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武侠小说 > 师徒虐渣日常 > 第12章 妖界

第12章 妖界

推荐阅读:绝世风流剑神快穿之炮灰逆袭记史上最牛轮回邪恶一生(邪圣之异世逍遥游 风流剑圣无限之旅)系统不让崩人设(快穿)(修真)喷你一脸仙露水鹿鼎雄风一个退伍军人的绝密档案(绝密档案之长生不老)含桃重生听说我是女主角

    兰握瑾失踪了,十有八口九和湛清有关,温画决定去找他。

    项怀瑜痴痴呆呆,腾不了云驾不了雾,萧清流一合计索X大家一块儿坐了马车去。

    揽月东来的门口停了两辆马车,一辆盖着葱花白N生生的车帘子,轻巧可ai,一辆雨过天青Se的罩子,沉稳大气,四匹拉车的小马个个雄赳赳气昂昂的,肩背上的两双翅膀扑闪了J下十分有力。

    禾岫身上还有伤,留他在揽月东来休息看家。

    南铮会追踪的功夫自告奋勇地要跟着去,柳铃儿听说温画是湛清的老仇人,吵着闹着要去看温画杀人。

    项怀瑜耍着小X子不情愿去,温画抓了旺财做诱饵,将她骗进了马车使了个法界困着。

    萧清流拉着温画的手刚坐上车,柳铃儿后头就跟上来了,一PG坐在温画旁边,挽着温画的手臂,下巴磕在她的肩上,大眼水汪汪的:“姐姐,我跟你坐一块儿好么?”

    温画欣然同意。

    萧清流脸都绿了,那是他的位子!

    柳铃儿得意洋洋得睨了他一眼,像是在炫耀,萧清流哼了一声不跟这小丫头一般见识。

    南铮驾着葱花白的马车走在前端,他追踪的本事已经出神入化,凭着兰握瑾留下的零星味道,一路追到了妖界的万石花城。

    万石花城离妖都有三百余里,地处妖界樊清河、泓江两大水系的汇流处,是个要塞,繁华不输妖都。

    马车在万石花城的上空停住了,要进入妖界对J人来说不难,只是他们身上的仙气神气太重,恐怕会过于引人注目。

    此番入城是找兰握瑾,自然是低调为好。

    萧清流决定就地找些材料,做出点妖怪味儿来给J人抹抹便好,柳铃儿不屑地摆摆手:“用不着那么麻烦,看我的。”

    说着跳出了马车,像只蝴蝶落在了下面的一座山里。

    柳铃儿是个没心没肺的,在山里走了一会儿想找个小妖杀了取点妖灵,心里却想起水悠莲的好。

    她是一只魅,魅在妖界是不受欢迎的,她觉得自己长得很美,可是偶然一次见到水悠莲的容貌后,便觉得水悠莲长得比她更美,她喜欢比自己厉害的人,所以一门心思要做水悠莲的MM。

    水悠莲喜欢别人说她美,对柳铃儿这只张口闭口喊她美人姐姐的魅很有好感,专门给她制了馥妖丸,吃了能长出妖怪的味道来。

    很长的一段时间,柳铃儿在妖界来去自如,直到那天她在外面晃久了,馥妖丸吃完了,她靠着一路杀妖取灵回到了妖都,谁知目睹了水悠莲的惨死,她心里很难过,难过自己再也看不到水悠莲的美貌了,也没人再给她馥妖丸吃了。

    想到这里,柳铃儿吸了吸鼻子,眼观四路,耳听八方,就听前面的林子里有个声音道:“遇见了爷,是你们的福气,快来给爷尝尝味儿。”

    柳铃儿提溜着裙摆走进去,就见C丛子里一对儿小妖抖抖索索匍匐在地上哭哭啼啼,人形化出来了,但头上长长的兔耳朵还没收好,一颤一颤的,想必是两只兔妖。

    一只穿的破破烂烂的狼妖,流着一嘴的哈喇子,张着血盆大口要吃那两只兔妖。

    柳铃儿想:是杀了那对兔妖呢,还是杀了这只恶心的狼妖。

    那狼妖见不知哪里杀出来个娇娇媚媚的小姑娘,一双眼幽幽地露出贪婪的光盯着她口L口露的小腿和足踝上,垂涎道:“哪来的这么美的小娘儿们,这么N的腿儿夹起来一定很爽......”

    但他的话没说完,就觉得眼前一花,剧痛还没上脑门,肚P已经“噗呲”一声被拉开了,脏腑一空,沉甸甸地被那美丽的小娘儿们用手扯了出来扔在了地上。

    狼妖的妖灵四散,柳铃儿将它们全收进手里,正寻思着要不要再杀了那对惊魂未定的兔妖,后头传来萧清流的声音:“铃儿,不许滥杀无辜。”

