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三面开花

推荐阅读:逍遥江湖路绝世风流剑神天下第一风流超级驸马农门喜事:极品小财妻天阑游

    从他们的对话中,我知道了外面这批人,真的是各种各样的人都有,他们再被三叔坑惨了之后,本来决定离开,可是遇到了后来来的三叔马仔大麻子, 他们本来以为这里其实就是一个军事堡垒,里面有所谓的宝藏的J率很小,可是大麻子来之后,说这里面肯定是有大宝贝的,吴三省曾经嘱托过他找一批先进的武器,如果没有宝贝儿,三爷不会花这么大力气,然后这一批人,就集合在了这里,准备给回程的三爷,一次致命一击, 谁知道我们会因为小天真的出走而自投罗?



    天真一直在自责,说都是因为自己,如果不是这样我们也不会在此刻深陷囫囵,潘子安W他道,这事儿不怪他,也幸亏是现在我们遇到了这批人,等我们大部队返程的时候遇到,那就是激烈的J锋了,就是希望三爷能发现这边的异常。



    我心道那真的难,这些人随时都有可能G掉我们,刚才帐篷外面还有人提议把我们顺手做了,省的留下后患,还是大麻子一直叫着可以拿我们B迫三爷束手就擒,我们才能暂时的安全。



    人为刀俎我为鱼R,什么时候死什么时候活,我们都不知道, 也根本就没办法尝试逃跑,这些人说是亡命徒,但是走江湖的人,都是老油条,他们紧盯着我们,根本连做小动作的机会都没有, 胖子叫人给他送一碗酒,本来想着是用破碗割断绳子,但是这些马仔都把碗给拿回去了,盯的特别死。



    我们这回,其实算是死在了三爷自己的算计里,但是他肯定算计不到,这批人没有回去,而是在这里守株待兔。



    我们能做的,只有等,等三爷发现这边的异常,或者说等这边出现什么特别的状况, 守卫我们的人,是两人一岗。J个小时进行一个轮换,省的这个无聊的看守工作让人疲惫起来。



    潘子跟天真他们一直在尝试游说, 因为这里面的很多人他俩都认识,这次来的风云人物中,主力的部分还是长沙的多,可是那值班的人笑道:“ 小三爷,潘子, 说句实话,真让我当着面去捆了三爷, 我心里也怵得慌,人的影树的名儿,我呢,也钦佩三爷的为人, 可是这一次,三爷真的过分了点, 有什么用的着我们的地方,招呼一声就死了,吃这碗饭的,谁怕死? 可是你Y我们,那座的忒不地道了对不?”



    潘子道:“扯淡,这里面是有一桩大买卖,做这行的,不能说怕死,真想稳当在被窝里搂着娘们儿滚床单就行了,何必来? 你们不能说这边折了点人马,就是三叔Y你们,我们这边的兄弟就死的少了? 你放心,今天你把我们放了,回到长沙之后,我潘子保你下半辈子的荣华富贵。”



    那个人啧着嘴,道:“ 潘爷,您的话我信,可是这一次真不行,再说,回长沙之后,您还真不一定能保我富贵,吴三省都不一定能全身而退,这一次他可是得罪了整个天下的英雄好汉,我能做的,就是他们绝对弄死你们之前,给您一顿好酒践行,其他的就别花力气说了,我要真敢这么做,他们连我都得弄死。”



    说完之后,这个人也不在说话,可能是为了避嫌, 我对潘子道,别花费力气了,这些人是铁了心的了,劝不住。



    我这时候的心态反而平静,之前不知道前面的路要如何,现在可算是他娘的知道了,横竖都是个死,还不如不那么累。 他们J个一直都愁眉苦脸, 我一看王胖子都打起了呼噜,就数他的呼吸玩,数着数着,歪在秦培的肩膀上,睡着了。



    我是被J脚踹醒的,这时候整个帐篷中人生噪杂,我醒来之后发现他们J个都面Se惨白,胖子更是一个劲儿的道:“麻哥, 我他娘真跟咱们弟兄的遭遇一样,不信你查查,我就是混北京那块儿的,是被吴三省忽悠过来的人。您高高手儿,以后有什么用得着我的地方,我胖子要是皱一下眉头,就不算是英雄好汉。”



    我睡了其实没多久,现在天还在大黑,一时的有点迷瞪,问秦培道:“什么情况这是?”



