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军史小说 > 大唐狂士 > 第0030章 宿营蒲昌

第0030章 宿营蒲昌

推荐阅读:甜园福地夜天子医统江山

    斑叔在敦煌只能呆两天,随即就要返回高昌,留给李臻的准备时间也只有两天,李臻便和大姊约定,他们先和康大叔一家结伴去中原,李臻在高昌办完事后直接去洛Y汇合。

    除了康大壮外同行外,李臻又找到了酒志和小细,小细的父亲在敦煌守城战中不幸阵亡,使小细成了孤儿。

    小细目前就住在酒志家中,他已从丧父的悲痛中渐渐走出,听说李臻要去高昌,他便毫不犹豫答应同往。

    倒是酒志有点麻烦,酒志的父亲酒屠户最近扩大了生意,又买下两家店铺,他希望儿子能留下帮他,不肯答应酒志前去高昌。

    无奈,李臻等人只好和酒志告别,跟随斑叔的商队启程前往高昌。

    “阿臻,酒胖子这次不同行,少了很多乐趣啊!”康大壮虽然每次和酒志在一起都会斗嘴,但这次酒志不去,他也有点失落。

    “就是啊!昨晚胖哥都快哭了,他爹爹也太....”小细叹息一声,他想起了自己的父亲,若父亲还在时,会不会准他去高昌呢?

    李臻虽然也有点遗憾,但他能理解酒大叔的难处,便对两人道:“酒大叔一向支持酒志外出游历,若不是迫不得已,他不会不答应。”

    “嗯!”小细点了点头,“但愿酒大叔又改变想法,同意胖哥跟我们同去。”

    说着,小细回头向敦煌城望去,只看了P刻,他指着远处大喊起来,“快看,那是不是胖哥?”

    李臻和康大壮回头望去,只见远处官道上有一匹白马正向这边追来,马背上一个圆乎乎的家伙正向这边拼命招手。

    李臻大喜过望,那人可不就是酒志吗?

    他立刻C马迎了上去,P刻,酒志酒志打马追了上来,他激动得挥手大喊:“终于追上你们了。”

    “老胖,你爹爹变卦了?”李臻拉住白马缰绳,兴奋地问道。

    “可不是!”

    酒志气喘吁吁道:“我老爹又招到两个便宜的伙计,便大发善心,准我和你们去高昌了,你们走得太快,把我给累得....让我喘口气再说。”

    李臻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不用再说了,只要你人来了,那就是最令人开心之事,我们快跟上队伍。”

    两人C马加快速度,向渐渐走远的商队追去。

    ........

    从行政区划来说,高昌城并不远,它所在的西州就紧靠沙州,彼此是邻州,但实际路途却不近,要走二十J天的旅程。

    这主要是沙州地域辽阔,敦煌位于沙州东部,而沙州西部却是茫茫的沙漠和戈壁,东西横贯两千余里。

    但丝绸之路不会真正进入大沙漠,而是沿着沙漠边缘转道西北,前往位于天山南麓的高昌城。

    由于路途遥远,中途经过的蒲昌海便是商旅们宿营休息之地,往来的商队一般都会在这里休整两三天后再继续启程。

    蒲昌海便是后世的罗布泊,唐朝的蒲昌海有赤河、且末河等大大小小十J条河流注入,湖面波光浩渺,水C丰美,湖泊两岸生活着J支游牧民族,吐谷浑人、沙陀人以及土著蒲昌人。

    “斑叔,我们一路见到商队不多啊!”临近蒲昌海,李臻望着冷冷清清的戈壁问道。

    “敦煌爆发了战争,商队大多改走北线了,所以路上变得很冷清,要是前J个月,路上时不时就会遇到商队,不像现在。”

    “那商道会恢复吗?我是说,敦煌会摆脱这次战争的影响吗?”

    “这个就难说了,如果只有这一次战争,相信很快就会恢复,可谁知道突厥人会不会再来攻打敦煌,我们这些远途商队,只要遭遇一次兵灾就会倾家荡产,大家都不敢冒险啊!”

    李臻点了点头,他理解康大叔一家为什么会迁走了,在敦煌生活了十年,若不是风险太大,谁会舍得离去呢?

    这时,远处有人大喊:“前面蒲昌海到了!”

