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出发

推荐阅读:农门喜事:极品小财妻超级驸马绝世风流剑神逍遥江湖路天下第一风流天阑游

    我想过这次的出发会很快,可是没想到就在第二天早上,我因为昨夜一整晚都在尝试理顺三爷的话之间的联系,我被潘子叫起来的时候,还顶了两个熊猫眼,三爷看到我的时候,笑着看玩笑道:“ 三两兄弟,昨天晚上倒斗儿去了?”



    我摆手道拉倒吧,哥们儿是个军人,这种损Y德的事儿我G不来,我还怕生个儿子没P眼儿, 我本来就是个无心的玩笑话,在现在这种迷迷糊糊的情况下说了出来,说完我就立马意识到不对,果不其然,我看到潘子跟三爷的脸都绿了,赶紧举手道:“ 得,错话了,等下有酒我自罚三杯。”



    三叔拍了拍潘子的肩膀,示意别跟我一般见识,对我道:“ 喝酒估计得等以后了,小哥儿的意思是,这事儿赶早不赶晚,今天就出发。 西安那边我有伙计已经开始置办装备,这一次虽然不是下地,可还是。”



    “今天就走? 去西安?” 一听这个我马上来了精神,西安对我来说,那以前可真的是一个做梦都想去的地方, 并不是说这里是J朝古都,而是我在初中的时候暗恋一个nv孩子,她姥爷家在洛Y,刚开始她父母好像在外地工作不方便照顾她,就寄养在了洛Y,跟我一个中学,我暗恋她好长一段时间,不过那时候我就是一小mao孩子,不敢表白就算了,还经常欺负她,想要引起人家的注意力,她到了初三就转学回去,好让我神魂颠倒了一段时间。——我甚至后来好找到人家姥爷要了地址,给她写了两封饱含深情的信,可是都如同石沉大海。



    “对的,那个木质阁楼,就是在十万秦岭大山之中, 小哥儿的那个地图又不完整,找到他可是一个大工程。 我说兄弟,你怎么一听到西安就一幅春琴荡漾的样子,怎么着,那边有相好?” 三爷问我。



    我看了看秦培,意识到刚才的失态,并不是说哥们儿三心二意,只是那属于年少时光的特别记忆罢了,为了避免秦培吃醋,就道:“ 哪能啊,就是西安,有我一个亲戚,远房的表叔,很多年没联系了,小时候对我挺好的。”



    三爷没接话,而是在那边开始指挥,这次要谁跟着去, 借他的话说,就是这一次不管怎么说都属于伸手进了陌生的领域,而是别看是地面,那凶险绝对比下地还大,这一群人不害怕倒斗儿,甚至有人提到倒斗儿就兴奋,可是会害怕阁楼那边看守的士兵。



    所以这次人不适宜多,容易暴漏目标,就带上了潘子跟大奎, 三爷有个侄子,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吵着要去,被三爷臭骂了一顿赶了回去,潘子对三爷道:“ 要不要叫上王胖子? 他上次走的时候说了,有买卖的话随时联系。”



    三爷摆手道:“ 还是不了,这个胖子滑头的很不好琢磨,再说又不是下地, 就我们J个吧。”



    确定行程之后,那个兽P的地图早已经被三爷找人复印了J份,人手一份儿,直到出发的时候,我还是没有看到那个神秘的小哥儿,就问三爷。



    他道: “他现在已经在长沙那边等着,这次我们要兵分两路, 肯定有人不想让我出长沙, 你带着小哥儿跟潘子走一路, 有人关卡你就拿出你的工作证,我倒谁敢拦, 我跟大奎走小路过去,长沙我熟。”



    我一惊,道:“ 三爷, 我们老大可是说了,我这次来就是个人的身份,我这工作证能拿出来?”



    三爷瞪我一眼,道:“ 宋知命的鬼话你也信? 我说兄弟你怎么这么死脑筋的?他让你去死你去不去?”



