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当初看到你的那一眼

推荐阅读:逍遥江湖路绝世风流剑神天下第一风流超级驸马农门喜事:极品小财妻天阑游

    这个nv人的照P,我在那份详细的资料上见过,就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家庭Fnv的形象,而在此时,她甚至已经快到了我老娘的年纪,这也是为了我在被她“Se诱”的时候会感觉那么恶心的原因。——虽然我承认我这个想法非常对不住秦培。



    可是在此时,她在甲板的栈栏上回头看我的时候,我还是有P刻的失神,并不是说她的美貌,让我这个正直当年的小伙子垂涎,关于这点,我不会对不起秦培,秦培也是我心中最美的nv神。



    主要是她给我的落差,那种巨大的落差,让我无法回神。



    肌若凝雪,白衣长发飘飘,站在那里,随风舞动,我怎么也无法去想象,这就是那个曾被我推出去过数次,后来差点用头发勒死我的nv人。



    “后悔了吧?”秦培捏着我的腰问道。



    “不是这样,我想你应该明白,我只是好奇,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我如实的回答道。



    “她的身T出现了变化,她的白并不正常,而是一种病态的白,我怀疑,这是一种蜡化,尸T的蜡化,她的身T,会越来越晶莹剔透,你喜欢的话,我把你让给她?”秦培眯着她的眼睛,笑着道。



    “别胡闹,你还不知道我?” 我揉了揉她的脑袋,又看了看甲板上的一抹身影,进了船舱。



    此时的香港还未回归,为了不造成太大的动静,我们不可能说去动用一个军舰如何,租用的船,是一艘渔船,这边给船老大J了足够的定金,并且告诉他,不用管我们要去哪里。



    我进了船舱,a和张公子都在,他们看到我来,给我让了一个座位儿,道:“ 你来,刚好商量一下。”



    老头拿出一张地图,道:“不要把我们这次的探险想的那么简单,朱秀华说,她被“抛尸”的地方是在金门附近,但是她的尸T,到底在海里漂流了多久,其实对于她来说,是一个非常模糊的概念。”



    “你意思是,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当时的具T位置? 就这样我们就冒了这么大的险来了?” 我道。



    “你别激动,你应该知道,在海里面,定位非常的难,朱秀华当时的状态也并不好。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想要找麒麟的原因,只有他才知道,那个确切的位置。”

    老头道



    。



    “没有一点参照物?!”我道,这明显的不可能,现在他才这么说,说明了我们此行是有多么的不靠谱。



    “有,朱秀华在当时,看到了一个,露出水面的巨大的麒麟的头。我查了当年的记录,那一年大旱,海岸线出奇的收缩,所以,她看到了麒麟。”老头道。



    “那也就是说,今年是无法看到麒麟的,对嘛?”我冷哼了一声。



    老头不再说话,过了一会儿,他说道:“ 没有时间了。”



    我知道他话的意思,没有接话,而是一根儿接一根儿的chou烟,此时的我们,都是绑在一根儿绳上的蚂蚱,我去埋怨,也没有一点用。



    “地图上有没有标注,哪个地方有麒麟? 或者,当地的渔民,有没有传说?”我问道。 (a在假装小弟的情况下,我在这个队伍里,也有绝对的发言权。)



    张公子摇了摇头,道:“

    地图上没有,我也跟船老大商量过,他们只信奉妈祖,没有听说过麒麟,大海是神秘的,没有人能全部知道,在它的下面,会有什么。”



    “那我们只能晕着头找?” 我笑道。



    张公子耸了耸肩,没有吭声。



    我不想在这个船舱里沉默下去,就站起身,走向甲板,秦培瞪了我一眼,可能是怀疑我去看朱秀华,心里有些不满,坐在那里,没有跟我一起。



    我走到甲板上,再次看到那一抹的倩影,她听到脚步声,回头对我笑了一下,是苦笑。

    那一笑加上此刻的身影,让我破天荒的想要知道这个nv人心底的想法,看起来是如此的落寞。



    “那天的事儿,对不起,我控制不住我自己。” 她忽然道。



    “没事儿,可以理解。”我笑了笑。



    我也伏在栏杆上,看着一望无际广阔的蔚蓝,心里一P平和,自然之力的壮阔,让我身在其中有一种渺小感,我多想,让那些执着的人,看一看这里的景Se,在大自然的手笔之前,人是多么的渺小,何苦去苦苦的追寻那个虚妄的长生?



    我们两个都站在甲板上,或许是我不太习惯这样沉默的气氛,我道:“ 你看了很久,看出了什么?”



