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村落的真相

推荐阅读:逍遥江湖路绝世风流剑神天下第一风流超级驸马农门喜事:极品小财妻天阑游

    有些事情不亲眼所见,无法T会其中的波澜壮阔,我屏着呼吸,直憋的我全身颤抖,但是我不敢呼吸,因为我害怕我成为那个被押解的一员。



    暴风雨还在继续,敲锣生却渐行渐远,我在大口的喘了J口气之后,伸出头看了看已经走远的Y兵,浑身颤抖,更不知道如何去表达内心的心情。



    更重要的是,这些Y兵,竟然是我即将要去的方向,也就是说,他们走的路,也是通往那个奇异的山洞,我抓了抓脑袋,只感觉剪不断理还乱,那个小小的山洞里,到底隐藏了什么东西?



    我更加担心莫言和秦培的安危,

    莫言可以控制黑Se的毒烟,老王他们在水下处于暗处,我相信a和苏联人对他们三个构不成威胁,可是这万千借道的Y兵,如果也进入水潭,他们三个如何抵挡?

    就算加上我,也完全无济于事。



    这时候,我做了一个决定,我没有跟随Y兵前往那个山洞,而是把背包藏在一个C丛中,冲着那个无人的村落而去,a和苏联人的营地就在那里,想要解救莫言和秦培他们三人的安危,靠我一个人不够,现在唯一可以利用的力量,就是他们了!



    我相信如果我告诉他们我看到了什么,他们绝对抵挡不住这个诱H!



    我连滚带爬的赶往山村,在这座荒山上,暴风雨中若隐若现的一个山村看起来非常的诡异,现在就算我再怎么傻,也可以猜测到,这个依靠着山洞而生存的古老村落,绝对没有“靠游猎”而生那么简单!



    可是当我进入山村,这个村子祖祠的时候,却发现本来驻扎在这里的队伍和苏联人,已经不知去向!



    院子里散落着人驻扎过的痕迹,却空无一人,祖祠里面依旧如此,我像疯了一样的大声叫着“查理! a! 你们在哪里?!”



    这个本来我做梦都想离开的队伍,现在我却迫切的想要找到他们,我J乎跑遍了这个村落遗留的每一个房子,都没有看到一个人。



    暴风雨终于停歇,村子里的路更加泥泞不堪,我站在不知道村里的哪个角落,浑身冰冷,忽然有一种被世界遗弃的感觉,人是群居X动物,特别是在这种情况下。



    一个村子无一人,静的可怕,我甚至发现我在这里都会感觉到恐惧, 想chou一根烟,却发现火柴跟烟都已经S透了,

    我苦笑着心道哥们儿也没做什么孽,真他娘的天竟然要亡我?



    愣了一会儿神,我跑回C丛取出食物的包裹,不管是生是死,我都,一路上Y兵借道的脚印依旧在,这让我打了一个激灵。



    Y兵借道,前面敲锣,听锣者避,里面夹杂了这么多尸T,这看着怎么这么像是我在基地资料里看到前面他们研究过的湘西赶尸?!



    赶尸是一个极其古老的行业,基地资料里说,这个曾经是重点研究的对象,因为把死尸变为可以“活动”的行尸,这多少跟队伍所要研究的长生有那么点关系,可是研究到最后,一切标明,就算赶尸人知道让尸T活动的办法,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这种办法的原理是什么。



    对的,知其然却不知其所以然,队伍当时利用超然X,甚至请了一批科学家来研究,都没有研究出结果。——这件事儿当时是那个首长驳斥其他首长取缔我们这个队伍的关键,他的原话是,看吧,并不是每件事儿都是科学能解释的了的,这也是我这个队伍存在的原因,你们这些老猴子,要知道,一味的相信科学才叫迷信。



    看今天Y兵借道,跟形容赶尸竟然这么相似,最大的相似之处,就是前面的敲锣人,也就是“赶尸人”。



    那么的话,只是赶尸,不是Y兵借道?——赶尸只是因为地震遇害的人过多?



    还有就是,a和苏联人的消失,是不是因为他们同样发现了借道的Y兵,而且追了过去?



    想到这里,我赶路起来变的小心翼翼,这本来一起并不简单的Y兵借道现在却变的更加扑朔迷离。



    可是我一小心起来,接下来的路却变得平静起来,平静的有点可怕,直到我重新赶回山洞,都没有遇到Y兵和a小队的痕迹。



    我祈祷道: 但愿他们相遇战斗了起来,两败俱伤都全军覆没了最好。



    我进入了山洞,里面似乎保持着原来的样子,甚至于水潭旁边的装备还是我昨晚走的时候散乱的样子,那台监视用的“电视”还在旁边!



    a他们竟然没有运走这批苏联人带来的装备?——要知道在那个年代这玩意儿属于贵重品,莫不是他们在今天来的时候也同样遇到了突发状况,导致他们根本就没有时间运走?



