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武侠小说 > 师徒虐渣日常 > 第8章 .26||城

第8章 .26||城

推荐阅读:(修真)喷你一脸仙露水鹿鼎雄风系统不让崩人设(快穿)邪恶一生(邪圣之异世逍遥游 风流剑圣无限之旅)一个退伍军人的绝密档案(绝密档案之长生不老)快穿之炮灰逆袭记绝世风流剑神含桃史上最牛轮回重生听说我是女主角

    红莲火窟的石壁上正星光四溢,长星斗盘不知被何人转动,熠熠生辉。

    石壁已大开,明光撤了回去,温画抱着小怀瑜被卷了进来,见自己与怀中的小人都毫发无伤,温画才松了口气打量着这红莲火窟的内壁。

    火窟中一丝火焰也无,隐约还能感受到常年人迹罕至的幽冷,洞壁上甚至长了青苔。

    但鬼月姝的气息随处可见。

    可见这里封印的鬼月姝力量可观,温画想若能将其收回,对自己十分有利。

    石洞一路延伸进去似乎没有尽头,洞壁上有一层薄薄的星光是长星斗盘反**来的光,光不亮但好歹看得清路,正巧照出地上一排小水洼。

    小怀瑜趴在温画肩头,轻轻咦了一声,蹬了蹬短腿挣扎着从她身上下来,“嗒嗒嗒”一溜儿小跑着去小水洼里踩水玩儿,跑过去跑过来,乐此不疲,洞窟里回荡着她清脆而稚N的笑声。

    温画对着洞里有什么关窍还没什么了解,哪敢放任她乱跑,追过去扯住她的后领子道:“阿瑜,跑哪里去?”

    小怀瑜正踩得高兴,突然被她拎起来满脸的不高兴:“放开我,放开我。”小小姑娘话都说不利索,N声N气地抗议,小手一通乱挠。

    手背被她挠破了J道,温画吃痛,轻轻揪了揪她的小辫儿,正打算教训教训她:“怎么这般不听话......”

    身子冷不丁被人从后面抱住了。

    “画儿。”萧清流急促惊惶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温画含笑转身道:“师父你来了。”却瞧见他双目赤红,泛着沉浸深渊的绝望与恐惧,他全身颤抖,X口因**剧烈地起伏着,一双眼死死锁住她的脸,仿佛她会在下一瞬消失。

    温画疑H,他像刚刚经历了一场极其可怕的事崩溃过一般。

    “师父,你怎么了?”她抬手轻轻触碰他的脸,他的额角全是冷汗。

    萧清流微微一颤,双手猛地用力一把将她搂进怀中,喉咙紧缩着,埋首在她颈窝暗哑着叹息:“画儿,我还以为你......”

    他眼睁睁看着她被红莲吞噬掉,他以为他又要失去她了,心在那一刹那痛得没有知觉。

    失去她的痛苦他绝不能再承受一次。

    温画紧紧抱着他,只觉他像从深渊里挣扎着抓住浮木的溺水人,想起洞外那红莲喷发的幻象,领悟过来,萧清流看到幻象以为她被红莲吞没了才会这般模样,他被吓坏了。

    下一瞬一个更深的领悟震撼了她,叫她情不自禁吻上他的唇,安抚他,W藉他。

    他看到的是红莲之火覆灭世事的景象,红莲之火近之则灭,那是何等的凶险,可他就这样义无反顾地冲了进来寻她,她在他心中竟这般重要,重要到可以让他连X命都不要。

    一颗心因为他chou得疼,疼得无比热烈。

    温画极尽温柔地吻去他的慌乱不安痛楚,以额头抵着他的额,望着他的眼,望进他的心里,在他唇边轻声道:“师父,我在这里,我没事,一点事没有。”

    眼前的人,是她的师父,是将她珍而重之捧在掌心的男人,是她的心上人啊。

    “我以为我失去你了。”萧清流终于冷静下来,紧绷的身T稍稍松弛下来,他捧着她的脸,指腹流连她的眉眼,噶声道。

    温画喟叹一声,抱着他靠在他X前,承诺道:“师父,你永远不会失去我,我保证。”

    这句话让萧清流缓过神来。

    萧清流享受到徒儿难得的主动,晓得两人的情意又深了一层,一抹动人心魄、得意洋洋的笑不由自主浮上了唇角,正打算多套点情话,忽见脚边站着个吃着手指的小nv娃,瞪着一双水汪汪的眼好奇地看着他们。

    这小nv娃看着眼熟,萧清流搂着温画,指着那小不点诧异道:“画儿,这娃娃哪来的?”

