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军史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十六章 我想捡个媳妇儿

第十六章 我想捡个媳妇儿

推荐阅读:清客大唐狂士极品假太监混后宫医统江山夜天子大官人甜园福地史上第一大魔神

    杨帆吞吞吐吐地道:“这个萧千月呢,因为相貌丑陋,家中贫困,所以年近三旬,还娶不到婆娘……”

    nv刺客挑了挑细细弯弯的柳眉:“那又怎样?”

    杨帆鼓足勇气道:“可是今年年初的时候,他在路上捡到一个姑娘,后来……那位姑娘就成了他的媳F儿了。ai夹答列”

    杨帆说到这里,便“很难为情”地低了头去,他话中目的至此已是昭然若揭了。

    他那羞涩腼腆的模样,完全就是一个被迫向人吐露心声的少年该有的正常反应。杨帆对这般做作驾轻就熟,这可是他从小就用来应付那些热情奔放、大胆活泼的南洋nv孩儿练就的本事。

    nv刺客怔住了。

    杨帆所说的事,在那个年代,绝不是一件很希罕的事情,J乎在每个城市,每个乡村,都发生过类似的事情:一个无家可归的流Lnv,被人收留,然后做了人家媳F,这种事情太常见了。

    甚至,这位nv刺客在听到杨帆这番话后,马上就想到了她自己,当年,她岂不也是走投无路,差一点儿就做了别人家的童养媳?

    可是,眼前这个看起来似乎挺耐看的小贼,救她回来的目的,竟然是想效仿他那位姓萧的好邻居,给自己讨个便宜媳F!他,准备把刺杀天后的nv刺客捡回来,当他的媳F!nv刺客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位仁兄异想天开的神奇想法,以至于愣在那儿,半晌没有答话。

    杨帆见她不语,脸更红了,他挠了挠头,红着脸道:“我当时……其实就是那么稀哩糊涂地一想,并不真就要……咳咳,施恩不图报才对,你放心,这种事我也勉强不得你,我只是这么一想……”

    他当然不能告诉这个nv人,说他救她,只是因为她是被官府追杀的人,而他本能地厌恶官府,所以与她同仇敌忾。他也不能告诉这个nv人,说她无助地俯伏在溪水边的样子,像极了童年时的他,所以才触动了,只好编了这么一个还说得过去的理由。

    nv刺客信以为真了,她也不知自己这时是该气还是该笑,她凝视了杨帆半晌,才啼笑皆非地叹了口气,道:“足下对我有救命之恩,这个大恩,我自然是要报答的,不过……”

    看到杨帆眼中放出的光芒,nv刺客赶紧追加了一句:“不过,不是你想的那样。总之,我会报答你,我不喜欢欠人家的情。我现在很疲倦,想先休息一下,有什么话明早再说,好么?”

    “好,好!”

    杨帆学着马桥被他老娘教训,手足无措时的模样,搓了搓手,憨笑道:“那成,那咱们就先睡吧,夜也深了,明儿一早我还要早起呢,有什么事,咱们明天再说。1”说着,杨帆便在榻边坐下,开始脱鞋子。

    nv刺客惊道:“你G什么?”

    杨帆茫然道:“睡觉啊,我就这一张木榻,你……不是要我睡到柴房去吧?”

    岂有此理!

    nv刺客把俏脸一板,道:“你睡地上!”

    杨帆道:“姑娘,你讲讲道理成不成?这可是我家!”

    nv刺客一按剑簧,“铿”地一声,利剑弹出半尺,杨帆吓了一跳,赶紧“出溜”到地板上,放弃了跟她讲理的打算。

    nv刺客轻轻哼了一声,还剑入鞘,抱在X前。

    杨帆在地上和衣躺下,偷偷瞄了她一眼,“关心”地道:“姑娘,穿着S衣F睡觉恐怕不太好,不过我就这一身衣裳,实在没有衣F换给你,如果你想把S衣F脱下来其实也没啥的,反正灯一吹,啥也看不见。”

    nv刺客不说话,只是用那双漂亮的大眼睛瞪着他。

    她算看出来了,这小子就是个带些无赖习气的市井儿,既不是大歼大恶,也没胆子真的做什么大歼大恶的事儿,却也不是什么安分守己的良家子,或者他依旧对自己有点贼心不死也说不定,不能给他好脸Se。

    杨帆被她的目光看得有些抵挡不住了,便嘀咕道:“那不是还有一床被子么,你盖上不就成了……”

    杨帆说着,便吹熄了灯。

    油灯一灭,室内顿时……一P清明。

    今夜弦月如钩,漫天星光灿烂,杨帆本以为灭了灯火会比较黑暗,谁知道室内居然清冷如霜。杨帆扭头看了那姑娘一眼,正碰上姑娘那双亮晶晶的大眼睛,就连她的五官轮廓也依稀可辨。

    杨帆“诚恳”地道:“真的……看不见,我是雀蒙眼!”(俗话:夜盲症)

    nv刺客还是不说话,只用那双漂亮的大眼睛瞪着他。

    杨帆吃不住劲儿了,只好转过身去睡下。

    姑娘的嘴角攸地chou动了两下,她的肩上很痛,身上很乏,可是不知怎地,她居然有些想笑:“怎么遇上这么一个活宝……”

    ※※※※※※※※※※※※※※※※※※※※※※※※※※

    天刚蒙蒙亮,则天门上便钟鼓报晓了。

    第一通鼓响时,nv刺客便睁开了眼睛,虽然她依旧有些困倦,但是这么响亮的钟鼓声,哪里还能睡得着。她一睁眼,就发现那个睡在地板上的男人不见了,nv刺客心中一紧,立即翻身坐起,因为坐起的动作太猛,牵动伤口引起一阵痛楚。

