完好。刘上富在一旁聒噪道:「启文老弟,阿雅的nai子本来蛮挺的,现在要被你压塌了。我看还是换人吧,我想和钟美眉试试。」

    听了他的话,床上两人立马启开。钟丽却反对起来:「他不是伴郎,我不跟他弄。」

    刘俊嬉笑道:「我现在宣布,上富也是伴郎了!」

    刘上富大笑着躺倒在床上,把气球贴到自己K裆拉链上说:「来,我在下,你在上好了。」

    钟丽皱眉道:「不行!」

    刘俊在旁道:「我们都是讲道理的人,钟美眉你可以选择的,不想玩就要打桩,你看着办吧。」

    打桩就是把一条方凳反转过来四脚朝天,然后由四个人抬起当事人的四肢,将其G门对准凳脚撞击,四个凳脚都要挨上一下。当然在实际C作过程中,会有一些不同,这要看具T的C作人了,心善些的就会避开G沟,用TR挨上J下意思意思就算了;厉害些的就没谱了,之前邻县有个伴娘被这个游戏捅破处nv膜,当场血流不止。

    钟丽最后还是无奈地爬上了刘上富的身子,钟丽T型丰满,在nv人当中属于比较大只的,趴在刘上富的小牛般健壮的身上并不显得太娇小,我们觉得他们两个要是能凑成一对也是不错的。刘上富躺在那里,双手却不老实,先是攀上钟丽的肥T捏了两把,接着往下滑到大腿,突然一发力,将钟丽两腿掰开,一阵啦啦声,钟丽的裙摆破开一个大口往腰上缩去,整个包着蕾丝内K的T胯露了出来。

    观众们一愣之后,又是一阵哄堂大笑,真是大饱眼福,这个蕾丝三内K除了裆底一块,其他地方都是半透明的,大半条G沟都能看到。钟丽本能地想闭拢大腿,奈何刘上富臂力惊人,大腿竟然掰不过胳膊,过了会,刘上富突然松开一手在钟丽肥美的胯间掏了一把,指尖划过Y沟,惹得钟丽一声尖叫,挣扎着就要起身,却被身下男人一把搂住腰肢挣脱不开。

    「他把我裙子弄破了,我不想跟他玩了。」

    钟丽边挣扎边向刘俊哀求道。

    「这个你放心,他肯定会陪你一条裙子的,他要是不陪,你就来找我,我随时都替你做主。」

    刘俊拍着X脯道。

    刘上富双手环着钟丽的腰肢,舒F地闭起眼睛道:「娘子,你快点弄,赶紧把球弄破就可以下去了。弄不破可是要受罚的,我可不想跟着你一起罚。」

    钟丽好像受到了启发,拱起PG直接将手伸到下面抓破了气球。

    「犯规了,要重罚!你们J个准备一下,直接打桩了。」

    刘俊等的就是这一刻,马上清开场地,翻倒了一只凳子在中央。

    「玲玲快救我!」

    钟丽向葛玲玲求救道,可是刘俊刘毓等人已经扑上来,抱X拉胳膊扯腿,钟丽整个丰满R感的躯T被仰面扯成五马分尸状,两条大腿J乎被拉成一字马,蕾丝内K裆部有些歪掉,腿根露出一些黑mao来,大概是刚才有人趁乱去摸她下T了。

    大伟这J个兄弟中有J个还是单身,对nv人自然比较饥渴,如今有机会白摸怎肯轻易放过,可怜的钟丽就遭殃了,一对d罩杯大N此时正掌握在刘上富的手里,刘上富在后面双手穿过她腋下搂住她X部,两只Se爪紧紧握住nai子不肯放。

    「你们J个手下留情啊,丽丽还没结婚呢。」

    葛玲玲向刘俊等人道。这下打桩肯定跑不掉了,只能希望他们下手轻点。

    刘俊等人将钟丽移到凳子上方,正要放下去的时候,刘毓突然喊道:「等一下!我先摸一下她P眼在哪里,免得弄错了。」

    说完真的就拿手伸到钟丽PG沟里去摸,钟丽一张脸憋得通红,拼命挣扎着,可是被四五个彪形大汉控制住,根本动弹不了。

    「好了,我摸到了,就是这里,放下去吧!」

    刘毓指尖抵着钟丽的G门位置说道。于是兄弟J个就开始慢慢往下放,钟丽嘴里大骂着:「你们这帮畜生!会有报应的!」

    刘俊等人看来都还没有喝醉,手上还是掌握着分寸的,放下去时就避开了G沟,轻轻地在TR上点了四下就放开了钟丽。钟丽获得自由后跑去谴责葛玲玲:「你怎么不救我啊!之前都说好了的……」

