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武侠小说 > 师徒虐渣日常 > 第25章 奈何情深

第25章 奈何情深

推荐阅读:系统不让崩人设(快穿)邪恶一生(邪圣之异世逍遥游 风流剑圣无限之旅)(修真)喷你一脸仙露水快穿之炮灰逆袭记鹿鼎雄风绝世风流剑神一个退伍军人的绝密档案(绝密档案之长生不老)史上最牛轮回含桃重生听说我是女主角

    宋翎亲手将易岚的美人P从湛瑶的身T剥离,湛瑶嘶声痛叫,却反抗不得,最后只能急急喘着气,喉咙里发出困兽般的嘶嘶声,一身华裳兜不住她满身的破败和腐烂。

    出人意料的是湛瑶的脸仍旧完好无损,不过并不是易岚那张绝美无双的脸。

    段无双怔怔看着湛瑶,不可置信道:“三皇嫂?”

    柳铃儿瑶鼻一哼,冷笑道:“别认错了,她可不是水悠莲,她不过是戴着水悠莲的脸P罢了。”

    湛瑶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呼吸着腐烂着,她抬起头来,灰败的眼死死锁在宋翎的背影上。

    “你从什么时候知道我不是易岚的?”她大声问道,原本娇美的声音粗噶地可怕,像一匹精美的布帛被人用利刃划开撕裂。

    宋翎顿住脚步,微微侧首,清俊的脸上依旧是那温润的微笑:“从成亲当日,我便知道与我成亲的那个人不是岚儿。”

    湛瑶不甘心:“我夺了她半颗仙灵,戴着她的脸,不论从脸还是气息,你都不可能认出我。”

    闻言,宋翎定定将她望着,眸光一敛,只余冰冷:“因为你不是她。”

    湛瑶惨然一笑,难怪成亲当日她满腹期待地能与她心ai的男人百年好合,可是揭开红纱的刹那,她夫君眼底的光瞬间黯然,像堕落在黑暗的尽头,无穷无尽,从此她独守空房,他冷淡疏离,她从不知自己步步为营棋错何着,原来她从一开始就错了。

    她不是她,多大的讽刺!她在他眼里从来就是个笑话!

    “我不信!”她凄然地看着他,狼狈着质问着:“既然你知道我不是易岚,为什么还要留我在身边?”

    宋翎捧着手心里的小小仙灵,目光中满怀着她曾经奢望的怜惜与温柔:“因为我发现你也并非一无是处,留着你,你自然会拼命保全岚儿的仙灵和容貌,她的东西应该得到最好的照顾。”

    湛瑶浑身颤抖着,心一寸寸凉到底,断成两截,她心念的檀郎宋翎,她一见钟情误终生的夫君,她为了他甚至放弃了自己,可最终这个男人满腹柔情缱绻全是为了那个nv人。

    易岚!

    这两个字是她湛瑶一生的魔障啊!

    湛瑶冷笑了起来,直到仰天狂笑了起来,泪水成行,痴情落空化作腥红恨意,她撑着*的身T,笑地狠毒:“宋翎啊宋翎,你留我至今不过是为了易岚,但你永远也见不到她了!早在当初我割了她的脸,剖了她的心,她就死了,你手中的半副仙灵又有何用,她不可能活过来!”

    她尖锐恶毒的声音满殿回荡,淬了毒一般令人心生惧意。

    宋老仙君怒不可遏,X中化出汹涌的怒火,她是有多昏庸,这么些年,她竟全然不知自己ai重的两个孩子被这个nv人摧毁至此!

    “你这个恶毒的nv子,为何要这般害我的岚儿!”

    湛瑶笑了,笑得无比快意,可那得意的笑凝在唇边化作一丝惊惧的疑H,因为她看到宋翎也笑了,无声无息地笑了。

    她惊慌起来,她最后的筹M难道......

