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饕餮

推荐阅读:逍遥江湖路绝世风流剑神超级驸马天下第一风流农门喜事:极品小财妻天阑游

    如果说隔壁村子人的神秘消失让族长虽然怀疑却可以得过且过的话,现在这些红Se的水已经彻底吓到了这个老人,更何况,这种红Se的水,根本就无法饮用。



    而整个村子,也在此时陷入了一P恐慌当中,

    村民们没办法,而这种红Se的血水又说不出的诡异,于是大家凑钱,找了一个年轻的后生,说是让他请一个道士回来做法,看看这到底是什么妖怪。



    这期间,村民们都下山,走十J里的山路去挑水,非常辛苦,可是村民们的血汗钱,却一次次的被骗,这世间道士法师千千万,又能有J个是有真本事的?



    往往是花了钱,请了人来却没有办法。



    正在村民们一筹莫展考虑着要不要搬离这个祖祖辈辈生存之地的时候,村子里忽然有一个道士不请自来。



    这个道士已经年逾古稀,穿着一身破旧的道袍,而他的身边,跟了一条非常奇怪的狗,这条狗瞎了一只眼,瘸了一条腿,浑身黑Se的mao也斑驳着,骨瘦如柴,似乎走了这一步,下一步就倒下了。



    一个道士配上一条狗,那可真是一点仙风道骨都没有,丝毫没有仙家的出尘气息,村民们甚至刚开始把他当成了乞丐。



    道士也就在这个村子里住了下来,平时谁家打猎的猎物,内脏就送给他,他也不嫌弃,一人一狗吃的不亦乐乎,自始至终,道士都没说他是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村民们议论水潭血水的事儿,他只是在旁边听,也不cha话,这让人们更加确信,这就是一个游方的乞丐。

    真要有本事,不早就去抓鬼了?



    而村民们虽然对红Se的血水很是忌惮,村子里却没有发生过任何诡异的事儿,没有人不正常死,也没有失踪,日子除了吃水困难点,没别的影响。



    这个道士在这里一住就是半年,终于在有一天吃饱了之后,一遍剔牙,一遍调戏那条老的不成样子的黑狗,来到了族长家。



    他道:

    本来这个村子有一劫,这基本上算是天命,但是他来了之后这半年,发现村民们都淳朴善良,命不该绝,他就逆天而行一次,损自己J年Y寿,救大家也算是答谢半年来的食物馈赠。



    族长一听,本来对红Se血水就纳闷,赶紧备酒道: 仙长,此话怎讲?



    道士两杯酒下肚,丢给那条黑狗一条J大腿,道:

    前面的水潭,里面是一个入口,Y间的路口,隔壁张庄的村民不是消失了,而是全部被Y司抓了过去,一下子人命丢的太多,怨气太重水才变成红Se。



    村民们要是不搬走,下场,跟张庄的人一样。



    族长一下就被吓到了,作揖道: 那敢问仙长有何解救之法? 人搬走什么的都不是问题,可是祖坟,祖祠都在这里,真搬走了,逢年过节的,谁来W问先人?

    况且真要搬,哪里有那么容易?



    道士打了个酒嗝,道: 不搬不行,就我这点微末道行,这事儿我管不了,而且此地Y气过重,

    J百年后还有一场灾难,必然造成生灵涂炭,你还留恋它G什么?



    族长还要说什么,道士却摆了摆手道: 言尽于此,搬还是不搬,你们自己拿主意。



    这族长一时也拿不住主意了,没办法,只能连夜的召集村民们开会,说了道士的话,意思是这事儿我也不能独断专行,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族长在说这些话的时候,那个道士就在旁边啃着一只烤野兔,那条狗,在旁边瞪着眼睛等骨头吃,这场景非常的滑稽。



    这下村民们就热闹了起来,要知道断水都半年了,大家伙儿知道搬家好,可还是舍不得这里的房子什么的不是?

    这个村子靠着游猎才生存了下来,真要搬到别的地方去,又没有地可以耕种,以后靠什么生存? 但是红Se的血水,谁不怕?

