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军史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十五章 从前有座山

第十五章 从前有座山

推荐阅读:夜天子甜园福地医统江山大唐狂士清客极品假太监混后宫大官人史上第一大魔神

    杨帆凝视着那小宫nv消失的方向,并没有搭马桥的话碴儿。1

    马桥不知所以,他却多少知道一些朝廷的秘闻佚事。

    他知道,深居内宫的武则天身边,有一支秘密力量,名为梅花内卫。在武则天制造证据诛杀李唐宗室和剪除一些无法公开处治的反对力量方面,内卫出力甚巨。

    杨帆只从官方案牍中看到过一些有关梅花内卫只言P语的记载,并不清楚他们的打扮装束,具T职责,可是方才看到那小仙nv眉间的一点梅花,不知怎地,他就想到了这个神秘的组织。

    这时,先后从墙头掠过的两道人影和马桥的两声鬼叫,已然惊动了巡夜的武侯。有人高叫着:“什么人夜间上街?”远远便有一丛灯火招摇而来。杨帆和马桥一见无暇多说,立即作鸟兽般散去。

    两人在这坊里早就走惯了的,一C一木、一砖一瓦都了如指掌,两人一路行去,专门避开大路,不一会儿就摆脱了武侯,赶到二人居处附近,互相扬一扬手,便分别揣着赃物闪进了自家的院落。

    马桥闪进自家院落,站定身子,鬼鬼祟祟地四下看看,从怀里掏出一件东西,那东西软绵绵的一团,抖开来,似乎是一件丝织的亵衣。

    马桥凑上去,深深地嗅了一口,自语道:“好香呀!H家大娘子都三十多岁的F人了,居然还穿如此艳丽的诃围子,嘿!”

    马桥将那团F人的X围子揣进怀里,蹑手蹑脚地上前一推门,老娘果然给他留了门,马桥闪身进门,将门闩放下,门隙里便透出光线来。

    马桥家的灯光亮起的时候,杨帆所住的小巷里鬼魅般地闪出一个人影,他静默了刹那,观察了一下左右动静,见十字大街上静悄悄的毫无声息,便飞掠过去,投入另一条巷弄。

    这人影快的出奇,而且极为熟悉坊中地形,他在一条条坊间巷里攸现攸没。很快就回到了方才马桥和杨帆所在的墙头处。他低头嗅了嗅墙头的血迹,然后就像是寻找什么似的,在周围搜索起来。

    P刻之后,这人出现在那辆水车旁,低头看着地上,喃喃自语道:“好精明!居然去而复返,遁身水下。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居然失血过多昏倒在这儿,如此这般等到天亮,还是不免被人抓去。”

    淡淡的星光照着这个人的脸,正是刚刚离开的杨帆。在他脚下,正静静地趴着一个黑影,这黑影大半截身子已经爬出溪水,可是两条腿还垂在水中,看衣装打扮分明就是方才那个刺客,他已昏厥在那儿,一动不动。1

    杨帆低头看着他,眼神不住地闪烁,似乎有些犹豫挣扎,可是看着他昏迷水中的样子,酷似自己当年被人踢落溪水中的情形,杨帆便不想袖手而去。终于,他吁了口气,弯下腰去,抱那半浸在溪水中的夜行人。

    人一入怀,杨帆便惊“咦”一声,似乎有所发现,不过他的动作并没有停,只是稍稍一顿,百十斤重的一个大活人便被他抱在怀里,他的动作依旧敏捷无比,半人高的土墙一跃而过,迅速没入夜Se当中。

    ※※※※※※※※※※※※※※※※※※※※※※※※※

    落闩,点灯。

    灯光亮起,水一般泻满整个房间,照亮了平躺在榻上的那个人。

    杨帆一手挡在烛火前面,举着灯烛缓缓走到他救回来的那个蒙面人身边,蹲下,将灯放在案J上,仔细打量着“他”。

    灯光昏H,榻上的人水淋淋的,S衣贴身,身T曲线在他的双眼下一览无遗,果然是一个nv人,方才他刚把人抱起来,就发觉有异了,却是此时才能一窥庐山真面。

    薄薄的绸衣绸KS透之后,裹在这夜行人玲珑凹凸的身上,完全起不到遮掩的作用。那双浑圆的大腿,修长、结实、饱满,就在他的眼P子底下,S透的衣K裹在身上,连下腹处也被S漉漉的薄K绷出了细致的形状。

    杨帆的视线飞快地从那儿越过去,包括nv刺客微贲的X部曲线,他的目光都没有多作停留。nv刺客的胴T无疑很美,对一个少年来说尤其更具吸引力,但他并没有用自己的目光亵渎这nv孩儿的身T。

    他看了看紧贴在少nv脸上的S透的面巾,微微皱一皱眉,便托起她的颈子,替她脱下了头套。头套脱下,露出一头束成马尾的秀丽青丝,把她放平,籍着灯光看她模样,约摸十五六岁年纪。

