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武侠小说 > 师徒虐渣日常 > 第26章 翎岚终曲

第26章 翎岚终曲

推荐阅读:鹿鼎雄风(修真)喷你一脸仙露水系统不让崩人设(快穿)一个退伍军人的绝密档案(绝密档案之长生不老)邪恶一生(邪圣之异世逍遥游 风流剑圣无限之旅)快穿之炮灰逆袭记含桃绝世风流剑神史上最牛轮回重生听说我是女主角

    这是自一千年前戮海一战后,众仙神第一次在碧落看到温画神君。

    前些日子虽然偶有温画神君再现碧落的传言,但她的行踪一向缥缈,这般出现在众人面前还是第一次。

    怀穆真人见到温画惊疑不定,看向霍云姬,密语传音道:“你不是说猎神已经重伤了温画么,可是她看起来毫发无损。”

    “温画自有猎神处置,你不必过于担心。”

    霍云姬淡淡道。

    怀穆见她云淡风轻的模样,有些怒,又道:“湛瑶是你nv儿,她现在这个样子,你难道就不......罢了,你的nv儿惹出的事端,此事最好不要牵扯到星野宗,否则星野宗合墟洞府的盟约就此罢休!”

    “你放心,我不会让她坏事。”霍云姬垂首恍若事不关己。

    ******

    温画神君的斩云剑,当年曾血斩过穷奇,今日出鞘却是割去了湛瑶的舌头。

    温画两根冰凉的手指抬起湛瑶的下颌,无视她口中不断喷吐的血,凑近她的耳畔,轻柔开口:“看着我的脸,你想起什么了么?”

    湛瑶抬起浑浊的眼,剧痛已令她丧失了分辨的意识,但眼前这张脸,是她曾魂牵梦萦的,曾想据为己有的脸。

    可是这般近了看,望进那双冰寒的眼,她才感觉到一G难以言喻的似曾相识,同样的桀骜,同样的摄人心魄。

    “看来你不认得我了,”温画双瞳幽深,眉染笑意,清贵高华,她启唇道:“姐姐,好久不见。”

    湛瑶瞳孔猛地收紧,尘封万年的回忆里那个年Y的孩子的身影幽幽浮现,那个曾经真真切切喊过她姐姐的孩子,那个最后被所有人B上绝路的孩子,年Y的鬼月姝,她曾经的MM,合墟洞府最小的孩子——湛曦。

    难道就是眼前这位声动洪荒的战神温画!

    “看来你想起来了......姐姐,我是小曦啊,我回来了。”

    轻柔的嗓音吹散了眼前的迷蒙,像一把雪亮的利刃毫不留情劈开了所有的伪装,湛瑶呜咽着后退闪躲着,难以名状的恐惧像一只鬼爪揪着她的五脏六腑往外撕扯。

    温画站在原地静默如山,可怕的煞气从四面八方朝她聚拢过来,她现在终于明白温画方才说的生不如死是什么意思!

    她是鬼月姝,是当年的小曦,她清楚当年因为她的背叛,小曦遭受到了怎么的下场!

    湛瑶的喉咙里发出模糊的嗤嗤声,她甚至往霍云姬那里爬过去,乞求得到庇护,霍云姬岿然不动,看都不看她一眼,冷酷如霜。

    湛瑶朝霍云姬迤逦的裙摆伸出手去,但身后一道血Se长鞭一勾一扯将她破败的身T拉了回去。

    一个身影出现在湛瑶的面前,段无双朝温画投去崇拜的一瞥,道:“温画神君,这nv人J给我初值如何?免得脏了神君的手。”

    “她杀了你们妖界的皇妃,你来处置是自然的。”温画勾唇一笑让开了路。

    段无双走过去,审视着湛瑶的脸,啧啧两声后一把揪起她后脑的发,湛瑶吃痛地闷哼一声,段无双继续收紧手指,欣赏着湛瑶痛苦的模样,觉得痛快无比,不由妖娆一笑:“这张脸实在太像我那三皇嫂,若被我三哥瞧见了,少不得又要心痛,实在碍眼,这腐/尸/水的滋味妙得很,你要不要尝一尝看?”

