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武侠小说 > 师徒虐渣日常 > 正文 第46章 紫月卷三

正文 第46章 紫月卷三

推荐阅读:快穿之炮灰逆袭记邪恶一生(邪圣之异世逍遥游 风流剑圣无限之旅)系统不让崩人设(快穿)绝世风流剑神(修真)喷你一脸仙露水鹿鼎雄风史上最牛轮回一个退伍军人的绝密档案(绝密档案之长生不老)含桃重生听说我是女主角

    萧清流盯着眼前两个一模一样的nv子,的确是愣了愣,随即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于是俯下身去捡起扇子。

    他猜的出来,另一个温画肯定是天诛鬼月姝。

    温画是他们的首任宿主,鬼月姝如果要以什么形态出现的话,似乎都倾向于选择温画的样子,不论是她的外貌还是她的声音。

    要认出来,有点困难啊。

    温画没想到天诛会以这样的方式出现,正要出声提醒萧清流,却见萧清流已经向她走过来了,还悄悄朝她眨眨眼。

    温画讶然,咦,这么快就把她认出来了?

    听到身后天诛恼火的G扰的声音:“师父!”

    隐含了丝悲切与伤心。

    这戏唱的很挺认真。

    萧清流脚步一顿,转身看她,面上忽然露出个飘忽的笑,扇骨轻轻发出啪嗒一声,F帖在身侧的袍袖轻轻拂起一角,下一刹,瞬间暴起一道肃杀的厉风,追风赶月般的杀气,猛地攻向身后那个温画的腹部。

    天诛的伪装一瞬间被C败,她眸中迸S出不可思议的光华,她腾身而起,想要避开,谁料那杀招竟像是有知觉似的拐了个弯攻向她。

    天诛脸Se遽变,心道惊险。

    谁料那招攻击扑面至眼前,如一团软雾轻轻扑在脸上,轻柔地像棉花。

    天诛愣了愣,想起自己不过化了温画的形T,任何攻击对她来说都是虚妄,她怒视萧清流,道:“你耍我?”

    “耍你?”萧清流低笑了声,刹那之后,他整个人已“霍得”站到了天诛面前,他身上的气息洁净如雪,G净地令人望而生愧,天诛大惊失Se,自己竟没能防备他的突然靠近,一惊之下倒退了好J步。

    萧清流冷笑一声步步B近:“怎么,你觉得我在跟你玩儿么?”冷冽的目光从那双从来温柔的眼中探出来,竟让人没来由地胆寒。

    萧清流抬手一挥,那把平日里在他手中不过附庸风雅的折扇,此时变成了世间最凌厉的匕首,连着扇柄没入了天诛的X膛。

    天诛眨眨眼,低头看着自己X膛上的伤口,半晌没有反应过来,她并非实T,萧清流不可能伤到她......

    下一瞬,她的身子像被石子打碎的水中倒影,七零八碎了起来。

    萧清流慢条斯理地chou了扇子,天诛如梦初醒般飞身后退,低头看了看自己完好如初的身形,竟下意识地松了口气。

    萧清流恢复了之前那温文尔雅的样子:“这才叫玩耍。”

    温画微微一怔,印象当中,这似乎是她第一次看到萧清流对人动手。

    刚才那场杀招是以前在青麓山时,萧清流日常教习她时最喜欢用的招式。

    因为萧清流最喜欢在这个时候趁机与她亲近,不着痕迹地调戏她。

    但是身为萧清流的徒儿,温画知道地很清楚,萧清流所有的招式都是凌厉的杀招,只是他本人从不杀人而已,他温柔地近乎仁慈,所以他有杀招却不曾显露出杀气。

    温画也没想过萧清流会有杀气,但她刚才明明看到了,他的杀气十分内敛,一闪即逝,但一击即中,利落到有些狠辣。

    幸而天诛并非实T。

    P刻后,天诛似乎恢复了,面上带着丝凉薄的笑:

    “萧清流是么,阁下是怎么认出我的?”

    萧清流的动作之快令人咋舌,天诛知道刚才温画根本一句话都没有说,光凭借外貌气息,她和温画J乎算得上是同根同源,这世间没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区分她们两个。

    萧清流淡淡一笑,这其实并不难,因为他跟着心走,为什么确定那个就是真正的温画呢?他也说不出什么子丑寅卯的理由,但就是知道。

    萧清流想如果他把这个理由说出来,天诛只怕会被他气死。

    于是他换了个不伤她尊严的说法:“因为真正的画儿不会躲我,她知道我永远不会伤害她,至于你嘛,刚才躲得比兔子还快!”

