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军史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六十七章 老虎来了

第六十七章 老虎来了

推荐阅读:特战狼王大唐第一庄特种兵到部级大员:官途枭雄极品假太监混后宫史上第一大魔神悍戚我的三宫六院我和继母同居的日子夜天子许贵宝谍海生涯

    “哦!杨郎中的千金?”

    杨帆看她J眼,瞧她鸭蛋清儿似的小脸蛋儿,眉目清秀,眸如点漆,这是一个很漂亮很可ai的小姑娘,再想到杨明笙那副凹目鹰鼻,带些胡人血统的样子,杨帆不禁暗想:“恐怕那些大婶大娘们的猜测不是空X来风,这小姑娘的长相跟她爹还真是不太一样。”

    杨帆拧着衣F上的水,问道:“那你在这儿G什么?”.

    小姑娘道:“阿爷(口语:父亲)被坏人打伤了,我想去看看他,可阿爷不让我进房间,我很不开心。”

    杨帆安W道:“或许……你爹是怕自己的样子吓到你吧。”

    小姑娘默默地摇摇头,小小年纪,居然一脸忧伤:“阿爷对我不好,从小就不好。阿娘去看他,阿爷也不许她进去,其实……我从小就很少看见阿爷,他总是忙他自己的事情,捧着一大堆厚厚的书,看得津津有味……”

    小丫头抿了抿嘴唇,忽然压低声音,神秘地道:“我听人说,我不是阿爷的亲生nv儿呢。”

    杨帆愣在那儿,一时不知该如何答对她。小姑娘看看他,又轻轻叹口气,百无聊赖地托起下巴,粉腮被她的小手托起,显得憨态可掬:“大家都是这样,背地里起劲儿地说你,你真想问问他们时,就一个个嘻嘻哈哈,什么话都不肯说了。”

    杨帆看着这个似乎不太成熟,比起她的年纪,似乎又太成熟的nv孩儿,轻声问道:“令尊对你不好,旁人又说你不是令尊的亲生nv儿,那么他受了伤,你担不担心他,会不会恨那个害他的人?”

    “当然会啊!”

    小姑娘的眼帘忽闪忽闪的,认真地答道:“不管阿爷是不是我的亲生父亲,我总是他养大的呀,我不担心他又去担心谁呢?坏人害了阿爷,我当然要恨那个大坏蛋啦!”

    杨帆沉默了一下,重重地点点头,道:“是啊,就算没有生育之恩,还有养育之恩呢。做人,恩,要报!仇,要还!”

    “嗯!”

    小姑娘用力点头,向他甜甜地笑道:“虽然你的本事不怎么样,不过你说话很对喔!我叫杨雪莲,你呢?”

    杨帆笑了笑,轻声答道:“我姓杨,我叫……杨帆!”

    ※※※※※※※※※※※※※※※※※※※※※※※※※

    杨帆回到前宅五梅亭的时候,马桥正把饭菜摆到J案上去,他挺会来事的,哄得刘管事开心,陪在他身边做事,活儿清闲,吃的也比其他坊丁好些。看见杨帆一副落汤J似的模样,马桥赶紧迎上来,惊讶地问道:“这才多大功夫,你怎么成了这副样子?”

    杨帆叹口气道:“唉!我到后宅送饭去,刑部的那J位差官见我佩着刀,非要跟我较量较量武艺。”说着从腰间摘下朴刀,拔出刀来把刀鞘一倒,“哗”地一下,脚底下又是一汪清水。

    刘管事持箸正要夹菜,听到这句话把筷子往案上重重地一搁,怒声道:“哼!这些小人,这是知道我家阿郎大势已去,才敢如此放肆!在我杨府,居然还惹出这样是非,要不是阿郎现在需要静养,老夫一定……”

    他语气一顿,看看杨帆,又叹口气道:“你这孩子,也是太过老实。不惹事生非固然是好的,可也不能由着人欺负呀。”

    杨帆腼腆地笑笑,还适时的挠了挠头,一副憨态可掬的乡下孩子模样。

    刘管事恨铁不成钢地瞪他一眼道:“你这孩子,真是叫人又心疼又生气。这都深秋时分了,你这样**的还不着了风寒么,可有带来换洗衣裳,去换了衫子再吃饭吧。”

    杨帆道:“小的年轻,身子壮,不碍的!”