    她颦着柳眉,坐定身子,轻轻按住肩头,警惕地四下打量起来。

    晨曦透过窗棂映进房中,尚有一种灰蒙蒙的暗意,房间里空荡荡的,除了一张睡榻、一张J案和贴墙的一口破旧箱子,余此别无他物,东西虽不多,却给人一种乱到了极点的感觉,这是明显的单身汉的特征,屋里又脏又乱,除了屋主人经常触碰的地方,其他地方甚至落了厚厚一层灰。

    nv刺客走到墙边,打开那口破箱子看了看,这是这个乱得像猪窝似的房子里唯一的一件家具。果如那家伙所言,里边一件衣F都没有,那家伙的全部行头,似乎就只有他身上那一套。如果自己穿着这身夜行衣,大白天的走出去……

    nv刺客轻轻摇了摇头。

    虽然她不知道那个迄今为止还不曾通过名姓的男人去了哪里,但是她并不担心那人会去官府告密,如果那人有心告密,昨晚就不会冒险把她扛回家来,直接把她丢进武侯铺就行了。就算他改变了主意,趁她昏迷的时候也完全可以去报信,而不会等到现在。

    可是她可以相信这个人,并借助这个人的地方养伤么?这小子虽然油嘴滑舌的,不过看起来倒是个有贼心没贼胆的,不用担心他会对自己不利。不过……

    nv刺客微微沉Y起来。

    虽然她任务失败,但是这方面她并不担心,刺杀天后哪有那么容易的,当初进宫行刺时,公子就预估过,成功的可能姓并不是很高,但是哪怕只有一成可能,也要放手一搏罢了。

    如今虽然失败,但羽林卫中自有公子的内应,她能顺利潜进瑶光殿实施刺杀,就是内应的协助。她的失败和逃走,公子一定都了如指掌,公子知道了这些情况,自然会知道该如何应变。

    眼下她要做的唯一事情就是自保,而她唯一可虑的,就是不知道官府会不会大索全城,如果那样的话,这个有贼心没贼胆的了风声,心生怯意,既而出卖她。

    转念一想,她又踏实下来,这J年来,武后将李唐皇室诸王一一铲除,就连她的长子和次子成为她的绊脚石的时候,也被她毫不犹豫地杀掉了。她大肆任用酷吏,籍种种名目,清洗忠于李唐的大臣,又频频搞“献瑞”为自己造势,分明是想革李唐之命。

    此时的武后,费尽心机营造的就是那种“天下归心”的氛围,她岂会把遇刺一事张扬天下,从而助长反叛势力的气焰呢?

    ※※※※※※※※※※※※※※※※※※※※※

    “呸、呸呸!”

    沉思中的nv刺客听到院中隐隐传来一些声音,便合上箱子,朝门口走去。

    院子里,杨帆正蹲在水井旁刷牙。

    牛骨的刷柄,猪鬃的刷mao,蘸了青盐,刷得一嘴猪mao。

    杨帆“呸呸”地吐出嘴里的猪mao,嘀咕道:“这牙刷子还是新的呢,刚用一回就开始掉mao,大娘这牙刷子做得实在不怎么样,这样的牙刷子怎么可能卖得出去!”

    这时候,大部分人还是用杨柳枝刷牙,把事先泡在水里的杨柳枝,用牙齿轻轻咬开,里面的杨柳纤维支出来,就成了一把细小的木梳齿,再不然就用丝瓜瓤子。不过牙刷子业已问世了,只是用茯苓等Y材制成的“牙膏”如今还不曾发明,依然只用青盐。

    不过这年头,牙刷子还是一种奢侈品,普通人家不会在这方面做花销,杨帆是近水楼台,因为马桥的老娘就是做牙刷子的,这才免费得了J支,因之他也就成了马氏牙刷子的首批试用人员。

    只是,看起来这马氏牙刷子明显就是假冒伪劣产品,刷mao不但带着一G子猪mao味,而且牛骨制成的刷柄只要沾上J次水就开始发黑,有些粗糙有Y碴的地方,还容易刮伤牙床。

    实际上,做牙刷子的都有一些自己的不传之秘,诸如劈制牛骨、牛骨钻孔、捆扎猪鬃,这些步骤只就会做了。但是劈好的牛骨要用淘米水浸泡J天以防腐,泡好的骨P要用麻衣锉锉平,再放到放了H藤芯的木桶里抛光,牙刷子做好后要用硫磺熏蒸来去味消毒,这些诀窍人家不说,你就不容易想到了。

    杨帆正嘟嘟囔囔地发着牢搔,“吱呀”一声,房门开了。

    nv刺客静静地站在那儿,仿佛一株生长在深谷的幽兰,娴静时候的样子全无一点nv刺客的彪悍与杀气。

    她站在门边,憔悴的脸颊因为失血过多而显得过于苍白,以致那本来就很白皙的脸颊因之有了一层半透明的质感,J绺秀发就垂在她那蛋清一样剔透的腮边,愈发衬托得肤白如玉。

    杨帆笑了,向她扬扬手,道:“你醒了,出来吧,没关系,这才敲头一通鼓呢,这修文坊里,没有人会比我起的更早。”

    他的笑很灿烂,Y光般灿烂,笑时颊上还遽尔生起两个浅浅的酒窝,nv刺客看在眼里,竟尔生起一种“卿本佳人,奈何作贼”的感觉!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