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疑点

推荐阅读:超级驸马绝世风流剑神逍遥江湖路农门喜事:极品小财妻天下第一风流天阑游

    这个墓实在是有太多的疑点, 而且,萦绕在这个墓之中的谜团,其实还有很多还未解开,我问夏大脚,那个台湾老板,为什么肯出价两亿买那个麒麟石雕? 他根本就答不上来。 只能支支吾吾道:“ 有钱人的想法,我们怎么看的透?”



    ——我一直对此释怀不下,而且我也不相信这就是一个钱多到花不完的人在无聊找乐子,为什么呢? 还是因为这个麒麟,实在是跟小哥儿身上的太像了,小哥儿本来就神秘的不行,我总感觉这其中有着某种联系,又或者说到底,还是我对秦岭古楼之中的秘密无法释怀,无法放下天真和潘子这两个朋友,包括我现在看到胖子,就会想起,三爷那封无奈之下的信,和那个小哥儿的沉闷寡言。



    但是我现在首先要做的,还是解救这里的村民与水火之中,现在既然这里的张良墓已经商榷完毕,明天一大早的就开始行动, 我就问胖子道:“ 这次到底准备怎么G? 是你们J个独自去,还是需要队伍的配合?”



    胖子想了半天,跟夏大脚用眼神J流了一下,道:“ 估计这次还得麻烦三两兄弟, 这个墓里面,能引起天象,肯定是个了不得的人物,我们J个人不行, 这样子,我们明面上一起去挖开,至于里面的宝贝,你放心,留一份儿给你。”



    我对钱没有什么特别的概念,他这么说我也没拒绝,钱这玩意儿谁也不嫌多,我就道: “ 给这位兄弟也留一份儿, 不是外人。“ 我说的,肯定是哈德门。



    哈德门连忙摆手道:“ 别算我, 不差钱, 这两位哥哥, 你们刚才说的,其实我不太明白, 这个张良,他是道教人物吧, 他的师傅是那位H老,也是位列仙班的, 你说这雷,怎么会劈他呢?“



    胖子笑道:“ 小兄弟,这你就不懂了吧,历史上,得过神仙真传的人,有J个有好下场? 张角? H巢? 古代那些道士啊,天天他娘的就想着长生不老, 炼一些乱七八糟的丹Y,把自己吃的人不人鬼不鬼的,我看这个张良啊,也是晚年时候怕死,所以用那些秘术,把自己给整成妖怪了。“



    哈德门挠头道:“ 这样就奇怪了,这个是张良自己给自己修的墓, 可是这位哥们儿说,在墓壁上找到了一个镇妖的青铜剑,还有道家辟邪的朱砂, 那这个青铜剑跟朱砂,是谁放上去的,难道是张良自个儿镇压自个儿?“



    胖子也被问的挠头,道:“ 咦 ,你说的还真的不好说,难道张良死之后,就知道自己以后会变成妖怪,所以在自己的墓室上搞了这些东西,就是为了控制自己,不让自己出来害人?不过也不对,他要是知道自己变成这副模样儿,就不会现在出来到处弄死人了。 这事儿还真的有点蹊跷。“



    哈德门道:“ 就是嘛! 你们自己都说,金缕玉衣是皇帝规格的人穿的, 我对秦汉历史还有些了解,当时刘邦是想弄死J个功高震主的老臣,张良知道自己的境遇之后功成身退躲过一劫, 刘邦死后吕氏乱政,张良出来又帮刘家夺了江山,算是功臣一个, 当时的功臣能穿金缕玉衣可以理解, 问题是,这个墓,是这位夏老哥去挖的,还没挖开对吧?——既然是这样,为什么村民们在墓外,挖到了本该在墓室的金缕玉衣?“



    他这一个问题就把我们给问住了,对啊,挖出来的那封金缕玉衣,并不完整,现在可能还在某个窑老板家里, 按理说这个衣F是穿在张良身上的,那么为什么会在墓外发现?



