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军史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六十六章 扮猪

第六十六章 扮猪

推荐阅读:夜天子我和继母同居的日子悍戚史上第一大魔神特种兵到部级大员:官途枭雄大唐第一庄特战狼王极品假太监混后宫我的三宫六院许贵宝谍海生涯

    “杨二,把这壶茶送到西厢房里去。”

    “杨二,库房里刚搬出来的那四床被褥,你扛到侧院里头去晒一晒,去一去霉气。”

    “杨二,把这两个食盒送到后宅里去,这是刑部J位差官的午餐。”

    杨帆在郎中府上忙得团团乱转,成功地从一个游哨变成了一个流动打杂的。

    原因很简单:他好支派。

    刑部和洛Y府的差官们是绝不可能亲自动手G这些活的,真要抓捕大盗,倚仗的是他们,这些位差爷,G的是刀头T血的买卖,还能G些低J的活儿不成?

    调到郎中府的武侯们地位比他们低J一些,可是自觉比坊丁们又要高尚一些,自然也不肯动手。坊丁们里边呢,大家又要论资排辈一辈,大鱼吃小鱼,小鱼吃,吃蠕虫,蠕虫吃泥巴,最后杨帆这个年纪轻、资历浅的“泥巴”就成了跑腿的。

    当然,这里边也不无杨帆的主动配合,这个身份,更方便他了解整个杨府的情形。

    “小帆,哪里去?”

    迎面走来一个五旬老者,穿一身青布圆领长袍,戴一顶青Se束发巾子,身后还跟着一个佩刀的壮汉,杨帆抬头一看,见是郎中府大管事刘痕刘老爷子,后边跟着的佩刀武士却是马桥。

    杨帆提着食盒站定,先向刘管事规规矩矩地打一声招呼,才对马桥笑道:“丁武侯让我给刑部的J位差官送些吃食去。”

    马桥不悦地道:“那些混帐行子,又指使你做事。小帆,你别太老实了,人善被人欺,凭什么。”

    杨帆笑道:“嗨!也不是多大的事儿,我年纪轻,多走动J步有什么的。”

    刘管事满意地点了点头,赞许道:“嗯!你这少年不错!”

    杨帆向他腼腆地笑笑,颊上露出两个浅浅的酒涡儿:“承蒙管事的夸奖,我这就去了。”

    “好,去吧,一会儿就开午饭了,你到五梅亭陪老夫一块儿用餐吧。”

    杨帆连忙欠身道:“谢管事,在下一会儿就来!”

    杨帆向刘管事欠欠身,又向马桥颔首示意了解一下,便从他们旁边绕过去了。

    刘管事眯着一双老花眼看着杨帆的背影,赞许地点头道:“这个孩子真是不错,脾气好,生得俊俏,又勤快能G,不像其他少年人一般一身的臭mao病。”

    马桥听这刘管事夸他的兄弟,自豪地道:“不瞒刘管事,咱们这坊里头,做坊丁的大多是些偷J摸狗、一身痞气的不良无赖,偏这杨二是个异数,他是从乡下地方搬过来的,孤身一人住在这儿,却不沾染不良习气,平时甚得坊间长辈们的疼ai呢。刘管事瞧着中意,家里可有合适的nv儿家,哈哈,小帆定是个好夫君呢。”

    敢情因为天ai奴“S奔”一事,这马桥一得着机会,也迫不及待地向人推销杨帆。

    刘管事笑道:“人是好孩子,可惜只是个‘不良人’,又无父母兄弟帮衬,老夫倒是有个小孙nv儿,可是嫁了这样的人,岂不跟着受穷么。”

    刘管事摇摇头,不无遗憾地叹一口气,头前行去。

    因为府中上下处处安cha了许多警卫,郎中府早就打破了内宅与外宅的分隔,这时代家眷内人本来就不避让外客的,男nv大防没有后世那么严重,打破内宅与外宅的分隔倒也不算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杨家后宅较之前厅的生活气息就浓郁了许多,这里一方小亭,那里一丛花树,曲廊池水,假山叠翠,显得异常的雅致。

    池塘边上有一个五角小亭,J个刑部公人正在亭中歇息,有的翘着二郎腿坐在那儿口若悬河地吹嘘自己缉凶捕盗的英雄事迹,有的东张西望,远远的只要瞧见哪个内宅里的侍婢丫头衣袂自假山藤萝间一闪,便眉梢一扬,轻佻地吹一声口哨。

    杨帆提着食盒赶进小亭,把食盒放在桌上,垂手笑道:“J位差官,该吃午餐了。”

    正口若悬河的、东张西望的,全都围拢过来,打开食盒一看,饭菜热气腾腾,香气扑鼻,让人食指大动。虽说不可能给他们炒J道小菜,再弄一壶酒,不过府里给刑部差官准备的饭菜明显要比给武侯、坊丁们的饮食高上一档。

    一个瘦长脸儿,腮下有块青记的刑部公人手里卷了一张带R馅的蒸饼,乜了眼杨帆,奇怪地问道:“怎么你们这些府里的仆役下人也都配了刀么?”

    杨帆正机警地扫视着后园中的环境,听见询问,忙向那人谦和地笑笑,说道:“这位差官误会了,在下是修文坊的一个坊丁,被调来郎中府里协助值守的。”

    “噗!”

    那人忍俊不禁,一口馅饼喷到地上,哈哈大笑道:“我说前院里头怎么喧喧腾腾的,原来是把你们这些人给调进来了,你们这等人能G什么?”

    他的神Se之间充满不屑,杨帆却是毫不在意,依旧一脸浅笑,谦逊地答道:“若说拿贼缉凶,我们这些坊丁自然比不得各位差官,不过守夜巡哨,示警呼人,这些小事倒还能够做得。”

    那人轻蔑地撇着嘴,上下看看杨帆,说道:“好,你过来,跟我王武略**手,让我瞧瞧你倒底有多大的能耐。”

    杨帆吃了一惊,慌忙摆手道:“这如何使得,阁下是刑部差官,那一身本领,区区一介坊丁,哪里能够及得。”

    王武略哼了一声道:“你若及得那就怪啦,来!我就一只手,随便试试嘛!”

    王武略说着,右手依旧拿着馅饼,大大地咬了一口,R汁沿着嘴角流下来,他只举左手,一步步B近杨帆,杨帆连连后退道:“差官且请住手,这是郎中府上,你我怎好动武。”

    其他那些刑部巡捕看了纷纷起哄道:“较量较量有何不可?你这小子,好歹也是个男人,怎么这般没有骨气。”

    有人便笑道:“我瞧他生得这般俊俏,眉眼温顺的,倒似一个nv人。”

    另有人道:“哈哈,我这一说,我也觉得是呢,咱大唐的nv人大多彪悍泼辣,瞧他那模样儿,不但像个nv人,还得是温驯听话的高丽nv人。”

    “喂,我说你不如学高丽nv人跳段舞蹈,或者学nv人走J步路,扭扭PG,那就不用比了。哈哈哈……”

    刑部差官们放肆地笑着,若搁在平时,他们在杨郎中府上是绝不敢如此放肆的,可是如今不同。杨郎中一张脸烫得比鬼还恐怖,两只眼睛据说全烫瞎了,他的宦途已然到此为止,这“人走茶凉”的反应最先就T现在这等人物身上。

    没城府!

    反倒是做官的人,即便是再也用不到你,也绝不会这么快就做出人走茶凉的姿态,至少表面上的热忱不会稍减。

    &n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