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禽兽

推荐阅读:绝世风流剑神逍遥江湖路超级驸马天下第一风流农门喜事:极品小财妻天阑游

    胖子的办事儿效率很好,我忽然发现,胖子这个人给人的感觉非常的不靠谱,但是你真的有事儿想起来胖子,就完全不用担心这个人会办不好,他答应的,通常都会给人满意的答卷。



    第二天大晚上,胖子绝对是以一个最快的速度来的,他来之前,我们为了尽最大的可能节省时间,早已经订好了去鲁山的路线,所以在接下来的路上,我们走的非常的快,不快没办法,必须要赶在台湾人和a见面之前截胡,不然就一切都免谈。



    等我们再次到了鲁山,跟上次的大小官员还有部分军队上的领导夹道欢迎不同,这一次,我们像是逃犯一样的在这边找了一个小旅馆住了下来。



    真住下来之后,张公子,还有我跟秦培,都待在旅馆儿里,然后没事儿就去夜市摊儿大排档吃吃饭,想着从别的老百姓那里,他们的日常谈论之中得到点线索,毕竟这个小县城不大,那个村子戒严,死人,等等这么多的事儿,绝对是老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



    老百姓口中的这件事儿,非常稀奇,有说在里面挖到一个汉代僵尸的,穿的什么衣F都说的惟妙惟肖,还有的说挖到了一条大蛇,那个大蛇头上都长出了双脚,马上就化龙了,里面那口井,就是锁龙井什么的,各种版本儿的都有。



    我端着酒杯,说是来此地做粮食生意的外地人,跟他们拼了一桌,听了他们说了半天不靠谱的胡吹海吹之后,我装作好奇的问道:“

    不是我听说,这个村子里,有一樽石雕麒麟,台湾人说要买? 还是花两亿呢!”



    其中有一个大肚汉马上道:“ 小兄弟,这事儿你都知道? 我听说啊,台湾人想买这个石雕啊, 是因为这个墓,其实压根儿就是老蒋的!”



    我差点一口老血喷他脸上, 但是还得装作很好奇的样子,敬了他一杯酒道:“ 老哥好本事,这都知道, 小弟我愿闻其详。”



    他本身就喝的二麻二麻,被我一个马P拍的更是晕晕乎乎,得意的道:“ 你也不打听打听我mao子哥是谁,想知道的事儿,哪件事儿能逃出的的手掌心?

    我一个老表,就在现在戒严的那个村子里,我听他说,这个墓,就是老蒋给自己修的墓,

    台湾那边不是要买走石雕,就是给钱,让洛Y那边的土蛮子(这边儿对盗墓贼的称呼)不要去动这个墓,这个墓风水好啊,老蒋那边身T也不行了,就靠这个龙X重夺江山,这下军队来了,台湾佬坐不住啦,我听我老表说,这最近晚上别出门儿,那边可是要派特务来的!

    这边可能要G仗!”



    “那您的意思是,台湾那边的特务,还没来? 有没有消息说,他们啥时候来呢? 真打起仗,我这点小家底儿可经不起折腾。得赶紧逃命。”

    我假装一脸崇拜的问。



    “还没有,不过我老表说了,也快了。” 那自称mao子哥的人道。



    “那得,我敬mao子哥一杯,兄弟我这就回去收拾,能走多远走多远。”说完,我就起身,和秦培一起,回到了我们栖身的招待所。



    “这些人的想象力还真他娘的好,这以讹传讹的,都说成了老蒋给自己修的墓了,对了,老蒋身T不行了?” 在路上,我问秦培道。



    “据说是,很不好。” 她道。



    我点了点头,也不关心别的,道:“

    现在起M可以确认的是,台湾人还没来,而且这一次,是那边的人深入到我们这边儿来,他们肯定会有完全的准备,看来这边儿的形式,还是我们低估了。”



    这句话并不是危言耸听,看过谍战剧的都应该明白,那个年代,潜伏下来,后来过来的特务非常的多,而且现在老蒋身T不行了,那边儿的人应该也慌了神,这一次过来,也是一次疯狂的举动,动静会有多大,我们谁也不知道。



    胖子来之后,就秘密的去找了夏大脚,我们打探完消息,也只能再招待所里等他,现在这场戏,唱的好唱不好,全靠胖子一人,而且这人还是被蒙在鼓里,相当的危险,这让我感觉很对不起胖子。



    谁知道夏大脚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他会不会为了讨好a而出卖了胖子?

    在这种事儿上,如果a感觉到了胖子的威胁,那么,他绝对会G掉胖子,而且是毫不犹豫的那种。



    等到晚上,胖子终于在我的千呼万唤中回来了,他带了一个硕大的帽子,帽檐儿压的很低,回来之后,喘着气儿对我们道:“我们来的真是时候,台湾人,就这两天就到了。”



    “那夏大脚怎么说,能不能安排我们提前见个面儿?” 我急切的问道。



    “他只能尽量,而且他警告我,这一次事关重大,让我最好不要瞎跳腾,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小三两,你是不是有事儿瞒着我?”他好像嗅到了什么苗头,问我道。



    “你怎么疑神疑鬼的,长生不老,能不重要么?”我自然的道。



    我话刚落音,我们的房间门哐当的一声,被撞开了,我还想抬头骂谁他M的找死呢,一看胖子,他的脸已经白了。



    冲进来一队伍,又他娘的是一队伍的士兵。为首的,是那个静静的看着我的a。



    我的心,一下子就沉入了湖底,你麻痹的张公子,这下老子被你害惨了,你不是很聪明么? 怎么我们刚来,就全完蛋了?



