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武侠小说 > 师徒虐渣日常 > 第8章 项怀瑜

第8章 项怀瑜

推荐阅读:邪恶一生(邪圣之异世逍遥游 风流剑圣无限之旅)快穿之炮灰逆袭记系统不让崩人设(快穿)(修真)喷你一脸仙露水绝世风流剑神鹿鼎雄风一个退伍军人的绝密档案(绝密档案之长生不老)史上最牛轮回含桃重生听说我是女主角

    揽月东来的气氛微妙地紧。

    南铮、禾岫十分乖觉,纷纷上那猎仙的桌子问菜,剑拔弩张的气氛被萧清流的饭菜香灭了个G净,那J个猎仙想是饿得狠了,珍馐佳肴甫一端上便狼吞虎咽了起来。

    寿桃老星捏着胡子不客气地评价:“牛嚼牡丹!”

    萧清流乐呵呵地捧了壶醉芍Y走过去道:“老星,消消气,这壶可是我存了五百多年的佳酿,您拿回去尝尝。”

    老星将醉芍Y往怀里一揣,乐得合不拢嘴,他的孙儿兮泓忽闪忽闪着一双大眼道:“大哥哥,你就是那位怪刀大仙么?”

    萧清流向他眨眨眼道:“是啊,我不像么?”

    谁知兮泓捏着一块桃花糕,蹦起来气呼呼道:“你骗小孩子!爷爷说怪刀大仙是个和他一样奇怪的糟老头儿,胡子有八十寸长,每天都在发脾气,晴天发脾气,雨天发脾气,Y天更要发脾气......”

    寿桃老星慌里慌忙去捂孙子的嘴,朝面Se抑郁的萧清流G笑道:“大仙莫怪,童言无忌,童言无忌,呵呵呵......”

    “怎么童言无忌了?”温画悠悠走过了,斜斜睨了一眼一脸窘Se的萧清流,笑盈盈道:“谁让你定下那些古怪规矩,又叫怪刀大仙来的,这可怪不得外人传你是这副模样了。”

    兮泓揪着温画的一点裙摆摇了摇,脆生生道:“姐姐真漂亮,姐姐是怪刀大仙的娘子么?”

    寿桃老星将温画打量了一番似乎想到了什么,脸Se一变,抱着小孙儿并那壶醉芍Y作了个揖,歉然道:“温......仙僚莫怪,童言无忌啊。”

    说罢腾了云灰溜溜地远去了,隔着云端还能听见他战战兢兢的声音在呵斥兮泓:“小祖宗喂,你怎么什么话都乱说,你可知那位是神君是何人......”

    温画往萧清流边上一坐,一手托腮,懒懒道:“师父,看来你怪刀大仙这个怪字是坐实的了。”

    萧清流扇柄敲了敲额头,无奈笑道:“还不是你大师兄搞出来的名头,我算是给他背锅了。”

    “大师兄?”温画诧然。

    说道这位大师兄,就是萧清流的大徒弟,青麓山的首席弟子,如今的雷神——尹歌。

    温画的印象中尹歌作为大师兄,严肃清正,比萧清流这个师父还稳重J分,不过他作风磊落和“怪”字却是不沾边的。

    萧清流闲暇时得了本上古的食谱,捣鼓了一阵摸索出趣味教给当时还小的尹歌,谁知尹歌学着学着便出师了,开了揽月东来还得了厨神的称号。

    后来尹歌成了雷神,晴天要打个霹雳,雨天需过一遭雷霆,Y天得雷声轰隆吓一吓底下作孽的妖魔鬼怪,于是便不得空在揽月东来常驻,萧清流这个做师父的义不容辞走马上任了。

    他二人轮流掌厨,反正厨艺都上乘,至今无人发现。

    “那天帝仙宴上撂摊子的那位是师父还是大师兄?”

    萧清流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道:“那天恰好是画儿你拜入青麓山的日子,为师等不及要见你,所以就找了个借口。”

    温画依稀记得,当初她拜入青麓山时,恰巧是天帝的群仙宴,她一直以为萧清流对她是一见钟情,可如今看来,师父仿佛从很久以前就......

