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武侠小说 > 师徒虐渣日常 > 第18章 莲洲寿宴(三)

第18章 莲洲寿宴(三)

推荐阅读:(修真)喷你一脸仙露水系统不让崩人设(快穿)鹿鼎雄风邪恶一生(邪圣之异世逍遥游 风流剑圣无限之旅)一个退伍军人的绝密档案(绝密档案之长生不老)快穿之炮灰逆袭记绝世风流剑神含桃史上最牛轮回重生听说我是女主角

    柜中掉下来的身影黏糊糊的一团,穿着一身银灰Se仙袍,四肢瘦弱如细柴,一脸的怯懦。

    温画疑H道:“你是谁?”

    那人看出温画修为极高,十分恭敬地俯首一揖道:“地精汪德拜见仙者。”

    地精等级极低,喜居Y暗处。

    “你怎么会在这柜中?”温画问他。

    汪德十分害怕,深陷的眼窝中两粒眼珠子转了转,惶恐道:“有人叫我待在这里,我就待在这里了。”

    这柜子里常年不见Y光,Y暗CS,实在是他颐养天年的好地方,除了这些年总有个nv人莫名其妙对着柜门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之外,他的生活对比其他地精来说简直是完美。

    温画似乎明白了什么,蹲下身注视着汪德畏缩的眼:“你住在这里多久了?”

    汪德认真地回道:“记不清了,有好J千年了。”

    “以前在这柜子里的人呢?”

    “我来的时候柜子里是空的。”

    “谁带你来的?”

    “我不能说。”

    汪德三缄其口。

    “呵呵呵呵......笑死我了,”柳铃儿笑得不能自已:“那个湛瑶一心以为自己囚禁着易岚,哪里想到囚禁着的是这个东西,我现在真的很想知道湛瑶知道这件事时她那张假脸上会是什么表情。”

    温画抿着唇也笑了,不论易岚人在哪里,这些年又为何失踪,只要不被湛瑶囚禁在这柜子里就是最好的结局。

    她现在更好奇的反而是那个将汪德放进来的人。

    汪德又爬回柜子里带着了,屋中一P狼藉,但温画不打算收拾,毕竟有一个人更怕湛瑶发现柜子的秘密,那个人不会让宅子出现异状的。

    两人出了那宅子,便见万里晴空之上紫云瑞气弥漫,有渺远颂歌传来,莲洲众仙齐齐躬身朝拜。

    温画摇着扇子道:“看这架势应该是天墉兰氏驾到了。”

    柳铃儿嗤笑一声:“你们仙神两界的都喜欢虚张声势。”她嘴上这么说,实际上却对这场盛会期待至极。

    温画晓得她小孩心X,带着她往晴湖世家的月蟾宫而去。

    天墉兰氏此番入莲洲,随行有一百名天墉紫衣仙者,据说是为抓捕天墉城罪人而来,为首的是两名长老会长老,以及俊美无俦的卫黎君兰握瑾。

    众人蜂拥而去一睹卫黎君风采,一时街头巷尾人头攒动,柳铃儿混入了人群撒欢跑,温画跟丢了她,正要去找,谁知身后有人突然扯住她的衣袖。

    温画下意识地捏了个法界,转过身去,迎面扑来对方浓烈的酒气,她皱了皱眉:“你......”

    那人摇摇晃晃似乎站不稳,手却紧紧揪住她的袖子,目光隔着额前的乱发看着她,举起手中的紫金葫芦,含糊道:“仙僚,这是你的东西么?”

    温画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不是。”说罢转身离去。

    那人站在原地,怔怔看着空落的手,轻轻低语:“这可是你说的。”

    ......

