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新的征程

推荐阅读:超级驸马绝世风流剑神农门喜事:极品小财妻逍遥江湖路天下第一风流天阑游

    但是总之,三叔可能还活着,吴邪只是假死,这让我心里的近日的Y霾扫掉了不少,生活总归要开朗起来,对于长沙的一批盗墓贼来说,这无偿不是一个最好的归宿,我在家J天,父母一直问我是不是跟秦培吵架了还是什么,最终无奈,我决定去一趟北京,毕竟上一次,我就算是欠秦培一次见家长,a建议我们早日完婚,我又哪里不想?



    我在家里已经准备妥当,准备出发的时候,有人敲门,我打开门,一把尖刀当时就顶在了我的脖子上,然后我被拉进屋,一切发生的非常突然。



    “有话好说,哪路上的弟兄?” 我强装镇定道。



    “闭嘴。” 那人拖着我进了我家, 另外一个人也钻了进来,我看到他穿着一身黑Se的风衣,带了一个鸭舌帽,看不清楚他的脸。



    我父亲看到这样的情况,赶紧把吓的只知道张嘴的老娘护在身后, 父亲是军人出身,此时也见不得有多慌乱。 沉声道:“ 你们是谁? G嘛!”



    那个穿着风衣的人从口袋掏出一把手枪,对准了我的父亲,我一下子就慌了,道:“ 哥们儿,有话好说! 先把枪放下。”



    那个人拉掉鸭舌帽,红着眼睛看着我冷笑,道:“ 三两哥, 还认识我么?”



    我惊的都说不出话来,这人,竟然是天真!



    我举起手,对我老爹道:“ 你带着妈回房间,放心,我这边没事儿。” 然后对天真道:“ 有话好好说。”



    老爹还不肯,我老娘在刚被吓一跳之后要冲上来拼命,被老爹死死的拉住, 我道:“ 爸,带我妈回房间,放心吧,没事儿。 我们之间有点误会, 我能处理好。”



    老爹看了我很久,点了点头,拉着老娘回到了房间。



    我对身后的人道:“ 是潘子吧,放下来,跟我,至于么?”



    天真拿枪顶着我,潘子一下子跌坐在沙发上, 脸Se苍白,浑身上下都透着血腥味儿, 我问道:“ 怎么受伤的?”



    潘子瞪着我,同样的双目赤红, 天真道:“我需要你一个解释, 秦岭那边出了什么事儿你应该明白,说吧,不然后果你懂。”



    “我走之后,出了什么事儿?” 我道,“我真的不知道,我承认,我当时走的不厚道,但是希望你们能理解。”



    天真一耳光对着我chou了过来,又踹了我一脚,骂道:” 我理解你妈! 告诉我,那边的事儿,到底谁G的?“



    “我可以安排你出国, 你先冷静一下,不然你三叔就白死了。“ 我道。——天真找上门来找我的麻烦,这也在我之前的预想之中。



    潘子这时候开口道:“ 小三爷, 坐, 先听他说。“ 潘子说话都非常费力,看起来像是受了很重的伤。



    我在客厅里翻到Y箱,先给潘子进行了简单的包扎, 他的身上J处刀伤,看起来触目惊心, “得去医院,不然你会没命。“ 我皱眉对潘子道。



    “呵呵,去医院就不死? 你知道我们是怎么从长沙来到这里的么?“ 潘子道。



    ——我之后,才知道了在我走之后,秦岭古楼那边的消息, 文锦找到了J个亡命徒的尸T,换上天真潘子胖子的衣F,一把火烧了那些亡命徒的帐篷, 之后大龙带着他们,出了山, 山外面的一切,a都有安排,他们J个都有了新的身份,身份绝对没有问题。



    胖子回了北京,而吴邪和潘子,两个人一个比一个**,竟然回到了长沙, 那一场古楼大爆炸,谁都没有看到三爷死,他们还抱有希望。



    然后,他们在长沙,本来想联系三爷本来的势力,防止那些亡命之徒的反扑,可是现在长沙都是三爷没了的消息, 三爷手下的人,全靠他的威信在震慑着, 人死如灯灭,长沙三爷的人,大多都反水,而潘子和无邪,则遭到了追杀。