    “啧啧啧,这场戏着实精彩,”一个红衣绯艳的身影走上殿前,眸光轻快地掠过湛瑶,朝殿内所有人道:“呐,我有个东西想请大家帮忙看看。”

    柳铃儿轻盈地一旋身,蝴蝶似的飘到湛瑶身边在她耳边道:“这件东西可是你的宝贝,你肯定认得。”

    她扬手一挥,袖云招展,一只黑沉沉的柜子静静立在了大殿之上。

    渡摩山擎天巨木制成的柜子,那是个坚不可摧的牢笼,从头至尾捆着数十根捆仙链,其上还有三把玄铁巨锁,正是柳铃儿之前和温画密探的那座宅子里的柜子。

    湛瑶身子一颤,死死看向柳铃儿,眸光中的怨毒恨不得将她吞噬,柳铃儿扬眉一笑,毫不在意,朗声道:“当年易岚仙子遭逢巨难之后就被人锁在这柜中封印了起来。”

    宋老仙君踉跄着从椅子上站起,跌跌撞撞走向那柜子,对湛瑶喝道:“你将岚儿关在了这里?”

    湛瑶见自己最后的筹M被人夺了去,倒也不慌了,易岚被她锁在柜子里这么些年,早就不成样子了,碧禅溪仙子又如何,她和她,谁比谁更狼狈呢?

    泊岸上神一蹦一跳地从座上跳过来,拍了拍宋老仙君的肩膀,示意她冷静些,嬉笑的目光打量着这个柜子,见柜门上有两个幽暗的小洞,于是好奇地凑上去,贴着小洞往里一看,又哇地一声大叫退后了两步,眼神裹着锋芒看向湛瑶,慢条斯理道:“里面关着岚儿?我看未必吧,我们岚儿的眼睛又大又亮,里头那个东西嘛......”

    话落,他伸手弹出一道神力对着柜门劈去,直接将柜子劈出一个大洞,捆仙链与玄铁巨锁皆碎成万P,巨响之后,洞里传出一声惊恐的chou气声,泊岸上神道:“你还不出来!”

    只见一个浑身脏兮兮的瘦弱身影从那洞里爬了出来,怯懦又惊惶地跪在地上,一双小眼睛悄悄打量着四周,他在柜子里待得好好的,怎的突然被搬来了这个陌生的地方?

    湛瑶不可置信地冲过去尖叫着抓着那人的衣领,两眼发出骇人的光芒:“你是什么人!易岚呢!”

    汪德被眼前这个全身溃烂的nv人吓得J乎晕厥过去,泊岸上神用仙术将他拖了过来,和蔼问道:“你是何人?”

    “我,我叫汪德,是一个地精。”

    整座大殿上全是高阶仙者,眼前这位更是上神,汪德早被这场面惊呆了,趴在地上一不留神K裆处窸窸窣窣地泛起了CS,他竟是吓尿了。

    这场景诡异又滑稽,这幕戏唱到现在,围观众人已不知是该什么反应,只听“噗嗤”一声,站在柳铃儿身边的段无双,没绷住脸捧着肚子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我当柜子里关着的是什么东西......原来,原来是个地精......哈哈哈哈。”

    随着他肆无忌惮的大笑,众仙中年轻者纷纷也跟着大笑了起来,所有的笑都化作尖锐无情的嘲讽与憎恶。

    湛瑶挥起手爪猱身朝汪德扑过去,汪德惊慌失措地抱头躲避,宋老仙君拐杖狠狠朝湛瑶敲去,声如洪钟:“放肆!”

    那拐杖集中了老仙君三成仙力,湛瑶当场喷出一口漆黑的鲜血,狠狠chou搐了一下,动弹不得。

    不知何时,殿内静默,拂来一阵清风。

    那是碧禅溪的气息。

    湛瑶抬起头,额上的血流淌下来濡S了她的眼,眼前被那猩红的Se彩染得扭曲而诡异。

    她看到了,看到宋翎抱着一名裹着黑衣斗篷的少nv从后殿走了出来。

    只消一眼,她就知那少nv是谁!

    易岚......易岚还活着,不仅活着,活得GG净净,而她呢,她的身T在腐烂,心更是溃烂到底。

    她输了,输的一败涂地......