    宋老仙君的寿宴在三天后正式开始,因为碧落方天之南的J位上神尚未赶到,而又有不少贵宾已到,老仙君不好怠慢他们,所以为显地主之谊,以孙儿宋翎神君的名义开设晚宴,事先款待到场贵宾。

    诸位仙客之中,大家翘首以待的还是温画神君,只是她目前为止都尚未出现。

    数月前,有人曾见温画神君的斩云剑在人间现踪,其后碧落传闻,星野宗因S盗烈风将军灵骨一事与温画神君产生嫌隙,原本以为两者之间会有大战一场,谁知此事如雨水入江,无波无痕L。

    星野宗弟子是寥寥有幸得见温画神君之人,纷纷道其风采不可言说。

    但众人最最好奇的却是温画神君的一段风月轶事。

    戮海一战后,神君神踪杳然,近来偶然出现时,身边却总是跟着一名小仙,那小仙籍籍无名,长相却是极为俊美,神君与他总是双宿双栖,形影不离,日日缠绵一处。

    萧清流听到这些不由摸摸了自己的俊脸,这J句话中除了他长相的确极为俊美之外,其他一概不太真实啊,毕竟与画儿双宿双栖,日日缠绵乃是他正在奋斗中的梦想,并未实现之。

    谣言甚至也有说他是温画所心ai的面首,萧清流暗自窃喜。

    月蟾宫方圆广阔,湖光山Se都是宋翎仙君一手设计,浑然天成。

    萧清流惬意地坐在一处凉亭里赏景,晚宴即将开席,温画还没回来,他也不急,酌着小酒怡然自得。

    远处却有一行紫衣仙者往凉亭方向赶来,他们形容十分端谨,一看便是天墉兰氏的风范。

    兰握瑾并不在其列。

    项怀瑜拿了根C杆儿逗着旺财玩儿,偶然抬起头来却是浑身一颤,躲在了萧清流身后。

    萧清流见有一队紫衣仙士杀气腾腾走来,为首的仙者手中拿着一枚罗盘,那罗盘是天墉兰氏独有的追踪指引的法器。

    萧清流略作思量,已知他们或许是来抓捕项怀瑜的,于是堆起和善的微笑问道:“J位仙僚来此所为何事?”

    为首的那名紫衣仙者见萧清流不过仙士修为,倨傲道:“天墉兰氏例行公务而已,你如实说你身后那名nv子是谁?”

    萧清流看了眼瑟缩的项怀瑜,笑容更和蔼了:“这是舍M。”

    “你MM?”那仙者狐疑地望了眼罗盘上震颤不已的指针,他没见过项怀瑜,但罗盘绝不会出错,她肯定是项怀瑜!

    那仙者喝道:“你让开,让我们验证一下。”

    项怀瑜吓得J乎要跳起来,萧清流拍拍她的头,示意她不要怕,然后看着那J名紫衣仙者,目光和煦,循循善诱:“仙僚,你们怕是认错人了。”

    J名紫衣仙者对上他的目光,只觉那一双瞳仁漆黑如子夜,透着邪气,与他目光对上便有些头晕发胀,纷纷茫然,萧清流继续道:“你们认错人了。”

    紫衣仙者们点了点头:“我们认错人了,不是么?”

    萧清流想了想,忽而一笑:“你们要找的罪人在西南方,不过她死不悔改,并不愿意与你们回天墉,你们动用些蛮力才好。”

    J名仙者愣愣听着,十分听话地往西南方而去了。

    “仙僚这般做法似乎不太厚道,”一个十分儒雅的声音突然出现:“那西南方是螺山岛,是我们莲洲安排给合墟洞府贵客下榻之处,仙僚此番可是要挑起天墉与合墟洞府两家的纷争么?”

    萧清流转身看着一名黑衣青年走了过来,青年面貌温润儒雅,看着十分随和亲善,萧清流笑嘻嘻道:“小生行事向来不太厚道,还望宋翎神君不要见怪。”

    黑衣青年正是莲洲晴湖世家宋老仙君的孙儿——如今位列神君之位的宋翎。

    宋翎没有一丝不悦的样子,反而微微一笑,走过来彬彬有礼道:“来者是客,本君一向主随客便。”

    萧清流察觉他的意思,笑问道:“可万一此事真挑起天墉与合墟洞府两家纷争,怕是扰了宋老仙君的寿宴。”

    宋翎摇摇头,温和道:“无妨无妨,祖母年纪大了最喜欢看热闹。”

    萧清流不知这位温润无害的青年究竟是怎样的想法,但他似乎对天墉或者合墟洞府并无好感。

    “这位姑娘是......”宋翎亲和的目光落在萧清流背后的项怀瑜身上,项怀瑜抱着猫低着头不敢看他,拉着萧清流袖子的手,J不可觉地颤抖着。

    萧清流眼也不眨道:“她是我MM。舍M身T不好,敢问神君,不知莲洲可有让她静养的地方。”

