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军史小说 > 大唐狂士 > 第0027章 蹊跷比剑

第0027章 蹊跷比剑

推荐阅读:甜园福地夜天子医统江山

    剑贴就是正式比剑的挑战贴,这种传统从汉朝传承到了唐朝,汉唐都是尚武的时代,男子佩剑是极为寻常之事,稍微T面的男子都会有一把自己的剑,学武比剑在汉唐蔚然成风。

    J个朋友出外郊游踏春,兴之所来,拔剑比武,或者双方反目成仇,也会拔剑决一雌雄。

    大多数时候的比剑都是口头约定,很少有人下剑贴,下剑贴就意味着可能会有生命危险,这种情况要找中间人作证,如果是比剑决生死,那还必须向官府备案。

    但索剑贴上的理由只是剑术较量,没有决生死的意思,就不用向官府备案,但也比较正式,时间是明日上午巳时正,地点是东校场,也就是李臻武举乡试时考步S之地。

    “老李,你G嘛要接他的剑贴,简直乱来!”

    酒志听说索给李臻下了剑贴,他顿时义愤填膺,“去年比剑已经输给你了,按规矩,三年内不准再约剑,他什么意思?才一年又要比剑,这脸P简直比城墙还厚。”

    李臻对酒胖子的愤怒不以为然,摆摆手笑道:“无所谓了,不管三年还是一年,该赢还是赢,该输还得输,你说是不是?”

    “话虽这样说,但毕竟有规矩,大家都知道,他这样乱来会坏了规矩。”

    旁边康大壮沉声道:“估计是这次索家买石壁失败,索怀恨在心,所以拿比剑来说事,不过他明显不是你的对手啊!”

    “老李,这里面一定有Y谋,明明不是你的对手还一本正经下剑贴,他不怕丢脸吗?不对!不对!这里面一定有Y谋,我们不能上当。”

    李臻拍拍酒志的肩膀,笑道:“好了,不要整天谈Y谋,他苦练了一年的剑,估计能战胜我了,所以他才会提出比剑。”

    “苦练个P!”酒志轻蔑道:“昨天我还在怡春院遇到他.....”

    酒志猛地捂住嘴,他发现自己说漏嘴了,李臻大笑起来,摁住他问道:“死胖子,老实J代,二十枚金币还剩多少了?”

    “青天白日在上,金币都给翠儿买东西了,那个地方我只去过一次,我只是去找人!”

    “你当然是去找人,我们都知道。”

    “小胖去哪里找人啊!”

    李泉端了一盆胡饼笑着走了进来,吓得三人都不敢再说话了。

    ........

    东校场上挤满了前来看比剑的少年,李臻和索比剑之事早已传开了,大家蜂拥而至,都想一睹这场精彩的较量。

    其实李臻和索的比剑本来就不公平,索是敦煌权贵子弟,他可以下狠手,甚至杀死李臻,但李臻只是平民子弟,他却不能伤了索家长孙。

    大家都很清楚,所以更多人是为李臻担心,大壮和酒志也担心不已。

    李臻对大壮和酒志笑了笑,“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去年我怎么击败他,今年还是一样,你们不用担心,替我呐喊好了!”

    酒志把李臻拉到一边,低声道:“要不要我玩点Y的,我带了巴豆粉,我给他饮水里先下点巴豆如何?”

    李臻有点哭笑不得,“你带那玩意儿来做什么?”

    酒志挠挠头,有些尴尬道:“你知道....这种东西我从来都是随身携带。”

    “先警告你,别乱来啊!坏了我名头。”

    酒志不屑撇了一嘴,“还名头?小命重要还是名头重要?算了!胖爷我只是一番好意,你不要我管,我还乐得清闲。”

    李臻其实也不想和这个蚊少侠比武,这种人输不起,自己若让他,他必然会四处吹嘘,把自己贬低得一不值。

    自己若赢了他,他更不会甘心,还要千方百计找回面子,他们索家家风一贯如此。

    但既然索已B到眼前了,李臻也不绝会退让,而且他也很好奇,去年这个索两招就败在自己剑下。

    而今天,这个索居然急不可耐地向自己挑战,仅仅时隔一年,莫非他又练了什么特别的本事?

    试球场两边挤满了前来看比剑的少年,他们个个情绪激动,拼命扯开嗓子大喊,就恨不得他们拼个你死我活。

    索手心全是汗,心中有点紧张,他长得也颇为高大,身材和李臻相仿,他今天头戴纱帽,穿一身上等的丝绸长袍,腰束玉带,唇红齿白,颇显得玉树临风。

    他手中执一把名家打造的长剑,剑刃锋利,在Y光闪耀着熠熠寒光。

    前天索得到了蓝振玉的指点,蓝振玉善于用Y,从他那里,索学到一种Y险的手段,可以让他在比剑中轻易击败对方。

    索心中变得急切起来,他渴望和李臻J手,并击败他,从他头上将沙州第一少年高手的光环夺过来。

    此时,索感觉到李臻身上有一种难以言述的杀气,像一种无形的力量在压迫着他,令他心中竟生出一丝胆怯。

    这种杀气在去年没有,甚至前段时间遇到李臻时,都没有感到这种杀气,现在却从李臻的长剑中透出。

    尤其李臻那双锐利的双眼,目

    光炯炯地盯着他,让索觉得自己的企图被对方看穿了,索心中不由有点慌乱。

    李臻的装束打扮和索大相径庭,他没有戴冠帽,只戴着发白的平巾,身穿蓝Se细麻长袍,腰束革带,手中长剑也是他用八百钱在铁匠铺买的便宜货。

    但经历前些天和吐蕃士兵的殊死搏杀,李臻的心态自然发生变化了,他对人的生死观有了改变,表现在剑术上,出手会更加果断,下手也更加狠辣,不再受到什么约束,这无形中将提高他的剑术。

