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军史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二十二章 兄弟好忙

第二十二章 兄弟好忙

推荐阅读:极品假太监混后宫清客大唐狂士大官人医统江山夜天子甜园福地史上第一大魔神

    天Se晚了,今儿晚餐依旧是吃面。杨帆呼噜呼噜地把一碗汤面吃完,搁窗台上,而对面,天ai奴依旧吃得斯斯文文,那一碗面还是满,好象她还没有吃过一根。

    杨帆不禁笑道:“到底是nv人,这么香喷喷面,居然吃这么慢。”

    天ai奴怜悯地看着杨帆:“你知不知道什么叫香喷喷?”

    杨帆道:“难道不香,宁姊汤面这修文坊里可是公认好吃。”

    天ai奴摇头叹道:“井蛙不可语于海,夏虫不可语于冰。”

    杨帆道:“你既吹嘘自己厨艺如何之好,何不一展身手,让我瞧瞧。”

    天ai奴俏巧地白了他一眼,道:“巧F难为无米之炊,你让我拿什么一展身手?”

    杨帆笑道:“成,这个好办,我明天买些食材回来,再见识你这位巧F本领便是了。”

    又聊一阵,街上梆子声隐隐传来,听起来该是两天了。天ai奴起身道:“不跟你聊了,我回去休息。”

    杨帆也起身道:“你睡吧,我出去走走。”

    天ai奴警觉地问道:“你去哪里?”

    杨帆道:“打叶子牌,不然明天拿什么买J鸭鱼R呢?”

    “你手气很好么?”

    “哈哈,你要是想明天换换口味呢,好祈祷我手气会很好。”

    杨帆出了自家小院门,门下站了P刻,机警地四下一扫,便沿长巷向前走去,行了P刻忽然隐隐察觉有些动静,杨帆暗自警惕,拐过一条巷角时飞地向后睃了一眼,一道身影疾闪出黑暗之处,却如惊鸿一瞥,被杨帆看到了那条纤细身影。

    “天ai奴?”

    杨帆微微有些恍然,心中转着念头,脚下却并不停下,依旧向前走去。

    天ai奴悄悄辍后面,只见杨帆一路行去,鬼鬼祟祟、东张西望,后来到一条长巷,左右看看,往掌心吐了口唾沫,退后J步,轻“嘿”一声,借着一G冲劲儿猛地窜向一堵坊墙。

    “哗!”

    腐朽G裂泥坯墙P掉下来一大块,杨帆很狼狈地摔到地上,他趴地上不敢动弹,过了一阵儿,见没有惊动什么人,这才轻轻爬起来,“呸呸”好象吐口中泥土。

    隐暗处天ai奴赶紧掩住了口,生怕笑出声来。

    杨帆探头探脑地四下看看,再接再励地继续爬墙,这一回他成功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披上了高高坊墙,呼呼地喘X一阵,翻过了墙头。天ai奴轻轻摇了摇头,纤影一闪,掠回了他们住处。

    杨帆装模作样地扮出偷东西样子,人家院舍里转悠了J圈,又从另一侧墙头翻出,一条条巷弄间继续穿梭,做出一副寻找下手目标样子,如此这般周旋了小半个时辰,确信天ai奴已然离去,这才加步伐,向自己真正想去地方赶去。

    杨帆晃过JP宅子,来到了一处僻静之地。这里是一P住宅街角,巷子里端,左右两户人家,都是对着另一侧大街开门,中间这条巷弄是死胡同,只留了后门,因此异常僻静。

    巷底生着一棵龙爪槐,树高十余丈,枝繁叶茂。杨帆看看四下无人,突地腾身纵起,仿佛一只灵猿,猱身直上,飞一般窜上了树顶,隐身于树冠之中,四下是无人看见。

    树顶有一个J根树杈撑起地方,放着一个油布包袱,杨帆打开包袱,就树上穿戴起来,很,他就变成了另外一副形像。

    一套青Se轻装,青Se头套,装扮停当,一柄短剑cha进绑腿,一口短刀cha腰带上容易拔出来地方,深吸一口气,树顶向四下一扫,杨帆便飞身掠出树冠,轻盈地落一户人家屋脊上,穿房过屋,飞奔而去。

    ※※※※※※※※※※※※※※※※※※※※※

    “阿母,我出去啦。”

    马桥家里,马桥站起身来,抻了个懒腰,对母亲说道。

    马桥老娘嗔怪地道:“去吧去吧,你这孩子,老是晚上出门,小心叫武侯撞见,寻你不是。”

    马桥道:“阿娘不用担心,我是坊丁嘛,本来就是帮武侯们做事,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真要叫他们撞见,也不会把我怎么样,儿子只与杨二和J个要好朋友们小聚P刻,打会儿叶子牌,很就回来。”

    “嗯,你自己小心着些,玩牌归玩牌,可不兴赌钱!”

