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26|

推荐阅读:(修真)喷你一脸仙露水系统不让崩人设(快穿)鹿鼎雄风邪恶一生(邪圣之异世逍遥游 风流剑圣无限之旅)快穿之炮灰逆袭记一个退伍军人的绝密档案(绝密档案之长生不老)绝世风流剑神含桃史上最牛轮回重生听说我是女主角

    项怀瑜低头看了白虎一眼,左手手腕上钢爪立伸,朝它猛地抓了过去,白虎吃过那钢爪的苦头,当下发了怵,掉头就跑。

    但项怀瑜身形速度之快令人咋舌,眨眼就将白虎B地退无可退,那一爪狠辣非常,钢爪上的玄火星石爆出,直接抓破白虎腹部的PR。

    白虎似乎没想到她真的会攻击自己,骂了一句,身子一翻掉进了湖里。变成了小小的狸猫无力地浮在水面上,一缕浅浅的血水在猫儿身下的水中**开来。

    湛清看了眼,嗤声道:“我还当是什么万年兽灵,果真是虎妖。”

    说着对项怀瑜道:“我们走。”

    项怀瑜沉默地跟上了他的脚步,裙裾翩飞起一朵冰冷的小花。

    他们走后,湖心居的亭子里,那只老G悠悠腾出爪子,爬了J步,缓缓进入湖中,游到那猫儿身边,驮着猫儿僵Y的身T游回了岸上。

    良久,那猫儿一动不动。

    亭子里出现个凉飕飕的声音:“好了,人都走了,别装了。”

    旺财眯着一双眼,猛地一咕噜爬了起来,抖掉全身的水珠,趴在老G背上,一顿猛咳:“咳咳咳咳......妈的,疯丫头下手真不知轻重。”说着赶紧TT受了伤的肚子。

    冷星飒站在旁边幸灾乐祸道:“她下手不重点,你可不止受这点轻伤了。”

    旺财停下T肚子的动作,看着这个瘦削冷峻的青年,恶声恶气道:“你小子到底是谁?还有,萧清流那个G孙子呢!”

    冷星飒用两根手指拎起他的后脖子道:“走,我带你去见他。”

    旺财:“把爷放开!”

    ******

    “阿瑜,我还活着,你是不是很惊讶。”湛清用一条捆仙链将项怀瑜的双手缚着,一路牵着她。

    项怀瑜双眸无神地看着他,听到他的问题木木地点了点头。

    湛清轻笑了声:“要不是你,碧落也不会有那么多人知道云舒君湛清死了,你说我是不是要多谢你呢?”

    项怀瑜望着他,清澈的眼静的如一潭死水。

    湛清顿觉无趣,不再言语。

    身后传来个清冷的声音:“你要带她去哪里?”

    一身紫衣的兰握瑾从天而降,冷冷注视着眼前的二人。

    湛清浮出微笑:“你来了,擅自闯出训诫宫,大罪一条,卫黎君不知么?”

    “这不是你的目的么?”兰握瑾淡淡道,目光落在湛清身后的项怀瑜身上:“放了她。”

    湛清一手轻轻抚摸着项怀瑜颊边的发,语意挑衅:“你问问令M,愿不愿意跟你走?”

    兰握瑾默了默,柔声唤道:“阿瑜,我是哥哥,跟我回家。”

    项怀瑜将身子缩在了湛清身后,一手抓住他的手腕,摇摇头。

    兰握瑾冷峻的双眸蕴了丝黯然的深沉。

    湛清一手揽住项怀瑜的腰身,若有深意道:“看到了吗?她不愿意跟你走。”

    “当然,”他的手猛地向上一把掐住项怀瑜的咽喉:“对我来说她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如果你要她,不妨拿东西来换。”

    项怀瑜痛苦地闭上眼,眼角不知因为什么迸发出一星泪珠。

    “你要什么?”兰握瑾没有丝毫犹疑。

    “把你的仙魄给我。”

