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军史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三十一章 人们最喜欢相信的理由

第三十一章 人们最喜欢相信的理由

推荐阅读:大唐狂士医统江山清客夜天子极品假太监混后宫甜园福地大官人史上第一大魔神

    擅闯民居这种事本不该发生,尤其是晚上,J乎不可能。

    因为照明条件比较低劣古代,人们对于黑夜有着本能恐惧和行动上客观困难,夜间犯罪,主人无法事先判断你是要偷东西还是要杀人,再加上S宅不受侵犯传统观念,所以夜入民宅,非J即盗观念深入人心。

    唐律规定:“夜无故入人家者,笞四十。主人登时杀者,勿论。”

    再加上宵禁规定,所以夜间串门子,那时是不可想象事情,到了人家不敲门便登堂入室,是绝不可能事情,以致两人全无防备。

    然而杨帆并不觉得意外,规矩是规矩,规矩定出来,就是给人破。敢大模大样闯进他家,坏了这夜不入民宅规矩,除了马桥还能有哪个?

    可马桥平时轻易也是不会到他家里来,这个时间按常理说,马桥本该家里陪着他老娘做手工才对,可是进来,却真是马桥。

    马桥一脚踏进门来,就见房中整洁,一张J案,对坐两人,一男一nv,不禁“哎哟”一声,忙不迭点头哈腰地赔礼道:“对不住,对不住,我走错门了……”

    马桥一边说一边退,退到门口,刚刚退出一只脚,已然看清了杨帆模样,不禁惊诧地站住。他捧着一个陶罐儿,张口结舌地看看杨帆,又看看天ai奴,结结巴巴地道:“这……这……,这位姑娘……”

    杨帆一伸手,按下了天ai奴Yu暴起动作,向她解释道:“这是我朋友。”

    杨帆起身,把马桥拉到院子里,问道:“你怎么来了?”

    马桥道:“我不放心小宁,回来后去了她那里一趟,听她说你今晚没去她那里吃面P儿汤,小宁叫我来看看你。我琢磨着,怕是你把钱都给了我去应付老娘,所以……,我就带了半罐子粥过来,那位姑娘是什么人?”

    “她呀……”

    杨帆眼珠乱转,迟疑地说道:“哦,她是我表M,特意来探望我。”

    马桥以手抚额道:“兄弟,能换个合适借口么?”

    “怎么?”

    马桥无力地道:“你说过,你老家J趾,中原没有亲人。现你表M来探望你?从J趾、孤身一人、万里迢迢地赶到洛Y来探望你?而且你还要做贼似把她藏家里,都不让人知道?”

    杨帆脸上一红,没好气地道:“你知道是借口还说出来?问那么多G什么,你就当她是一个贼好了。”

    马桥捧着瓦罐,一脸木然地道:“你见过这么漂亮nv人做贼么?”

    杨帆道:“奇哉怪也,漂亮nv人怎么就不能做贼了?”

    马桥道:“一入青楼,衣食无忧啊。漂亮nv人能走路太多了,做贼?哈,哈哈,天大笑话!”

    杨帆生怕天ai奴听了着恼,赶紧往门口瞧了一眼,压低声音道:“休得胡说,叫她听见,定不饶你!”

    马桥“哼哼”两声以示冷笑,说道:“看吧,我这么说你不乐意了是吧?招,她到底是谁?”

    “你烦不烦啊?”

    马桥往门口瞧瞧,挤挤眼睛,小声道:“你相好?”

    杨帆心里一动,这个理由……似乎说得过去,于是故作沉Y状道:“嗯……”

    马桥急不可耐地道:“果然是你相好?天呐,这么漂亮姑娘,说,这是谁家nv子,你怎么勾搭上?”