    马母叮嘱了一句,用针挠了挠头发,又低下头来,就着灯光,把一缕捻好猪鬃小心地穿过牛骨上钻好小孔,又伸手取过备好麻绳。进行捆扎绑定。旁边有一套钻孔工具和一大堆已经钻好孔牛骨头,那是马桥刚刚做出来。

    马桥只要回了家,总是陪母亲一块做家务,从很小时候他就是这样,那时候马母常给人做鞋垫赚些钱养家,马桥每天都会家里帮着母亲把剪碎小布头一块块拼成鞋垫样子,常常忙到日光西斜,才能出去与坊内小伙伴们玩耍一阵。

    从小到大,他都帮着老母做事情,如今做了坊丁,有了工钱拿,虽说坊丁收入非常低微,不过据他说帮着武侯们做事,时不时总有些意外之财,所以家境比起从前已经好了许多,不过老人家闲不下来,儿子长大了,该娶媳F了,自然要帮他攒老婆本儿,所以依旧每日勤劳做工。

    马母听说市面上现牙刷子既赚钱又好卖,便叫儿子花钱买了一支回来仔细琢磨了一阵儿,然后就买了些原材料回来,尝试着自己做牙刷子。

    马母知道儿子孝顺、听话,倒不担心他去为非作歹,因此只是嘱咐一句,便放心地G活了。却不知她眼中,儿子固然依旧是那个孝顺听话好儿子,可儿子毕竟已长大成人,已不是当年那个天真无邪Y童。

    每个人都有自己小秘密,长大成人儿子,不可能将所有秘密与老母分享。

    马桥走出房门,将门掩好,院中悄悄站立P刻,便向夜Se中遁去。

    今夜无月,星光黯淡。

    马桥鬼鬼祟祟地穿行小巷里,虽然晚间坊里有武侯巡逻,但武侯们一般只巡弋大街,不会到小巷里行走,所以倒不虞被人撞到。

    小巷里黑漆漆,他却熟门熟路,马桥并没有看到,夜Se中一道若有若无身影,正攸然从一座座房顶掠过。那从房顶飞掠而过人影正是杨帆,杨帆却也没有注意到小心翼翼贴着墙根潜行马桥。

    马桥悄悄摸到一扇门前,回头看看巷中无人,便探手一推院门,院门没闩,“吱呀”一声门开了,马桥闪身入内,轻轻掩好院门,蹑手蹑脚地往正房走,一边走一边小声唤道:“银银,银银……”

    房门开了,一个人影裹着一阵香风猛地扑到了他怀里,两P灼热R感丰唇随即印上了他嘴巴,狠狠地亲了个嘴儿,那nv子声音便喘X地道:“你这小冤家,叫人等得好不心焦,怎地才来!”

    两个人抱一块儿,一边亲嘴,一边手忙脚乱地脱着彼此衣F,以一种高难度动作转进了房间。房门一掩,马桥PG后面一P袍袂便夹门缝里,随着一声nv人娇Y,那P衣角“唰”地一下不见了。

    P刻功夫,床榻吱吱嘎嘎声、**撞击噼噼啪啪声和断断续续、支离破碎、意味难明呻Y声便从房中隐隐地传出来,**熊熊地燃烧了。

    “哼哼,哼哼……”

    这不是猪叫声,而是马桥有异于常人独特笑声。

    ※※※※※※※※※※※※※※※※※※※※※※

    杨帆悄悄出现夏官衙门,夏官衙门,也就是大唐兵部。

    杨帆静静地候墙角Y影下,等那一队巡弋兵丁走过去,便化作一缕轻烟,攸然闪到长廊Y影下,双脚稍一沾地,就像飞鸟般扑出,沿着长廊,足不沾尘地消失长廊头,如同鬼魅一般。

    他已不是头一回来兵部,对这里地形已经非常熟悉,杨帆轻车熟路地潜到后衙,遁入一处比较荒凉院落,翻身掠进院子,回头望了望,便拔身而起,跃到了二楼栏杆处,伸手一搭,灵巧地翻了上去。

    朝廷拥有无限大力量,可是他们要做些事,也不可能洞察九地之下,正如一个刺客藏进茫茫人海,哪怕只是洛Y城一地,他们也没有能力把这里掘地三尺,找出那个刺客来,他们甚至要动用武侯和坊丁,才能完成一次全城搜查。

    同样,居于九地之下蝼蚁,想要一窥九天之上朝堂上消息,甚至是朝堂上诸多官员间也属于绝大机密一个消息,同样是不可能完成一件任务。杨帆只有一条线索,就是那个长着法令纹凹目鹰鼻酷吏。

    这个人当年穿是青Se官袍,那只是一个**品小官,杨帆不可能画影图形,张贴于大街小巷地寻人,也不可能持着那人画像满大街问人,不可能逐一潜入大唐官员府邸,窥视他们相貌,凭这一条线索,希望实是太渺茫了。

    何况,这些年来,随着武后权力一步步集中,朝中官吏起起伏伏,风风雨雨,有太多官员因为权力斗争失败而贬官甚至亡命。谁知道当年那个青袍小吏如今是青云直上,还是贬谪边疆,亦或是抄家砍头了。

    即便是那个京中小吏如今已然外放地方为官,他就再也无从查起,所以管杨帆印象中深刻只有那个酷吏模样,却并没有把查访重点放寻找这个人上,而是从那支军队着手。

    想找当年一个长着深深法令纹**品小吏虽然无异于大海捞针,但是要找一支出京公G禁军就要容易很多。从那浩瀚繁多一捆捆卷宗、公函里,总能找出一点珠丝马迹。

    杨帆潜入是兵部库部,储放公函案牍地方。禁卫军三百余人出京公G,这么多人马调动,如果是奉了朝廷命令,兵部必有记载。如果屠村命令不是出自朝廷,调动这么多人马出京,也必然要找个出京公G借口,同样要经过兵部,否则就是迹同谋反了。

    所以,杨帆相信,只要那支禁军不是山贼土匪假扮,就一定会留下记载。

    p:不知阁下今夜忙不忙,且先投了推荐票吧,举手之劳,就算急着上C去,也不差这些许功夫滴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