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到西安

推荐阅读:超级驸马绝世风流剑神农门喜事:极品小财妻逍遥江湖路天下第一风流天阑游

    前往西安



    第二天,长沙这边没有出现什么变故,我们坐上了去西安的列车, 一路上我都小心的堤防,虽然现在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我也不用害怕他们把我们暗杀了,但是真的是卷入了那个层次的斗争中,出现什么样的问题都都可能。



    三爷的生意做的很大,秦岭一脉作为中国最大的一条龙脉,十万大山之中葬了数不尽的风流人物, 这里就是盗墓贼的天堂,特别是在洛Y邙山一脉古墓被掘尽了之后,这里风气更加的猖獗,三爷的盘口大多数是在长沙,但是在西安也绝对要安排点,盗墓贼这种类似黑道的营生,有很强的地域观念X,三爷不可能明目张胆的在这里G,会被本地势力联手打压,就算不能跟这边的土著竞争,也可以负责出货销赃等等。



    我问潘子之前可否来过,这个有点木讷的人对我道:“ 如果说倒斗儿的没有来过秦岭,那一辈子就白活了,之前我跟三爷在这边挖到一个春秋战国时期的墓,里面全他娘的是粽子,墓中还有各种各样的机关,我们那一次就损了三个伙计。”



    “那里面倒到什么宝贝了没?” 我问道。



    “宝贝肯定有,但是三爷不让拿, 他说了,棺材里的正主儿就他娘的是个守财奴,开始我们遇到的都还算小菜,真要把那位爷给惊动出来,全都要歇菜,我们最后按照摸金校尉那一脉的规矩,磕了J个头退了出来,当时看着那金缕玉衣不能下手拿,可把我恶心的。”潘子道。



    “三爷认识那里面的人? 连人家是守财奴都看的出来?” 我有点诧异,这也太神奇了点。



    “这算什么? 倒斗儿这行水深的很,三爷他们一大家子,J百年前就开始做这行营生,到了他这里,算是彻底的发扬光大,用三爷自己的话说,倒斗儿有三不倒,三教中人的坟不倒,这三教中人就是道教佛教,还有密宗,别看他们是方外之人,但凡这种墓里都有神器,再不济也能挖到两个高僧的舍利子和到家的孤本,拿出来都是惊天的宝贝,还有就是nv人,墓主人是nv人的坟,看到就晦气,不管里面是啥玩意儿都不能拿,nv人的心眼儿忒小,拿了她的东西,绝对要倒霉三年,还有一种就是同行,这就不用我解释了,相煎何太急? 我知道你肯定认为三爷可笑,刚开始的时候也没少同行笑话,你说你本来就做的损Y德的勾当,还搞的那么婉约立什么规矩作甚? 可是这么多年下来,三爷没栽过一次,生意越做越大,当初笑话他的人,反倒是死的死进局子的进局子,现在这三不倒,都成长沙这块的规矩了。” 潘子在说起三爷的时候,满脸的崇敬。



    我心里笑道,你家三爷是真的没栽,就栽一次还得了个衰老病,这也算运气好?



    就这么一路上吹牛扯P的,当然我们再怎么扯,那个小哥儿都不参与,一路上就见他闭眼睡觉了,跟困死鬼投胎似的, 我本来对他还有点好奇与敬意,想着套套近乎,学点本事也行,可是看他那德行,我是彻底的没了说话的兴致。



    我们下了火车之后,三爷在西安的伙计已经在车站那边接着我们,来了J辆车,直接拉我们到盘口,这些人不知道我的身份,反倒是对潘子敬畏的人, 潘子这人也有威严,到了落脚点之后直接对一个满脸麻子的人道:“ 别整有的没的, 你们这边的账目老子不看,只要认为能躲过三爷的眼就成, 大麻子我问你,三爷J待的东西,置办妥当了没?”



    大麻子有点饶头,道:“ 潘爷,那边J待的东西,绳子铲子什么的咱就不说了,这里都是现成的,可是三爷要的枪真的不好弄,您老要是要J把火Y枪还好说,黑市上买一下,可是J把冲锋枪我去哪里弄? 更别说还要手枪,这里还真不比长沙。”



    潘子道:“ 这话我不管,你跟三爷说,得能说F了他才行。”



    大麻子道:“ 冲锋枪只找到一把,还是花了大代价从一个老军人那边买的,老头病的挺严重,儿子不学好,才给搞了出来,也就五十来发子弹,再多的小的真搞不来,三爷就是要我的脑袋也不行,尽力了,火Y枪倒是有, 还有潘爷,也不是我说,就凭三爷的身手,这是要倒多大的斗儿?冲锋枪都要备上?”



