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武侠小说 > 师徒虐渣日常 > 第27章 受困

第27章 受困

推荐阅读:鹿鼎雄风(修真)喷你一脸仙露水一个退伍军人的绝密档案(绝密档案之长生不老)系统不让崩人设(快穿)邪恶一生(邪圣之异世逍遥游 风流剑圣无限之旅)快穿之炮灰逆袭记含桃绝世风流剑神史上最牛轮回重生听说我是女主角

    合墟洞府。

    灰暗的密室里,霍云姬坐在寒气四溢的冰床上修炼,平静自己内心的怒火。

    良久,她徐徐睁开眼睛,眸Se沉静,目光掠过面前一张矮J上,上面有一面精致的拨L鼓。

    那是湛曦最喜欢的东西,刚来到合墟洞府时,湛曦只有四岁,连话都不会说,饿了就“吧嗒吧嗒”摇着拨L鼓,眨巴着一双大眼睛,虔诚地望着饭桌。

    霍云姬走过去拿起那面小鼓轻轻摇了摇,“吧嗒”、“吧嗒”......脑海中浮现出一个画面,那个孩子笨拙地跑到她身后,扯了扯她的袖子,怯生生地唤道:“娘亲。”

    她摸摸那个孩子的小脑袋,那孩子便欢喜地抱着她的手不松开。

    她的心也曾为那个孩子柔软过。

    湛曦,湛曦......哦,她现在叫温画。

    霍云姬从模糊的回忆中走出,掌心蓦地翻起一阵烈火将那小鼓烧成了灰烬,她的眸Se没有任何情绪:

    湛曦也好,温画也好,当年的湛曦她可以出手救了,现在的温画她也同样可以毁了。

    一个身影一瘸一拐地闯了进来,湛清愤怒地质问:“母亲!你为什么不救瑶儿!她现在被段无双带到了妖界,每天被折磨得生不如死......”

    湛清还想说什么,谁知遇上霍云姬泠然的目光,心头一悚,不觉噤声。

    霍云姬转身看他,淡淡道:“救回来?何必多此一举,她现在就是一枚弃子,没什么用处了。”

    湛清无言以对,颇为苦涩道:“母亲,瑶儿是你的亲生nv儿啊。”

    “她不是,我的瑶儿早就死了,那个nv人是仙妖两界的罪人,与我们合墟洞府,与你没有半点关联,你知道么?”霍云姬厉声喝道。

    湛清低着头半晌不说话,霍云姬抬眸看他,冷冷反问:“怎么,心疼了?”

    “她,她是我MM,我当然......”

    “糊涂!因为她,我损失了天罗秘钥,多年的计划毁于一旦,”霍云姬语气森冷,令湛清不寒而栗,良久,她叹息一声,走上前抚了抚湛清额前的发柔声道,“清儿,你心疼MM我明白,你现在能做的只能替她报仇,你要清楚是谁把她害成这个样子的。”

    湛清握紧双拳,咬牙切齿道:“是温画。”

    “对。”霍云姬赞许地看了他一眼,目光落在湛清的脚上道:“你的腿伤,上次华上君没给你治好么?”

    湛清不自然地缩了缩左腿,神Se间是难以启齿的耻辱和痛恨:“上次华飞尘虽然将我的断骨接上了,但是骨头没有接好,我......”

    霍云姬道:“你知道么,华上君倾心温画,为博美人一笑,他可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

    湛清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华飞尘喜欢温画?所以,他是故意这么做的?”

    “你说呢?”霍云姬的声音幽幽地响起,密室里Y暗的光在她冷艳的脸上形成斑驳的光影,她低低道:“华飞尘有一间静室,里面挂满了温画神君的画像,母亲也没想到向来清高的华上君会有如此痴情的时候,只是可怜了我的儿,白白为他人献了殷勤。”

    湛清的脸Se骤然惨白如雪,他曾是碧落风光无限的云舒君,如今被温画重伤成了一个可怜的瘸子,甚至,甚至还成为华飞尘献殷勤的牺牲品!

    湛清呵呵冷笑起来,他一拳一拳狠狠砸在自己的左腿上,麻木的钝痛刺激着他双目逐渐血红起来。

    “母亲,我要报仇,我要报仇......”湛清晦暗的脸上布满了恨意。

    霍云姬微笑道:“清儿,报仇的机会有的是,眼下就有一个,看你抓不抓得住了。”

    湛清抬起眼,霍云姬道:“温画现在重伤在身,任何一名小仙都能将她打地毫无还手之力。”

    她侧过脸,勾起冰冷的唇道:“现在是除掉她的最好时机。”

    “母亲,你怎么知道?你确定么?”