    宋翎眸光一闪,做了个请的手势道:“自然有,两位请随我来。”

    在宋翎的带领下,萧清流和项怀瑜来到了莲洲一处叫湖心居的地方,莲洲依山傍水,湖心居正在一座湖中央,里头只养了头老G,安静又安全。

    宋翎道:“此处是祖母小憩时住的地方,令M在此处绝不会有人打扰。”

    项怀瑜见到那只正在晒太Y的老G,就乐不可支地奔过去了,萧清流示意旺财一眼,旺财虽然怕水,还是不情不愿地跟去了她身边。

    将项怀瑜妥善安置了,萧清流向宋翎道了谢。

    宋翎面容沉静如水:“方才在凉亭时,仙僚用的可是摄魂术?”

    “额,正是。”萧清流不打算藏拙。

    宋翎面上浮起完美无瑕的微笑:“洪荒之内,能施摄魂术者寥寥无J,能像阁下这般施地不着痕迹者更是屈指可数,阁下当真深藏不露。”

    萧清流小扇一打:“过奖过奖。”

    宋翎微笑颔首,不再多言:“那仙僚自便吧,晚宴在即,本君还要去打点一下。”

    萧清流还了礼,却听宋翎转身时低声道:“温画神君正在桃源庄,星野宗华上君似乎也在。”

    然后施施然离开了。

    萧清流听到华上君三个字,眉头不由自主地皱了起来,又是华飞尘,想到画儿又不得不和华飞尘虚与委蛇,萧清流便觉得不痛快。

    ******

    桃源庄

    隔着半条溪水,萧清流看着那掩映在桃花疏影中的温画以及......华飞尘。

    温画一袭男装,靠在一株桃树上面带微笑,华飞尘白衣飘飘,目光黏在温画身上,P刻不曾离开过。

    萧清流躲在对岸的巨石边看着,将面前的C地拔地光秃秃。

    也不知温画说了什么,华飞尘突然上前一步要握住温画的手,萧清流怒了差点没忍住冲出去,好在温画不着痕迹地避开了。

    华飞尘终于走了,萧清流飞身越过溪水,俊脸Y沉:“画儿,华飞尘又来纠缠你了么?”

    温画讶然道:“师父,你来多久了?”

    “有一会儿了。”萧清流气闷。

    温画嫣然道:“他来告诉我,他如今快要入化臻境了。”

    萧清流叹了一声痴人说梦,接着走到温画身边替她拂去鬓边与肩上的碎花瓣,语声轻柔:“以后不要单独和那人见面。”

    “为什么?”温画长眉轻挑:“你怕他伤害我?”

    萧清流正要说话,忽觉身后一道幽冷的气息靠近,心中一动,欺身一揽将温画抱进怀中,修长的手指轻轻勾勒着她的脸颊,温画没有抗拒,清眸浅浅似乎有些疑H。

    “师父,你在做什么?”温画没察觉他的异样,红唇轻启,优雅而诱人地一张一合。

    萧清流看到她柔N的泛着水光的舌尖,他目光一沉,竟透出了一丝隐隐约约的邪气,沉静许久的压抑,汹涌澎湃地撞击着他的理智,终于他哑声道:“画儿,我吃醋了。”

    他猛地低下头......

    华飞尘远远站在花影下,闻着那幽幽的桃花香,看着那漫天红云下旖旎相拥的身影,心口处泛起尖锐的恨意,那恨意苦涩疼痛,像磨砺后的尖石,在他的伤口上划开糊烂的血R。

    他匆匆驾云离去,燃烧爆裂的痛楚将一口甜腥送上喉间,华飞尘猛地将血吐出,一双眼血丝尽显示,周身的仙气剧烈浮沉,陡然间已消散了大半。

    他方才心境受激,之前被他强行送入上仙境的真元竟开始有自行毁损之势。

    如此下去,他不是死也会走火入魔。

    温画靠在萧清流怀中的模样还在疯狂纠缠在他脑海中,华飞尘恨声道:“萧清流......我会杀了你。”( 就ai网)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