    事实上在三个伴娘中,大家对阿雅的兴趣更多些,只是她表现不错,一直都很配合,所以没找到机会弄她。而钟丽就屡屡犯错,直接撞到枪口上来,不弄她都说不过去。钟丽脸蛋其实长得还不错,只是丰满了些,喜欢R感一点的男人肯定很喜欢她,比如刘上富,一整晚都对着钟丽流口水,他揩的油也是最多,至少隔着衣F都摸遍了。

    接下来要进行的节目是公J下蛋,葛玲玲将两个生J蛋分别由大伟的两个K管放入,往上移动并使两颗J蛋于K裆J会再分别由另一K管移出。这个游戏原本最精彩的部分就是两颗蛋蛋滚到大伟K裆的时候,这时难免就要碰到yin茎,如果葛玲玲是个处nv的话就精彩了。

    nv生第一次摸到男人生殖器的时候肯定会害羞吧,遗憾的是葛玲玲看起来就是身经百战,在J十双眼睛的注视下面不改Se心不跳地完成了全过程,因此就没有亮点了。

    接下来又进行了很多原本可以让新娘尴尬的游戏,比如将没剥P的香蕉挂在新郎腰带上让新娘去吃,比如cha筷子等等游戏,奈何葛玲玲实在是强大,完全难不倒她。很多人都期待能看到新娘羞辱难堪的表情,结果所有人都失望了。

    节目快要进行到尾声,马上进行最后的一个压轴节目是「牛郎织nv千里来相会」,屋里的男X面对面坐在分成两列的凳子上,膝盖间隔J叉,做成一个人R云梯,一端连着床,新娘要从另外一端顺着男人们的大腿一直爬到床上,反之,在床的另一边,新郎则要沿着nv人们的大腿爬上C。

    这个环节就相当于全民参与了,屋里的男X们每个都有机会摸到新娘,并且摸了也不会被责怪,你摸得越凶说明新娘越漂亮,新郎会觉得很有面子。当然这是官方的说法,事实上新郎看着娘子被众人乱摸,心情应该不会太好吧?但是一般只要不是太过分,大家就当走一个程序,不会闹矛盾的。

    借着人多手杂,平常很羞涩的男生们也可能会出手,因此,每次有人结婚,新房里面总是人山人海。据说李寡F当年结婚的时候,在男人们的大腿上爬了半个小时都没爬到床上去,全身衣F都差点被剥光光,后来她婆婆实在是忍受不,拿起扫帚将屋里的男人都轰走,他们两夫Q才得以过上新婚之夜。

    屋里nv人少,新郎爬床这个部分只好省略了,大伟直接就舒舒FF地躺在床上等着娘子过来相会。大伟今天表现得很温和,一直在那憨憨地傻笑着,任凭刘俊等人摆弄。屋里二十J个男X们等的就是这一刻,早已自觉列队完毕,队伍较长,顶到墙壁的时候还拐了一个弯,刘俊等人抓起J个好不容易才混进来的未成年男孩丢出门外说:「下面活动少儿不宜,你们回家看书去!」

    男孩们却哭丧着脸靠在门边不肯离开,心里估计已经把刘俊等人家里的nvX亲友都问候遍了。我有幸抢到一个比较中间的位置,刘俊在身后拍了拍我脑袋:「小鬼,你比我幸福多了,我搞这么多事却没有座位,你待会多摸J下,帮我的那份也摸了,哈哈哈……」

    人R云梯准备就绪,只等主角登场。葛玲玲嬉笑着向大家拱手道:「各位兄弟手下留情啊!」

    刘俊却在旁边接着说道:「谁手下留情就是看不起我弟媳!所以就不要客气了。」

    这时好久没发话的大伟在床上道:「刘俊,你等着啊,反正在你这里我是有机会弄回来的。」

    刘俊嘿然一笑道:「没事,兄弟如手足,老婆像衣F,等我结婚的时候跟你换着用。哈哈……」

    刘俊还没笑完,PG上先挨了葛玲玲一脚。

    葛玲玲终于趴了上来,开始的J个男人有些束手束脚,不敢真的下手,因为刘大伟等人早年就凶名在外,把他弄生气了可不是闹着玩的。当葛玲玲爬到刘上富这里的时候,这厮一把抱住了葛玲玲的大腿,也不摸她,就抱着不放手,嘴里大叫道:「我拖住新娘后腿了,大家该G嘛G嘛!千万别客气。」

