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军史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二十章 没觉悟的修文坊民

第二十章 没觉悟的修文坊民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大唐狂士清客甜园福地极品假太监混后宫大官人史上第一大魔神

    一个百媚千娇小nv子,像个翘家S奔小媳F儿似赖你家里不肯走,你能轰她出门么?

    当然不能!

    所以,你不走,我走!

    杨帆毅然、决然地冲上了街头。

    看着他走出门去,天ai奴眸中波光潋滟地一闪。

    她不肯走,固然是因为官府这一招其实并不太高明,官府根本没有足够力量彻查整个洛Y城,所以才动用这种“打C惊蛇”手段,试图促使她自己跳出来。不过这一招看似寻常,但是大部分被通缉人都会上当。

    “事不关己,关心则乱!”一旦真被人发现,是要身陷囹圄,人会本能地想要离危险远一些,谁能如此冷静、大胆地应对官府盘查?但是天ai奴做为能被派去刺杀武则天一名超级刺客,她胆量显然不属于这个大部分人范围。

    然而,不逃不代表必须留杨帆家里,洛Y城这么大,尤其是官府众多衙门、官员众多府邸、各种仓库仓房,想要藏人很容易,天ai奴也不是个喜欢恩将仇报、赖定了救命恩人nv人。

    问题是,当杨帆回到家里,向她说起必须马上离开时,她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杨帆,到底是不是一个真正坊丁?或者说,曾经只是一个坊丁和小偷杨帆,现身份是否依旧那么简单?

    她昏迷之后,一直到杨帆房中醒来,中间一切全都不记得,但是她记得,此前那名nv宫卫可是追得甚紧,她既然看到了骑墙上两个小偷,那么追来那名nv宫卫看到他们没有?

    杨帆家老旧不堪,看起来很有些年头了。屋子里摆设、混乱肮脏环境,也完全与一个单身汉相符,包括家里从不开火,一日三餐都外面,包括他那刷牙用劣质牙刷,完全找不出一丝破绽。

    而且当晚她已经墙头看见了这个男人,所以他身份当无可疑。不过,如果那个nv宫卫搜到了昏迷中她,并且看到了这两个小偷,会不会设了一个局给她?

    当日,盛怒之中武后,厉声喝令要要抓活,这句话她听到了。

    武后之所以坚持要抓活,是因为她乎不是这个刺客,而是指使刺客行刺人。能够受命刺杀武后人,必然是一个极可靠死士,用刑未必会B问出他们想要东西。那么,官府会不会换一种巧妙办法,叫她主动引领官府去找到她幕后主使?

    这个念头,方才她脑海中只是电光般一闪,却足以引起她警惕了,她不敢冒这个险,她必须进一步确定杨帆可靠,所以,她不能走,至少现不能!

    ※※※※※※※※※※※※※※※※※※※※※※※※

    “咳!今天召集大家来,是因为朝廷走脱了一个重要犯人,公人追捕时候,这个犯人就咱们修文坊内消失了踪影,所以咱们修文坊是重点核查区域。”

    苏坊正站自己家台阶上,神情严肃地说着,奈何下边依旧是乱哄哄,坊丁们哪有什么纪律X可言,平时大家各自负责一块,没啥机会聚到一起,现权当是友谊聚会了,互相寒喧,家长里短,拍拍打打,没个清静。

    “咳!肃静!肃静!一会儿,老夫会带你们去武侯铺,由不良帅分派差使,武侯们带着,按照你们平时负责地段,逐家逐户进行盘查。你们记住了,盘查期间,还要告知各门各户,藏匿人犯者,一旦抓获是要与犯人同罪,而举报者则重重有赏。”

    众坊丁们听完了解说,刚要转身往外走,苏坊正又来了一句:“后,我再嘱咐大家J句……”

    众坊丁们站住,苏坊正又殷殷嘱咐道:“查归查,你们可不许扰民,官宦士绅人家,谅你们也不敢,可寻常人家也不可以,没准张家nv儿就侍郎府上当厨娘,李家儿子就尚书府上做管事,捅出漏子来,本坊正可不负责!”

    坊丁们根本不把朝廷这件差事放眼里,一个个依旧嘻嘻哈哈有说有笑,苏坊正“后,我再说J句”重复了好J次,直到坊丁们说笑声L完全压住了他声音,这才无可奈何地放弃说教,领着他们直奔武侯铺。

    修文坊武侯铺由一正一副两个不良帅负责,共有武侯近五十人,不过洛Y城有一百零三坊,百万以上常住人口,平均一个坊就有一万人,可以想像这一个坊地段有多大。

    当然,任何一个城市都有闹市区、居民聚居区,也有居民稀落地区,洛Y城也不例外,太偏僻坊甚至有些大P地段是种着庄稼,而修文坊正是市中心极繁华一个坊,坊中居民有两万六千多人。这么多人分住不同里弄曲巷里,以一个武侯铺五十个铺丁规模,根本就不可能完成搜索任务。