    我忽然感觉,这件事儿的蹊跷程度,真的不是我们J个就能解决的, 我对胖子道:“ 胖子, 不是哥们儿拦你,这件事儿疑点实在太多, 我可以带些士兵去帮你, 里面就是再大一个妖怪,P弹轰过去他也得歇菜,但是咱们不能让人家无辜的人去涉嫌,更不能把这件事儿闹大。 不然你啥也捞不着不说,我这边还不好做人。 你要是相信我,就先等等。“



    胖子也有点心里没底儿,道:“ 那你的意思是?“



    我站起身,道:“ 我先给我老大请示一下,这边的事儿,真的不好说,你放心,冥器,我们都不看在眼里。“



    a的办公室里二十小时都有人值守, 我也不管现在是深夜J点,直接用招待所的电话拨了过去,对那边的小战士道:“ 我,427,找a。“



    “稍等。“小战士挂断了电话。



    没过一会儿,a的电话就回了过来,依旧十分简短的一个字儿:“ 讲。“



    我就把这边的形象跟他汇报了一下,特别的指出,是因为这边由疑团,我没办法自作主张,说到最后,我道:“ 其实我一定要通知您,最主要的原因 ,还在那个麒麟石雕身上。 那个小哥儿,您想必比我了解。“



    a在那边反问了一句:“ 你确定是张良墓?“



    我道:“ 不敢说确定, 但是**不离十,这边的J个人,虽然说是盗墓贼,但是都博古通今的,说的话也有凭有据。“



    a沉默了一会儿,在那边念叨着:“ 张起灵,张良,张良,张起灵,一个张?“



    “什么意思?“我问道。



    “别轻举妄动,等我来, 我现在就出发。“a说完,挂断了电话。



    胖子问我,道:“ 你们老大就是在地下溶洞里跟三爷对G的那个人? 他们好像认识啊! 怎么说的?“



    “他让我们不要轻举妄动,现在出发的话,明天中午就会到了。“ 我耸了耸肩道,”你知道的, 他跟三爷不仅认识,之间的关系更是错综复杂,当然,他还认识那个神秘的小哥儿,那小哥儿名字好像叫张起灵。“



    胖子听了我的话之后脸马上就黑了,摆手道:“ 得,这事儿我胖爷不搀和了,我他娘的跟吴三省犯冲,只要是跟他有关系的人跟我一起下地,那就绝对让我胖子吃苦头。“



    我笑道:“ 别他娘的跟我这边装,三爷叫你,你不还是P颠P颠的跟着去秦岭,你要舍得走现在就滚蛋,没有人拉着你。“



    胖子摇头道:“ 我胖爷就说不参与,但是没说不能看对吧? 现在村民们可都当我是神仙呐,小三两,为了你哥们儿不能走啊,这边的大局,需要我来稳。“



    我踹了他一脚,道:“滚蛋出去巡逻去, 有你这个胖神仙在, 大家睡的踏实。“ 说完,我就出了门, 秦培这两天来例假,不是很舒F,再强的nv人每月不挨刀也要流血,我早早的让她歇着,现在这边的事儿越来越复杂,我必须得给她通个气儿。



    等到我跟她说完, 她也纳闷儿,道:“ 算了, 你也别多想, 明天a来了,就没你什么事儿了。“



    我说那行,我回去?——我说这句话的表情可想而知。



    她剜了我一眼,道:“ 随便你。“



    我像是吃了烈X春Y一样,闪电般的蹬掉鞋子,尼玛,随便我? 这是多么大的鼓励? 虽然现在是G不了啥,可是能同床共枕而眠就是一个大的突破,春天来了,冬天还会远吗?



    但是,我发现这样怀抱着佳人的感觉,真的很爽,不爽的是啥也不能G,尼玛,睡一起容易,大姨妈不易,且行且珍惜。



    我都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睡着的,被叫醒的时候更是头晕脑胀顶着两个黑眼圈, nv人一旦被降F就是水做的, 秦培一早的就给我打来了洗脸水,洗漱完毕吃过不知道算是早饭还是午饭的饭,a的车,就停在了招待所的门口。



    领导来了我当然要去迎接的,可是车上下来俩人,一个是a,一个竟然是他娘的那个**道士!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