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军史小说 > 大唐狂士 > 第0069章 以剑交友

第0069章 以剑交友

推荐阅读:甜园福地夜天子医统江山

    李臻脸Se微变,别人或许不知道,他心里却清楚,那群无赖至少有三人被打折了手臂,这个nv人莫非是来寻仇?

    “怎么,李少郎不给我这个面子吗?”秋娘媚眼如丝,身上浓烈的香粉气息直冲李臻的脑门。

    李臻看了一眼张曦,张曦点了点头,这个赵秋娘表面风S,实际上X格极为刚烈,若不给她面子,或得罪了她,绝不会是好事,以武会友嘛!点到为止就行了。

    “好吧!请秋娘大姐多多指教。”

    听说紫蔷薇又要找人比剑,而且是找张大郎的小弟比剑,大堂内的气氛顿时热烈起来,众人纷纷移开座位,空出一块场地。

    连楼上楼下的酒客也纷纷涌在楼梯上,伸长脖子看热闹。

    赵秋娘脸上依旧挂着迷人的媚笑,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用猫一样锐利的目光打量着李臻。

    她酷**找人比剑是不错,但今天李臻出手太狠,用飞刀伤了她的徒弟,也就是那个无赖的首领,她心中便有了教训李臻的念头。

    这小子似乎武艺不错,一双手非常有力,看得出下过一番苦功,尤其他一人独斗二十J人,自己倒不能掉以轻心。

    她双手一伸,两名徒弟立刻上前,将两柄柳眉剑递在她手上,柳眉剑又细又尖,适合双剑使用。

    赵秋娘秀眉轻轻一挑,浅笑道:“李少郎,你不会空手和我比剑吧!”

    李臻走回自己位子,他今天准备武劝望春茶庄,所以剑就在身边,他缓缓chou出了长剑,剑光闪闪。

    这时,张曦低声对他道:“此nv是公孙大娘首徒,你千万不要小瞧她,她至今只败过一次。”

    李臻心中暗骂,‘Y魂不散的公孙大娘,怎么又遇到她了?'

    不过既然是公孙大娘的首徒,必然有真才实学,李臻不敢把她和一般的市井之徒并列。

    李臻挽了个剑花笑道:“秋娘大姐先请!”

    赵秋娘脸上笑容消失,一声轻叱,身T如鬼魅般闪过,瞬间到了李臻眼前,一道寒光直刺李臻咽喉。

    李臻并没有被她脸上的多情媚笑所迷,他早有准备,寒光刚动,他便扭身向下,手执长剑直劈赵秋娘足踝,赵秋娘要么后退,要么拔高,没有第三种选择。

    不料赵秋娘虽然一剑刺空,却毫不拖泥带水,反而前进一步,一脚狠狠踢向李臻手腕,这一脚又快又狠。

    李臻看见了她的莲花鞋,鞋尖竟然包着精铁,若被踢中,他的手腕非断不可。

    李臻暗骂一声nv人歹毒,无奈,只得缩回长剑,身T向后疾退。

    转眼之间,两人便J手了七八招,大堂内剑光闪闪,如电似影,速度之快,令所有人都眼花缭乱。

    在坐十J名客人,除了张曦是武艺高强的宫廷侍卫外,其他都是市井豪强,人人都有武艺。

    李臻和赵秋娘高水平的斗剑令他们看得如醉如痴,连喝彩鼓掌都忘记了。

    就在这时,赵秋娘腾空而起,从李臻头顶掠过,俨如鹞鹰扑兔,两支剑呈十字,直刺李臻后颈,李臻头一甩,乌黑的头发披散而出,重重打在赵秋娘的双剑上。

    借着这一甩之势,他身T横跃而过,反手一剑,刺向赵秋娘脚底,暗喊一声,‘着!'

    两人的比剑停下,相距一丈,李臻拱手施礼,淡淡笑道:“多谢秋娘大姐指教,这场比剑算平手如何?”

    他心中却暗叫侥幸,这个赵秋娘的剑法凌厉无比,剑风让他窒息,若不是裴旻指点他十天的剑法,使他懂得在纷乱中如何抓住战机,他今天非败不可,也由此可见裴旻剑法之高,已不是凡人能及。

    其实李臻并不知道,他自身已经有了极好的基础,比如他高超的箭法,就是他基础雄浑的具T表现,只是他不会运用在剑术上。

    而裴旻就是教他在十天内怎么运用自己超人的基础,否则就算一百个裴旻,也无法在十天内指点一个武艺平庸之人。

    赵秋娘狠狠盯着李臻,脸Se变幻不定,两支轻眉长剑依旧做势Yu扑,看得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众人都没有看见最后一剑谁伤了谁?