    段无双拿起手里一个瓷瓶就要往湛瑶脸上倒,湛瑶拼命摇着头躲避着,一只白皙的小手伸过来按住段无双的手。

    柳铃儿向他嫣然一笑,声音娇俏如H鹂鸟儿:“就这么用了腐尸水太L费了,你难道不想瞧瞧这张脸背后究竟是谁么?这个荼毒了仙妖两界无数美人的凶手本身长得是何模样我可着实好奇呢。”

    “众位仙者可好奇?那么不妨我摘了她的假脸来试试?”柳铃儿扬声朝殿中道。

    所有人的目光通通聚拢来。

    柳铃儿说着挑衅般地有意无意地瞥了眼不远处的霍云姬,霍云姬鸦羽般的长睫轻轻一颤,复又抬起沉默地看了眼湛瑶。

    柳铃儿的手朝湛瑶的脸摘去,谁料站在一旁的段无双手腕一抖,那瓶腐尸水尽数倒在了湛瑶的脸上,如烈火入滚油,沸水烫烙铁,那剧毒的水淌过湛瑶的脸留下斑斑沟壑,红白血R,鼓起的血泡脓水爆裂开去,如若千刀万剐,任凭她有千张脸也毁之不剩,湛瑶厉声尖叫起来,抱着自己的身T扭曲地chou搐。

    这场景实在令人心生恶寒。

    柳铃儿愠怒地看向段无双,段无双也有些愕然,一脸无辜。

    温画面无表情地看着湛瑶,无悲无喜,偶然间抬眸看向霍云姬,只见美丽端庄的nv子冷漠地可怕,她看着自己nv儿这般的下场,连眉头都不曾皱一下。

    温画轻笑一声,当年她也曾是她的nv儿,还不是一样被她推入了万丈深渊。

    霍云姬何曾为这些东西牵绊过,在她心中,所谓儿nv,无用了便可弃置了。

    似乎感知温画的目光,霍云姬朝她遥遥举杯,而后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微醺地一手支颐,红唇扬起一抹风情万种的笑意来。

    温画错开目光,厌弃地看了眼地上的湛瑶,对柳铃儿段无双道:“她是你们的了,只是记住一点,别让她死了。”

    那二人恍若得了什么好玩的物件,欣喜地眉开眼笑,拖着湛瑶出去了。

    但已经无人关心湛瑶的去向和死活,蓝乾殿上所有人都关心着鬼月姝法阵。

    温画走进法阵,走到易岚身边,柔声道:“岚儿。”

    易岚睁开朦胧的泪眼,疑H道:“你是谁?”一滴泪顺着她柔美的下颌缓缓滴落,在地面点出一P轻盈的光华。

    “岚儿,还记得山海之崖的地牢里你经常去看的那个人么?”

    易岚眨了眨泪眼,迷茫的泪眼渐渐清晰,她不可置信道:“你是,你是鬼月姝姐姐?”

    温画点点头。

    “姐姐,你,你从那里逃出来了?”

    “是啊,本来想找你,可是我自顾不暇,又听闻你和宋翎成亲,本以为你过得很好,不曾想......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你。”温画歉疚道。

    易岚摇着头,轻轻抓住温画的手,微笑着摇摇头道:“怎么能怪姐姐呢,只是我和翎哥哥有缘无分。”

    温画抬手拭去易岚稚N脸颊上的泪珠,摸摸她的额发道:“你放心,你们不会有缘无分的。”

    “姐姐......”

    “这里是鬼月姝的法阵,而我曾经也是鬼月姝不是么?”温画朝她微微一笑,站起身,仰望着圣光宝塔黑芒笼罩的漩涡,辽阔无尽的神力似乎要将天帝吸纳进去。

    斩云剑领悟到主人的心意,率先冲进了鬼月姝。

    温画眼含笑意,随后跟了进去。

    法阵之外,眼见温画的蓝衣隐没在鬼月姝的黑雾之中。

    南铮黑瞳一缩,义无反顾地就要冲进去,身后萧清流却一把拉住了他,南铮回过头来,稚气的脸上是惨烈的杀气与恼怒:“放开我!我要救她!”

    “你现在进去只会害了所有人。”

    南铮少年的面孔上另一个暴怒的灵魂Yu破T而出,他一把揪着萧清流的衣襟,压抑着声音低咆:“那你刚才为什么不阻止她!她那是去送死!”

    萧清流目光澄静,平静道:“你不了解她,她救的人比她的命还重要。”

    南铮愣了愣,缓缓放开他,声音极冷:“如果她有任何差池,我一定会杀了你!”