    我琢磨着这也不行,就道:“就算我拿出工作证也不一定顶用, 您都说了我们老大的老大才排行老三, 那老大要拦我们,我这身份够使?”



    三爷摇头道:“ 那边不可能告诉下面的人真相,无非是阻扰一下,这身份够了, 我吴三省还是被他给看轻了,真想要弄我, 我这里都不安全。”



    我也没话说,就想着G脆先这样,真不行的话再请示a, 我就是来打酱油的,这种级别的博弈,哥们儿牵扯不起。



    我们一起到了长沙市区然后分别, 三爷跟大奎开着车走公里离开,说是到了西安会跟我们汇合,而我跟秦培潘子,在车站的候车室见到了还是那身打扮的小哥儿, 我就道:“那咱们现在就走?“



    小哥儿点了点头,潘子道,我先去买J张票,没人拦的话最好不过。



    车站的人不是很多,我盯着潘子,想着最好别出什么事儿, 等到潘子排队到了售票口,过了一会儿,他黑着脸朝我走来,使劲儿的冲我眨眼,我一看情况不对,就走上去,问道:“怎么了?”



    我还没走近呢, 一下子冲来了J个人,潘子身手很好,可是也架不住人多,J下就被制F, 我冲上去问道:“ 你们J个G什么呢你?!”



    四周的人一下子哄的一下围了上来看热闹, 这时候有一个大檐帽走了过来一把拦住我,道:“ 这位先生, 警察,执行公务。”



    然后一摆手,道:“ 带走。”



    我回头看了看小哥儿,发现他在闭目养神, 你他娘的可真没把我当外人, 我说道:“ 这位是我一朋友, 他犯了什么事儿?”



    那人饶有兴趣的看着我,道:“ 哥们儿, 听口音不是长沙的吧? 怎么,我还得给你个J待? 赶紧滚蛋,信不信我连你一起抓了?“



    那边的J个人已经压着潘子走远, 小哥儿这货没有cha手的意思,要全靠我一个人表演,这么多警察还有围观群众,我还真不好说什么,就道:“ 老哥,我跟这个朋友,有急事儿,行个方便?“



    他推了我一把,一指我,叫道:“ 这个也拷起来, 跟他在一起,还是朋友? 生怕我不知道你也不是啥好东西?!”



    我被J个便衣冲上来就扭住了胳膊,秦培那边要过来,我对她使了个眼神儿, 让她别动,这是车站,真不好闹。



    谁知道那个带队的大沿儿帽是个**, 一看秦培像是跟我认识, 又一挥手,要抓秦培,我心道哥们儿是你要找死,我他M的拦都拦不住啊。



    秦培三下五除二就把冲上去的两三个人撂倒, 这个大沿儿帽掏出枪,怒道:“ 再动就是袭警! 信不信老子立马开枪崩了你?!”



    秦培身手再好,也快不枪, 只能举起手, 那J个被打倒的人爬起来,给上了手铐, 这货在拿出枪指着秦培的时候我就恼了,我就 对他道:“ 你会后悔的。”



    他上来对着我就是一脚,骂道:“后悔你妈! 带走!”



    这个带队的似乎对我那一句威胁很是不爽,在路上我又被特别照顾了J脚,搞的我那个郁闷就别提了,最近一直都是压抑憋气,这一下还真的被这个小人物挑起了虚火。



    我们到了局里, 我被压到了一间小黑屋, 那个带队的上来又想要chou我, 我一口浓痰吐到他脸上,骂道:“ 在动一下手,后果自负!”



    他抹掉痰,上来对着我噼里啪啦就是J耳光,骂道:“ 我G你娘! 不就是吴三省的人? D什么D! 等下连你老大都一起抓来,J个刨坟的称王习惯了,真他娘的以为没人敢动你们?”



    我身手也不差,(似乎有点恬不知耻, 但是对付这两三个警察还是够的),我猛的挣脱开来,冲上去,对着他就是一拳,然后快速的圈住他的脖子, 从腰间拿出一把枪就顶住了他的脑门儿。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