    秦培这时候竟然还有心情对我笑,道:“ 他们决定G掉我们了,省的夜长梦多,商量的结果就是,吴三省那批人,不可能因为我们J个就放弃抵抗。”



    ——我本来以为是做人质,可是现在他们竟然决定撕票了! 而我们即将要面对的,也是死亡! 我一下子就凌乱了,道:“ 你还有心情笑,不害怕啊?”



    秦培歪在我肩膀上,道:“ 怕什么?”



    “他们的子弹要是打在你脸上, 可是要毁容的。” 我被她的情绪感染,说道。



    “反正我也看不到了,不怕。” 秦培道。



    “哎呦,你们俩心态不错, 我的妈,这小妞更不错,兄弟们都憋坏了吧,带出去爽爽成不成,麻子哥?” 我们俩的说话,引起了一个人的注意, 他盯着秦培,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我的心顿时就凉了,秦培也慌了神! 我他娘的竟然忘记了这茬! 跟秦培死在一起我没什么好怕的,可是着他被这群禽兽给糟蹋了,那绝对比要了我的命还难受!我立马红了眼,骂道:“我C你妈! 你敢!”



    那个人一脚就踹了过来,道:“ 你看老子敢不敢,!”这一脚根本就不带保留,踹在了我的头上,一下踹的我两眼冒金星。



    潘子跟天真现在也慌了,潘子道:“大麻子, 都是磊落人,送我们上路,留个T面,算我潘子谢你一回,但是我跟你说,留着我们绝对比杀了我们强,小三爷是老吴家最后一颗独苗,我跟三爷出生入死这么多年,我们在您手上,绝对有益无害, 这两个朋友,我劝你最好别动他们, 跟我们就不是一路人,他们的队伍,说出去能吓死人,你动了他们,这天下之大,就没你藏身的地方。”



    “你他娘吓我呢?” 大麻子瞪着眼道。 “这些人,谁身上不背俩人命案子? 我说那位兄弟,你想跟这个水灵M子爽? 杜乐乐不如众乐乐,你们J个轮流来,反正都是要死的人了,不玩便宜了小鬼儿?”



    秦培在那边奋力的挣扎,而我躺在地上,积蓄力气,在那人拉秦培的时候,想要最后的一击,绝对是以命博命,让他一枪崩了我也好过现在的折磨。



    我瞪着那个人,却发现,他虽然拉着秦培,却一直对我眨眼睛。——我绝对不可能看错,是在对我示意着什么, 可是这个人我根本就不认识! 我在三爷的营地了待了J天了,那些人也混了一个熟面孔,可是都没有见过这个人。



    “你他妈放开他,不然老子做鬼都不会放过你!”我发现,在一种条件下,我除了这样扯淡的威胁之外,别的都说不出来。



    那个人低下身,拍了拍我的脸,道:“别叫,哥们儿就不可能怕鬼, 这丫头是你nv朋友吧? 放心,弟兄们爽完了,会给你时间让你们夫Q俩打一P, 省的你死了不闭眼,现在啊,先等着,来,chou支烟消消气。”



    说完,他点了一根烟, 塞到我嘴里,并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偷偷的塞在了我的嘴里一个东西。



    然后他站起身,对大麻子道,哥 ,我先去了,您确定,第一P您不来?



    大麻子笑道,你先去,等等叫我。



    而我这时候,心里却彻底的冷静了下来, 用舌头感觉了一下, 塞我嘴里的,是一个很小的刀P, 而那一支香烟,更是让我彻底的冷静了下来, 因为这是一个牌子的香烟——哈德门!



    那个大龙一直当做指路标的哈德门香烟,这个是我们队伍以前潜伏在三爷队伍里的人,最后,三爷当成一个人情卖给我,才放了他跟大龙。



    有救了! 我甩了甩脑袋,强撑着立起来身子,狠狠的chou着烟, 我嘴里的这个刀P,绝对在此时能改变我们的命运, 所以我更需要冷静,机会,只有一次。



    “三两兄弟,对不住。” 潘子轻声的对我道。“三爷绝对饶不了这个王八蛋。”



    我不能说话,因为我的嘴巴里还含着一个刀P。



    “我说兄弟你也别这么生气,都这个时候了,气也没有,好歹你们夫Q等下还有团聚的时间,想想胖爷我,毕春园的小桃红还在等我呢,都没空去跃马提枪。” 胖子在这时候道。



    而我,转过头, 用头狠狠的撞了一下他的头,然后一口口水吐到他脸上,骂道:“放你娘的P,再说一句老子弄死你!”——也多亏了胖子在这个时候嘴巴J了一下,我把刀P,混着那口口水,吐到了他的脸上。 快速的对他眨了一下眼, 以这个胖子的聪明伶俐,在感觉脸上有异样的时候,就反应了过来。



    对着我也撞了一下,骂道:“ 别不知好歹,胖爷我说的有错? 起M你死前还有nv人玩。!”