    “你听我的便是,温画现在不是任何人的对手,想杀她,易如反掌。”

    “可是,温画是猎神的猎物,那冷星飒脾X古怪,传言他并不喜欢别人碰他的猎物。”湛清颇有疑虑。

    霍云姬皱起眉头:“那冷星飒与我们合墟洞府终究不是一路,我们做事无需看他的脸Se,既然他迟迟没有下手除掉温画,这次是个好机会,就怨不得我们自己动手了。”

    ****

    莲洲晴湖世家,易岚仙子的惨案震惊了所有莲洲的仙者,温画神君亲自请来天帝谕旨,谢天官亲传天帝口谕,撤印鬼月姝救回易岚仙子,即便如此,整件事还是以真正的易岚仙子散尽仙灵、宋翎神君入轮回历劫为结局,实在令人唏嘘。

    宋老仙君十万岁寿辰原是一场团圆盛事,谁料弄得这般曲终人散,惘然,惘然。

    莲洲众仙怒审湛瑶的游口行队伍已经转移去了妖界,莲洲暂时清净了下来,但仍旧有一部分人还在莲洲悄悄观望着。

    他们就是从碧落各地千里迢迢赶来莲洲的猎仙。

    温画神君与猎神冷星飒的旷世一战还依旧悄无声息。

    不少好事者设下的赌局博口彩已经吸引上万仙者下了注。

    赌盘开得那么大,这场决战却连一丝风声也无。

    而,三日后,整座莲洲不知何处传出一个石破天惊的消息:

    温画神君身受重伤,命不久矣,目前正在莲洲的温泉山谷修养。

    先不论这个消息的真假,其中包含的诱H实在太大,已经有无数猎仙蜂拥赶往莲洲了。

    温画神君——猎仙榜榜首,杀之,可夺其神君之名,威扬碧落!

    ******

    莲洲清幽的温泉山谷中,因温泉的缘故,四季常温,谷中飘散着纯白的软雾气,环境十分清丽宁和。

    温画已经在这里闭关修养十天了,她早前心疾发作过一次,借华飞尘的鬼月姝之力得以恢复,谁知,没过多久,她竟被鬼月姝所伤。

    鬼月姝治愈她却又重伤她,这般矛盾,温画百思不得其解。

    十天的闭关,对温画来说J乎没有进展,心房上的伤口反而裂得更深。

    清晨,温画正静坐调息,身后传来脚步声,浓雾里走出一个身影,温画以为是萧清流,等那人走的近了,才茫然察觉那人的气息很陌生。

    那人惊喜道:“果真在这里。”

    耳边有风呼啸而过,温画陡然警醒,吃力地起身,那人她并不认识,只能看出修为不高,身上的衣F绣有金线花纹,那是猎仙的F饰!

    温画连站都站不起来,心口的伤在这个时刻发作地愈发剧烈,痛得她冷汗直冒,唇瓣发紫。

    那猎仙装模作样地向温画拱了拱手:“参见温画神君。”

    温画勉强自己站直身T,冷冷看着这名猎仙:“你来这里做什么?”

    “自然是来挑战神君的!”

    “就凭你?”温画冷笑道。

    那猎仙笑容和煦:“若是从前的温画神君,小仙自然望尘莫及,不过现在嘛,神君只怕还不是小仙的对手。”

    “看来你是想乘人之危了。”

    “乘人之危?神君此言差矣,神君从前修为高深,我等小仙想要打败神君简直是痴心妄想,这实在有失公平,如今神君与小仙修为差不多,倒正好可以堂堂正正切磋一番。”

    “你所谓的公平倒是新鲜,本君可是头一回听见,”温画怒极反笑,按捺着T内刀割般的痛楚,强撑着不让自己倒下去,“切磋一番,只怕你是想要本君的命吧。”

    那猎仙丝毫不在意温画的嘲讽,跃跃Yu试道:“切磋武艺总会有误伤,倘若到时候神君败在我手上,我闾荣可就要扬名碧落了!”

    “是么?你尽管试试?”温画咬着唇漠然看着对方。

    那闾荣拿着自己的兵器已冲了过来,温画反手将他一掌,仙气凛然,闾荣已被她的仙气震飞到三丈之外。

    闾荣从地上爬起来,抹了抹嘴角的血,似乎不敢相信,眼里生出了一G怯意。

    林中忽然传来数人谈话的声音,紧接着一个人大笑道:“闾荣小弟,你倒是打地一手好算盘,可惜温画神君岂是你说杀就杀的?”

    只见五六名身穿猎仙F饰的人从林子深处走了出来,竟是从前在揽月东来见到的那批猎仙。

    闾荣脸Se不好看但也没否认只愤愤道:“谁传言说她快不行了,老子劈了他。”

    重刃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传言没错,老弟是你自己没听完就跑了,这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她好歹是一介神君,再怎么着也比你厉害的多。”

    “那我们之中岂非没人杀得了她?”

    重刃身边的辉央是一名星君,众人看来以他为首,辉央锐利的眼死死盯着温画,X有成竹:“我们中的确没有谁可以单独赢得了她,不过,我们可以采用车轮战术,每人和她斗一轮,她那点修为总归会被耗尽的,到时候就看谁运气好,给她最后的致命一击!”

    此话一出,那J人看着温画的眼神如恶毒的狼群,幽幽闪着光,只要杀了温画,他们不仅能扬名碧落,那神君的位子没准就是他们的了。

    温画冷笑一声,她温画向来在沙场以生死论成败,谁曾想今日会落在这等小人手里!( 就ai网)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