    马桥却清楚,他是根本没有衣F换,便道:“走,我刚好多带了一套换洗的衣裳,咱们回去换换!”

    马桥拉着杨帆回了柴房,取出自己的换洗衣裳给他换上,除了稍显肥大,倒也还算合身,两个人又回到五梅亭,刘管事已经快吃饱了,看见他们回来,招呼道:“快坐下吃东西吧,再搁一会儿就凉了。”

    杨帆和马桥道了谢,在J案两边分别坐下去,刚刚拈起筷子,一个家丁就急急地赶进来,禀报道:“刘管事,右奉宸卫中郎将蔡东成大将军,前来探望咱家阿郎。”

    “哦?”

    刘管事刚刚吃完,听了急忙放下筷子,站起身来道:“我去相迎,你快报与阿郎知道。”

    刘管事匆匆擦了擦手,起身向外便走,口中喃喃自语道:“奇怪!平素与阿郎来往的官员里并没有什么武将啊,这位将军闻讯即来,倒与我家阿郎很熟悉似的。”

    杨帆的耳朵微微动了动,把刘管事这句话一字不漏地听进耳去。

    一会儿,刘管事回来了,笑容可掬地引着一位客人,马桥和杨帆正坐在五梅亭里吃东西,这亭子无窗,也是八面通透的,将路上情形看得清清楚楚,两人都好奇地向那位大将军看去,虽然就活在天子脚下的洛Y城,这么大的官儿他们还是头一回看见呢。

    刘管事微微欠着身,引着那位将军正走在树荫下,两行大榆树,从正厅一直到前门,笔直的两行,中间是砌着石板的一条整齐路面,树荫茂密,Y光透过树荫斑斓地洒到路面上,因为微风摇曳的缘故,枝条在空中婆娑起舞,Y影花了一地。

    杨帆一眼看去,目光自下而上,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只H牛P的薄底战靴,战靴一脚踏来,一P树叶翻卷着还未落地,正被他一脚踏在下面,靴再抬起时,落叶已粉身碎骨。战靴抬起,再落下,踏出一种韵律的力感,杨帆的目芒不禁微微收缩了一下。

    目光继续上移,飞快的掠过粗壮结实的身躯,直接落到他的脸上,这是一个赤红脸膛的魁伟大汉,穿着一身奉宸卫的武官袍F,战盔挟在他的肋下,头发挽起,自额头往上,乌黑的头发紧紧地绷着他的面P,有种不怒自威的气势。

    刘管事欠身肃手,向这魁伟大汉做出一个请的动作,大汉稍稍一转,便踏上了拐向后宅的道路,转身之际,浓黑如戟的粗眉下,两道锐利的眼神向这边亭阁里扫了一眼,目光从杨帆和马桥身上一掠而过,未做P刻停留。

    在这位奉宸卫中郎将的眼睛里,坐在五梅亭里的杨帆和马桥,与他一眼扫过的石桌石凳、亭柱盆景、完全没有任何区别。当他转身折向后宅时,可以清楚地看见他X口的袍F被贲起的肌R绷得紧紧的,手臂甩动间袖上P护腕的铆钉在Y光下挥出一道道金HSe的光线。

    “喝!好大的威风!”

    马桥情不自禁地赞叹了一声。

    “好大的煞气!”

    杨帆在心里默默地追加了一句。

    到郎中府来的所有客人,都是他怀疑的对象,而武将尤其如此。方才刘管事自言自语的那句话,已经透露了很多信息:这些年来,杨明笙结J的官员大多是文官,少有武将与他来往,这位蔡中郎将更是从不曾登过门,而杨明笙刚刚出事,他就来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