    ——就是这个动作, 他已经把掉在他衣F上的刀P,耸到了地上,然后假装要撞我,那被绑的手,已经抓到了刀P。 这个胖子,关键时刻不掉链子!



    “给整口酒喝行么?” 我红着眼,看着大麻子,道:“我是军队上的人,龙组, 跟三爷不一路, 我也不说威胁您的话, 奉劝你一句,有办法的话,还是去国外吧,真不是吓你,我口袋里有我的证件。” 我现在,要尽可能的吸引帐篷里这J个人的注意力。给胖子割断绳索,提供时机。



    大麻子果真走过来,从我口袋里掏出证件,念了一下上面盖的章,砸到我脸上,笑道:“ 麻爷我真不是吓大的!”



    “之前,你黑吃黑弄死俩人, 做点违法的勾当,说白了,那都不叫事儿,这次不一样,我拿着这个证件,警察局长都要在我面前装孙子,不信,你可以去试一试,这一次,你算盘打错了,你不会明白我所在队伍的含义,不然你不敢。” 我就算现在再被打一顿,也要说话。



    帐篷外,还有秦培撕心裂肺的嘶吼与哭泣声。——为了这一切不变成现实,我必须得说话。



    “龙组, 我算是见识了,本来我不想玩那小妞儿,现在你这么一说,我还非要玩了,死了都划算, 你们队伍多厉害我不知道,但是啊, 媳F儿被人弄着,你还在这边威胁我说废话,可见你们也就这样儿了。” 大麻子笑道,“得,我也去弄一回! 啥都G过,就是没G过军花儿!”



    屋子里的人哄堂大笑,还叫着,麻哥,这得排队啊,您都没G过,弟兄们可也都憋了一肚子火儿呢!



    我感觉的到,胖子已经割开了他自己手上的绳子,正在割我的。 我们都被捆绑在一起,背对着形成一个圈,而且在这些人的枪口下面,胖子的动作要十二分的谨慎,这也让我重新审视了这个嘴上非常不靠谱的胖子, 我手上的绳子,就在他神不知鬼不觉之中,割开,我用手轻轻的感觉了一下,他还在割潘子的。



    不能等了! 那个chou哈德门香烟的人肯定在演戏, 大麻子出去之后,外面要出事儿! 我捏了一下胖子的手,示意要马上行动。 潘子还拉着我,想要等他被割开之后再说。但是随即不动了,看来也是想通了外面的情况。



    “三爷您可算来了!!!” 潘子忽然对着帐篷门口非常大声的叫了一句!



    屋里的亡命徒一时间,全部条件反S般的看向门口,我跟胖子抓住这个千钧一发的时机,J乎同时冲着离我们最近的人跳起! 我一辈子都没有此时这么认真的做一件事,眼睛里除了那个人之外,在没有其他!



    我忽然的跃起, 那个人也吓了一跳,枪口马上就要对转回我,而我,却一拳砸在了他的脑袋上,顺势一抱,两个人同时摔在了地上, 我张开嘴,对着那人的耳朵就咬了上去,这时候的我,比他们这些亡命徒还要亡命,一口就撕掉了一块血R,然后快速的夺过了枪!——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再也没有了以前的矫情,以前杀人前的犹豫与彷徨! 矫情都是给闲着蛋疼的人玩的,而我之前就是太闲了!



    毫不犹豫,对着屋里其他还没反应过来的人就是一通扫S, J乎同时,胖子那边也响起了枪声。



    帐篷外,枪声大作, 三点同时开花!



    枪在我的手里喷着巨大的火舌,子弹打在那些人的身上溅起血花,喷的满地都是,我却感觉非常绚丽, 状若疯狂般的,一口气打光了冲锋枪里全部的子弹。



    屋里,已经躺下满地的挣扎惨叫的尸T。



    胖子,已经开始却解开潘子他们身上的绳索,而我,在地上捡起一把枪,就要冲去外面,我之所以此时没有第一次杀人后的空洞,还是因为那个让我牵挂到撕心裂肺的姑娘。



    第一次杀人,第一次冲冠一怒,只为红颜。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