    那年莲洲的九天灯会,璀璨如星的灯火中,她和那黑衣的少年同时看中了一盏琉璃花灯。

    “既然姑娘喜欢,君子不夺人所ai,姑娘拿去吧。”少年俊美的面孔上是温润儒雅的笑,那笑容注定了她所有的一厢情愿。

    她心头悸动,却不甘示弱:“谁说只能君子让贤的,本姑娘喜欢的自己可以争取,喏,算我让给你的。”

    少年没再推辞,他接过花灯彬彬有礼地道了谢,转身离去。

    她悄然跟随,却见他亲手将那盏琉璃花灯送给了另一名粉衫少nv。

    粉衫少nv捧着灯巧笑嫣然,踮起脚尖在少年的脸孔上印下一吻。

    那夜的回忆刺伤了她的心,嫉妒的藤蔓网住了她,绝望与不甘终于在血Y里寂静爆发:

    宋翎啊宋翎,你好狠,你好狠!

    我不会放过你的,你所ai的,我所得不到的,我都会毁掉!

    湛瑶躺在地上,无声地笑了......

    ******

    宋翎怀中的少nv有着一头如枯槁的发,她依靠在宋翎X前,柔弱无力,宋翎是那样小心地抱着她,脚步轻柔,拢着少nv身子的手臂都不敢轻动一下,生怕她会碎似的。

    少nv周身罩着黑衫,气息G净地如碧海晴空,宋翎抱着她走到老仙君面前,那少nv稍稍抬起头,所有人看不清她的脸,却在那惊鸿一瞥间看到了她的眼睛,那双眼纯粹无暇,清澈动人,仿若囊括了世间美好的一切。

    少nv对宋老仙君低声开口,声音清而悦耳:“祖母。”

    老仙君颤抖着用手轻轻触碰少nv的脸,可看了她斑驳的脸孔已知她遍T鳞伤,根本不敢碰她,不由老泪纵横:“岚儿,你是岚儿......孩子,你受了这般的苦楚,祖母却什么都不知道......”

    “祖母不要伤心,岚儿能再看到祖母已经很开心了。”易岚伸出枯瘦的手指轻轻拭去老仙君的眼泪。

    旁边的泊岸上神恶声恶气道:“你这孩子怎么学不会保护自己?”

    当年那个被他从碧禅溪里抱出来的粉雕玉琢的娃娃竟变成这般模样,泊岸上神一时心酸,鼻头跟个孩子似的红通通的了。

    易岚吃力地看向他歉疚道:“对不起上神。”

    泊岸上神别过脸去。

    宋翎低下头,薄唇亲亲易岚的前额,然后抱着她在宋老仙君面前屈膝跪下,在所有人震惊的眼神中,朗声恳求:“祖母,泊岸上神,宋翎有一事相求!”

    两位老人心知他有大事相求,对视一眼道:“你说吧。”

    宋翎拥着易岚,静静道:“岚儿如今的身T已撑不过J个时辰,我不能失去她,我想用鬼月姝之力救她一命!”

    “鬼月姝为盘古父神的神力衍化而来,神力有再生之力,虽然它戾气深重,但岚儿是碧禅溪至纯仙灵,两者正好可以相抵,这是唯一可以救活岚儿的方法!”

    大殿之上,菩提圣光宝塔明珠闪烁,天罗秘钥静谧生辉,这时,在场的人仿佛才想起这两件宝物背后封印着的究竟是什么?

    是那遇神杀神,遇佛弑佛的亘古戾器鬼月姝!

    重启鬼月姝,预示着违反天道,万年前围剿鬼月姝大战损失惨重,碧落元气经万年才恢复过来,无法承受第二次。

    宋翎向两位长者磕了一个头道:“宋翎自知此事事关重大,所以在碧落众仙神面前向二位恳请。”

    “翎哥哥,你不需要这样做的,你已经尽力了,开启鬼月姝是何等大事,不能因为我一个人连累整个洪荒,能活到现在,在你身边,岚儿知足了。”

    易岚虚弱地倚靠在宋翎身边,轻声哀求,宋翎握着她的手指放在唇边亲吻,安抚道:“我这么做自然有我的把握,岚儿,你放心,我定会救你。”

    易岚无声垂泪。

    泊岸上神与宋老仙君商议了一会儿,泊岸上神难得摆出身为一名上神的威严,目视着整座蓝乾殿,郑重其事道:“今日为救碧禅溪的易岚仙子,本座决定暂时撤印鬼月姝,一旦救回易岚仙子,便重新封印鬼月姝,本座以神格担保,绝不S用鬼月姝之力,绝不让其再危害洪荒!”

    宋老仙君道:“倘若出现任何差错,一切后果由我莲洲晴湖世家一力承担!”

