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军史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三十章 我想多吃一碗饭

第三十章 我想多吃一碗饭

推荐阅读:大官人极品假太监混后宫清客大唐狂士医统江山夜天子甜园福地史上第一大魔神

    杨帆听得心情无比沉重,他知道,天ai奴之所以一再地强调父亲无奈,一再地强调她不恨父亲,恰恰是因为她童年时所受到伤害太深,尤其是来自于亲人离弃,这如同一个梦魇,挥之不去。她不想恨,却又忘不了,只好用这样办法,一遍一遍地C眠自己心灵。

    天ai奴目中隐隐泛起泪光,幽幽地道:“可是,天不绝我,大概是因为那三天有了吃,我居然有了点力气,我醒了,攀着井里砖石剥落空洞处爬了出来,一个人随着逃难人群走乡过县,到处流L,后来……我被一个磨坊主收留了。”

    天ai奴笑笑,道:“那个磨坊主对他娘子说,要先拿我当童工养着,等我长大了,就给他那傻儿子当婆娘,替他们家传宗接代,他说这些话时,并没有背着我,他知道我没有选择。其实我很开心,至少我能吃饱了。

    那时候,我还没有磨盘高,骨瘦如柴,磨坊主给我那些吃也仅能活命。我没有力气,不小心被拉磨驴子撞倒,竟然没有力气爬起来,被蒙住眼驴子依旧一圈圈地拉着磨,把我踩得奄奄一息。

    治伤是要花钱,磨坊主觉得划不来,就把我丢出了村子。饥民们绿着眼睛围上来,想要把我生生地吃了,这时候忽然传来一阵急骤马蹄声,马上人看起来很精神,衣装很整洁,因为瘟疫横行,他们脸上都蒙了厚厚mao巾,只露出一双眼睛。

    其中有一个人冷冷地看了我一眼,也许一路上他们已经见惯了种种人间惨剧,我没有看出他想救我意思,我想,我马上就要被人吃掉了,可是他明明已经从我身边驰过,忽然又转了回来。

    那J个饥民呲着白森森牙齿扑向我,想要生吃我R,这时候,那个人挥起了手中鞭子,有气无力饥民他鞭子下面就像一个个纸糊人儿似倒下,我被救了。他给我治伤,给我饭吃……”

    杨帆问道:“他为什么改变了主意,愿意救你?”

    天ai奴沉默了P刻,答道:“后来,他告诉我,他一路上见到了太多垂死人,有人看他们经过,会露出乞求之Se;有人会恐惧死亡,哀嚎哭泣;有人则麻木不仁,对他们视而不见……”

    天ai奴长长地吸了口气,道:“而我……,他说他这个六岁小nv孩眼睛里,看到是解脱平静,一个六岁小孩子,能有这样超脱生死目光,他觉得很不寻常,所以……他救了我……”

    泪,她眼眶里打转,天ai奴仰起了头,过了许久,当她缓缓低头时,眼睛虽然是S润,泪水却已消失,她终究没让眼泪流下来。她凝视着杨帆,一字一字地道:“我名字,是我自己取。天ai奴,人不ai奴,天ai奴。”

    她说这些话时候,仍然紧紧抓着杨帆手,杨帆能感觉出,那地狱般日子里,她所遭受打击,不仅仅是来自G旱、蝗灾、瘟疫,不仅仅是目睹惨烈死亡,趁火打劫灾民,还来自她生身父亲。

    杨帆柔声道:“无论如何,那一切都已经是过去,不要总是记心里。”

    天ai奴轻轻chou回了手,手掌柔滑似一匹丝绸,手已chou出,滑腻柔细感觉还荡漾他指尖。她用剑,可是掌中竟没有一个Y茧,这只有有条件习武之后,细心保养自己双手人才办得到。

    杨帆对这个身份成谜nv孩加好奇了,但他并没有想去深究,就像他也有自己秘密,他理解并且尊重别人秘密。

    天ai奴嘴角轻轻勾起,带些讥诮地道:“你不懂,虽然你家境也不好,可是至少,你有平稳生活,至少有个温饱,你哪知道我所遭受一切。”

    杨帆沉默了,其实他也有一个不幸,但是比起天ai奴所遭受折磨,他觉得自己所遭受至少是骤然打击,远没有那日以继夜,永远绝望痛苦深,所以他没有反驳天ai奴话,他沉默P刻,凝视着天ai奴眼睛道:“你知不知道,我听完了你故事是什么感觉?”

    “什么感觉?”

    “我想再吃一碗饭。”

    天ai奴:“……”

    杨帆柔声道:“无论如何,那一切都已经是过去。曾经不幸,并不是大不幸,大不幸是沉溺于不幸回忆之中不能自拔,让那不幸永远影响着你。你现还活着,活还很好,这就是幸福!

    你知道自己曾经遭受过怎样痛苦,那现就要好好地活着,而不是一味沉溺于痛苦过去!怀念死者,就要珍惜生者!这是一位年过百岁老人告诉我,我一直按照他话去做,所以,我过得很活。”

    天ai奴眉头微微一挑,道:“他话,就一定有道理?”

    杨帆脸上露出了异常尊敬神Se,道:“他说了,我就信!再说,老人家活到这么大岁数,远比我们经历了多人生,他话就算不是这世间有道理,也一定比我有道理。阿奴,上天眷顾你,让你活下来,你还活这人世间,那么就该努力寻找人世间幸福,不要辜负上天对你眷顾!”

    望着杨帆异常真诚眼睛,天ai奴心中一阵悸动,杨帆真情流露语气,看不出一丝作伪,她加怀疑自己判断了,但她还是不能确定。毕竟,她做事,G系实太大,而感动……

    那个磨坊主收留她,并且丢给她半个馍时候,她比现还要感动,人心隔肚P呀。

    天ai奴轻轻地道:“我会。”

    天ai奴细密眼帘缓缓扬起:“我想……再吃一碗饭。”

    两个人相视而笑,那笑如静谧午夜,攸然亮起一朵灯花,那一瞬间照亮了他们彼此,心暖和了许多,这是她第二次笑,她笑很好看,杨帆觉得,她真应该经常这样笑一笑。

    天ai奴盈盈起身,道:“菜都叫你吃光了,我再去弄点儿,你想吃什么?”

    杨帆道:“我想吃菜,很清淡菜,比如……野菜蘸酱!”

    “这个简单,马上就好。”

    天ai奴系好围裙,款款地走向厨房,她步态……很nv人。

    杨帆追了一句:“酱要炸一下,放一个J子儿!”

    天ai奴答道:“好!”

    她倩影消失厨房里,P刻之后,一阵J蛋炸酱香味就扑进了杨帆鼻子,杨帆闭上眼睛,深深地嗅了一口,品味着那炸酱味道,当他再睁开眼时,他目光亮晶晶。

    这一回,杨帆吃很慢,不再像饿死鬼投胎似,他一边吃着饭,一边看着天ai奴吃饭样子,她吃慢,动作很优雅,很好看。

    素手调羹汤,含羞侍君尝。无论羹汤多么珍馐,倘若没有了后一句作陪衬,便失去了旖旎景致。人间烟火,总要有个仙nv般nv人陪伴着,那平淡才生了一种难言味道,于是,人加好看,饭菜香。

    这就是秀Se可餐。

    平静和温馨很就被打破了,院中突然响起一阵急促脚步声,二人还未及有所反应,那人便闯进门来……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