    杨帆情知不给他一个满意答复,满足这个好奇宝宝好奇心,他是绝不会罢休,便顺着他思路,慢吞吞地说道:“这位姑娘么……,是我洛河上认识一位商贾之nv。”

    “哦?”马桥换了另一只手抱着瓦罐,竖起了耳朵。

    杨帆道:“事情是这样,有一天,我行经洛河桥上,她正使船自桥下经过,我们两人就此一见钟情,一来二去,两情相悦,便S订了终身,可她父母嫌贫ai富,不愿让她嫁给一个坊丁,所以……她就跟我S奔了……”

    杨帆顺嘴编出一个很滥俗剧情来,可是越是这种滥俗故事,无疑却是能满足人猎奇俗心理,所以马桥信之无疑。他咂巴咂巴嘴儿,兴致BB地道:“那你们俩,打算以后怎么办?”

    杨帆蛮不乎地道:“还能咋办,让她住这儿呗,依咱大唐律,只要过了法定婚龄,男nv两情相悦,成就事实婚姻,便予承认,父母也G涉不得。”

    马桥捏着下巴,狐疑地道:“不对吧……,依咱大唐律,可是男满二十,nv满十五,方才可以成亲。你今年才十七,还差着三年呢。”

    杨帆道:“所以,我打算先这么过着,等三年以后,我们两个不但早就做了夫Q,连娃儿都不知道生了多少个了,她阿爷阿母还能反对不成?”

    马桥翘起大拇指赞道:“这一招够狠!”

    杨帆趁机对马桥道:“如今她父母正到处打听她下落,因此这件事你清楚就好,切不可再告与他人知道。”

    马桥连连点头:“当然,当然。你放心,这种事,打死我都不会说与外人知道。”

    杨帆吁了口气,问道:“对了,宁姊那里怎么样了?”

    马桥道:“大娘听了也很气愤,她说,男人穷些没关系,可要是这般没志气,那就真一辈子没有出息了,所谓男怕入错行,nv怕嫁错郎,自己nv儿若是跟了这样一个男人,一辈子都没有出头之日了,她明天要亲自去找媒人退婚呢。”

    杨帆欣然道:“这就好。”

    两个人又聊了一阵儿,马桥告辞离开,杨帆已经吃得小肚溜圆,那粥自然也是捧回去了。

    杨帆闪身进屋,就见天ai奴端坐案后,亭亭若初荷出水,一双明亮眼睛饶有趣味地盯着他看,看得杨帆心里发mao,不由暗忖道:“她怎么这么看我?我俩说话……不会是被她听到了吧?”

    天ai奴盯杨帆目光游移,不敢与她对视,这才高傲地扬起下巴,从鼻子里轻轻地一“哼”,扶案而起道:“我困了,这些杯盘,你收拾了吧!”说完,便昂起头,像一只骄傲孔雀般,袅袅婷婷地去了。

    ※※※※※※※※※※※※※※※※※※※※※※

    灯灭了,月光从窗棂透入,流水一般泻满整个房间,地上,似一幅疏影横斜泼墨。

    杨帆又出去“打叶子戏赌钱”去了,这一回天ai奴自然不会再跟踪他。

    上一次,杨帆兵部案牍司查到了“着龙武军派兵押送”这么一句话,当时这支人马押送人是废太子李贤,去处是蜀中巴州,这与他想查岭南韶州八竿子打不着,但这已是他能查到唯一线索。

    今晚,他会继续查阅还没看完有关永淳二年公文,如果再找不到有关龙武军出京公G其它线索,他就得针对当年赴蜀中巴州公G这支人马进行调查了。虽说两地风马牛不相及,可是赴巴州公G人,未必就不能转道去韶州G些别。

    又是整整大半夜辛苦查阅,时间到时,杨帆揉揉发红眼睛,长长地吁了口气。到今天为止,他已经把永淳二年所有兵部公函全都看遍了,那一年,龙武军出京唯一记录,就只有押送废太子李贤入巴州这一条。

    看起来,他只能从这条线索着手了。

    杨帆走到窗边,微微启开一道缝隙,用那双满是血丝眼睛向黑沉沉地天际望了一眼。天地依旧一P茫茫,但这已是黎明前黑暗,晨曦就出现了。

    杨帆长长吐一口浊气,回首看了看那些堆积如山案牍,轻轻翻下楼去,像一只夜莺般投进了茫茫夜Se当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