    一时间村里的人还真的没了主心骨,后来还是村里一个平时喜欢在外面玩把戏的人见过世面,对道士道: 这位仙长,您说的,

    我们知道您不会害我们,可是这口说无凭的,您怎么证明您不是危言耸听呢?



    道士在皱巴巴的道袍上面抹了抹手,道: 那行,你说这话也在理,明天晚上我们还在这里集合,我让你们看这辈子都不会忘的事儿。



    村民们就好奇的七嘴八舌问道: 啥事儿啊? 今天不行,非得明晚?



    道士神秘的一笑道: 我知道你们肯定不会信我,我来了半年了,为啥等今天开口? 就是算准,明天有Y司过境! 这Y间的兵,要出来打仗了!



    道士这么一说,村民们纷纷表示,如果真能看见Y司,那绝对得搬走,跟这么一群人做邻居,谁敢?



    时间转眼到了第二天晚上,村民们集合了胆大的,跟着道士,浩浩荡荡的前往水潭,就在路上的C丛里,道士拿了一把铜钱剑,在地上画了很大一个圈,道:

    你们就站在这里,切记,不要走出这个圈, Y司看不到你们,一走出来,就会被抓去。



    这是一个晴朗的夜晚,村民们等了大半夜,有点不信,有的说再等等,更有的甚至G脆打起了盹儿,

    就在二更天的时候,忽然响起了敲锣声,在这个的夜里,显得格外的诡异。



    那条本来半残的狗,却在听到这一声锣的时候,仅存的一只眼睛瞬间变成了赤红Se,浑身的mao发炸起,看起来异常的神勇!



    道士第一次在村民们面前露出了凝重的表情,喝道: 不管看到什么,喧哗者死! 踏出圈者死!



    随着锣声的靠近,借着月光,村民们看到了一队伍披着铠甲,手握长矛,浩浩荡荡士兵,全都有着惨白的面孔和呆滞的眼神。



    队伍的正前方,走着一个人,穿了一身黑Se的斗篷,整个人都在衣F的包裹之中,而整个队伍,都随着他的敲锣声而渐渐前进。



    村民们彻底吓傻了! 别说出声了,就连一个P都不敢放!



    直到这个队伍走远,那条跟在道士身边的残狗,却忽然如同哮天神犬一样的朝着那个即将远去的Y司队伍冲了上去!



    道士瞬间面Se巨变,大声的叫了一声那个狗的名字: 饕餮!



    叫了之后,他迅速的转身对村民道: 赶紧回去带上所有的家属,马上撤离整个村子,在山下等我! 动作一定要快!



    村民们在此时早已经把这个平日里游手好闲的道士当成了真神仙,只差供一个长生牌位了,他的话,哪里敢不听?



    村民们火速的后撤,像疯了一样的跑回家里,顾不上正在睡觉的人,直接拉起来就跑,开玩笑! Y司随时都可能攻过来!



    至于那个道士,他是神仙,神仙自然要替人们挡灾了,谁有空有胆气跑回去救他?要不说英雄跟2b,其实也就一线之隔?



    村民们并没有跑到山脚下就停,他们恨不得跑的越远越安全,在混乱中,甚至没人注意到,他们平时最为敬重的老族长,并不在逃跑之列——这世界上有一种人,你可以说他迂腐,可以说他傻,但是不能否认他们的坚持,这是一种精神层面的东西,老族长就不决定走,因为这里有他的先人,有祠堂。



    那一晚,老族长是唯一一个见到那个道士的人,见到的时候,道士的道袍更加残旧,并且沾上了很多血迹,那条狗却非常有精神,而老族长见到它的时候,它嘴里叼了一个东西。



    道士说,这个畜生,名字叫饕餮,它最喜欢吃的,是人R。



    道士走了,跟他来的一样无声无息,这个村里的人也再也没有回来,整个村子就只剩下了老族长一人,他把这件事儿记录下来,是为了劝诫以后回来的后人,千万不要触碰这个水潭!



    这是Y间的入口!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