    “这是阿瑜。”温画眨了眨眼道。

    萧清流怔了怔,一时半会儿反应不过来。

    小怀瑜突然欢呼了一声,踩着一路的小水洼往那尽头跑去。

    两人匆忙跟上她的脚步,一路上温画将季微嘱咐项怀瑜之事告诉萧清流,萧清流思及兰曜的执迷不悟,不由叹息。

    前面的路曲曲折折仿佛永远走不到尽头,只有忽明忽暗的星光引路,直到前方出现些奇怪的斑驳光影,温画正要上前一探,谁知走了一步便走不动了,转身只见萧清流正抓住她的手。

    他的脸上依然带着微笑,可不知为何在这星光里竟有些莫名的Y郁,萧清流缓缓将她的手包裹在掌心内,与她一点一点十指相扣,然后收紧,指骨间的力道很重。

    他仍旧在害怕,心有余悸。

    温画退回一步,指尖回握,与他同行。

    她的小小的回应,令萧清流唇边的笑意变得明亮轻快了起来。

    这漫长的路终于到了峰回路转的时刻。

    也不知眼前这一方天地是不是红莲火窟的尽头,小怀瑜正趴在那半面陡坡上方,陡坡上下有四五丈,底下是P云海,云海之中正坐着个半大的少年,少年穿了身紫衣正垂首看着面前的一方棋局,黑子在他手指上夹着,沉思良久,他似乎不知下一步该怎么走?

    “哇!”小怀瑜趴在悬崖上面兴致BB地一声大喊。

    那下棋少年猛地一惊,抬起头来,这一抬不要紧,将温画与萧清流都吓了一跳,那半大的少年虽说容貌稚N了些,可这眉眼,气度与端肃的形态不正是卫黎君兰握瑾么?

    这两个怎的都变作了孩子?

    小握瑾站起身,神Se与长大了无二,正正经经道:“你是何人,怎么闯进这里来了?”

    小怀瑜话讲不利索,见有人与她讲话,兴奋地扯嗓又大叫了一声:“哇!”

    她人小嗓子脆,这一声哇又尖又亮还带着回音,来来回回响了不下数次。

    小握瑾面Se一沉,严肃道:“棋室之中岂容你喧哗?”

    目光一瞥,瞥见后面跟上的温画与萧清流,少年质问道:“你们是谁?怎么进来的?”

    温画萧清流互相对视一眼,知道不知出了什么缘故,兰握瑾不但变小了,同时也并不认得他们。

    云海浮浮沉沉了一番,风变得急了。

    少年神Se变得恭谨起来,局促得站在一边,只听得上方不知何处降下一个声音道:“这棋局你还没解出来么?”

    少年默了默垂首道:“尚且不能解出。”

    那声音叹息道:“罢了,罢了,困了我三千年的问题岂是你这么容易解出的”

    慵懒轻柔的声线,散漫的语调,不正是温画的声音么?

    然,萧清流知道这句话绝不是出自温画之口。

    温画环顾四周,没有发现处他们之外的其他身影,于是朗声道:“阁下是鬼月姝吗?”

    那声音停顿了半刻,似乎隐藏在某个不知名的空间窥视着她,许久,道:“我是鬼月姝,据我所知你也是。”

    那一问一答像是有两个温画存在。

    鬼月姝是上古戾器,没有具T的形态,初出时不知因何缘故奉温画为宿主,此后即便被分离,它也依然带着温画的特点,比如声音。

    那声音道:“你现在叫什么名字?”

    “温画。”

    “哦。”

    那声音轻笑了一吓,带着温画笑时喜欢的微微上扬的声调,流泻出一丝不经意之间的傲慢。

    “你可知我被兰曜拘在此地已经三千年了,今天原本是红莲倾覆的日子,兰曜的打算是让我和红莲一起同归于尽。”

    那鬼月姝略微停顿了一番,才冷笑道:“我与红莲博弈至今尚未分出胜负,却要被人算计同归于尽,实在是个笑话。”

    兰曜为了复活季微,有心要利用红莲和鬼月姝的力量,两者同样的强大彼此定会有个两败俱伤的旷世缠斗,但这期间产生的巨大神力也的的确确可以复活一个季微。

    只是可惜,鬼月姝有自己的思想,它不想被束缚,更不愿意被他人所牺牲。

    “兰曜设下棋局将我与红莲困住,红莲执白子先行占了先机,我为黑子,三千年来我们一直势均力敌。”

    话音方落,刚才小握瑾下的那盘棋陡然升空,云海如蛟龙盘腾,这洞府上空是别有洞天,透明的天幕是一轮巨大的棋盘,棋局从天际开始布起,经纬纵横,不时有黑白两子先后落下,发出空旷轻灵的声响。

    似乎有看不见的手指在挪动。

    黑白两子各占半壁江山,白子走孤峰险路,杀气披靡,所过之处无不狂风卷云,冷酷无情,相比之下那黑子静若止水,即便周围险象环生,每一步都是深思熟虑之后再行,往往能力挽狂澜,现下正是黑子略占上风。

    鬼月姝道:“如今红莲暂时被我压制,我才寻到时机将你们带进来,这局棋不论是我还是红莲都参不破,我们互相残杀三千多年也不过是两败俱伤,兰曜的目的要的就是将我们困住。”