    大唐的剑术有两种,一种是套路剑术,比如读书人在州学里练的剑术,以及普通人学会的一招半式剑法,这种套路剑只能强身健T,实战没有一点意义。

    还有一种就是实战剑术,是专门的习武人所练,先要练套路,然后忘掉套路,见招出招,随意劈杀。

    而且绝不能仅仅练剑,还必须从小练习身T的柔韧和力量,最后使练武人做到眼疾手快,T若蛟龙,尤其力量必须足够强劲,否则力量不足,会被人一剑劈飞。

    李臻和索练的都是后者,但水平完全不同,不光是师父水平有高低,更重要是每人的天赋和刻苦程度不一样。

    李臻将长剑随意扛在肩头,显得有些漫不经心,但他敏锐的目光却注视着索的一举一动,他看出索眼中很不自然,似乎做了什么亏心之事,使他更加警惕。

    在去年的比剑中,索两招就败在自己剑下,一年来自己剑术又有长进,但索的精神状态却和去年没有两样,那么索要想战胜自己,他必须在两招之内就要有所行动。

    李臻目光盯住了索的左手,他已经看见了,索左手内乎捏着一把短刃,鬼鬼祟祟,就像见不得人似的。

    李臻冷笑一声,高声喊道:“索兄,先手让给你吧!”

    “好!”

    索大喝一声,疾奔而来,奔至李臻眼前,劈手就是七八剑刺来,剑光闪闪,令人眼花缭乱。

    李臻却没有抵挡,连退数步,目光却盯着索的左手,他见索左手短刃一动,便知道他要出手了,他也喝喊一声,长剑格挡,侧身和索J错而过。

    就在电光石火的刹那,索的左手短刃向李臻迎面劈来,他短刃内竟喷出一G无Se的粉末,站在远处根本看不见,但李臻却看得清清楚楚,在短刃劈出的刹那,他便屏住了呼吸。

    索的杀手锏就是这种无Se的粉末,这种Y原本是用来对付nv人,闻到以后会四肢无力,蓝振玉又将纯度提高,使这种粉末效果变得更强烈,只要闻到一点点,就会头晕目眩。

    索自己却事先F了解Y,不受迷Y影响,蓝振玉的办法更加机巧,粉末藏在一把短剑内,只要挥刃向对方劈出,无Se粉末就会从中空剑身内甩喷出来,使对方不知不觉中了暗算。

    两天来,索拿府中家丁做实验,屡试不爽,使他更有了信心。

    短剑挥出,只见李臻脚下一个踉跄,似乎要跌倒,引来周围少年们一P惊呼,酒志他们更是急得大喊:“老李当心!”

    索顿时大喜,对方中招了,他恶胆心生,转身大喝一声,挺剑向李臻后心刺去,这一剑下手极狠,若被刺中,非死即残。

    在一P惊呼声中,长剑瞬间刺到了李臻后背,这时李臻却意外地向前走一步,正好躲过索致命一剑,他却反手一剑,刺中了索的手腕,索惨叫一声,长剑‘当啷!’落地。

    索半跪在地上,握住手腕嘶声惨叫,鲜血从手缝涌出,痛得他浑身发抖。

    两人J手在兔起鹘落之间便结束了,但最后结果却令人瞠目结舌,明明是李臻要败了,怎么最后却是索中剑跪地?

    酒志兴奋得挥臂大喊:“看见没有,这就是没P眼师父教出的徒弟,一招半就败阵,还有没有想上去挑战的?”

    试球场四周鸦雀无声,没有人敢上去挑战,但更多人是为李臻担心,伤了索,索家会放过他吗?

    站在索英旁边的蓝振玉被酒志恶毒的话激怒了,若不是他不愿意亮相,他今天非把这个死胖子的烂嘴割掉不可。

    这时,索英带着十J名家丁拔刀冲了进来,十J名家丁将李臻团团包围,索英连忙扶住兄长,焦急地问道:“大哥,你怎么样?”

    “我不知道,经脉....可能断了。”

    索英大怒,回头盯着李臻怒吼,“李臻,你胆大包天!”

    李臻冷冷一笑,将地上的短剑挑到自己面前,弯腰拾起,仔细看了看问道:“公子,要我对大家说说吗?”

    “别....我认输!”索低声哀求,他心知肚明,若李臻把这件丑事宣扬出去,自己恐怕将身败名裂。

    索又对家丁令道:“让他走!”

    “不行!”索英怒极,伤了索家长孙就想走,哪有这么容易?他恶狠狠道:“李臻,你必须给索家一个J代!”

    就在这时,校场外面一阵S乱,紧接着有人大喊:“别比剑了,敦煌要出大事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