    项怀瑜冰凉的身子猛地一颤,模糊的目光看向兰握瑾,却只隐约看的清他仙袍上盛放的空谷幽兰,冷峭,孤傲。

    仙魄是什么?真元受损尚且可以修复,一旦失了仙魄,只能慢慢等待仙气耗尽而死,坐化成灰。

    冷风瑟瑟,她听见兰握瑾雪一般冷澈的声音道:“好,我可以给你。”

    她听见湛清在她耳边低语:“阿瑜,你真是有一个好哥哥啊。”

    泪终于止不住滑下。

    “卫黎君一向说一不二,那就动手吧。”湛清道。

    刹那间全身的血Y都停止了流动,项怀瑜凄厉的哽咽在喉间Yu冲口而出,忽然她听见兰握瑾道:“阿瑜......”

    兰握瑾周身萦绕起一道紫Se的灵光,狂风在他身侧狂吼呼啸,仙气从他T内奔涌而出,天墉兰氏才有的幽兰仙魄被兰握瑾生生剥离开来。

    他坐在巨大的幽兰幻影里难得向她微笑道:“还记得小时候那只雪地里的兔子吗?”

    那是他们兄M之间才懂的密语。

    项怀瑜茫然的眼渐渐深红,瞳仁内倒影着幽兰里的兄长。

    兰握瑾支撑着摇摇Yu坠的身T,向湛清道:“放了她。”

    湛清接过幽兰仙魄,鬼魅一笑:“卫黎君,就算我放了她,她也未必愿意跟你走。”

    湛清转头问道:“阿瑜,是么?”

    兰握瑾心口一chou,无力地看着项怀瑜。

    项怀瑜看着他,极缓地摇摇头,掠开目光。

    湛清轻笑,牵着她的手迅速离开。

    兰握瑾眼睁睁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心痛如刀绞,如果他当初不曾那般伤她......

    忽然他看到项怀瑜空落的手伸出两根手指,微微弯曲,动了两下。

    兰握瑾心头巨震,产生一种可怕的预想,难道......奈何他根本动弹不得,兰花法界轰然倒下,他的身T如一颗流星疾速向下方的湖面堕去。

    萧清流匆匆赶到,折扇挥出,振出三丈水L,将他托住。

    萧清流扶住他,见他脸Se惨白,不由笑道:“想不到兰大公子演戏竟这般B真。”

    谁知兰握瑾猛地呕出一大口血,俊秀的脸上青白不定,萧清流暗道不妙:“你没用我给你的玉魄么?”

    兰握瑾点点头,又苦笑道:“阿瑜是清醒的,她是清醒的,为什么......”

    她懂他们之间的密语,可是为什么还要跟着湛清走?

    她还没有原谅他?

    ******

    妖界,万石花城。

    万石花,漫天雷雨,城中只有匆匆J只妖在雨中跑过。

    万石花城中的刑柱上挂着一具“尸T”,“尸T”早已被妖们折磨得面目全非,身上也爬满了各种蝇虫。

    湛清带着项怀瑜站在雨中,他仰头看着那具“尸T”,忽的扯起一丝淡漠的笑。

    “MM,我来看你了。”他道,雨水从天上冲刷着他的脸,全身S透的他看起来颓然地了无生气。

    尸T依稀有微弱的起伏,只因有人发布命令,对此人折磨可以,但绝不能让她死去。

    要让她生不如死。

    他对项怀瑜道:“你知道吗?那或许就是我的下场......”似乎希冀得到她的回应。

    但项怀瑜没有一丝反应,就连雨水冲在脸上也不知道擦一擦。

    湛清失望至极,转身离开,项怀瑜沉默地跟上她的脚步。

    合墟洞府。

    霍云姬手里拿着卷书册坐在殿前的青云宝座上,抬眸看了眼浑身S透站在她面前的湛清。

    “回来了?”

    “是。”

    “兰握瑾的仙魄拿到了么?”

    “拿到了。”

    霍云姬收回目光淡淡道:“你终于做成一件事了,有了他的仙魄,从现在起你就是兰握瑾了,进入天墉应该不难。”

    湛清沉默良久,忽然哑声道:“母亲,我叫湛清。”

    霍云姬皱眉看向他,似乎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湛清苦笑一声:“母亲,之前为了诈死,我不得不销声匿迹,从不敢在公开场合露面,整天畏首畏尾,就是在妖界都躲躲藏藏,现在你又让我去扮演兰握瑾,那么我呢,你让我置自己于何地?”

