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武侠小说 > 超神侵袭 > 第526章 拙劣的表演

第526章 拙劣的表演

推荐阅读:含桃史上最牛轮回鹿鼎雄风(穿书)炮灰女配要转正鸿蒙紫玉系统不让崩人设(快穿)神医相师(修真)喷你一脸仙露水悠闲桃花源九色莲

    [ps:明日最后一天,老规矩,休息一天,求订阅!求推荐票!!这卷再有两万字就能结束了,几天而已。【..】j

    单亦飞苦笑道:“抱歉,我不知道。”

    岳风摇了摇头,道:“刚才我已经说了,仇二是一个非常懂得如何装糊涂的高手,现在我突然发现,不仅仅是他,你们全都是。但你们的表演实在是太拙劣了。你花了大钱,却看了一场极其拙劣的表演,你的心情肯定不会好。”

    单亦飞能怎么回答,他只能苦笑道:“的确是。”

    岳风耸了耸肩,道:“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改主意了?”

    单亦飞再次苦笑道:“我知道了。”

    柳枯竹忽然冷冷的道:“如果你花了大价钱来看戏,你的确有心情不好的理由,但是你什么都没花,却站在这里。我们全都给你免费表演,你却什么都没付出,你觉得我们的心情会好吗?”

    岳风摇头道:“不会。”

    柳枯竹冷声道:“那你是不是也应该付出点儿什么呢?”

    岳风笑道:“应该。”

    柳枯竹道:“很好,你虽然无礼,但还算是一个讲道理的人。”

    岳风笑了笑,道:“很少有人说我讲道理,不过实际上我真的是一个非常、非常讲道理的人。不过当我讲道理的时候,连我自己都害怕。你一定想问为什么。”

    柳枯竹倒来了兴趣,冷冷道:“为什么?”

    岳风笑道:“因为通常来说,我都是站在道理的一方。但也有的时候,我是站在没道理的一方,这个时候我就会讲另外一种道理。你一定又要问是什么道理了。”

    柳枯竹道:“什么道理?”

    岳风道:“我的道理。”

    柳枯竹不解地皱起眉头,道:“你的什么道理?”

    岳风道:“因为我开心,所以我就来无论是多么不讲道理的事情,可只要这事情能让我开心,那在我这里,就是有道理的事情。”

    柳枯竹哈哈大笑起来:“天大地大大不过我开心,这果然是江湖上最大的道理。不过还是言归正传。”

    岳风随意道:“你想谈什么?”

    柳枯竹冷声道:“谈谈你应该付出的代价。”

    岳风笑道:“哦,既然你这么说,那心里肯定早就想好这代价是什么了,不妨说来听听,虽然我肯定不会同意。”

    柳枯竹瞳仁蓦地一缩,冷冷的道:“看这场戏的代价就是你的命!”

    岳风耸了耸肩,轻笑道:“看,我果然不会答应。”

    柳枯竹双目迸射出两道杀机,厉喝道:“我柳枯竹说的话,不容你不同意,纳命来!!”说话间,只听呛的一声清啸,柳枯竹身形已化作一道流光,如弩箭一般,朝岳风飚射而去。

    他的身法很快,他的剑更快!

    非但快,而且狠辣、奇诡,天下九成九的剑客与之相比,都逊色不少。可就在下一刻,岳风轻描淡写地伸出了手,又轻描淡写地掐住了他的脖子。

    柳枯竹就如一个小孩子被大人抓住了般,硬生生定在了空中。

    他的眼中既有惊惧,更有惊震。

    惊惧只是极少的一部分,惊诧和震惊才是绝大部分。他瞪大了眼睛,不能置信地瞧着岳风,似乎很难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在此之前,他决不会相信这世上有谁能这样对他!

    岳风神情没有任何变化,淡淡的道:“两件事,第一件,我的时间很宝贵,可我用我宝贵的时间从泰山一路赶到这里来,还耗费了我许多精力,这就是我用来看戏的票钱。第二件,你武功再高,也改变不了你人品低劣的事实;你名声再大,也改变不了你为天尊走狗的本质。”

    咔嚓。

    他手上加了三成力,直接将柳枯竹的脖颈捏断,鲜血溅了满地,柳枯竹的脑袋噗通一声掉在地上。

    岳风又望向其他人,淡淡的道:“其实是三件事,第三件,刚才说的第二件事,也就是对这个死人的评价,同样也适用于你们。任你们武功再高,人品也渣;任你们名气再大,也不过是走狗罢了。单亦飞,你现在应该知道我为什么要改变主意了?自我介绍下,我叫岳风,也有人叫我君帅。”

    轰隆隆!!