    这少nv相貌清秀,有种江南越nv的水灵剔透。此时她还在昏迷当中,秀气的眉mao在昏迷中微微地颦着,有种颇为倔强的感觉,可那苍白的脸颊却又透着一丝无助的味道。

    杨帆的目光在她脸上逡巡了P刻,便移到她的肩头,那里破了一个洞,此时已经没有血流出来,衣洞处隐隐露出一痕肌肤,上面有一个伤口。

    杨帆皱了皱眉,走到屋角,打开一口破箱子,从里边捧了一口匣子出来,回到少nv身边,掀开匣盖,从匣中拿出一把剪刀,轻轻挑起nv刺客伤口处的衣衫,剪了下去……

    S衣裹着玲珑的X膛,虽是稚龄少nv的身形,却有G说不出的nv人味,杨帆克制着看上一眼的本能,将她伤口附近的衣F割开以后,从匣中取出一块叠得平整的白叠布,用小刀豁开一个口儿,“嗤啦”地撕出长长的一条。

    如此这般,撕出五条白布带子,又从匣中拿出一个小葫芦,用嘴咬去葫芦塞子,一只手cha到nv刺客身下,托起她微微侧了侧身子。

    昏迷中的nv刺客似乎感觉到了痛楚,微微地发出一声呻Y,杨帆将葫芦嘴儿对准nv刺客背部血R模糊的伤口,飞快地点下一些褐HSe的Y沫,然后放下葫芦,将一条准备好的白布带子轻轻地贴上去……

    放平nv刺客的身子后,杨帆如样施法,给她正面的伤口也敷上了Y。nv刺客被细枪一枪刺穿了肩头,好在不曾伤了肺腑,及时救治,不会有生命危险。不过是否会伤了筋脉,影响她的一身武艺,现在还不好说。

    杨帆敷好了Y,将布带一圈圈缠好,然后再拿起第二条布带,当他缠到第三条布带的时候,额头已隐隐地现出了汗渍,他虽然秉持着君子之礼,不去看那妙相毕露的nvT,但心姓是一回事,本能却是另一回事。

    他还是个血气方刚的少年,时而托着少nv的纤腰,时而托起少nv柔腴的项背,时而裹扎伤口,再如何小心避闪着目光,那玲珑的玉兔边缘美好的形状和曲线也不免要落入眼帘,他的身T已经起了些本能反应。

    “嗯……”

    这一番折腾,nv刺客呻Y一声,醒了。

    nv刺客双睫微张,灯光入眼,不免为之大惊,她疾伸手,本能地就去抓剑!

    杨帆闷哼一声,整个人顿时僵在那儿。

    “你是谁?”

    nv刺客的眸子迷蒙了刹那,迅速清明起来,有些凌厉地看着杨帆。

    “我……是……救你命……的人!”

    nv刺客飞快地扫了一眼室中的情形,确信不是官衙,又问:“这是你的家?”

    杨帆脸上微微现出一丝难受和腼腆的神气:“这样……说话,好吃力!姑娘……请先放手!”

    “嗯?”

    nv刺客微微一诧,目光一垂,这才发现她握着的东西Y则Y矣,却并不是她的剑柄。她抓的位置居然是这男人的裆下,nv刺客苍白的脸颊“呼”地腾起一P惊人的红晕。她的小手仿佛被蝎子蜇了似的迅速一颤,猛地松开来。

    杨帆长长地舒了口气,由于角度问题,他的“枪”J乎被这nv刺客的纤掌拗成了九十度,还好,“枪的质量”很过关,只一松手,它就绷得笔直。杨帆弯了弯腰,有些难为情地道:“在下实无邪念,只是剪衣裹伤,难免……”

    “不要说了!”nv刺客垂了眼帘,红晕满颊,用凶巴巴的语气掩饰自己的羞窘,飞快地转移话题道:“剑还我!”

    “呃,好!”

    杨帆侧了身,赶到柜旁,取了长剑回来。

    姑娘取剑在手,神情便轻松了许多,似乎一剑在手,她便有了最大的安全保障。

    她吁了口气,脸上的红晕渐渐散去,抬起双眼仔细看了杨帆一眼,似乎有所发现,突然道:“你是……我方才遇到的那个小……小……”

    杨帆笑道:“是我。”

    nv刺客眸中闪过一抹狐疑,问道:“你为何救我?”

    杨帆一呆,反问道:“为什么?救人……也需要理由么?”

    nv刺客盯着他道:“我这身打扮,肩上又受了伤,你应该看得出,我不是个普通人,你一个做贼的,就不怕给自己惹麻烦?”

    nv刺客这么问,倒不是她不近人情。她做的案子,实在是非同小可,一个人或许会对一个倒卧路边的伤患慨施援手,然而对一个触犯王法的人,他还敢慷慨相助么?更何况这施以援手的乃是一个小偷,她不问清杨帆救她的理由,是不敢在此多待一刻的。

    杨帆似乎犹豫了一下,并没有回答。

    姑娘目中隐隐泛起一道杀机,冷声道:“说!”

    杨帆咳了两声,仿佛被人B出心中秘密的普通坊间少年一样,忸怩地道:“这里是修文坊,在我们修文坊十字东大街西三曲大榆树下,有一户姓萧的人家,萧家有个儿子叫千月……”

    nv刺客听得一脸茫然,诧异地道:“这跟我的问题,有什么G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