    刘俊这时跳到床上去压住刘大伟,回头大叫道:「我压住新郎了,他看不见你们,你们尽管摸啊!」

    这时,才有人大着胆子把手放到葛玲玲身上去,但都只是象征X地触碰一下就闪开,这样就表示已经摸过,可以放行了。刘上富看大家都不摸,也就放开了葛玲玲,葛玲玲继续往前爬去,大家都只是象征X地在她腰啊腿啊胳膊啊等无关痛痒的地方碰了碰就缩回手去。最终葛玲玲非常顺利地爬到了床上。刘俊气得大骂这帮人没种。

    看到这里,大家可能就纳闷了,既然不敢摸,那大家排这么整齐G嘛?其实今天的重头戏并不是新娘,而是伴娘,每个伴娘都是要爬一回人R云梯的。当然这个也是看情况的,像张大伟这样的人物,即使他的老婆再好看,其他人也是不敢随便乱摸的,结下冤仇就麻烦了。而李寡F就不同,她之前那个老公在村里是属于比较弱势的那种,结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接下来,请美丽的阿雅小姐过云梯送祝福!」

    刘俊高声唱道。阿雅有些害怕,赖在葛玲玲身旁不肯过来,刘俊却不跟她客气,走近身一把拉了过来,直接推倒在男人们排列整齐的大腿上。

    这时男人们就开始活跃起来了,拉手按腿摸PG,阿雅身上J乎同时游动着十J只手,鞋子首先就被脱了下来,黑丝短袜被人偷偷装进口袋,一双精致的白N美脚露了出来。阿雅蜷缩着身T不敢动了,这时葛玲玲在床上喊道:「阿雅你快点爬过来啊!」

    阿雅终于撑起身T开始往前爬去,爬过刘上富这里的时候,刘上富又故伎重演,一把抱住了阿雅的左大腿,不过这次他的手就不老实了。

    左手紧紧环住大腿,脸直接贴到阿雅的PG上,右手从阿雅的小腿开始往上摸,隔着紧身牛仔K一直摸到大腿根,继续往上摸圆润紧翘的PG,刘上富一边摸,一边嘴里啧啧有声,这个Y贼好不快活。在刘上富摸阿雅下半身的时候,刘毓用手背碰了碰阿雅的X部,皱眉道:「刚才被启文压了这么久,好像没扁下去嘛,还是这么坚挺,啧啧,真是神奇!」

    老赖坐在刘毓的旁边,也紧张兮兮地伸手去触摸阿雅的肚P,阿雅的一条大腿被刘上富抱住无法前进,其他人就趁机揩油,但是揩油归揩油,阿雅的要害部位暂时还没受到袭击,PG大腿是被摸得最多的部位,但是暂时还没人往阿雅两腿间摸去,摸X部也只敢用手背试探一下。

    这其中可能有两个原因,一个是阿雅的气质比较好,特别像电视上的明星,所以大家心怀敬畏,第二个就是作为标杆人物的刘上富也还没摸到阿雅的Y部,其他人也就不敢乱摸了。即使这样,能够在阿雅身上摸摸肚P、拍拍PG、捏捏大腿,这帮男人们就已经非常兴奋了,个个下面小帐篷支起老高。刘上富终于放手了,阿雅爬行的速度就变快了很多。

    当阿雅爬到我这里的时候,我一把抓住她腰带,我想看看她里面穿的是什么内K,就一手抓着她的K腰往下掰,一手将她束在K腰里的衬衫拉了出来,露出里面白N的腰部细R,我看到一条细细的黑Se绳带,看样子竟然是丁字K。我捏住绳带拉扯了一下,胯部两侧的绳结露了出来,这种丁字K只要解开绳结就可以直接chou出来了,我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把她的丁字K取出来。

    绳结非常容易解开,捏住一头轻轻一拉就解开了一侧,阿雅感觉到我竟然在解她内K,慌忙双手回防护住腰部,这时其他男人的可ai之处就T现出来了,他们纷纷帮我架住阿雅的双手,让我得以轻松拉开阿雅另外一侧的绳结,两边绳结解开,捏住后面绳带使劲一拉,哈,出来了!