    刹那之间,现场所有、所有人全都瞪大了眼睛,只感觉呼吸极其困难,有一种窒息的感觉。就算是谢晓峰,同样也是,他双目神光闪闪,不知在想些什么。

    死寂。

    现场陷入死一般的寂静之中,压抑的气氛令空气变得凝滞,诸人脸上神情各异。

    单亦飞苦笑道:“君、君帅何出此言?”

    岳风讥诮一笑,淡淡道:“事到如今还不承认,不知道是该说你不到黄河心不死,还是该说你心理素质强大呢?我重现江湖的事,只有天尊知道,除了柳枯竹,你们几个明显早就猜出了我的身份,你们不是天尊的人,还有谁是?天尊的首脑便是慕容秋荻,她要杀的也不是小弟,而是谢晓峰,你们全都在为她做局。老实讲,其实慕容秋荻当年是因爱成恨,到了现在,她早就已经成了一个变态了。谢家少爷,这一切全都是拜你所赐,至于你现在的一切,也全都是你自找的……谢晓峰,难道谢王孙就是这么教你做人的规矩的?”

    岳风目光清冷,看着谢晓峰就好像看着一个白痴。

    谢晓峰双手青筋暴起,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时,小弟却大叫起来:“原来你就是君帅,了不起啊了不起。不过这是谢家的家事,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凭什么来管?”他就好像是一只狼崽子,凶狠瞪着岳风,眼中没有任何畏惧。

    嗤啦!

    岳风拂袖一摆,狂暴的劲气呼啸而出,小弟倒飞而出,口中狂吐鲜血。

    谢晓峰眼中充满了苦痛,身形纵掠而起,半空中一把揽住了小弟,大叫道:“君帅请手下留情,这一切全都是我谢晓峰的错!与他无关!!”

    岳风淡然道:“谢晓峰啊谢晓峰,除了武功,你还有什么?除了武功,你还有什么值得别人尊敬?身为男人,你玩弄女人的感情,还自诩浪子,陶醉在自己的凄美中;身为丈夫,你抛弃妻子;身为人子,你没带给自己的家庭多少欢乐,却赐予了无尽苦痛;身为父亲,直到现在才知道自己有一个儿子。”

    无论怎么粉饰,谢晓峰的一生都是失败的一生,他之所以被称颂,也只是武功罢了。

    对江湖来说,有这一点就够了。

    小弟大叫道:“你杀了我,他们全都怕你,但是我不怕你,我不怕你!”跟着便从谢晓峰怀中挣脱出来,挣扎着站了起来,挺了挺胸膛,道,“你杀了我!”

    “虽然你挺欠杀的,不过怎么说也是王孙的孙子,我怎么会杀你?没支会他以前,我不会杀你的,至少现在不会。滚吧。再多看你一秒,我都觉得恶心。”岳风果然没有再看他。

    小弟呜啊大叫一声,跑出了花厅。

    谢晓峰如行尸走肉般站了起来,无言以对。

    岳风摇了摇头,轻叹道:“王孙啊王孙,你还真是一个失败的父亲,不过算了,各人有各人的缘法,或许也只有这样,这小子才能达到这种高度吧。”

    自言自语了几句,岳风忽然道:“单亦飞、仇二、富贵神仙手、老和尚,既然是天尊的核心高层,那你们应该知道我对天尊的态度吧。”

    没有人开口。

    岳风跟着又道:“其实我也并不是讨厌天尊,我讨厌的,只是走狗罢了。明明可以做人,你们却选择做狗,就算你们名气再大又如何,还不是一只又一只摇尾乞怜的狗?动手吧。”

    富贵神仙手忽然长长叹了一口气,他锋锐如刀剑的手指也软了下去,道:“既然明知站在我们面前的是君帅,动手或是不动手又有什么区别?左右不过一死罢了,惭愧、惭愧。能死在君帅手下,也算是我等的荣幸,君帅,你动手吧。”

    “好!”

    岳风只说了这一个字,没有给富贵神仙手任何悔恨亦或是反悔的机会,在他“惭愧”完,右手就摆出了一个手枪的姿势,指着富贵神仙手的脑袋,自己还给自己配音。

    “砰!”

    紧接着,便立即听到嘭的一声脆响。

    富贵神仙手在惊诧与恐惧交加的眼神中,在不可思议不能置信的神情中,脑袋发生大爆炸,殷红的鲜血与黄色的脑浆混合在一起,朝四下飚散而去。

    富贵神仙手,卒。

    众人大惊。

    强大!