    “做大事的人总需要一些牺牲。”霍云姬道。

    湛清低笑了声:“牺牲?像瑶儿那样,最后落得个生不如死的下场?”

    霍云姬翻阅着手里的书卷,闻言不为所动:“她是自作自受,你不要学她便好。”

    “母亲,我们都是你的儿nv对么?”

    “你今天究竟是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希望母亲将来不要忘了给我收尸。”湛清笑了笑,走出殿外静静地替霍云姬关上门。

    夜,极深沉,湛清拿着酒坛子仰头喝了一大口酒,摇摇晃晃地一脚踢开地下室的门。

    项怀瑜蜷缩着身子躲在角落里,听到门“轰”地被打开的声音,惊吓地抱紧了自己。

    湛清跌跌撞撞走进室内,桌上放着他的短笛,流光溢彩。

    湛清将短笛拿起仔细端详一番,双目微微眯起,想起一万年前,他也曾一支横笛震慑鬼月姝,立下赫赫战功,扬名碧落的云舒君湛清。

    如今呢,呵呵,他就像一个游魂,躲躲藏藏,过着不见天日的日子。

    行动不便的那条腿,膝盖上因为淋雨愈发隐隐作痛,他的手颤抖着抚摸着膝盖,死死攥紧。

    如今碧落之中云舒君已经死了,他不可能也不敢再光明正大地出现,如今他又成了一个瘸子,呵呵......这样的日子他过了多久呢,又是从什么时候起他让自己走进了这样一场死局呢?

    自我厌弃的感觉像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攫住了他,令他无法呼吸。

    湛清拿出手里得来的兰握瑾的仙魄,漆黑的眼内燃烧着剧烈的恨意:“总有一天,我会得到《天机策》,控制鬼月姝,让你们对我俯首称臣!然后一个一个将你们屠杀殆尽。”

    “霍云姬,温画,华飞尘......你们一个都逃不掉......”

    扬手狠狠将手里的酒坛子摔将出去,“铿锵”一声,碎P爆裂地到处都是,酒Y飞洒,项怀瑜躲在角落里蒙住了自己的头,似乎不敢看眼前的一切。

    湛清走到她面前,蹲下,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强迫她与自己对视,铺面而来的酒气令项怀瑜微微侧过头。

    “看着我!”湛清不满她躲避他的眼睛,冷冷喝道。

    项怀瑜瑟缩了一下,悄悄看了他一眼。

    她的模样像受了惊的兔子,畏缩着害怕着,那令他莫名的舒心,仿佛终于有一样东西是他掌握之中的了。

    两人的呼吸J错着,湛清幽暗的眸子将项怀瑜打量着,打量着她清艳的脸庞,苍白的嘴唇,颤抖的睫mao,娇弱的模样令人心生怜惜。

    “你喜欢我对么?”他问道。

    项怀瑜颤颤着点点头。

    “那我是谁?”

    “夫君.....”

    “很好,我们是夫Q,”湛清眼底蓦地扬起一簇火焰,他猛地将她揽进怀中,低低道:“阿瑜,我们很久以前就定亲了,可是夫Q之间有些事还没做对么?”

    怀中的娇躯轻轻一颤,湛清笑了:“你清醒着的是么?你在温画神君身边待了那么久,她会没有给你解易神咒?”

    “项怀瑜,你骗我?连你也骗我?”湛清冷笑了一声,双手扯住她的衣襟,猛地往两边扯开,白皙柔N的肌肤顿时L口露口在空气中。

    项怀瑜双眸大睁,漆黑的瞳孔像被一个大洞吞噬了。

    湛清一手钳住她的双手,俯下身吮吻她优美的脖颈,流连在纤细的锁骨上,另一只手将她的腰带扯开。

    他的眼死死望进她的眼底,声音冷酷地像野兽:“过了今晚,你觉得你那个哥哥还会要你么?”( 就ai网)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