    我看着a,有点腿软,其实我打心眼儿里,还是非常害怕这个男人的,而且我在他面前,应该是全队队员中最为跳脱的一个,别的人,哪个像我一样,已经好J次跟他对着G?



    我不知道说什么,最后竟然讪笑道:“好巧啊,老大你也在?”



    他点了点头,道:“ 是很巧。”



    胖子始终盯着那个站在a身后的夏大脚,气的喘着粗气儿,我在看到那个人的时候,就知道事情是怎么回事儿,这也是我们之前就预料到最坏的结果,但是当时胖子说了,夏大脚就算不给面子帮忙,也绝对不会害他,让我们放一百个心。



    结果,就是这个胖子如此信任的夏大脚,带着a,破门而入。



    “事情反正就是你看到的这样儿, 我认栽,随便处置吧。” 我道,事情闹到这一步,我还能说什么?



    我看了一眼张公子,他只是很坦然的站着,也没有任何的特殊表情,似乎,他还有后手,我现在对他真是一点好感都没有,都什么时候了,还装什么b?

    你再有后手,一梭子打你身上,你也得歇菜。



    a点上一根烟儿,对士兵们挥了挥手道:“ 都出去吧。”



    对,就是忽然的,a带人破门而入,然后很忽然的就让所有的人都出去, 然后他拉了个凳子坐了下来,对我们道:“ 都坐,别紧张。”



    秦培对a,也一直很是敬畏,此时也跟我是一样的情绪,张公子看不出来表情,但是胖子,此时一直对我挤眉弄眼,他这个人,甚至想让我跟他联手,此刻制Fa。



    “你可以来试试看,王胖子,我知道你,来吧,我让你一手一脚。”a眼睛都没有抬,直接就说了这么一句话。



    胖子脸憋了一下,但是他还真的没有在做什么动作,也不知道,是不是a强大的气场和话吓到了他。



    但是a这句话,说的是非常霸气的,听的我都一愣一愣的,我从来没见过a出手,难道真的很D很D?



    气氛,在a说完那句话之后,就沉默了下来,我们四个都一动不动的坐在椅子上,a呢,只是坐在那里默默的chou烟。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a忽然轻声的说了一句:“ 连你都来了,看来,你们什么都知道了?”"吊" "丝" """"点""1766bbs""点"""



    这句话,很显然,是对张公子,他的秘书说的。



    而张公子,竟然点了点头。——甚至我都不知道,他的底气,到底是来自于哪里。



    然后,就又是一段长时间的沉默,a和吴三省,我一直感觉是一类人,吴三省身上有着匪气十足的枭雄气概,但是a给人一种,开了窍的霸王项羽的感觉,我不知道怎么去形容这种感觉,但是我一直认为,就算吴三省等人有着再精妙的布局,也绝对难逃a的手掌心一样。



    谁知道,我这次哪里来的勇气,竟然敢来跟他对着G。



    过了许久,a忽然掐灭烟头,用手指依次指着,我秦培还有张公子的脸,道:“ 你们四个都是我手底下的兵。”



    然后,他忽然站起身来,非常大声的,J乎带着歇斯底里的吼道:“ 你们既然什么都知道! 就他M的这么不信任我!”



    他这句话说的毫无头绪,但是我们却能秒懂他的意思。



    他在G的事儿,可能带来灾难, 我们要阻止他。



    a却说过,他要做的,也是阻止灾难的到来。——可是我们真的,并不信任他。换句话说,我们要阻止的,其实不是a,而是命令他做事儿的人。



    “我信你,就是因为我们信你,是你手底下的兵,所以我们才要来,你的身份决定了你的无奈,你不能做的,不好做的,我们来。”张公子很突兀的道。



    然后,他就是跟a很长时间的对视,这两个聪明人,似乎在用眼神儿J流着什么。



    过了一会儿,a笑道:“我早他娘的就知道,你小子没有这么简单。”



    张公子嘿嘿一笑,不再说话。



    而a站起身,走了,带走了所有的部队。



    轻轻的他走了,正如他轻轻的来,他挥一挥衣袖,给老子一头的雾水。



    “什么情况,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你们俩的话又是个什么意思?!” 我问那个现在笑的欠chou的张公子道。



    “a这次来,其实第一,是为了表明态度,他的目的跟我们一样,都是阻止灾难的发生,甚至可以这么说,a想要效忠,他是在找一个可以让那个人不死的办法,同时规避灾难,争取两全其美,这就是他的无奈。”



    “然后,第二个,就是帮我们一个忙。”张公子神秘的道。



    “忙? 你他娘的说清楚!” 胖子道。



    “增加我们跟台湾人谈判的筹M, 你要知道,台湾那边儿的来客,肯定不傻,现在外面a的一举一动,绝对同样在他们的监视之中,

    a来找我们,带着军人来,他们不可能不知道。”



    “我们是什么身份?

    对面的台湾人是什么身份,我们就算截胡了a,拿什么让台湾人相信我们,并且跟我们合作?我们口口声声的说要阻止这件事儿,可是拿什么阻止呢?

    我们真见了台湾人,又能怎么办? 说这里其实是一个局,专门儿等你们呢?——台湾人敢来,就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a这次一来找我们,首先就给别人一种我们对立的形象,更容易获得台湾人的信任,然后他没抓我们,又把我们放了,这是别人都看不透的情况,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如果告诉台湾人,a不敢动我们的,是因为我们手中有一个足以威胁他的筹M呢?”



    “这才是a来的,真正目的,让我们得到台湾人的信任与敬重。” 张公子笑着道。



    “疯子!”我道。



    “就是俩牲口!C!”胖子也道。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