    李臻原以为商队会变得兴奋起来,加速前行,不料商队J乎没有任何反应,就好像他们只是路过这里一样。

    斑叔看出李臻的困H,便笑着给他解释道:“蒲昌海虽然很大,但适合宿营的地方并不多,不仅要得到补给,还要避开马匪的劫掠,所以一般都去北面,那边有唐军驻扎,有游牧民族供给粮食和淡水,我们还要走两天才能宿营。”

    李臻这才想起,蒲昌

    海是咸水湖,不能一头栽进湖水中痛饮。

    队伍又走了两天,随着游牧民族帐篷的不断出现,商队终于抵达了宿营地,这里是一支沙陀人的驻地,上千顶帐篷分布在牧C丰美的湖边,随处可见成群的牛羊。

    远方,隐隐可以看见一座城池的轮廓,那里便是蒲昌军城,有驻军三百人。

    商队已经走了快半个月,大家都已疲惫不堪,在这里要休整两天,然后再上路去高昌城。

    一顶顶宿营大帐矗立起来,骆驼上的货物纷纷卸下,很多沙陀人也闻讯赶来,他们用新鲜的牛羊R和N酒与商队J换日用品,宿营地内变得十分热闹。

    李臻四人的营帐占地足有大半亩,这是康大壮用百钱一天的价格向一名沙陀牧民租来,他们没有货物,大帐内显得空空荡荡,四人索X将他们马匹也牵了进来,拴在大帐的另一边。

    “我现在有点后悔了!”

    酒志躺在厚厚的绵羊P上,翘着腿道:“早知道应该带点货物去高昌卖,至少还能赚一笔钱,不至于这样空手去,空手回。”

    康大壮嗤笑一声,讥讽道:“你知道带什么货物吗?你以为贩货去高昌就一定能赚钱吗?告诉你,起M一半的货物都会亏本,我去过三次高昌,至少亏了两次,第三次才赚钱。”

    “如果是这样,那斑叔他们怎么还运了那么多货物,他们不怕亏死吗?”

    “谁告诉你斑叔的货物会在高昌卖,你根本没搞懂,斑叔不是商人,只是负责运货,商人之间有联系,知道什么货物在各地有差价,便托斑叔的货运商队把货物送到高昌,或者更远的地方,斑叔他们只收运费而已,至于商队运的什么货,斑叔自己都不知道,这是商业秘密。”

    这次酒志也带了一百枚罗马金币,他就想在高昌买点什么回敦煌卖,虽然他和康大壮一路争吵抬杠,但此时看在赚钱的份上,他决定和大壮修补一下外J关系。

    他坐起身涎脸笑道:“我说老康,你有经验,能不能告诉小弟,高昌什么东西能赚钱,我想买点带回敦煌。”

    “高昌嘛!就是葡萄酒最出名了,再有就是白叠布,运到长安都有三倍的利润,不过运到敦煌,我估计最多只有四成的利润,连运费都不够。”

    正说着,帐外传来一阵S动,有人在叫喊,还有马匹嘶鸣,大帐内打坐的李臻睁开眼睛,他心中奇怪,立刻抓起长剑向帐外走去,其他三人也纷纷跟了出来。

    此时还是下午,碧空无云,炙热的太Y挂在半空,将大地烤得像火炉一般。

    这个时候,商人们都在大帐内睡觉,宿营地应该冷冷清清才对,但此时空地上却聚满了人,只见十J名黑衣骑马人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态度十分凶狠,正在质问斑叔。

    酒志的眼睛很毒,他认出了其中一人,便低声对李臻道:“看见那个系红Se披风的人吗?”

    李臻也觉得其中穿红Se披风的人有点眼熟,但他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你认识那人?”

    “我见过他,上次你和蚊子比剑,那个人就一直站在苍蝇旁边,他脸上的大刀疤就是他的标识。”

    李臻顿时想起来了,好像是这个人,当时他也看见,他还以为此人是索的师父,后来才知是索家的亲戚,不过突厥围城前他便已经离开了敦煌,没想到在这里又遇到了。

    “他们是什么人?来这里做什么?态度这般凶狠。”李臻暗暗忖道。

    这时,骑在马上的刀脸人正好向这边望来,与李臻目光相对,他顿时愣了一下,显然他认出了李臻。

    不过他并没有过来打招呼的意思,又继续盘问J句,见没有什么收获,一挥手,“走!”

    他带着十J名黑衣手下向南奔去,但只奔出数十步,刀脸人又回头深深看了一眼李臻,骑马渐渐远去。

    李臻望着一群人远去,他心中有一种预感,这群人还会回来,也不知他们在找什么?

    旁边康大壮道:“我去问问发生了什么事!”

    他挤进人群,向斑叔快步走去,不多时,康大壮回到大帐,对李臻道:“斑叔说,刚才那群人是来找一名吐火罗的僧人,他怀疑被我们藏匿了。”

    ‘吐火罗僧人!’李臻心中不解,这群人找吐火罗僧人做什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