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军史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七十五章 四面风

第七十五章 四面风

推荐阅读:悍戚史上第一大魔神特种兵到部级大员:官途枭雄我和继母同居的日子大唐第一庄特战狼王夜天子极品假太监混后宫我的三宫六院许贵宝谍海生涯

    马桥旁边的一个“坊丁”应声跨出来,肩不摇,身不动,一副标准的军姿,只是现在谁也没有太注意。

    “吴备身,是我们先赶到的。”

    “你说,看到了什么!”

    “这……,当时我们刚从花丛后面转出来,马桥是走在我的前面的,所以……”

    那个“坊丁”有些惭愧地低下头:“卑职看到的,就是……您所看到的。”

    吴少东又看向马桥,目光如箭。

    马桥脸Se苍白如纸,像风中的落叶一般瑟瑟发抖,似乎现场的血腥已经把他吓坏了,以至于他还没有从惊憾中清醒过来,他看着吴少东,眼中焦距却一P茫然,似乎第七十五章 四面风根本视而不见。

    吴少东斥道:“胆小如鼠的东西,说!”

    “啊!”

    马桥惊得一颤,语无L次地道:“我不知道,小的什么都没看到,不是,小的看到了,其实没有看到……”

    吴少东大怒,一个箭步蹿到他面前,伸手揪住他衣领,把他提得双脚脚尖都踮了起来,厉声咆哮道:“说!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马桥彻底清醒过来,他缩着脖子,眼神游移飘忽着,瑟瑟缩缩,像一只鹌鹑似的颤声道:“小的……好像看到……看到一个黑影向那边树丛里一闪就不见了,然后就看见亭子里的人全都死了,小的……小的也不知自己是花了眼,还是真的有看到……”

    吴少东盯了他半晌,恨恨地放开手,这时有人上前探了探地上昏迷的两个人,大声叫道:“吴备身,他们两个还活着,只是晕迷了。”

    吴少东把手一挥,沉声喝道:“救醒他们!”

    ……

    堂上明亮如昼,蒙着一脸白布的杨明笙坐在主人的位置上,左右坐着蔡第七十五章 四面风东成和吴少东,杨帆和段未峰站在他们面前。

    蔡东成和颜悦Se地道:“不要怕,你们说一说当时的情形。”

    杨帆似乎从不曾经历过这样的大场面,所以显得有些惶恐,他紧张地扣着指甲,道:“将军,小的什么都没有看见,我当时就觉得脑后生风,接着眼前一黑,就昏过去了,等我再醒过来时……就……就在这儿了。”

    蔡东成没有说话,目光又转向段未峰,段未峰脸上一红,颇为尴尬地道:“标下也是一样,当时只听到他一声惊呼,身子就向前栽来,然后我的后脑也挨了一下狠的,就……昏倒了,等标下醒来时……”

    段未峰面孔涨红,蔡东成的脸Se却黑下来,他缓缓地站起来,负着手在堂上沉重地踱着步子,踱了好久,才烦躁地摆了摆手,便有人把段未峰和杨帆带了下去。

    “少东!”

    吴少东应声而起,抱拳道:“卑职在!”

    蔡东成沉Y道:“从现在起,你P刻不要离开我的左右。”

    吴少东知道郎将是为了他的安全着想,心中一暖,立即应道:“卑职遵命!”

    蔡东成霍地看向杨明笙,目中隐藏着熊熊怒火,恨声道:“杨郎中,为了你,某可是已经折了三员大将!”

    杨明笙怪异的一笑,Y恻恻地道:“这与我有何相G?蔡郎将,当年的事,你我都有份的。”

    蔡东成拂袖而去,咒骂声远远传来:“这种废物,还活着有什么意思!”

    杨明笙听见了,他慢慢仰起脸,两个黑洞洞的鼻孔好象在空中嗅着什么似的,沙哑地道:“谁说我活着没有乐趣?我想知道他是谁!我想知道,到底是你们能杀得了他,还是他能杀得了你,我一定会知道的,一定会知道……”

    ※※※※※※※※※※※※※※※※※※※※※※

    蔡成东出了杨明笙的卧房,对吴少东道:“咱们被人这般牵着鼻子走,终非良策。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明日一早,就把咱们的人全都撤回去。”

    吴少东道:“郎将,兄弟们的仇,不报了?”

    蔡东成道:“当然要报,不过,不是在这里,是在咱们的地盘。”

    他冷冷地瞟了一眼杨明笙的卧房,冷笑道:“那刺客既已知道我也是他的仇人,他会放过我么?是我大意了,小瞧了他,才中了魔障一般,只想着以杨明笙为饵,孰不知,我也是那刺客必Yu得之的目标,如此一来,我何必留在这里。我倒要看看,军营重地,他还敢不敢来!”

    杨郎中府上的气氛空前紧张起来,四面风声,八方鹤唳。

    前两次,刺客只杀重要人物,普通的武侯坊丁们虽然忐忑却还不是特别的害怕,但是这一次刺客大开杀戒了,死的不只是军中将领,还有刑部的公人、杨家的护院,一时间人人自危。

    没有人知道凶手是谁,不知道身份、不知道来历,不知道动机,来无踪去无影,于戒备森严的杨府中如入无人之地,这份本事,简直是匪夷所思了。于是,大家看向吴少东的眼神就有些不太对,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不过,至少今晚大家能踏实一些,因为今晚已经死过人,那刺客就像一口不见血不回鞘的神剑,今夜已经饱饮了鲜血,想必也该归鞘歇息了。

    但是,剑并未归鞘!

    杨帆和段未峰被人一击致昏,虽不致死,却也头痛Yu裂,今夜的巡弋任务只能J由另两人负责,他们回去歇息了。

    段未峰等一批新来的所谓坊丁因为晚到,另行安置了住处。马桥陪着杨帆回到柴房,给他喝了些水,看着他歇下,便继续巡逻去了。

    四更天,杨帆的酣声忽然停止,悄悄地坐起来。

    他一直以来的习惯,的确是得手即走,另寻良机。但是这一回,他必须得提前了。

    杨明笙已经怀疑到内部可能有人与那刺客有勾结,他的处境日益艰难,同时,一再刺杀成功,使得防范更加严密,再想偷袭得手已然不易,对方如果再变更住处,将更加困难,此时动手,一则是打个出其不意,二来也是为形势所迫。

    门口有树,树上有巢,巢中有衣。青衣短打、青Se头套,短刀短剑,抓地虎靴,都用油布包得好好的,当杨帆把它们一一换好,再把那张驱傩鬼面戴到脸上,整个人就变成了另一个人。

    这一回,他要正面作战!

    杨帆伏在斗角飞檐上,就像雕塑在那儿的一只辟邪脊兽。

    他在飞檐上伏了已将近一个时辰。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