    他还若无其事地打趣?

    天诛咬了咬牙,面上一派镇定,内里却是血气翻涌地翻天覆地,她甚至不敢再看萧清流,生怕被他察觉出异样。

    因为她已被萧清流重伤!

    没有人可以这样轻而易举地进犯鬼月姝的真身。

    他是第一个,父神创世以来的第一人。

    鬼月姝自出世之后,一直以来都是野蛮地纵横天下,即便当年因萌芽未醒,差点遭遇灭顶之灾,也未曾有过方才这般猛烈的丧胆之惧。

    仿佛,仿佛,这个人是......宿敌。

    宿敌!

    意识到这个可能之后,天诛的眼底出现了恐慌,像无数根利箭前仆后继地扎进血R里,无名的战栗从身T深处萌发,溃散。

    刚出生时,她曾听父神说过,世间万物,相生便相克,有因便有果,她和朱雀并不是所向披靡的,他们有天生的克星,只是那克星何时出现要看日后天地的造化。

    那么何为克星呢?

    克星,宿敌也,双方之间从一开始就是无休无止的争斗,结局严苛到只有两个,要么是绝望的你死我活,要么是惨烈的同归于尽,父神曾言,朱雀的克星是青芒。

    却无法断言鬼月姝的克星。

    她的克星又是谁呢?

    时至今日,那人终于出现了。

    天诛的心思急转直下,如今她不过是下阕鬼月姝中残缺的一脉,根本无法和萧清流抗衡,然,当她看到萧清流和温画两个人站在一起珠联璧合,仿佛天造地设的一对时,不禁转念又想:天诛啊天诛,你急什么?

    何须你去争?你去抗衡?

    她想得恶毒而快意:你死我活是么?当然是你死我活,萧清流,你和温画之间如果只有这个结局,你会选择哪一个呢?

    ......

    天诛冷静下来,仿佛刚才什么事都没发生。

    迅速看了眼萧清流,天诛信手朝身后招了一把太师椅,大摇大摆地撩袍一坐,唇边挑了半分弧度,笑得十分邪气:“无趣极了,罢了,算我输了。”

    眸光稍稍掠过萧清流又匆匆移开,而后看着温画道:“温画,洪荒之中,咱们算是......老相识了,老相识怎么能不叙叙旧呢。”

    言下之意:我有话跟你说,只对你一个人说。

    天诛不开口了,只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温画明白,对萧清流道:“师父。”

    萧清流看了天诛一眼,淡淡道:“好,我先出去。”

    萧清流扶着谢老儿出去时,归鹤殿的门猛地关上了,谢老儿早被吓得出了J身冷汗,战战兢兢道:“小清流,温画神君和......和......不会有事吧。”

    萧清流也不是不担心,只是他莫名觉得天诛不会对温画怎么样,只是......他回头看到陷入天诛气息的归鹤殿,心里突然有些不安。

    ......

    天诛懒洋洋地坐在太师椅上,一手撑腮好整以暇地打量着温画,似乎在等她说话。

    温画不甘示弱,信手招来一把椅子,款款坐下,悠悠道:“既然你不说话,那么我就不客气了,我先说。”

    “你是天诛鬼月姝,那么我呢?我是哪一脉?”

    “你......”天诛慵慵地挑了下眉mao,笑道:“我想想,你是苍痕?七杀?呵呵呵呵,或者,谁知道呢。”

    温画心中一动,试探道:“为什么我不能是紫月,苍冥或者天绝?”

    天诛咯咯咯娇笑了起来,语气中有些得意:“原来你不知道啊,哈哈哈哈,告诉你也无妨,因为苍冥在霍云姬身上,天绝呢选择了华飞尘,至于紫月......”

    她顿了顿,眸内精光一闪,声音暗伏着一丝诡谲的残忍:“如果你是紫月,你觉得上次在莲洲法阵里我会对你下重手?紫月与我共承一脉,我宠他还来不及,怎么会舍得对付他呢?”

    “你是故意对我下手的?”

    “当然。”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我们都是鬼月姝,何况我是鬼月姝当年亲自选的宿主,你没必要对我下手。”

    天诛似乎被她的话逗到了,掩着唇矜持地笑了会儿,终于忍不住仰天大笑了起来:“哟哟哟,你还真是天真,难不成我们要以你为尊,见到你就跪你供着你不成么?”

    温画一时语塞,对面坐着一个和自己神态神情,举手投足都一模一样的人,而此时此刻那人正在肆无忌惮地嘲笑于你,这情景不得不让人觉得诡异。

    天诛停下笑,幽幽地仿佛带着G酸劲儿道:“这些年,你被你那个师父护着哄着,把咱们鬼月姝的本X都忘得一G二净了吧。”

    温画挥去心头的烦躁与不耐,冷冷道:“什么本X?”