    倒是半空中都是李臻被削断的头发飘舞,而赵秋娘丝毫没有损伤,难道是李臻吃亏了?

    只有赵秋娘本人清楚,李臻那一剑刺穿了她的鞋底,令她脚心一痛,长剑随即收回,并没有刺破她的肌肤。

    对方力量把握之精准巧妙,令她自愧不如,她眸中怒火渐渐消退,露出了温柔之Se,轻轻点头,“就依你之言,这次比剑算我们平手。”

    她心中却暗暗感激,李臻事实上已经赢了,却保全了她的面子。

    这时,赵秋娘将双剑递给徒弟,脸上又挂起了她招牌似的媚笑,端一杯酒缓缓走到李臻面前.

    她笋尖般的玉指上俨如点了一颗鲜红的豆蔻,抿嘴一笑,把酒杯向李臻举起,“这杯酒就算我向令姊赔礼道歉!”

    赵秋娘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李臻长剑收起,躬身施一礼,“多谢秋娘大姐!”

    大堂内一阵鼓掌大笑,‘壮士舞剑,美人饮酒,果然妙极!”

    ......

    李臻已经很久没这样豪饮,一连喝了七八碗酒,他不觉有些半酣,出门时还笑着和众人拱手告辞,待走进了南市,冷风一吹,他便再也忍不住,一口气冲到墙根脚.....

    不知过了多久,他头昏眼花地站起身,脚下蹒跚不稳,这时,他感觉有人搀住自己,一回头,却是刚才和他比剑的赵秋娘。

    “秋娘大姐,让你...见笑了!”李臻苦笑一声,说话也不太清楚。

    赵秋娘眉头一皱,“你不能喝还逞强,那些人天天都在酒桌上混,你和他们讲什么面子,不睬就是了。”

    “小弟.知道了。”

    赵秋娘给他一块帕子,“擦一擦脸,我送你回去。”

    “怎么好意思麻烦大姐。”

    “你以为我来南市做什么,我就想当面向你大姊陪个罪,都是nv人,我知道她也不容易,哎!”

    李臻接过帕子,擦了擦脸和嘴,上面有点污渍,他也不好意思还回去,讪讪道:“我洗一洗再还给大姐。”

    “不用了,你拿着吧!”

    赵秋娘扶着他走近路前往酒肆,走到雅士居门口,正好遇到了李泉,李泉见兄弟喝得醉熏熏地回来,还有一个美貌的少F搀扶,吓了她一跳,“这是怎么回事?”

    她连忙扶住李臻,“怎么喝成这样?”

    “你就是李公子的大姊?”赵秋娘笑问道。

    “你是?”李泉打量她一眼,心中有点警惕。

    赵秋娘微微笑道:“我是南园武馆东主,大姊可叫我秋娘,今天我在酒宴上认识李公子,见他喝醉了,便送他回来。”

    李泉本以为她是青楼或教坊的假娘、阿姨之类,却没想到对方居然也是有头脸之人,令她很不好意思。

    又见她衣裙华丽,容颜美貌,年纪和自己差不多,顿时心生好感,连忙道:“多谢秋娘送我兄弟,请进来坐!快请进!”

    李泉把兄弟J给伙计阿旺,让他扶李臻去楼上休息,这才对赵秋娘歉然道:“不知怎么回事,生意忽然好起来了,酒铺里乱成一团。”

    赵秋娘笑道:“以后生意只会越来越好,你兄弟是很能G之人,今天结识了很多新朋友。”

    李泉不明白这话什么意思,正要细问,这时,又有人在店门外喊道:“店里有人吗?秋桂酒肆要订两桶酒。”

    “这就来!”

    李泉急喊道:“阿旺,先别管他了,去招呼客人!”

    “来了!”伙计阿旺从二楼冲了下来,向店堂跑去。

    “本来还有个伙计,去进货了,店里乱成一团,让秋娘见笑了。”

    赵秋娘起身深深行一礼,十分诚恳道:“我是专门来向李大姊赔礼道歉!”

    李泉一怔,这是怎么回事?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