    一路上辗转反侧的,来到了我家。



    我听了之后,站起来道:“ 你们要相信我, 国内绝对是待不下去了, 我现在想办法,先去南方,然后我会安排船, 先去香港,然后从那边出国。“



    天真拿着枪对着我,道:“ 想走我早走了, 不用等到现在, 我想你一定知道事情是怎么回事儿。 对吧?“



    我举手道:“ 把枪收起来, 我不是外人, 我可以这么说, 你三叔不一定死, 他花了这么大的力气,就是为了保住你! 别他娘的任X成不成?!“



    我想起了三爷曾经J给我的那把钥匙, 跑回房间拿出来,道:“ 这是三爷曾经留给我的东西,就在我第一次去长沙他的堂口里, 他在那里,留了一点东西,去带上,出国过一辈子快乐日子。“



    “我就想知道三爷是怎么死的。“ 潘子瞪着眼睛道。



    “知道你妈! 老子就跟你说不通! 吴三省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他不死不行! 他死了就换你们能活着,怎么这么死脑筋?! 都他娘什么时候了, 还想着报仇?!“ 我也被他问火了。



    “我知道是谁了, 小三爷,我们走, 三两, 我请你转告一下那个人, 三爷手里的东西,谁也拿不走,这句话,我潘子说的。“ 潘子说完,站起身,带着天真走了。



    ——树Yu静而风不止,吴三省辛辛苦苦为他们俩谋的后路,可是这俩人真的能按部就班的走么? 我坐在沙发上,脑袋又乱了起来。



    老爹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我的身边,拍着我的肩膀道:“ 工作上的事儿?“



    我点了点头,微笑着对他道:‘“小事儿, 没什么大不了, 告诉老娘别担心, 还有,你们俩换个地方住吧, 我现在在队伍上, 有危险,怕牵连你们二老。“



    “爸这把老骨头了,还怕什么事儿,反倒是你,真的不想做的话, 就专业吧,安安稳稳的过日子。“



    “我没事儿。“



    ——我又在家待了一天,没有回北京,而是回到了我们的营地,第一件事儿,就是找a的麻烦, 他娘的,我的资料,到底是什么时候泄露出去的,上次吴三省的信就寄到了我家,这次潘子又找到了家门,我在外面出生入死的没事儿,总不能让家人受牵连。



    “我会申请,保护,放心,这样的事儿, 绝对不会发生。“a在这件事儿上十分配合, 立马表态道。



    然后他点上烟,道:“ 潘子和无邪去了哪里?“



    我摇头道:“ 不知道, 他们找了我之后就走了,这两个不要命的孩子,不会G什么傻事儿吧。“



    a耸了耸肩肩膀,道:“ 谁知道,记住,该做的我们都做了, 不欠他们任何东西。“



    我点了点头。



    ——十天后,哈德门归队,至于大龙和文锦去了哪里,没有人告诉我,我也没问, 他们那个层次的博弈,我压根儿就不想知道,也不想过问。



    我问a,莫言他们怎么办, 他告诉我,这件事儿的后续事情,连他都没有资格过问,我就不需要多管了。



    我们没有闲着,过了没多久,就接到了任务,在鲁山一个小山村里,出了点事儿,当地向军队求助,最后报告打到了我们这里, 我们闲着也是闲着,正好缺乏新的古尸研究,就跟哈德门和秦培,我们三个,驱车前往鲁山。



    出事儿的是一个叫做韩信的小村子, 哈德门当时就笑道, 韩信? 怎么不叫萧何? 秦培翻着当地的县志道:“ 你还真别说,鲁山县县志上面写着,韩信与萧何都是当地人,这个地儿,古时候也算是人杰地灵, 对了,还有一个镇子,叫张良镇呢。“



    我们这次跟上一次去秦岭不一样,偷偷摸摸的,这一次,先到达平顶山,休整之后,来到鲁山县城,那边的大大小小的G部和军队上的人列队欢迎,搞的很隆重,经历过之前的事儿,这种场面我也不是很感冒,就对他们道:“ 都散了, 我们的身份很敏感,这么大张旗鼓的G嘛?“



    那些人,愣是没有人敢反驳,当晚,我们被安排在招待所,这已经是这个偏远县城最豪华的地方。



    吃罢晚饭,我让他们把详细资料送到我房间, 一个小姑娘满脸羞涩的敲开我的门,可能是得到了领导的授意,要对我招待周全什么的,可是哥们儿是那种人嘛? 调笑了他两句,接着资料回到了房间。



    材料上写到,这个村子,本身是一个砖瓦窑,就是北方非常普通的砖瓦窑,靠着吃土烧胚,刚好这边有一个土山,J个砖瓦窑,就依靠着这个山头,长期的存在了起来。



    就在J个月前,出事儿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