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局中局

推荐阅读:天下第一风流逍遥江湖路绝世风流剑神超级驸马农门喜事:极品小财妻天阑游

    我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甚至此刻的心情都说不上是震惊还是其他,那个一直以来沉稳的a,竟然是靠着那个神秘小哥儿的血才能活下来的人。——他们的身T出现了莫名其妙的变化,会很快的衰老下来。



    “那其实你们一直在寻找的, 是自救? 当小哥儿的血不能用的时候,好挽救自己的命?” 我颤抖着问道。



    三爷点了点头,道:“ 你可以说是, 也可以说不是, 当时我们在分道扬镳之后,虽然走的是不同的路, 可是你应该能理顺这其中的联系, 比如说我,身得了这种不治之症,不去想着治疗,而是疯狂的倒斗儿,别人都说我老三疯了,说我为了发财做的是断子绝孙的买卖,我的钱我花不完,但是我不能停, 因为不管是我倒斗儿,还是宋知命的队伍, 都是在研究古尸。



    他是在自救, 我也是,只是走的两条路是两个极端,可是我们都相信,造成我们身T这种情况的, 是在地下,真正能解救我们的,答案也在地下。”



    “行, 你说的我大概也能明白,但是我现在还不明白,为什么你们不知道那个阁楼的位置,却能有莫言跟老王他们的照P,这一点,是我现在感觉最矛盾的地方。”三爷的话听的我晕头眼花,赶紧岔开话题,知道真相是我想要的,可是这突如其来的爆炸X信息需要我去消化。



    我甚至想拿出纸笔来记录他说的每一句话,只是条件不允许。



    “那个照P,是别人寄给我的。” 三爷点上一根烟,悠悠的道。



    “还有别人?!”我诧异道, 难道除了a和三爷,还有别人参与这件事情中来, 我只感觉一阵头大。



    “对, 其实你仔细的想一下, 我们当年被派去执行那个任务,在任务的地下身T发生了变化, 这个变化到底是无意的未知的,还是我们是被当做了试验品? 当时我们不知道, 可是你要知道,我们在被关进这个阁楼的时候,我们的身T,还没有发生异常,他们就开始对我们进行了研究, 这样的话就暴漏了,我们是被当时召集我们行动的人给坑了。



    他把我们当成了小白鼠,故意让我们去得这种奇怪的病,然后研究。 这个你应该可以理解。



    那么之后我们为什么会被放出来?—— 要知道当时的研究已经到了最后的阶段,我们每个人都能感受的到,当时chou血chou的更加的频繁, 可是就在那个时候,我们却被放了出来,每个人都有劫后余生的喜悦,却不知所以然。



    后来回到长沙之后,我才知道,这一次我们的侥幸逃命, 是因为某一个大佬的失势,当时这个计划要暂时取消掉。



    现在阁楼里面被重新关押进去了人, 你应该明白这其中意味着什么,——当年那个失势的大佬重新得势了, 他要重新启动这个计划。



    那个层面的J锋并不是你死我活,有人强势就有人弱势, 现在沦为弱势的那群人,并不想这个大佬的计划得以顺利进行。



    所以找到了我们,因为他们知道,我们不管是自救,还是复仇,都会行动,然后G预到这个计划里, 我们是被当成了棋子,他们之间博弈的棋子,可是我们的命运已经不在我们的掌握当中了,明知道是被利用,却不得不做。



    现在你可以想到,那张照P是为什么到我的手里的吧? 有人是要告诉我,计划被重启了,想要自救, 你就上吧。” 三爷用非常平淡的语气,说出了这让我听了浑身颤抖的话。



    “政坛的博弈? 可是,这不对劲儿啊, 要说我们要做的事儿, 不算小,可是真的往政治博弈上扯,太小了吧? 就跟三爷您,倒个斗儿能影响国家大局? 是不是有点太往自己脸上贴金了?” 我问道。



    “傻孩子, 宋知命你们的队伍,研究的重点是什么?” 三爷忽然答非所谓的问道。



    我们研究的是什么? 那还用说? 我J乎脱口而出道:“ 长生啊, 可是这东西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嘛!”



    “你难道想不明白? 真正到了那个层面的人,其他的明争暗斗都是浮云, 已经谁也无法真正的整死谁了, 他们要斗的,是先死, 活的最长的那个,就是最后的赢家, 也正是因为这个,谁都不敢先死啊! 死了就意味着现在依附于他的人,就群龙无首,现在你说,我们还是无关紧要嘛? ——真正斗争的关键,就是在看似很小的地方。” 三爷道,说这话的时候, 他甚至有些自豪, 任谁竟然处在这么一个档次斗争的漩涡里,都会有类似感触,倒斗儿倒到了这份儿上,也算是此生无憾了。



    我用了J乎半个小时才理顺三爷的话,甚至我很没出息的列了 一个树状图,只有这样,在这一个庞大的局里,局中局里的人和事儿,才相对的明了一点, 理顺之后我J乎已经麻木了,紧张算什么玩意儿?



