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错觉?

推荐阅读:农门喜事:极品小财妻超级驸马绝世风流剑神逍遥江湖路天下第一风流天阑游

    背后有东西,这是我这一段时间以来的感觉,那一种感觉是如此的真实,让我的背景一直都感觉有一阵冷风在吹。



    可是我屡次的回头查看,都什么也没有发现。最终使我忍不住惊叫出声,潘子和大龙这时候都认为我太过紧张了,在这样的气氛下,真的出现这样的感觉也并不为怪,潘子说他第一次下地倒斗儿的时候,是个汉墓,他跟我此时的感觉一样,总是想着在暗处有一双眼睛看着他,可是到头来却什么东西都没有,所以我现在啊,根本就不用紧张。



    “你到底感觉到了什么?” 秦培抓着我的手问我,这个nv人,似乎在什么时候都会坚定不移的相信我。



    “人,绝对有人跟着我,你应该知道,我并不是紧张。”我对她道,哥们儿也是见过世面的,紧张,这时候有,可是你说紧张到出现错觉,那绝对的不可能。



    事情就是如此的蛋疼,我无数次的回眸,都没有看到身后的东西,直到后来,我连自己都不有点迷茫,我这是真的一直以来精神压力过大?



    我们一边走,一边往树木上刻记号,这样以确保我们走一条直线,我们想着通过这样的办法,肯定就能走出这个奇怪的林子,可是当我们前面的那棵树上重新的出现了我们刻的记号的时候,四个人都说不出话来,我们是在兜圈子,这没错。



    一路前行,J个小时之后,却发现自己回到原点,这种感觉更让人郁闷到发狂,也会在这个时候勾起人心里的焦躁。



    “再走一遍,老子就不信了。”潘子道。



    我们没有说话,也只能这么做,这个树林里没有出现任何的鬼怪,却用这种无声的方式,来阻扰我们的前进。



    “我感觉我们如果还是这样走的话,走一百遍都会一样,山里的猎户在迷路的时候,都会依靠猎狗,你们要明白,我们之所以会迷路,是因为我们的眼睛在欺骗着我们,猎狗是靠自己的感觉,所以不会有事儿,我们要像猎狗学习。”大龙道。



    “你说的是废话,猎狗不是靠感觉,是靠鼻子,难道你要我们一边走一边撒尿,然后闻着味道前进?”我黑着脸道。



    “不知道你听说过奇门遁甲没,现在这东西是用来算命的,但是最开始是用来布阵的,三国演义里,诸葛亮就擅长这样,摆阵与针中杀敌。 也就是说,一旦入阵,就走不出去。”大龙道。



    潘子听完眉头一皱,道:“ 你意思是这个树林,其实是一个阵法? 类似三国演义诸葛亮的八卦阵,我们绕来绕去绕到原点,是阵法的缘故?”



    “除了这样,我想不出其他的原因。我们一直走的绝对是直线,却因为某种原因在绕行。”大龙道。



    “他M的,三爷在就好了! 他一直对奇门遁甲什么的特别在行,寻龙点X什么的其实也属于这个流派,他绝对是高手!”潘子道。



    “那你跟三爷那么久,就没学两手?”我问道,潘子这么一说,我就想到,三爷如果过了这个林子的话,那边会不会有什么变故?



    “没有,我就没想到会离开三爷这么久,更没想着会单独行动, 但是我真的听三爷说过,有一种阵法,让人在其中迷失,其实说白了,这是一种玩的非常高明的障眼法,通过你的眼睛来欺骗你的感觉,就跟八卦阵是一个原理,只有一条路是生门,可以走出去,其他的,都是死门。你再怎么走,都一样。 ”潘子道。



    “潘爷,那您能找到生门嘛? 快带我们走过去,三爷可就在前面等着我们呢。” 我道。



    “我不会,三爷的这套东西并不好学,用的东西也非常繁琐,罗盘等等,要找准方位什么的,之前我们在一个墓里就遇到了非常难缠的锁龙阵,我们怎么走,都出不了一条墓道,三爷就是拿着罗盘,一步一个点儿的带着我们走了出来。 你知道什么叫一步一个点儿么? 就是每走一步,都是按照罗盘的方位来走,这其中的根据就是磁场什么的,非常晦涩难懂,我们跟着三爷,每一步都要紧跟着他踩出来的点。”潘子道。



    “得,我算是明白为什么你那么崇拜三爷了,他真是一个本领通天的人,可是现在他不在这儿,更不知道你这个金牌小弟陷入了阵中,我们怎么办? 求三爷附T指引明路?” 我其实并不怎么紧张,因为走的出去与走不出去,跟我关系不大,大不了的话我们出了这个林子回去就是,我对于前面的路,并没有那么迫切。



    我们就这么边聊边走,J个小时后,当我们再次绕回了原地,都再也没有力气去走下去,这样下去根本就不是个办法,这林子里怪不得没有鸟兽,本身就透露着邪X呢。



    我道:“潘子大龙, 你们得赶紧的想个办法,我们这样不是个事儿,难道要走死在路上?”