    鬼月姝之内,天高地阔,恍若另一个世界,天是暗沉沉的一P,如堆砌了万里层云,一切寂寂无声,只见那天地之间一面巨大的玉壁直矗云霄,一个单薄的身影站在那玉壁面前。

    黑衣长袍,正是宋翎。

    或者说是宋翎的一缕魂魄。

    温画心头一松,还好来得及。

    “宋翎,跟我走。”

    然而一团漆黑的雾气正将宋翎团团包围,桎梏着,控制着,吞没着,他的魂魄也是前所未有的戾气与黑暗。

    宋翎是血祭,却也吸引了鬼月姝。

    鬼月姝只会被邪恶的杀戾之气所吸引,宋翎一介神君如何被鬼月姝相中。

    温画目光一沉,再度望向那面巨大的玉壁,现在才发现,这玉壁竟是惜花楼中置放仙灵的弦月壁!

    “我不能走,我走不了了。”宋翎虚弱地道。

    温画有了某种领悟,沉声道:“碧落那些惜花楼背后的主人是你?”

    宋翎虚弱一笑:“是。”

    近年来碧落兴起借灵修灵的邪风,那罪恶源头便是神秘的惜花楼,惜花楼将大大小小的仙灵计价竞买,那弦月壁上,许多仙灵都来自于刚得道飞升或刚入道者的仙者,他们刚踏入仙界便惨遭横祸,令人扼腕。

    甚至连当年烈风将军的灵骨都被擅自收入了惜花楼。

    可这种事却是眼前这名青年一手造成。

    面对温画的质问,宋翎苦笑道:“我没有任何办法,岚儿的仙灵被活活拆开,我不能失去她,只能不断搜集仙灵给她补灵,最后一发不可收拾......”

    “那些仙是无辜的。”温画低低道。

    宋翎幽幽的魂魄没有任何波动,平静而苍凉:“我没有选择,我手上的血比湛瑶还要多......鬼月姝或许想将我吞噬掉吧。”

    宋翎的声音消失在无数黑芒之后。

    她本可拼力一试带他出去,但如今他神格有失,万劫不复,鬼月姝要留他,她束手无策。

    温画无言,宿命如此,道不尽的无可奈何。

    “他的罪因我而起,就由我来偿还吧。”蓦地,一个轻柔的声音在这一方天地里回响。

    易岚竟也闯进了鬼月姝之中,她奔向宋翎所在的地方,而她全身已变得如羽mao般轻盈,洁白晶莹的灵光开始往四面八方悉数散去,散去了碧落的每一个角落,向每一个逝去的灵魂赎罪。

    温画心痛之极却无法阻止她。

    与此同时,桎梏宋翎魂魄的枷锁被解开释放,他的灵魂被洗净,易岚的仙灵伴在他身边,两者相依相偎,不离不弃。

    没有了碧禅溪仙气的抵消,鬼月姝可怕的黑芒如一条张着血盆大口的黑龙朝他二人扑去,温画立刻挡在了他们身前,鬼月姝的力量于她而言是治愈的力量,只会让她强大。

    然,她失策了,那黑芒穿X而过,狠狠冲撞她心房上的伤痕,那一击J乎致命!

    温画猛地呕出一口鲜血,那铺天盖地的鬼月姝力量还在冲向她,只听身后一个声音喝道:“鬼月姝退开!”

    鬼月姝陡然退缩,悄然散去。

    萧清流扶起温画道:“我们走。”

    萧清流一手扶着温画,一手迅速将宋翎易岚收进斩云剑中带出鬼月姝。

    随着他的离开,鬼月姝悄然之间收了所有力量,静默地将自己重新锁回了菩提圣光宝塔之内。

    ......

    苍松秀木,清风徐徐。

    这里曾是宋翎和易岚相守的地方。

    温画带他们回了家。

    得知鬼月姝中发生的一切后,三位长者尽管阅尽沧桑,然而面对那两个苦命的孩子,能做的只剩下嗟叹与伤感。

    泊岸上神小心翼翼地将易岚的仙灵护在掌心,眉目间还如从前那般欢天喜地不知愁,他松快道:“岚儿出生在碧禅溪,虽然受了重创,好在鬼月姝把她的仙灵缝合了,只要仙灵不受损,她就永生不死,这回不过是灵气散尽罢了,待我将她带回碧禅溪圣地,让溪水静养,不出J千年,这小丫头肯定又活蹦乱跳了。”

    宋翎依旧虚弱,哑声道:“上神,岚儿就拜托你了。”

    “小子,你放心吧。”泊岸上神开心地点点头,乘风纵云而去。

    谢天官对宋翎道:“易岚仙子已用碧禅溪的灵气替你赎清了罪孽,你随我去凡尘轮回转世吧,待你修尽千世功德时,就是你与易岚仙子相见之时。”