    “众仙以为如何?”

    殿上一P沉寂,这件事的后果不是所有仙都担得起的!

    第一个走出来表明态度的是天墉的墨柯长老,天墉城在大是大非之上一向公S分明地厉害,墨柯走出来,拱手道:“碧禅溪为我仙族至善之辈,救易岚仙子,我天墉城无异议。”

    星野宗的华飞尘不在,只得怀穆表态,湛瑶残害碧禅溪甚至残害仙妖两界无数nv子X命的事,星野宗难逃其责,这等时刻,怀穆真人立刻走出向泊岸上神道:“星野宗无异议。”

    宋老仙君看向霍云姬道:“霍神nv,天罗秘钥原归你所有,事情发展至今,你我都所托非人,那天罗秘钥,神nv意下该如何?”

    霍云姬面Se如常,走上前,无任何赘言道:“我合墟洞府无异议。”她扫了眼如一团破布躺在地上的湛瑶,心中冷冽如霜,唇边凝出一点嘲讽的笑意,她这个nv儿汲汲营营了这么多年,到头来还不是平白做了她人嫁裳。

    她霍云姬的nv人怎的如此窝囊!从今往后,只当没有这个nv儿吧。

    收回视线,霍云姬走回自己的位子上开始以后的筹谋。

    即便碧落三大仙门已表态,其余小仙还是不敢做出决定。

    正迟疑间,只听天际之外传来一声爽朗的大笑:“呵呵呵,宋老仙君,您的大寿本官来迟了!”

    只见千里之外,一名白须官袍的老者刹那间纵云进了殿内。

    竟是天帝陛下御前天官谢流年!

    在场仙神无不起身参拜,洪亮的声音在殿内回荡:“参见谢天官!”

    谢老儿精神矍铄,白胡委地,精锐的目光掠过殿内众人,来到宋老仙君面前,先与泊岸上神打了个招呼,才道:“老仙君不必多礼,本官早该向您老祝寿,可惜路上遇见一位尊驾,不得不被她拉着一道回三十三重天面见天帝陛下。”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本官给老仙君的寿礼都来不及准备,是以本官就借花献佛吧。”

    谢老儿说完狡黠一笑,在大殿上空道:“天帝陛下口谕,众仙神听令。”

    仙神聚在殿中,拱手躬身听命:

    “奉天帝陛下口谕,二十一重天莲洲晴湖世家撤印鬼月姝,为救碧禅溪仙族,无功无过,不计罪责,钦此!”

    口谕一下,宋老仙君面露喜Se,宋翎抱着易岚谢恩。

    谢老儿道:“天帝陛下还有一封谕旨,不过事出突然,本官怕赶不及,是以暂未领旨,先到一步颁布口谕,谕旨随后自会有人送到。”

    如此,撤印鬼月姝,没什么需要迟疑的了。

    末席处,萧清流和南铮站在暗处静静看着事态的发展,谢天官进来时的匆忙模样,萧清流看在眼里不由笑道:“画儿一定是半道上把这个老头截来的。”

    南铮道:“请来天帝口谕的人是温画神君?”

    萧清流点点头道:“她现在应该领了天帝圣旨在来的路上,我们也做些什么了。”

    南铮看了他一眼,心领神会。

    两人一道走进殿中,齐声道:“撤印鬼月姝一事,小仙无异议。”

    在他们两个的带动下,各路仙神纷纷站出来道:

    “隆翟山仙门无异议。”

    “千云岛仙众无异议。”

    “柏叶洲小仙无异议。”

    “......”

    “......”