    神思恍惚间,只听隔壁桌的重刃揪着禾岫,嚷嚷道:“偌大的揽月东来,就是这般待客的么?那老星倒是得了壶醉芍Y,我们兄弟在这这么久了却连酒影子都看不到,小子,看不起我们猎仙是么?”

    禾岫平日见的神仙大多仰慕怪刀大仙厨艺而来,个个都客客气气的,哪里有他们J个这般凶神恶煞,登时涨红着脸结结巴巴道:“我,我......”

    南铮端了菜过来,见他们如此欺负禾岫,忍不住道:“那醉芍Y是给有身份有教养的客人的,至于那些没身份没教养的可喝不起!”

    一名叫弘元的猎仙呵呵冷笑:“小子,看你不过小小仙士,是不是想上猎仙榜了?”

    上了猎仙榜,就是猎物,除非G掉对方,否则每日便是疲于奔命了。

    “上猎仙榜又如何,小爷我不怕?”

    南铮到底年少,经不起激将法,萧清流摇摇头走上前,微笑道:“J位仙僚,南铮还小,不必跟他一般见识,这J日我新酿了一种酒,拿出来给诸位尝个鲜可好?”

    一名年长的猎仙沉沉看了萧清流一眼,知这位怪刀大仙修为极深,是个不可得罪的人物,忙拱手一揖道:“那就多谢大仙了,我这J个兄弟不懂事,还请大仙海涵。”

    萧清流还了礼,笑眯眯地朝南铮禾岫招招手往后殿去了。

    温画倚在窗边看着那J名猎仙,实在想不通仙界怎么出了这般的人物,想必是那惜花楼之类的组织太多了,才叫这些三教九流混进来了,扰了仙界清净,看来是时候取缔取缔了。

    这时,一直乖乖卧在温画怀中的旺财突然轻轻巧巧跳下她的膝头,踩着小步子晃到了另一桌的黑衣nv子脚边,又是蹭又是喵喵叫。

    nv子注意到它,俯下身将它抱起来放在桌上,手里拿了条珍珠白的小鱼G逗引道:“这个喜欢吃么?”

    旺财叼了小鱼G喵呜喵呜地吃起来。

    黑衣nv子抚了抚旺财的脑袋,抬眸朝温画看了一眼,露出个灵黠的笑意。

    温画心念一动,端了盘花生挪了过去:“仙僚介意我坐在此处么?”

    黑衣nv子做了个请的手势,落落大方:“小仙项怀瑜,能与温画神君同桌是小仙的荣幸。”

    温画落座稀奇道:“仙僚认得我?”

    项怀瑜爽朗一笑:“神君在我惜花楼里训诫星野宗两名弟子一事,碧落可是周知了。”

    “原来你就是惜花楼的主人,既然有了惜花楼这般的好去处,为何要当个猎仙?”

    “凡人有句话,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仙神也是一样的,有好处的事我为什么不做?”项怀瑜说着长长的睫mao垂下,掩去了一丝极淡的凄楚之意。

    温画对她的言辞不可置否,淡淡反问:“那么,项姑娘此番是为兽灵而来了?”温画瞥了眼在小盘子里吃地正香的旺财。

    项怀瑜也不掩饰自己的目的,揪揪旺财的耳朵道:“极品兽灵,万年难遇,我怎么会错过呢?”言谈间对旺财势在必得。

    “项姑娘可知,当初惜花楼擅收本君烈风大将的仙灵,这笔账本君还不曾向惜花楼算过。”

    项怀瑜闻言,眉心一动,眸光J转,不急不躁道:“此事是我的过错,烈风将军为众仙敬仰的英烈,我惜花楼做出这等事实在不厚道,神君说个条件吧,只要能将这兽灵让给我,即便神君要我去东海为将军守灵我也乐意。”

    温画的笑意如淡薄的浮云:“守灵就不必了,如果本君希望项姑娘将惜花楼J给本君处置,项姑娘以为如何?”

    项怀瑜爽快道:“那有何难,神君只管处置便是。”

    温画轻轻笑开:“项姑娘真是爽快。”

    又扫了眼项怀瑜放在左手边的碧玉短笛,随口道:“这短笛很是精致,是你的法器?”