    话音刚落,眼前一阵风吹过来,天诛鬼魅般的身影“倏地”出现在面前咫尺,天诛站起身,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打量着温画,纤细冰冷的手沿着她的脸颊轻轻下滑,声音压得低低的,像夜半的S语:“我们的本X是,J诈,狡猾,Y险,毒辣,自S,自利,能偷生绝不赴死,宁可我负天下人却不能教天下人负我......啊,后世是怎么说我们的?他们说,我们鬼月姝就像那种喜欢弄虚作假的好朋友,人前与你推心置腹,转身就能cha*你三刀,将你推进万丈深渊永世不得超生......呵呵呵呵。”

    她轻笑着,总结:“这些话说得很正确,我们鬼月姝就是这样,我们对别人狠,但是对自己更狠。”

    温画没说话,只是沉默地看着她。

    天诛审视着她,微翘的睫mao轻轻一顿,落下些许轻蔑:“你是第一任宿主又怎样,没有了你,还可以有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何况当年被那群不入流的东西剿杀时,你的表现可是让我们大失所望,你太弱小了,我们甚至被B到被迫自保。”

    “可是你们没有放弃我不是么,当时那种情况下如果不是你们中的之一舍不得我,我根本活不成?”温画携着丝笑指出这个问题。

    天诛摇摇头:“我也不是很明白,我们六个当时就分开了,也不知道是谁大发慈悲提了你一口气。”

    “又或者,”她微微歪着头,笑眯眯道,“告诉你一个秘密吧,其实我们当初在支离的时候都有过要杀你的念头呢,所以,我觉得保你命的应该不是我们。”

    “那是谁?”温画心头一跳。

    “上阕鬼月姝啊。”提到这J个字时,天诛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悦。

    温画想,果然和师父猜的一样。

    她觉得嗓子有些G涩,抿了抿唇才道:“既然上阕鬼月姝在我这里,为什么我还......”

    “还这么没用对不对?”天诛挑衅道。

    温画皱了皱眉没说话。

    上阕鬼月姝,无穷也。萧清流曾做了一个比喻,鬼月姝就像一棵树,上阕鬼月姝是树根,下阕鬼月姝是树的枝蔓,枝蔓也许可以无限伸长,无限茂盛,但真正力量的源泉还在上阕鬼月姝。

    如果Y要分个强弱的话,下阕当落于下风。

    “那是因为上阕鬼月姝没有苏醒,你看到天机策了,应该明白,我们当年都被父神封印过,那时父神的封印已经彻底封印了上阕鬼月姝,是我们六个寻找机会,拼死挣扎才逃了出来。”

    说到这天诛的语气突然变得森然可怖了起来:“可是半路上居然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上阕开始有清醒的迹象了,呵呵,上阕不愧是上阕,一有意识就对我们颐气指使,甚至一意孤行选了你这么个弱不禁风的小童做宿主。”

    听到这里,温画竟有些领悟到为什么下阕鬼月姝会选择支离四散,因为被父神彻底封印的上阕鬼月姝根本毫无战力,甚至只会拖累他们,但关键时刻却又总是站在领导者的位子对他们呼来喝去,难怪下阕他们会弃帅保车,他们保的是他们自己。

    所以凭什么要他们对上阕鬼月姝俯首称臣,凭什么要费神去保护一个他们根本无心关注的人。

    温画忽然明白了,为什么天诛对自己有若有若无的恨意,当初是他们拼死逃出了父神的封印,怎可教她坐收渔翁之利?

    温画道:“既然你这么恨我,以你的能耐,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

    天诛笑着瞥了她一眼,那一眼光华暗投,暗影J织,不知流转过多少复杂心思:“因为杀不得。”

    “因为我发现上阕终于还有点用处,只要有上阕在,我就可以找到紫月。”

    紫月鬼月姝?

    说到紫月,天诛的语气含了丝不易察觉的心疼:“当年我们六个下定决心支离,紫月与我一脉,又相对弱小,不愿离开我,我们说好一起进圣光塔的,可是......”

    可是,支离的瞬间,紫月在那场混乱的血雨腥风之中失踪了。

    天诛是J个鬼月姝中相对强大的一个,她J乎将当时在场的人都测试了一遍,然而根本杳无音讯,紫月是被一个突然出现的人突然带走的。

    而天诛苦寻无果,只好独自进入圣光塔休养生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