    大龙紧皱着眉头,chou着他的旱烟袋,一筹莫展,而潘子,而盯着这个林子,也不说话。 他们俩一个人着急见自己的主子,一个人着急着完成a的任务,我看的出来,他们的心里,在此刻已经乱了。



    “刚才潘子说了,这所谓的阵法,其实是一种非常高级的障眼法,它通过欺骗我们的眼睛,让我们在不知不觉中,走岔了道,这可能是通过改变路上的参照物,让我们自然而然的走错,对吧?” 秦培这时候忽然开口。



    我立马看向她,希望她能有什么办法。



    “如果是障眼法的话,欺骗的是我们的眼,那么,如果我们不用眼的话,是不是就不会被欺骗?”她看着我,笑道。



    我有点明白她话的意思,啧了啧嘴,还是有点不太理解,就道:“ 你的意思是?”



    “我们之前的行进,开始是对比着树,后来更是做着记号前进,这些都需,如果我们现在不用眼睛了,就是说,全靠自己的感觉在前进,我感觉这样走是对的,那就算前面是颗树,都要撞上去,只有这样的话,才有可能走出真正的直线。”秦培道。



    “对! 就是这样,三两,你nv朋友可比你聪明多了,障眼法能欺骗我们的眼,却欺骗不了我们的感觉!” 大龙惊喜的道!



    他立马开始行动,我们重新站在林子的入口,关掉了手电,现在刚好是晚上,而这个林子,可是连月光都照不进来,里面漆黑如墨,这样的话,我们就等于“没有了眼睛”。



    四个人都迫不及待的想要实验这个办法,就立刻再次踏入过我们走了J次的林子,这时候我们没有眼睛,却直线前行,走的很慢,撞到树的话,就绕过去,然后继续走。



    这时候我忽然就想明白了这个阵法的原理。——里面没有路,只有树木之间的间隙, 这间隙就是路,而这种间隙,无声之间迷H着我们的感官,牵引着我们,走出一个圆。 现在在没有眼睛的情况下,我们的选择就是我们的感觉——而不是潜意识。(感觉方面的事儿很难描写,大家不妨试一试闭眼走路。)



    可是,在这种漆黑的的环境之中走路,感觉非常的怪异,因为你不知道你的下一脚会踩到哪里,你的前面会不会有一颗树,所以不可能走的很快,我们四个人,J乎都是在摸索着前进,并且这样走的久了,会有一种眩晕感,让人的脑袋发胀。



    直到我们走到再也撞不到树的时候,我高兴的道:“ 媳F儿,还是你聪明,我们这一次真的走出来了!”



    我打开手电,却发现我们现在处的,是一块荒C地,我回头看了一下,想要确认一下我们是否已经走出了林子。



    这一回头,发现,后面的确是树林,而树林旁边,有一个穿着J年前那一代绿Se军装的nv人,就站在那里,看着我,刚好与我对视。



    一G彻骨的寒意在瞬间将我吞噬, 我条件反S般的立马掏出了枪,对着那个nv人的方向就扣动了扳机。



    他们三个听到枪声立马回头,三把手电光J乎同时扫向了那个穿军装的nv人, 我那一枪根本就没空瞄准,理所应当的没有打中,三把手电扫来的时候,那个nv人一个转身,消失在了身后的密林之中。



    “我他M的就说我的感觉不会错! 刚才就是这个nv人在身后跟着我们!”我拔腿,就想着往林子里面追,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什么身份,她肯定就在刚才的密林里,跟了我们一路!



    潘子却在此时一把拉住我,道:“ 你追她G什么? 多一事儿不如少一事,这个人肯定是个高手,不然的话,跟踪了我们一路,我们竟然没有察觉到一丁点?”



    我稳住身形,并不是我多么的想追,而是憋屈的慌,我刚才的感觉,在密林里被他们认为神经紧张了一路,甚至到最后搞的我自己都以为自己精神错乱,这样忽然发现了人,我是迫不及待的想要捉住她,证明自己刚才是对的。



    可是我们刚好不容易走出了那个似乎长着大嘴随时准备吞噬我们的鬼林,现在追进去,肯定不合适。



    “走吧。”大龙对我眨了眨眼,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他想告诉我什么? 我忽然郁闷的想到,这他娘的莫非也是a的后手?



    一定要找个机会问清楚,我暗道。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