    哥们儿已经吓的不知道紧张了!



    人一旦甩开, 那也就那样儿, 我他娘就是个小喽啰,天踏了有高个儿顶着,我怕什么? 我G脆就道:“ 三爷, 我还真得谢谢您, 这么大的事儿, 可算是顶破天的买卖, 您竟然能想到我, 你说我是不是得好好感谢你?”



    “小家伙儿你不学好, 我怎么感觉你这是话里有话呢?“ 三爷笑道,”你是不是感觉这么大的事儿,为什么叫你来? 你这什么都不知道又不懂的, 帮不上什么忙对吧?”



    我道:“ 三爷, 既然您老给看出来了, 那就给实话,我现在甚至怀疑我家祖坟冒青烟了,能卷进这事儿里来。”



    “那你来之前,宋知命跟你J待过什么?”三爷笑着问我道。



    “他说我这次来就代表我一个人, 他不方便出面。” 我道,这时候我似乎想到了什么, 可是却抓不到精髓。



    “非常简单的事儿, 宋知命当时在我们分别之后, 依附了一G势力成立了你们那个队伍,这G势力是超脱于前面我说的两个之外的, 打个比方说,前面竞争的是老大老二,而宋知命背后的那个人,是老三。 老三这个人没有卷入老大老二的斗争中, 可是他是个人,他也不想死不是?



    我这次寄照P给你, 是想确认一下, 你的两位队友被送进了那个秘密的基地, 跟宋知命背后的人有没有关系,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 宋知命在得到消息之后肯定会去确认一下, 对不对?” 三爷笑着看着我。



    我说得, 您老还真是神机妙算, 我们老大还真是打了一个电话, 可是那边似乎也不知情。



    三爷继续说道:“ 这就对了, 照P为了试探宋知命的反应, 如果是他做的, 就不会派你来, 可是你来了, 这就是他告诉我的答案, ——秘密基地的重启,与他背后的老板无关。”



    我好像有点明白了,点点头,可是还是有点迷糊,问道:“ 三爷, 有话您说完,小子我实在是不能理解你们之间的算计, 既然我们老大让我来, 何必说什么我是个人的身份呢?而且一直在强调?“



    三爷站起来,笑道:“ 小家伙儿你真的是单纯的可ai, 今晚我也回答了你不少问题, 也不在乎多一个,但是这是最后一个了。 听到没?“



    “其实这个问题非常简单, 宋知命是那个人的脸, 你又是宋知命的脸, 老大老二在竞争的时候, 肯定会关注着老三, 不怕他保持中立明哲保身, 就怕他忽然偏帮谁, 所以他不得不慎重啊!”



    “宋知命是想来的, 毕竟他也是要自救的, 可是他不能来, 因为这会传递一个错误的信号出去, 给他身后的大佬带来麻烦。“



    “刚才小哥儿让你给他打电话,其实还是想拖他下水,可是他这个人非常狡猾, 明知道电话被人监听着, 还是说了一些内容, 他的那些话,其实不是说给你听,也不是说给我听的,而是说给监听他电话里的人听的。”



    “他的意思就是告诉他们, 这个赵三两是我派过去长沙的, 但是这是我在自救! 是因为你们当年曾经害过我! 跟我身后的人无关!”



    三爷说完这句话, 也不管目瞪口呆的我,打着哈欠上楼了,最后还说了一句,早点休息,我们随时都可能出发。



    我跟秦培就坐在桌子旁, 我看着桌子上的茶杯,或许我这时候也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了,脑袋里一P空白, 这他娘的到底都是什么人嘛?! 哥们儿这是被卖了还要帮人数钱?



    秦培到最后大笑着用两只手揉着我的脸蛋,道:“ 想不明白就不你纠结那样儿。”



    我用可怜的眼光看着她,道:“ 亲ai的, 你说我是不是特别傻?”



    她在我额头亲了一下,道:“ 聪明也好,傻瓜也罢,我喜欢,你开心不就可以了?”



    “你真不嫌弃我傻?”



    “不嫌弃,我就是喜欢你这傻样儿。”



    “………..”



    “亲ai的?”



    “嗯?”



    “要不咱俩跑路吧, 我他娘的瘆的慌!”



    “跑的了嘛你, 这外面的荒C地,你跑的出去?”



    “…………那怎么办?”



    “既来之,则安之…”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