    “我似乎看到了我自己,当时在海水里苦苦挣扎的时候,我以为我自己要死了,我想活着。”她道。



    “你很幸运,你梦想成真了,你还活着。” 我道。



    “是的,活着真好。”她道。



    “我以为你会说,其实你宁愿选择死。”



    “何必那么虚伪,就算我现在活的不好,起M,我可以看到眼前的东西,但是我不知道如果我死了,我将是以什么样的状态存在,所以我恐惧的,是我不知道的世界,想想这个,我就更害怕死亡,所以,不要认为我是来寻求解脱,我只是想,更好的活着。”

    她道。



    “我理解,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诗人的L漫情怀。”我笑道,这个nv的,倒是坦诚。



    “你还记得,位置么? 我是说,确切一点。”我尝试着去问道。



    “不记得。”她摇了摇头。“但是临近的时候,我会有感觉,我能闻到他的味道。” 她说这话的时候,脸上难得的带着一缕笑意,更衬托了她的那种出尘感。



    “谁的味道?”我问。



    她比了比自己的X膛,道:“那只麒麟,他为什么一定要杀我呢?”



    “我无法忘记我当初刚看到他在那个宫殿里处理自己伤口的情景,是多么心疼,我是为他而活。”



    ——她最后说了这么一句话,我再也无法开口。



    当年的一个少nv,看到了那个如同天神般的闷油瓶儿,独自处理自己的伤口,然后那一年,他放过了她,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他给了她第二次生命。



    他不知道,从那时起,他竟然在她的心里生了根。 可是,她是他当时无奈的选择,就在不久前,他还曾经卡主过她的脖子。



    我不禁的想笑,任凭你多么ai恋,那个小哥儿,可是一个要多不解风情就多不解风情的人呐!



    不知不觉中,她唱起了我从未听过的歌儿,旋律随着海风飘荡,如此的婉转动听。



    ——我们的船,就这样漫无目的的航行着,我从最开始的有点轻微的晕船变为在甲板上行走如履平地,nv人对nv人有种天生的敌意,加上朱秀华曾经对我Se诱过的原因,秦培这两天一直没给我好脸Se看,那一袭白衣,则一直光着脚,站在甲板上驻足观望。



    我终于逮到了一个机会,把胖子挤到了角落里,不理会他的嬉P笑脸,问道:“ 说吧, 你什么打算。”



    “你这是什么语气小三两,你在质问胖爷?”胖子道。



    “别跟我打哈哈,我见过天真。”我道出了实情。



    胖子被我拆穿,脸Se有点不自然,道:“ 我是叫了天真来,但是我不应该么? 胖爷我跟着你们出生入死的,能得到个啥?”



    “我是问你,那个地下的宫殿入口,到底在哪?” 我喝道。



    “你叫个mao,你们都不知道,我能知道?” 胖子也火了。



    “你别忘了,天真跟谁再一起,他一定会跟过来阻止我们,这世界上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准确的位置。”我道,这是我一早就想到的,闷油瓶儿,这次绝对会来。



    “你这么说话就不对了,真是冤枉胖爷我,那个小哥儿,他就是个糊涂虫,很多事儿,他自己都记不得了,甚至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只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胖子道。"吊" "丝" """"点""1766bbs""点"""



    “我指天发誓,他们只是会跟着我们,但是他们也不知道我们要去哪里,一切还得靠那个朱秀华。” 胖子道。



    我没有在B他,以胖子的滑头,他不想说的,我也撬不出来什么。



    此时的我们航行路线,还在渔区,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越来越偏离航道,到最后船老大都找了过来,道:“

    老板们,不能再往前面走了,盲区,我们船又小,根本就经不起折腾!”



    “这个天气不会有大的风L,你怕什么?”张公子道。



    船老大也火了,道:“ 没有风L,就不会有暗礁? 不会有还怪?” 说完,他指了指地图上我们即将要航行到的海域,道:“

    这里,最有经验的渔民也不敢进来,只要进,就没有出来的。”



    我一下子就来了兴致,其实我最喜欢听的,就是志怪灵异类的传说,我们要找的地方的特殊,使很多时候,真相有隐藏在其中。



    “为什么? 里面有什么?”我问道。



    “不知道,因为进去的人,就没有一个能出来!”船老大黑着脸道。



    我跟张公子他们对视了一下,基本上每个人都心照不宣,老人的手下,对我们客气,对船老大则没有必要如此,其中一个黑衣人,直接掏出枪,顶住了船老大的脑袋。



    老人指了指地图,道:“就往这里走。”



    “夭寿啊! 你们找死,我也没得办法。”船老大,举着手道。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