    宋翎握着易岚的手悄悄收紧,望着心ai的人虚弱的脸,他终于敢升起希望,期盼一切的好转。

    父神盘古开天辟地之后,化天地万物,其中有戾器,吞噬天地之魔X,J融洪荒之戾气,为——鬼月姝。

    一万年前,鬼月姝现洪荒,剿杀,封印。

    一万年后,鬼月姝撤印,再现。

    泊岸上神,宋老仙君,谢天官分处三个紧要位置守在鬼月姝附近,筑起强大的仙障。

    待鬼月姝出封印后,暂时将它控制在自己可控制的范围之内。

    易岚则待在仙障之中,能受鬼月姝之力的人只有她,宋翎不得已只能守在仙障之外。

    天罗秘钥cha、进菩提圣光宝塔的机关之门,只听一声极轻的“咔嚓”声,空寂之处隐约传来梵境渺渺佛音,圣光宝塔的七层塔身开始异形挪位,塔顶的七颗明珠大放异彩。

    所有人屏息凝神等待着封印消失,等待着一万年前那亘古戾器的苏醒。

    佛音袅袅,那塔内有墨黑星芒一道道探出,气息微弱但饱含着强烈的暴戾与血腥,一瞬间已教修为低些的小仙承受不住,吐血昏迷。

    不少小仙为避免波及,匆忙退出殿外。

    但仅此而已。

    塔中的星芒时隐时现,像个刚出生的孩子好奇地想要窥视塔外的世界,它的威力却连万分之一都没有施展。

    除了上空那团黑雾之外,一切静谧而宁和。

    若非宋老仙君当年亲眼看到鬼月姝被封印,她J乎要相信圣光塔内根本没有鬼月姝的存在。

    不一会儿,大家开始S动起来,难道鬼月姝没被封印在内。

    宋翎一向沉静的眼内有些急躁,甚至是绝望,全身似一根紧绷的弦,仿佛下一刻就要崩溃。

    这一幕是谁都没有预料到的。

    泊岸上神,宋老仙君,谢老儿面Se肃然地注视着圣光塔。

    三人神识之间互相商议着。

    萧清流拧眉看着空中散发着七彩流光的圣光塔,心中暗道不妙,千算万算,这一步却在他和画儿的计划之外。

    封印的确解开了,但是鬼月姝尚在沉睡。

    而若要它苏醒还差了那样东西。

    宋翎道:“祖母,两位前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况?”

    三人商议最后,谢天官道:“鬼月姝现在尚在沉睡,若要等它发挥它的神力,必须等它苏醒。”

    宋翎急道:“那如何才能让它苏醒?”

    泊岸上神迟疑了一瞬道:“自古凶煞之器者,见血入封,血祭解封,若要鬼月姝苏醒,除非有人献祭。”

    谢天官又道:“更重要的是,不是所有人都可献祭,鬼月姝可C纵神魂,我们要利用鬼月姝救易岚,那献祭者的魂魄一旦被鬼月姝C纵伤害易岚,是我们所有人都阻止不得的事,是以献祭者必须是易岚仙子亲近之人。”

    泊岸上神提议道:“那么我献祭吧......我去和那鬼月姝玩玩也成。”

    谢天官摇摇头:“你和我是唯一可以暂时震住鬼月姝的人,你去献祭了,留下个烂摊子我收拾么。”

    泊岸上神闭上了嘴。

    宋老仙君平静道:“由我献祭吧,我已活了十万岁,活得够长了。”

    谢天官叹口气:“老仙君也不可,鬼月姝是亘古戾器,你不过仙君阶品,只怕入不得它的法眼。”

    那么选择只剩下一个人了。

    谢天官看着宋翎,静静道:“宋翎神君,你可愿献祭?”

    宋翎没有言语,漆黑的双瞳中凝视着法阵中易岚的身影,目光中闪烁着异样的光彩,是渴望,是不舍,是来之不易的希望,是难以割舍的眷恋。

    毫无迟疑地,宋翎缓步走进了法阵之中。

    宋老仙君颤声道:“阿翎,你......”老人终究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宋翎道:“祖母,今后请你帮我照顾好岚儿。”

    宋老仙君叹息一声道:“好。”

    法阵之中,易岚虚弱地昏睡着,宋翎来到她身边,抚摸着她颊边的发丝,柔声道:“岚儿,醒一醒,是我。”

    易岚吃力地睁开眼睛,低声道:“翎哥哥。”

    宋翎轻叹一声,将她揽进怀中。

    易岚猛地警醒过来,推着他道:“翎哥哥,这里是鬼月姝的法阵,你不可以进来,危险。”

    宋翎温柔地俯身将她抱紧,捧着她的脸道:“我不会有危险,我来陪你。”

    易岚心间陡然一颤,有一G不祥的预感萦绕而起,她不安地扑进他怀里。

    “对不起,我从前没有保护好你,才会让你受到这样的伤害,”他摸着她的发,在她耳侧哑声道:“从现在开始,你要好好活着,保重自己。”

    易岚茫然无措地看着他,心底慌得厉害,却不懂他为什么有这种令她害怕的神情,她急的快哭出来:“翎哥哥,你怎么了?”