    柳铃儿不满地收了手,萧清流的话她不敢不听。

    萧清流走上前对那兔妖道:“走吧。”两只兔妖互相看了一眼,惊恐万状地逃了。

    柳铃儿盯着萧清流分外好看的侧颜,冷哼了一声,转身往马车走去。

    萧清流很强大,甚至比温画还要强大一点,但他的力量太G净,G净得让她惊悚,她不喜欢他,一点也不喜欢。

    萧清流回到了马车,柳铃儿正气呼呼地腻在温画身侧,洗G净的手玩弄着刚才那只狼妖的妖灵,他笑了笑不和这个小姑娘置气,不过也心惊于她的狠辣,让这么一只小小的蛇蝎美人跟在身边不知是好是坏。

    J人将妖灵分了分,当全身都是那狼妖的腥味儿时入了万石花城。

    妖界的妖皇效仿人间的皇帝治世,所以万石花城里茶坊、酒肆、Y铺分街林立,银号、商行、客栈比比皆是,数丈宽的街道上全是人挤人,车水马龙十分的热闹,若非路上来来往往的妖们不是后头露了尾巴,就是脑袋长了触角,还真有J分人间烟火气。

    妖,以能化人形为荣,且一生只能幻化一种人形,化出的P囊越周正,妖力越上乘。

    两辆马车停在一家名叫“妄妖”的客栈前。

    马车气度不凡,叫人看不出深浅,客栈的掌柜是只蟹妖,妖力平平所以即便化成了人形,那蟹壳子也没能收进去,横在背上显得有些滑稽。

    蟹掌柜挥着大鳌正了正自己的帽子,堆了一脸的笑走出来道:“贵客远道而来,小店蓬荜生辉啊。”

    葱花白的车上跳下来个唇红齿白的少年,他掀开帘子,里头出来个姑娘,那姑娘秀丽冷艳,令人惊叹,只是不知为何一双眼呆呆傻傻的,她手里还抱了只死气沉沉的猫。

    蟹掌柜看了那姑娘的脸,悄悄chou了口气。

    又见后头那辆天青Se马车里走下来个红衣裳的小姑娘,长得更是灵动娇美,蟹掌柜那口气chou的更响了。

    那红衣裳的小姑娘人美声音也甜,向着车里道:“爹娘,快下来吧,我们到了。”

    车里下来个佝偻着背,捋着白胡子,精神矍铄的老头,他笑眯眯地环视了下周遭道:“想不到万石花城这般热闹。”

    温画顺了顺脸上的褶子,扶着老头儿的手,轻笑道:“师父,声音还得再扮地老些。”

    萧清流咳了J声,一副老态龙钟的模样,低下头去却笑嘻嘻道:“是,夫人。”

    这一对老夫Q正是萧清流和温画所扮,温画思量过,兰握瑾碰上什么状况他们也不清楚,还是先掩人耳目的好。

    蟹掌柜凑上来道:“J位贵客,可是住店?”他一双眼滴溜溜直转,在柳铃儿身上眼珠子差点转得飞出来。

    柳铃儿晓得自己漂亮,也不吝惜显示自己娇柔的身段,身子状似不经意地盈盈一转,蝴蝶儿似的裙摆转出一朵风流蕴藉的花,微微上翘的长睫mao轻轻送出一点秋波,嫣然一笑,差点勾了一众男妖的魂。

    那蟹掌柜脸Se一变,咕哝了一句没说出来。

    南铮走上前递给对蟹掌柜一把金锞子道:“我家老爷夫人还有小姐要在这儿住J天,你们快些安排J间上房出来。”

    蟹掌柜捂着金锞子眉开眼笑,殷勤地带人进店道:“贵客请进,上房小店有的是。”

    一行人跟着蟹掌柜进去了,项怀瑜落在后头被进出的人群挤去了一边儿,差点摔倒,一个F人伸手扶了她一把,和蔼笑道:“好俊的姑娘。”

    项怀瑜没吱声,F人以为她天X不ai说话,又问道:“你家人呢?”

    她靠得太近,项怀瑜瑟缩了一下,下意识地搂紧了旺财,旺财眯着眼盯了那F人一眼,F人收回手笑着走了。

    项怀瑜无神的眼眨了眨,微微泛起了亮Se。

    南铮发现她落单了,走出来牵她进去。

    虽说是还没到用饭的时辰,但妄妖里已经坐满了妖,男男nvnv老老少少,都像模像样地穿着人的衣裳,像模像样地用酒杯筷子喝水吃饭。

    不过nv客很少,零星的J个都是歪脸儿斜嘴的,不经看。

    小二将温画一行的行李搬上楼,蟹老板则引着他们在一个桌边坐下,伙计沏了一壶好茶送了上来。

    谁知J人刚入座,就有无数道目光“刷刷刷”飞过来,那眼神跟看怪物似的,目光被聚集最多的是柳铃儿和项怀瑜。

    项怀瑜呆呆的,对那些目光浑不在意,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旺财的mao,旺财被她摸得生无可恋。

    柳铃儿却忍不住要生气,她知道自己长得漂亮可ai,谁都忍不住盯着她的脸蛋瞧,原本还有J番喜滋滋的,可是渐渐就觉出些古怪来,好像她脸上长了花儿似的。

    柳铃儿娇喝道:“看什么看,没见过漂亮姑娘么?”