    无可匹敌的强大。

    单亦飞、老和尚、仇二三人俱是江湖上一等一的高手,可是在岳风面前,他们就感觉对方像是一匹进了羊圈的饿狼,就算他们强壮一些,也仍然不过是羔羊罢了。

    没有任何与之抗衡的实力!

    单亦飞忽然大叫道:“住手!为什么,君帅您为什么非杀我们不可?就因为我们是天尊的人,可我们若不为天尊所用,早就死了。就算我们要做狗,那也是我们的选择,跟您有什么关系?!”

    岳风转过头,定定瞧着单亦飞,嘴角一勾,忽然笑了起来:“有意思,以前我还真从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既然你提到了,倒是可以仔细考虑下。”

    单亦飞长长吐了一口气,至少,他看到了希望。

    活下去的希望。

    岳风好像是陷入到了思考中,此时已是正午,阳光普照大地,可就在岳风思考答案的时候,他的身影也发生了改变——开始变淡,越来越淡,越来越淡,最后……

    雾气。

    谁也不知道现场到底发生了什么,明明已经是正午,但就在这时,白色的、潮湿的、浓到化不开的雾气却降了下来,笼罩了整个城市。

    城市里的百姓被这奇观吓得呆住,尖叫声、求救声此起彼伏,跪拜者、祈祷者比比皆是,整个城市都陷入到了疯狂中。

    岳风也已经消失在迷雾中,直接消失在众人面前。

    就好像是神。

    “天地无情,鬼神无眼。万物无能,壮民无知。生死无常,祸福无门。天地幽冥,唯我独尊。”

    这三十二个字本是天尊开宗立派的祝文,连天地鬼神都没有被他们看在眼里,以前他们也是这么以为的,但是现在他们都知道自己错了。

    非但错了,而且还错得非常离谱。

    “这、这怎么可能?”单亦飞瞪大了眼睛,只觉得喉咙有些干,不得不咽了几口口水。

    仇二、老和尚也被眼前这超出人力之所为,但偏偏又的确是人力之所为的不可思议的一幕所折服,目瞪口呆,呆若木鸡。唯一并没有震惊的,恐怕只有一个谢晓峰了。

    事实上,除了最初确认岳风君帅身份的时候,他脸上闪过惊诧、震惊之色,剩下那些时间,他脸上就再没惊奇过。

    好一个谢晓峰!

    不愧是谢晓峰。

    当雾气将整个城市笼罩的时候,露水也跟着降了下来——雾气原本就是伴随着露水的,这非常正常,极其罕见的,露水滋润了这座常年干燥的城市,带来了喜意。

    这时已经过去了半个时辰,岳风的思考终于有了回报,他微笑着说:“你问了一个好问题,我以前从来没有想过。果然,三人行必有我师。现在也可以告诉你答案了,其实答案很简单,只有七个字而已。”

    这声音飘飘荡荡,好似来自九霄云外,缥缈无边,若即若离。

    单亦飞鼓足了勇气,大声问道:“哪七个字?”

    “生而为人,对不起。”淡淡的、轻轻的,真的只有七个字。

    单亦飞一下子就好像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不甘而又惊惧地瞪大了眼睛,他原本还准备了一箩筐的话准备反驳的,但听到这七个字,他一下子失去了辩论的力气。

    他知道他败了,他更知道他死了——死定了!

    下一刻。

    潮湿的雾气忽然化作索命的牛头马面,单亦飞、仇二、老和尚三人脸色涨红,眼中充满了惊惧。就算被杀,那也没有什么,但现在的问题是……他们根本找不到对手!

    只感觉体内出现一只手,这只手又变成了气体,然后他们的身体就不住地膨胀、膨胀,再膨胀。

    他们也变成了氢气球,他们完成了人类数千年的梦想,他们飞了起来,飞离地面,一直飞到了数十丈的高空。

    三人脸色涨红,六只眼睛全都充满了鲜血,眼珠子无限往外鼓,随便一碰就要掉出来的样子,等他们的身体膨胀到不能再膨胀,就听到三人歇斯底里的嘶吼。

    嘭!

    嘭!

    嘭!

    只听三声炸响,空中绽放出三朵无比绚烂的烟花。谢晓峰抬起头,嘴角一勾,忽然笑了起来,轻声喃喃道:“真灿烂啊……可惜……”

    他第一次发现,原来烟花可以这么美,很可惜,整个城市都笼罩在浓雾中,能看到这烟花的人,只有他。(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