    宋翎温柔一笑,垂首在她薄而苍白的唇上印下一吻。

    他放开她,仰首望着那光华流转的宝塔,忽的闭上眼睛,化身冲了进去,如石入水,极轻的一声呼啸之后,那漆黑的星芒之间有一道血Se波纹轻轻荡开。

    宋翎消失了。

    “翎哥哥!”易岚拼尽全力,凄厉大喊,她撑起摇摇Yu坠的身子,伸手去抓他的手,却只感受到他冰冷的衣角拂过了她的手指。

    易岚失魂落魄地望着自己空洞的指尖,她的唇上仿佛还能感知他的温柔触碰,她的身T还能感受到他的怀抱和温度。

    她无力地坐倒在地,冰凉的泪淌过枯槁般的脸,心口崩塌下一个大洞,血R淋漓,永远也无法填补,她捂着心,那里已痛到无法呼吸,良久,她只是静静坐着,仿佛能枯坐到地老天荒。

    法阵之外的三位长者按下悲痛的心情,默念仙咒神诀,抵御鬼月姝。

    而此时风云开始变Se,鬼月姝苏醒了。

    塔下的三丈方圆内回旋起浓墨般的云,无形的黑Se星芒开始在这窄小的空间内无限膨胀,像一位巨人在逐渐舒展他庞大的四肢,泊岸他们筑起的仙障毫无抵抗能力不断往后退却。

    突然,塔顶之中一道可怕的声音山呼海啸着俯冲而下,撕裂了那密集的云层,燃烧起漆黑剧烈的火焰蔓延了这一方天地。那条条黑气汹涌地喷薄开来,像出笼的猎豹奔腾着利爪凶猛地冲撞,撕扯,怒吼,咆哮!

    可就在他们碰到娇弱的易岚时,又化作轻柔的风,情人的手,轻轻抚摸着,关怀着她。

    易岚半跪在地上,磅礴的神力在她身边回荡着,她G瘪枯槁的肌肤开始剥离,血Y疾速流动着,像在瞬息间经历了无数次生老病死,紧接着一颗颗细瓷般光滑的莹光在她周身闪烁,碧禅溪纯净的仙力从她四肢百骸流溢出来,保护着她。

    曾经被湛瑶夺去的容貌与仙灵重新回到了她的身T,覆盖,重合,新生,焕发出新的生命力。

    那枯槁的发变得如子夜的黑缎,柔和美丽,流光溢彩。

    易岚重生了。

    法阵之外,湛瑶眼睁睁看着宋翎为了易岚冲进了圣光塔,血祭鬼月姝!

    她痛到极点,宋翎,我绝不会让你如愿!

    她摇晃着破败的身T,用尽最后的力气冲进法阵之中,这里是鬼月姝的法阵,靠近者死,但她不怕死,她什么都不怕,她失去了所有,如今再没有什么不能失去,包括她的命!

    即便如此,她也要易岚陪葬!

    她疯狂地笑着,此时的法阵是最紧要的时刻,经不起任何的冲击,她可以毁的不止易岚一个人。

    “呤”地一声清Y,蔚蓝Se的斩云剑被一条气状巨龙裹挟着呼啸而至,剑身周围汹涌澎湃的彰显了剑主人盛怒的杀气。

    蓝衣身影鬼魅一般出现在湛瑶面前,与湛瑶的脸仅一剑之隔。

    身后鬼月姝神力滔天,身前斩云剑杀气盈天,温画凌厉的双眸已惊怒到了极点,湛瑶心中大骇,慌忙向后退去。

    温画冷笑一声,蓝衣在狂风中凛冽翩飞,一手执剑将湛瑶步步紧B,她冰冷的声音震荡着湛瑶的耳膜,令她肝胆俱裂:“你屡次三番伤我至亲,我今日定让你生不如死!”

    湛瑶惊惧地瞪大了眼睛,下一刹剧痛挑断了她的舌根。

    长剑贯穿,见血封喉!

    她没死,却生不如死。( 就ai网)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