    项怀瑜怔怔,眸中闪过一丝痛Se,随即恢复平静淡淡一笑:“不,是别人的法器。”

    “可否借我一观?”温画说着已伸手将短笛拿了起来。

    “不!不可以!”项怀瑜一慌,也顾不得温画神君的地位,伸手已将短笛抢了回去。

    不过对于温画来说这短短的一瞥已经够了。

    短笛是用昆山玉制成,通透温润,玉质中冷紫,流H,松翠三Se光华流转,仙息刻符,其上是一枚小小的清字。

    这短笛果真是湛清之物。

    温画挪开视线,问道:“这是令夫君的法器吧。”

    项怀瑜低下头,垂落在颈边的J缕发丝中一朵白Se簪花盈盈Yu坠,她声线黯然:“正是亡夫之物,亡夫生前很珍ai这支笛子。”

    “节哀。”温画仿佛十分惋惜。

    “多谢。”

    项怀瑜低着头却错过了温画唇边那一丝毫无怜悯的微笑。

    剥了J颗花生吃了,温画就着清茶喝了J口才道:“令夫君是合墟洞府云舒君——湛清,是么?”

    项怀瑜诧然:“神君认识亡夫?”

    温画颔首:“横笛能令孤客愁,说的不就是当年笛音震慑鬼月姝的云舒君么?”

    项怀瑜却露出疑H的神情:“什么鬼月姝”

    温画心中冷笑,湛清和这位项姑娘夫Q情深,却没把他那段光辉历史分享一下,实在不符合湛清那张扬的X子啊。

    温画略略凝神,唏嘘一番,对项怀瑜娓娓道来:“不知多少年前,上古戾器鬼月姝现世,鬼月姝杀气弥重,众仙拿她无法,最后还是云舒君用一曲啸世天音震碎鬼月姝的心脉,力挽狂澜!此等辉煌战绩,碧落尽知,项姑娘不知道么?”

    “清哥他没有告诉过我,这些事我,我也没听说过。”项怀瑜有些局促不安,她自诩对夫君情深似海却连他的事迹都不曾知晓,一时惶惶,心头惨然,一双手悄悄紧握成拳。

    温画摇摇头,当年她为鬼月姝时被诸仙围剿,受创于湛清的啸世天音,身死于星野宗十八剑阵,此战之中不论是湛清还是华飞尘都一战成名,不过毕竟是一万年前的事了,便是连一些老仙都渐渐淡忘了,何况项怀瑜这般年轻的nv子。

    温画想了想又道:“不过既然令夫君就是名扬仙神两界的云舒君,那恕我冒昧,他突然坐化是何缘故?”温画怅然若失,那湛清没等她报仇自己却先死了,无趣无趣!

    项怀瑜脸Se陡然苍白,这个问题仿佛是比提起她亡夫的死讯更为可怖可痛的事情。

    她兀自踌躇了半晌,才低低道:“此事不劳神君担忧,亡夫的事已经......已经过去了。”

    温画顿觉索然无味,将手里剥的一把花生哗啦啦倒在了盘子里,原打算听个故事,眼下只好作罢真是无聊得紧,恰巧远远那桌上的猎仙又高谈论阔起来。

    其中一人嗓门极大,正是重刃,他笑道:“猎仙榜上我也冲上了前百,改日等我猎了那个繆方真君,我也弄个真君做做。”

    同桌的J名猎仙都笑了起来,年纪最大的那名猎仙道:“年轻人有些志向是好的,不过重刃,你的脾气也该收敛收敛,这揽月东来是什么地方,那怪刀大仙手指都未动一下就夺了你的兵器,你还敢在这里撒野?”

    重刃不满地嘟囔:“大哥,咱们何必怕他,那怪刀大仙我是打不过,可他未必是你的对手,大哥,你也忒小心了。”

    被重刃叫做大哥的是一名叫辉央的星君,他在猎仙界名头十分响亮,他今天的位子全是猎来的。

    辉央星君斥道:“你不要胡说,那怪刀大仙的修为连我都探测不了J分,咱们还是小心些为好。”

    重刃急了:“大哥,你怎的这般畏首畏尾,就你这般的态度何时能猎得那猎仙榜榜首?”

