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军史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七十章 如临大敌

第七十章 如临大敌

推荐阅读:特战狼王大唐第一庄极品假太监混后宫特种兵到部级大员:官途枭雄史上第一大魔神悍戚我的三宫六院我和继母同居的日子夜天子许贵宝谍海生涯

    管事老刘脸Se沉重地从书斋中走出来,J个管事的立即迎上去低声询问了J句,刘管事摇了摇头,沉声道:“行了,都别问了,这儿够乱得了,你们就不要跟着添乱了,赶快把大家都安顿下去,各归各位,各司其职,不要乱,也不能乱。老罗,明儿一早,你带人去购置些东西,C办刘备身的后事。”

    那罗管事瞠目道:“什么?这……合适吗?他奉宸卫的人死了,就在咱们府上办丧事?这多晦气!”

    老刘训斥道:“刘备身的老家远在千里之外,人是为了咱们阿郎死的,不在咱们这儿办又能在哪儿办?”

    他说完了回头往书楼里看了一眼第七十章 如临大敌,见书楼中似无人听见,便急急走下台阶,把老罗拉到一边,压低声音道:“你呀,就别嫌晦气啦,那飞天大盗摆明了冲着咱们老爷来的,咱们还得指着这些兵将替咱们挡灾呢!

    那个中郎将蔡东成和其他三位千牛备首,跟这个刘奎是二十多年的老J情,咱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呐。这件事儿是阿郎同意了的,你可得认真着办、隆重着办,万万不可叫人挑咱们的mao病。”

    老罗连声道:“原来如此,晓得了,管事放心,这事儿我老罗一定办得叫他们没挑儿。”

    “二十多年的老J情么……”

    侧耳听见了这句话,一丝冷意从杨帆眸底倏然闪过。

    第二天一早,飞天大盗再入杨府,夜盗刘备身人头的事情就在坊间传开了,等到中午的时候,消息就已传遍整个洛Y城。

    口口相传、层层渲染之下,这个夜入杨府杀死奉宸卫千牛备身刘奎的刺客已被传的神乎其神,据说这个刺客修有一口飞剑,可以杀人于千里之外,据说他有飞天遁地的本领,百第七十章 如临大敌万军中可取上将首级,据说……

    而杨府里面,此刻正在为千牛备身刘奎隆重地C办丧事,书斋两层小楼整个儿变成了一座灵堂,一楼正厅里摆香案设祭,贡献三牲、时令水果,香炉蜡台等等,香案前又设了火盆,金银锞子烧得本来很雅致的小楼里乌烟瘴气的。

    刘奎的尸T由老罗去找了一个胆大的裁缝来,许之以重金,一针一线地给缝成了全尸,装棺盛敛,置放于香案之后……

    其实杨郎中根本不需要这么做来邀好蔡东成,他也是毁容瞽目之后,心神已乱,再不复昔日的精明沉稳。刘奎死在这儿,而凶手明显还会再来,就算他往外赶,蔡东成、沈家辉等人也不会走了,他们与刘奎情同手足,这个仇岂能不报?

    杨帆依旧G着夜晚打更、白天打杂的活儿,置办灵堂的时候,他就在里边跟着忙碌,蔡东成带着沈家辉三兄弟在刘奎灵位前咬牙切齿地发誓,一定要把凶手千刀万剐,为兄弟复仇,可他们怎想得到,凶手就在他们旁边。

    午后,突然有大批刑部差人赶到杨府,武侯坊丁和杨府下人,统统被赶到侧院,从杨府正门经前厅直到后宅这处书斋,沿路五步一岗、十步一哨,书斋更是被刑部公人团团围住,不许闲杂人等靠近。

    一看这架势,就是有重要人物将至,可惜就连作为二管事的老罗也不知道来的人是谁,因为就连他这个负责C持丧礼的人也被轰出书斋了。

    杨家后院的景Se还是很秀丽的,虽然唐初园林并不怎么精致,不对环境进行太多的人为修饰,不设置太多的人文景观,但是胜在野趣盎然。

    被轰赶到两厢侧院的武侯坊丁、杨府下人们知道将有大人物赶到,也没人敢胡乱走动,院内便尤其显得寂静。

    马桥趁机回家去了,因为有大人物过来,暂时不需要他们这些人的时候,马桥向刘管事告了个假,要回去看看老娘。马桥的孝在修文坊是出了名的,刘管事也知之甚详。那时的人特别在乎一个“孝”字,反正府上暂时不需支派给他差事,所以刘管事很痛快地答应了。

    秋天的园林,隐隐带些肃杀的味道,杨帆独自一人行走于林中,一副东张西望的样子,完全是一副初到豪门处处新鲜的样子,实际上他却是在熟记周围的环境。

    很明显,随着刘奎的被杀,府中的戒备将更加严密,偷袭下手的机会将越来越少,他对府中的环境越熟悉,就越有利于他的行动。

    杨帆正东张西望,佯观风景,默记着院中的道路树木、假山花C的位置,忽然一个稚N的声音道:“喂!”

    杨帆循声看去,就见路旁C丛中立着一盏路灯,杨家小姐雪莲就站在路灯旁。

    路灯高及成人肩膀,呈石龛状,顶部瓦盖,六面设孔,罩之以细密铜网。这条路是通向书斋和后宅寝居之处的,因为杨郎中时常在书斋办公至深夜,常常行走于这条道路上,所以道路两旁隔不太远就设一个路灯。

    杨帆走过去,弯下腰来,微笑着问道:“小小姐,你在这儿G什么呢?”

    杨雪莲道:“家里要来一个大官,娘亲陪着爹爹到书斋等候去了,我一个人好无聊,在这儿捉蝈蝈呢。”

    “哦,捉到了么?”

    “捉到了!”

    杨雪莲快乐地笑起来,回头指着那根路灯道:“喏,你看,我已经捉了五个,都关在这里面了。”

    杨雪莲小心翼翼地打开路灯的罩网小门,一只蝈蝈想要跑出来,她赶紧又把小门关上,咭咭地笑道:“想跑,哪有那么容易。”

    杨帆笑道:“小小姐好厉害,一下子就捉到这么多。”

    “唉!也不算多吧,现在蝈蝈越来越少了,再过些天就没有了,秋天最讨厌了,院子里的蝈蝈声越来越少,到最后你只能听到一只蝈蝈在叫,叫着叫着,不知道哪一天它的叫声就突然没有了。”

    杨雪莲提着裙子从C丛中走出来,眨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着杨帆,有些忧伤地样子:“你说,天冷了以后,蝈蝈会到哪里去了,是不是死掉了呀?”

    “这个……”

    杨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想了想道:“也许……是因为太冷,所以藏到洞里去了吧。要是蝈蝈都死掉了,来年怎么又会有蝈蝈的叫声呢?”

    杨雪莲歪着头想想,高兴起来,雀跃道:“对呀!你说的对,它们一定是跑回家藏起来了。”

    杨帆看着她的样子,忍不住问道:“你常常一个人在院子里捉蝈蝈么?”

    杨雪莲点点头道:“是呀!爹爹不喜欢我,娘亲又老是跟人打叶子牌赌钱,也不陪我,我从小就一个人在院子里玩,我喜欢捉蝈蝈,有时候……”

    她回头看看那正在路灯里鸣叫的蝈蝈,小大人似的叹了口气,道:“有时候,我觉得我跟它们其实是一样的,都是关在一个笼子里。可它们至少还有个伴儿呢……”

    杨帆皱了皱眉,问道:“令堂常去打叶子牌么?”

    杨雪莲道:“也不老是打叶子牌,有时候还颠钱、打双陆、掷骰子……”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