    潘子没回话, 这个大麻子又找到我,反正就是事儿没办成,想着让我美言J句的意思,我摆手道,别,我跟三爷不熟,在他老人家面前没有话语权。



    我们在这边吃了顿饭,大麻子一直劝酒,劝的很死,盛情难却之下我也喝了两杯,这边的烧酒后劲儿很大,两杯就搞得我头重脚轻,秦培就扶着我回房间休息,到了房间我借着酒劲儿就不老实,也可以说酒壮英雄胆,想着把她给办了,任你秦培功夫再好,在我mao手mao脚下也面红耳赤娇喘连连,到最后她脸红的道:“ 你再这样我就走了,别以为我吓你。”



    我也占了不少便宜,真要拿下她,我心里还真有点发虚,就举手道,成,媳F儿我错了,您老饶我这一回,谁让您太漂亮了,我把持不住啊!



    秦培走后,我躺在床上就呼呼大睡,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看到秦培,她还红着脸剜了我一眼,其中无限风情自不多说,西安古城,说起来要比长沙热闹的多,吃完早餐没事儿我就提议出去转一转,我们不能把自己搞的太紧张了,人生得意须尽欢。



    潘子说不了,这地方他来过J次,没什么好玩的,自己也不是有闲情逸致游山玩水的人,神秘,到最后还是剩下了我跟秦培,可是秦培可能是被我昨天晚上的事儿弄的有点恼,说要去玩你去,她身T不舒F。



    这搞的我挺无趣,但是还是出了堂口,我这才想起来,哥们儿在这边,还真的是有熟人的,那个我暗恋了很久的M子的地址我还知道,就让大麻子安排了一辆车,找了个司机带我出去转转。



    那个年代的汽车绝对是个稀罕物件,整个大街上也见不到多少,当年我是因为害羞自卑不敢追人家,当时她姥爷家庭条件不错,天天给她打扮的跟一小公主似的,我小时候调P,衣F总是穿上J天就搞的破破烂烂的,站一起就不像是一类人,现在哥们儿也算是个牛B人物了,人在当初的遗憾面前,总是有点恶趣味的,我就想着,现在我忽然在她面前下车,会不会吓到她?



    我还记得当年厚着脸P要来的地址,就让司机开车带我去, 在路边还买了点水果,老同学登门呢,空着手还真的不好看, 我还特意的叮嘱司机道:“兄弟,今天让你去带我办点事儿,可千万别回去对跟着我那个美nv说。”



    司机是个光头小伙儿,对我一笑,道:“都是大老爷们儿,可以理解, 我就知道一个地儿,麻子哥在那边有个相好,那里的姑娘别说了,长的俊俏就不说了,还清一Se的大N子,看到就想一头闷上去,死了都划算。”



    我一看他会错了意,就道:“ 你可别想歪, 我就是去见一个老同学。”



    他嘿嘿一笑,一幅我懂的的表情道:“ 大哥您还真厉害,身边那姑娘长的漂亮,这在外面还有相好儿的,您放心,回去我一个字儿都不提。”



    我看这家伙就是个俗人,也不解释,越描越黑,说道你好好开车就行了,哥们儿真不是你想的那种人。



    我到了记忆里的地址那边,这是一个化工厂的家属楼, 我就冲门卫打听,道:“徐子晴的家在哪? 哪栋J号?”



    门卫看我专车来的,穿的也不像是个坏人,接过我的白沙烟,也很是热情的道:“四栋,三楼,307号,您找她有事儿?”



    我说没啥事儿,就是个老同学,过来看看,说完把那包还有大半儿的烟丢给他,自己一个人摸了过去。



    敲开门,一个抱着孩子的nv的给我开的门,打量了我一下,问道:“ 您找谁啊?”



    我说道:“姑娘,徐子晴家是在这里吗?”



    她疑H的看了我一眼,问道:“我就是, 您找谁?”



    我一下子被雷的P焦R绽,看着这个Fnv装扮的人,还有怀里那个孩子,一时间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号,就道:“ 哎呀,变化真大, 我是洛Y来的,以前同学,我叫赵三两,你记得不?”



    她在门口愣了半天也没想起我是谁,这让哥们儿相当受伤, 我后来G脆道:“我就是那个后来给你写信,说暗恋你很多年那个?”



    她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这才想起我来,道:“原来是你, 你怎么来了?”



    “我来西安这边办点事儿,顺便来看看你。” 我道。



    之后她神Se很不自然的把我让进了屋,她不自然,哥们儿更不自然,一进门就看到桌子上放的人家的结婚照,老公是个帅气的军人,我虽然来的时候真不是来旧情复燃的,但是心里潜意识的绝对有那么点想法,看到之后就别提多尴尬了。



    我也没说什么,水果留下,说了点以前的事儿,站起来就落荒而逃,临走的时候她道:“我这抱着孩子呢,不方便送你,不好意思。”



    我摆手道,没事儿, 我就是来看看。



    就是,来看看。



    我出了门,门卫还对我笑着道:“ 您走啊先生!路上慢点。”



    上了车之后,司机还若有深意的问我道:“ 哥,这么快?!”



    我摆手道你别这么多废话,赶紧开车, 他问去哪, 我说回堂口吧,有点累了, 他又是对着我Y笑。



    搞的我郁闷极了,到了堂口之后,我看到潘子他们都坐在客厅, 看到我回来,潘子道:“你可算回来了, 三爷那边出事儿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