    辉央冷冷斥道:“重刃,你太浮躁了,那猎仙榜榜首是谁,那是战神温画!她的斩云剑能斩得了妖兽穷奇,连魔族首领钟离夜都是她的手下败将,你我何德何能?”

    重刃梗着脖子嘟囔道:“不就是个nv流之辈么?”但被辉央一个眼神甩过去不敢吱声了。

    温画竖着耳朵听了一会儿,眨眨眼茫然地问项怀瑜:“猎仙榜是什么东西,本君什么时候上去的?”

    “一千年前,神君与魔族戮海一战后,猎仙榜上,神君便排名榜首,”项怀瑜解释道,看了那群人一眼,嗤笑一声又说:“在神君眼里他们很可笑吧,可是神君,你是不败的神话,对于我们猎仙而言,战胜你就意味着登峰造极的荣耀,这种诱H不是谁都能抗拒得了的。”

    “哦,那可真是本君的荣幸了,不过项姑娘似乎对挑战本君没什么兴趣。”温画顺手喂了旺财一根小鱼G。

    项怀瑜傲然道:“我虽是猎仙,但和他们这种人可不是一路的。”

    此时萧清流已端着大大的笑容,领着南铮禾岫捧着琉璃玉盏装的佳酿走过来了,登时揽月东来里酒香阵阵,闻之Yu醉,那J名猎仙闻到香气简直口水直流,再chou不开嘴胡说八道了。

    “丁零当啷”空山竹铃清脆而婉转的声音传了进来。

    只见殿外走进来一人,一袭紫衣描金仙袍,袖口绣有一朵雅致的兰花,身姿修长挺拔,黑发束白玉冠,面容英挺冷峻,他轻轻将随身的紫鞘冰光长剑放在桌上,这一个简单的动作却堪称仙家典范,一丝不苟,优雅利落,这般出众的风采似乎只有萧清流可与之相比。

    但两者却各有千秋,萧清流风雅随X无拘无束,如流云清风,可亲近却不可捉摸,而此人则如高山朗月,沉静雍容,浑身上下透着令人自惭形秽的疏离淡漠。

    那样的气度与风采纵然是温画也由衷赞叹一声,项怀瑜不知为何脸Se惊白不定,慌张垂下头去,让额前碎发遮住自己的容貌。

    萧清流走上前,对那紫衣仙者拱手道:“仙僚来地正好,今日揽月东来推出新酒佳酿,仙僚品一品如何?”

    紫衣仙者向萧清流颔首致谢,彬彬有礼道:“多谢,我不饮酒,来一壶茶便可。”

    萧清流向南铮禾岫示意,二人立刻去倒茶去了。

    温画见项怀瑜从刚才开始就有些神思不属,关怀道:“项姑娘,你怎么了?不舒F么?”

    “没,没有。”项怀瑜拿着一根小鱼G去喂旺财,谁知旺财吃厌了,甩了甩尾巴跳到了地上,尾巴尖儿将桌上的茶杯扫在了地上。

    “砰”地一声,茶杯碎成了J瓣,那声音不响,但项怀瑜却整个人近乎僵Y地坐在远处,良久,她站起身,低低道:“神君,我有事先走一步。”

    她转身匆匆离开,但身后一个极冷的声音迫住了她的脚步。

    “站住!”

    说话的却是那位紫衣仙者。

    他站起身,面无表情地看着项怀瑜,目光清清淡淡无一丝情感,项怀瑜在他的目光之下陡然生起一G难堪来,仿佛她在他面前衣衫褴褛,破碎不堪。

    她J乎用尽全力才勉强在他面前站定,故作镇静地开口:“这位仙者,有事么?”

    “你头上的是什么?”紫衣仙者冷冷道,他的声线寒如九尺冰雪,甚至带着一丝严厉的斥责。

    项怀瑜微微一颤,下意识地去抚摸鬓发上的小白花。

    一道紫光闪过,紫衣仙者手中长剑出鞘,剑气猛地挥洒开来,她吓了一跳却来不及躲开,只觉耳边一声凛冽的呼啸,J缕发丝盈盈落地,随之而落的还有挽发的发带以及那朵小白花。

    满头青丝如瀑在肩上披散开来,发丝在清风中飘然。( 就ai网)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