    她继续道:“但是三千年过去,总该有些变化,局面终于有了变数,从前的天墉九长老,现在的阿瑾就是变数,你们也是变数,包括那个孩子。”

    小怀瑜听那声音提到自己开心地大喊了一声哇,引起阵阵回音,惹得站在下方的小握瑾抬起眼瞪着她。

    鬼月姝道:“温画,你我本是同源,如今我有难,你必不能冷眼旁观,从现在起我要你入此局,做御棋者,帮我破了这道棋局。”

    “既然画儿帮了你,你打算拿什么作为报答?”一直站在一旁没有说话的萧清流蓦地出声。

    温画诧异得看着萧清流,她和鬼月姝难分你我,本没想到这些,但萧清流却这般说了出来,更令她诧异的是对她一直有些莫名轻视态度的鬼月姝竟然低声道:“那......你想要什么报答?”

    萧清流笑看着温画,温画懂了他的意思,遂扬声道:“倘若破了此局,我要你归顺于我。”

    鬼月姝安静P刻,道:“好。”

    萧清流又道:“这棋局我也要进去。”

    “你......”鬼月姝沉YP刻似乎想要反驳。

    “你最好这么做。”萧清流幽幽道。

    鬼月姝再次做出了让步:“你可以进去,只是御棋者只有一人,你进去只能沦为棋子,你可愿意?”

    萧清流回答地无所谓:“可以。”

    “温画是唯一的御棋者也是观棋者,她知道自己在棋局之中,但你不知道,你的一切记忆只有等到一个契机才能恢复,你可愿意?”

    “可以。”萧清流浮起个漫不经心的微笑。

    温画站在萧清流身侧打量他,或许连师父自己也没有察觉,他在和鬼月姝说话时用的是命令的语气,不自觉的威胁、指示,仿佛他天生就该如此,甚至是鬼月姝,在面对萧清流时,也不自觉放低姿态,F命、遵从。

    耳边一声惊呼惊扰了她的思绪,小怀瑜在陡坡玩耍,竟一咕噜滑下了那陡坡,摔得小脸脏兮兮也不怕疼,开心地跑到兰握瑾脚边,用沾满泥巴的手去扯他的衣裳。

    兰握瑾眉头一皱,身子退开一步,将自己的衣袖chou开。

    小怀瑜嘴一扁眼里汪了泪,兰握瑾不耐地走到旁处,身后的小姑娘却不知为何猛地扑过去逮着他的手腕,张嘴狠狠咬了下去。

    她人小,牙齿却已长齐,这一口咬下去用了十分力道,咬得兰握瑾挣脱不得。

    少年忍着痛,眉头紧皱着,眼里有了怒气,似乎在想着怎么甩开这个一口利牙的小nv娃。

    正此时,天幕上的棋盘缓缓下沉。

    鬼月姝道:“棋局如浮生,一局一生,无回转,不可回头,万一走入死局就出不来了。”

    那P云海往两处分离,露出一个白Se的漩涡,萧清流朝温画微微一笑跳了下去。

    一道迅猛的风踏来,兰握瑾和小怀瑜两个小身影被那风推进了漩涡。

    御棋者后行,温画紧随其后正要走进去,忽听鬼月姝道:“温画,那个人是谁?”

    “怎么了?”

    “不论他是什么人,我都希望你远离他,他身上的力量太可怕,不是你可以承受的。”

    温画浅浅一笑:“他是我师父。”师父二字于她情深并重,旁人有什么资格说道。

    鬼月姝沉默了一下道:“温画,我希望你活着出来,我宁愿臣F于你,也不能被困死在这个地方。”

    温画颔首:“好。”

    她举步走进那棋盘,随之踏进了一团白Se的雾。

    经纬之上,“啪”地一声脆响,一颗黑玉棋子缓缓落下。

    棋局已开。

    ******

    甫一进迷局,温画便觉得眼前的景象铺天盖地地倒换了一遭,她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昏昏沉沉醒来时,睁眼一看,入眼帘的是一顶柔白纱帐,挡了外间的些许旖旎的光,身下是一方卧榻,温热而软和,叫人直Yu陷入梦乡,轻纱随风飞舞,起落之间偶尔可以看见纱帐之外依稀站着一个人影,温画伸出手微微撩开纱帐,她发现自己穿着一件薄而透的寝衣,随着她的动作手臂上的袖子轻轻滑下,露出自己的手臂。

    温画有些茫然,这是什么地方?

    纱帐外有人握住了她的手,纱帐撩起,温画看见萧清流正站在那里,身上随意披了件薄衫,露出敞开的X膛,清俊的脸含着笑,那笑格外温存撩人。

    温画的心跳的有些急,萧清流握着她的手,拇指轻轻摩挲着她的指背,他道:“夫人,你醒了?”

    “夫人?”这个称呼令温画愣了一下。

    师父虽然时常与她玩笑,嘴上讨些便宜,什么都喊过,唯独没有喊过她夫人。

    萧清流走进来,坐在床边,微微俯身,眸光带着丝邪Se:“昨晚睡得好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