    宋翎无声地点点头,随后走到宋老仙君面前,跪下道:“祖母,对不起,是孙儿不孝。”

    老仙君颤巍巍也跪下去扶他,可触碰到的却是他虚幻的灵魂,不由悲从中来,老泪纵横:“是祖母不对,如果祖母早日发现那人的Y谋,你就不会一错再错,岚儿也不会受那么多苦......是祖母老糊涂啊。”

    老仙君哀恸不已,从前那个精神奕奕、满面红光的老人已经不复存在了,她失去了最ai的孩子,深沉的痛楚与自责令她一下子苍老了许多,十万岁高寿的老仙君终于走上了她真正的风烛残年。

    宋翎跪在祖母面前,感受到老人的哀伤,可他什么都做不了。

    谢天官拍拍老仙君的肩膀道:“你也得打起精神来,莲洲还需要你坐持,将来两个孩子回来,你可要给他们重新主持一次婚礼啊。”

    宋老仙君浑浊的眼闪烁出一丝希望的微光,她擦了擦泪,哽咽着道:“说的对,说得对,阿翎,你放心去,莲洲有祖母在,这里永远是你和岚儿的家,祖母在这里等着你们回来。”

    宋翎点点头,最后一次给宋老仙君磕了一次头,随着谢天官踏上了寂静的轮回之路。

    松林里只剩下宋老仙君和温画。

    宋老仙君拄着拐杖一步一步沉沉走到温画面前,弯膝就要跪下:“温画神君今日大恩,老身没齿难忘,还请神君受老身一拜。”

    温画连忙扶住她道:“老仙君大礼,晚辈怎敢受得,若说恩情,是温画承过老仙君大恩,如今不过是还了老仙君的恩情罢了。”

    宋老仙君有些疑H:“老身何时......”

    “当年晚辈曾有幸得老仙君庇护才免遭祸事,老仙君一生行善无数,许是不记得了,前辈不必挂怀,如今宋翎神君与易岚仙子都不在身边,还请老仙君务必善自珍重。”温画握着斩云的剑柄,手已控制不住颤抖,她无力地笑了笑,转身离去。

    老仙君想追上去问个清楚,怀中忽然掉出一包东西,里面一颗颗圆润的蜜珍珠滚了出来,老仙君怔了怔,想起之前曾有个小仙向她拜寿,如今想想正是男儿装的温画。

    蜜珍珠勾起了J许回忆,老仙君心头一震,匆忙跟上去,却只见到一名竹衫的俊美青年将温画抱在怀中,两人的身影一起消失在松林之中。

    ******

    莲洲,热闹的街道上,迎面走来两匹神骏的马儿,马上坐着得意洋洋的两人,一个是红衣如火的妖界皇子段无双,另一个是同样红裙绯艳的柳铃儿。

    两人的马儿并排缓缓走着,两边的街道上聚集了上百名仙士,他们的目光掺杂了浓烈的恨意,只盯着那个被捆仙链拴着双手,跌跌撞撞被两匹马拖在身后走的人。

    那人衣衫褴褛,依稀能看出是一名nv子,她容貌尽毁,可怖之极,全身的修为被鞭笞殆尽,J乎没有一丝活气,正是湛瑶。

    围观游口行的所有仙士无一不是被湛瑶夺去亲人的仙者。

    他们拿着手中的武器,疯狂地报F着这个仇人,直到湛瑶被折磨地还剩一口气时,柳铃儿再倒些仙露将她的命吊着。

    游口行的队伍从莲洲十里长街的这头排到那头。

    湛瑶无数次chou搐着含糊不清地似乎在请求柳铃儿赐她一个痛快,柳铃儿却笑盈盈道:“让你痛快,我就不痛快了,世间哪有这么便宜的事,你作恶多端,自有惩罚,天道轮回不是么?”

    待看到湛瑶仅剩的一只眼露出绝望的神Se时,柳铃儿才哼着歌儿回到自己的马上,歪着头对段无双道:“过J日去你们妖界再游口行一次如何?”

    段无双赞许地望着她,眼里是毫不掩饰的ai慕:“铃儿,你随我回妖界做我的皇妃如何?”

    柳铃儿嗤笑一声,把玩着自己的纤纤玉指,睨着他道:“你们妖界不是不欢迎我们魅灵么?”

    “本皇子喜欢你,谁敢说不?”

    柳铃儿勾唇一笑:“本姑娘蛇蝎心肠,怕你喜欢不起!”

    段无双大笑道:“本皇子心狠手辣,你我天生一对!”( 就ai网)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