    突发事件一年也没J回,朝廷又不可能像养兵一样平时养着大把公差巡捕,如今要搜索人犯,靠这J个人,犯人都不用出坊,只要J条巷弄间跟他们玩捉迷藏,就够他们受,所以,才把这些坊丁也都调来。

    不良帅霍明雷集合了全部武侯和坊丁,对他们做了详细分派,由武侯们把守J条十字大街和各里弄曲巷关键路口,然后由坊丁们按照他们平时一贯分工,分别对自己负责地段逐门逐户上门人口盘查。

    马桥和杨帆正好是一组,负责他们住处所修文坊第七曲、第八曲治安,负责带队武侯冯缘也是他们极熟悉人,三个人到了第七曲,冯缘往巷口一站,长巷对面业已站定了一个武侯,遥遥地向他招一招手。

    冯缘向对面招招手,对马桥和杨帆道:“这坊里都是乡里乡亲,不过上头既然J待下来,总是要查。你们两个原就管着这两曲,对各家情形都了解,谁家J口人,都什么长相,全都清楚。一家家给我查下去,但凡有生人、客人,全都叫他们到武侯铺报备一下。另外,不良帅可是吩咐过了,万万不可扰民,一旦捅出什么篓子,本人也是概不负责。”

    马桥懒洋洋地问道:“冯武侯,官宦人家也要查么?”

    冯缘绷紧了脸P道:“你们两个不要嘻嘻哈哈不当回事,这人犯G了什么,咱不晓得,不过连刑部官儿都过问了,想必这案子小不了。官员们家,自然也要查,你们要用心些,真要得着那歹人消息,你我俱都有赏。”

    “冯武侯,我们兄弟俩做事,你管放心。”

    马桥向冯缘拍着X脯打保票,刚刚走开J步,就轻声嘱咐杨帆道:“兄弟,别实心眼儿,官儿太大人家,咱跟里边管事说一声,门楼里多站一会儿,就当查过了。可别实心眼真往里闯,人家不乐意了,不要说冯缘,就是不良帅也不会保你。”

    杨帆笑嘻嘻地道:“晓得了!”

    两人一人一根哨B,先到了第一户人家门口,那是一户平民,马桥也不抓那门环扣门,只将哨B往门上“梆梆梆”地一敲,便高声叫道:“冯大郎,开门啦!”

    查过了冯家,第二家就是杨帆住处,不过马桥怎么可能查他家,两人到了他家,只院中站了一站,便折身走出来。对于其他人家,普通人家查问倒还仔细,逐家逐户,房内房外但凡能藏人地方都扫了J眼,也对那户主认真嘱咐一番,有那熟识脾气也好,与他们聊着天进去,四下瞧瞧便又聊着天送出来。

    有那脾气不好免不了倚仗年老辈尊唠叼J句,两人也不还嘴只管听着,到了第三家阎录事府上,这位官儿不大也不小,二人便也进去看了看,只是一进去就没见着好脸Se。

    阎录事家管家听明来意,十分不情愿地开了门,阎家娘子闻讯出来,站阶上,唬着一张脸,吩咐那高丽婢子道:“跟着他们,给我看紧了些,莫叫这两个不良人,顺走了我家东西。”

    马桥听了大怒,对杨帆小声道:“这F人面目可憎,好不烦人,下一次动手就是她家了!”

    杨帆笑着答应一声,道:“好!”

    两人阎家不曾搜得什么,被那阎家娘子指桑骂槐地轰出来,灰溜溜地便又到了第四户人家。这户人家朱漆大门,铜环双挂,门前虽无台阶,两株绿柳,倒也清洁,看那院墙白灰黛瓦,虽比不得阎录事家,也算相当宽裕人家。

    杨帆到修文坊才大半年,虽然有意结J,认识了坊中许多人家,这户人家却不熟。他只记得,这家户主叫吴广德。吴广德是个行商,小门小户人家,专跑洛Y到大梁两地做生意,虽说两地相隔不是甚远,但那年代J通不便利,却也不算近,因之吴广德一年倒有半年功夫待大梁那边。

    这段时日,吴广德正大梁,洛Y家里只有个娘子守着门户。杨帆看过户籍簿子,吴家娘子姓鲍,ru名银银。不过因为丈夫不常家缘故,这位鲍娘子平素不大坊中走动,只是守着门户度日,所以虽是邻居,杨帆却对她一点印象也没有。

    马桥到了门前,正了正头上幞头,伸手抓起门环,轻轻叩了三下,高声唤道:“鲍娘子,鲍娘子,官府查缉逃犯,吩咐逐户盘查。你且开门来,叫我与杨二进去,屋里院外瞧上一眼便走!”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