    那些目光收回去了,可是又从某个不知名的角落里幽幽地探过来,打量着,评论着,叫柳铃儿坐立不安,很想大开杀戒。

    温画一进来便察觉不对,与萧清流J换了下眼神,两人不动声Se。

    不久,细细的议论声传来过来。

    一名茶客道:“光天化日的连面纱都不带,这两个姑娘不要命了么?”

    另一个茶客十分赞同道:“就是啊,前一阵子那三皇子妃不就是因为长得漂亮,被人剥了P么,啧啧啧,三皇子殿下当场就被吓疯了......”

    “唉,惨啊惨啊,我记得三皇子妃还是咱们妖界第一美人呢。”

    “美人儿又怎么了,那邪物最ai抓的就是美人啊。”

    那J个声音渐次低下去,忽而在另一个角落响起:“三皇子妃我没见过,但这两个姑娘太招人了,你看那小脸儿那身段儿,要是被那邪物瞧见,那还得了。”

    “唉,人家的闲事咱们别掺和了,小心那邪物就在附近蹲着哪......”

    这边的饭桌上饭菜已经端上来了,妖界的食物吃起来别有一番风味,可惜众人吃惯了萧清流的厨艺,颇有些食不知味。

    勉强用了些饭,萧清流朝蟹掌柜招了招手,在他的大鳌上放了两个金锞子道:“掌柜,我们从陇平来,头一回来大城,有许多东西不懂,掌柜提点提点吧。”

    蟹掌柜掂了掂金锞子,一双眼亮晶晶的:“原来老大人是从陇平来的,难怪,难怪。”

    他说着目光在柳铃儿项怀瑜的脸上掠了掠,压低声音道:“老大人,快让您家的两位小姐把面纱戴上,或者在脸上动些手脚,两位小姐花容月貌很容易被盯上的。”

    萧清流用沧桑的声音道:“这又是为何啊?”

    蟹掌柜想了想,挤到了他们桌边,悄悄道:“你们从陇平来可能不知道,万石花来了个专吃美人P的邪物,它最喜欢美人,半年前,好J个漂亮姑娘被它当街剥了P,血R淋漓,那叫一个惨哦。”

    蟹掌柜说到这里似乎回忆起当时的惨状,蟹壳子一个劲儿抖。

    剥美人P的手法和湛清杀死水悠莲的手法倒是一样,但湛清身高八尺,有着一副英俊潇洒的好P囊,和邪物却是不搭边儿的,温画悠悠喝了口茶问道:“那邪物长得什么样子,万石花没人抓他么?”

    蟹掌柜叹了口气为难道:“老夫人,您是不知道,那邪物来去如风,谁都不知道长什么模样,哦,前J天咱们守城大人特地请了仙界天墉的一位上仙帮忙捉怪,那上仙前天夜里头出去了就再也没回来,大家伙都猜那怪物上仙虽是个男仙可长得实在俊俏,比nv子还俊,怕是也被那怪物剥P了。”

    温画放下茶杯,知道这小哥说的就是兰握瑾了。

    柳铃儿知道那邪物就是湛清,满不在乎道:“哼,我才不怕,他要是敢来,我先扒了他的P!”

    蟹掌柜从怀里掏出个小匣子,贴心地递给柳铃儿:“小姑娘别说大话,那邪物最喜欢你这样鲜N貌美的,这是墨汁儿,涂脸上当麻子,这样就那邪物就不会抓你了。”

    柳铃儿撇撇头嫌弃道:“我才不要这个。”

    又兴致BB地拿根筷子往项怀瑜脸上点去,项怀瑜不躲不闪,任由她将她涂成大花脸。

    ******

    万石花有剥美人P的邪物,萧清流不怕,温画也不怕,项怀瑜不知道什么叫怕,柳铃儿兴致BB地等着湛清来找她,她好跟他打一架。

    真正怕的只有南铮一个人了,他抱着旺财默默地蹲在角落里,虔诚地给自己点了满脸麻子。

    入夜的妖界,入夜的万石花,入夜的妄妖客栈,别有一番静谧的美。

    温画靠在萧清流的肩上眼P直打架,于是站起来去铺床,打算睡觉,萧清流叽歪了一会儿也想睡床上,但是柳铃儿飞也似的跑进来要和温画挤一块儿,萧清流眼睛有泪地去隔壁了。

    子夜,一轮弯月移到了西边儿,洒了J点冷清的光。

    安安静静睡床头的项怀瑜直挺挺地坐了起来,眼睛向黑暗的四周看了看,房里只有她一个人,从怀里拿出了一根香,那香只有半寸来长,是被人中途掐断儿的。

    抱着那根香,项怀瑜痴痴呆呆的脸上缓缓淌下一行泪。

    门“吱吱嘎嘎”响了下,又不响了,过了会儿,一个纤细的身影悄悄从缝里挤了出来。

    那身影迅速地跳进风里,一路跌跌撞撞地穿街过巷,然后走到一个人面前:“我哥哥呢?”

    那人不说话。

    一道轻柔而娇美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哟,今天这货还不错,是个仙,模样也出挑。”

    项怀瑜打了个冷战,回过身,还没看清对方的样子,一个冷光法界直接窜上脑门,剧痛袭来,她晕了过去。( 就ai网)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