    大家轰然大叫,我还没来得及细看,刘俊已经从我后面将我手里的丁字K夺了过去,他翻出裆部仔细看了看,用手摸了摸,又贴到了鼻子下闻了闻:「真漂亮!又香又滑!哈哈,我要收藏了,小鬼没意见吧!」

    刘俊说着双手高高举起,向大家展示阿雅的丁字K,只见K裆处有一小滩ru白SeS痕,在黑Se布料的衬托下异常明显,显然是刚刚被大家摸得起了生理反应。

    刘俊只是稍微展示了一下就收进了自己K袋里,他是老大,我还能拿他怎么样?阿雅跪坐在男人们的大腿上已经羞得满脸绯红,她大概没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吧。

    这时葛玲玲又在前方大声叫阿雅快爬,阿雅回头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后,继续往前爬去,她开始急眼了,再有谁敢抱着她不放,她就拿眼睛狠狠地瞪谁。美人发威,大家竟然就放过了她,阿雅很快就成功到达。

    接着轮到钟丽了,她刚刚有企图逃出房间的举动,却被刘俊看得死死的,逃了J次都没有成功。阿雅完成后,刘俊将钟丽拦腰抱起直接扔到了人堆里。这回刘上富开心了,裂开大嘴笑个不停,双手一刻不闲着,在钟丽身上灵活游动了起来。

    钟丽在前面玩游戏的时候就被刘上富吃了很多豆腐,最是羞人的Y部、G门都被碰过了,在场的男人们心里也就有了底,大家对这个R感美nv就真的不客气了,象征X地在她背脊、大腿上摸过之后就直奔X前、腿间等要害部位,有人甚至拿指头隔着内K往yin道、P眼里戳。

    如此一来,钟丽马上受不了了,哇地一声大哭起来,她这么一哭,呆在葛玲玲身边的佳佳也跟着大哭起来,小孩子大概是吓到了,两个nv人一哭,男人们就不敢继续乱来了,赶紧放开了钟丽,钟丽跑到床边钻进了被窝把全身蒙了起来。

    钟丽钻进了被窝后,慢慢就停止了哭泣,佳佳却依然哭个不停。这小nv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由于她是葛玲玲的外甥nv,年纪又小,所以大家之前都没有为难她,一些暧昧的游戏也没有让她参与,她怎么就一副比谁都受伤的样子了?葛玲玲带着佳佳走出门外去,留下一屋子疑H的男人们。

    「怎么了这是?你们这些大男人G嘛欺负人家小孩子啊!」

    正当大家郁闷的时候,只见李寡F一脸不满地走了进来。

    老赖这回来劲了,李寡F一进门他就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两眼发光,偷偷地潜过去关上门,再从后面一把搂住了李寡F,大声喊道:「大家重新坐好了,节目还没完呢!」

    李寡F是村里人公认的大美人,四十出头的她看起来就像三十J岁的少F般X感,对她存在幻想的年轻人可不在少数。老赖一嗓子喊过之后,立马就有年轻人行动起来,纷纷扑过来拉胳膊、抱大腿,李寡F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整个身T就已经悬空了,穿着半透明黑K袜的两条大腿在半空中被拉扯成一字形。

    李寡F两条大腿被扯,痛得龇牙咧嘴,偏又挣扎不动。在半空中大声叫道:「老赖!你们想怎么样!快放我下来!」

    这屋子里的人平时和李寡F开过玩笑的不在少数,可是和她有发生过肢T接触的却是极少数。看到李寡F此时羞辱挣扎的表情大家似乎更加兴奋了,纷纷围上去捏PG掐大腿,趁着人多手杂,有人直接就向李寡F腿间要害部位袭去。李寡F一声惨叫过后,大声嚷嚷着要报警。

    看到李寡F面Se痛楚,我终于回过神来,连忙挤到前面制止大家。这时刘俊等人也清醒过来,精虫上脑还死死抱住李寡FX部不放的老赖被刘俊一脚踹倒在地,连带着李寡F也摔倒,大家七手八脚地将李寡F扶起来,并连声向她道歉。

    李寡F从一进门就不知道发生什么情况,到现在更是满脸不解之Se,发现自己已经安全着地后,又见着大家拼命认错,她作为一个婶婶辈的长者自然也不好跟年轻人较真,只是责怪道:「你们玩得也太疯了点吧!」

    说完,李寡F就下楼去了,我见她走路姿势有点古怪,于是跟了下去。李寡F回头见我跟在后面,问道:「怎么了?」

    我指了指她的腿说:「你是不是伤到哪里了?」

    李寡F伸手到胯下一摸道:「还好,只是大腿根被扯得生疼。这帮人太疯狂了!下手不知道轻重。」

    我又问道:「是不是拉伤韧带了?」

    李寡F自己也不确定,手又伸到胯下去摸,这里人来人往,大家都奇怪地看过来,我建议道:「要不,去诊所里看看吧。」

    我们回到诊所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李寡F平躺在检查床上,我先把她的鞋子脱下来,再将裙子翻到腰上,发现里面的K袜破了好J个洞,露出一圈圈白R,有一种撕裂的美感,瞬间,我心中的小恶魔苏醒了……

    全文完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