    我发现,我越来越看不透这一切了,只能在地上捡起石头,按照莫言叫我的暗号,对水潭进行了投掷。



    我这时候很紧张,生怕秦培他们也出现变故,哪怕是跟a他们一样的消失不见,我就会变得更加孤立无援。



    好在不一会儿,我看到了钻出水面的秦培,我打着的手电刚好看到她的脸,她正对我做了一个她招牌似得微笑,只是一个微笑,就能让我一直紧绷的心彻底平复下来。



    她对我招手道: 来,下水。



    我想要脱衣F,却发现衣F早已经S透,对她笑了一下,下了水,本来不熟悉水的并不感觉恐惧,而是被秦培拉着,渐渐的接近了水底。



    潭水底下的景致没有什么变化,青铜棺材无序的陈列着,而我,因为初见秦培的兴奋,竟然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我没有水肺! 现在的我,到了这里,已经到了即将崩溃的边缘, 我奋力的挣扎着,手舞足蹈,示意秦培我的窘相。



    秦培一猛看到我这个也吓了一跳, 却很快冷静下来,对我指了指那个黑洞,意思是进里面就可以了,然后她拉住了我的手,往黑洞中游去。



    事情没有那么顺利,而本来潜伏在这里的水魅,是一直围绕着黑洞和青铜管材进行一个循环的“巡逻”。



    也就是在我跟秦培潜入黑洞的时候,刚好迎面看到那些翩翩起舞飘飘Yu仙的白衣长发水魅!



    秦培一把把我摁在黑洞的壁上,对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迎面在水中游来的白衣水魅,越来越近,那随波逐流的长发,甚至已经触碰到了我的脸!



    而我,此时已经缺氧到了脑袋即将要短路的境界!

    大脑已经快要陷入一P混沌之中,我估计我再也难以保持,在最后的时候,我一把推开秦培,张开嘴巴立马吸了一大口的水。



    我奋力的挣扎了一下,那些水魅的头发,像是疯了一样的朝我袭来,一时间,水中弥漫的到处都是黑Se的头发,我甚至能感觉到头发伸进了我的嘴里,缠住了我的脖子,双足,我很快就会成为一个被头发包裹的粽子。



    最后关头,我看了一眼在那边同样惊慌失措的秦培,她拿了一把匕首使劲儿的挥动,似乎要斩断缠在我身上的这种恶心的头发。



    可是这么多,剪不断理还乱,又岂是一把匕首可以全部斩掉的?



    我长大嘴巴,想要慷慨激昂的叫一声不要管我,你快走。



    却慷慨不起来,因为我张开嘴之后,就立马会有更多的头发伸进我的嘴巴里。



    直到我陷入一P混沌之中,脑袋慢慢的昏昏沉沉,奇怪的是,我这么怕死的一个人,在死亡临近的时候,看着我喜欢的人。



    我竟然不感觉到恐惧,只感觉我真他娘的困啊!



    当我醒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还是我最后一眼看到可人,她在用杯子再往我嘴中慢慢的灌着热水,而且我看她的眼睛红肿,似乎有刚哭过的痕迹。



    我想要动一下手,却发现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对她笑了一下,她使劲儿的拍了我一下,道: 你吓死我了!



    这一个娇嗔的动作让想笑却没有力气笑的我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她赶紧又拍了拍我的后背,道: 你没事儿吧?



    我艰难的抬起手示意我没事儿,又用微弱的声音问道: 这是哪里?



    秦培对我眨了眨眼睛,道: 黑洞之下,放心,这里非常安全。



    也就是说话的空当,莫言跟老王走了回来,看到我,老王对我笑了一下,道: 昨天晚上的事儿,不好意思,我并不知道你算是自己人。



    我挣扎着起身,顺便将身子靠在秦培的肩膀上,道: 我只想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老王示意了一下莫言,道: 你问他, 我也是被他拉上的贼船。



    莫言吃了一根火腿,喝下水,说道:

    这件事儿说来话长,或许说,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我一直在找机会离开这里,但是只有这个队伍的人,才知道这个队伍的可怕,不管是出于纪律还是保密,我都不可能离开。



    这一次却促使我做出了这样的决定,而且要说的话,还的从我们那天发现的族长笔记说起,其实我在给你看的时候,已经撕掉了最后的部分。



    在得到笔记的那一瞬间我就明白,真正有价值的东西,绝对是在笔记的最后面,所以我撕掉了,给你看的,只是前面的部分。



    我愣了一下,骂道: 我艹,我说呢, 按照前面的内容来说,这个水潭根本就不可能存在的, 我说,其实a还有苏联人,也发现了不对劲儿,

    只是他们也想不明白罢了。



    莫言又喝了口水,道:

    最后面的内容,才是这个村落全部消失的真正原因,在这个水里流出红Se的水之后,村民们并没有因为恐惧而撤离,而是找来一个道士,想要超度一下亡灵。



    那个族长的笔记,前面的内容也是假的,老头可能在开始的时候,因为一点特殊的原因,他想隐瞒整件事情的真相。



    这个古村落是跟邻村有了一场对抗,而对立的村落也并不是被他们全部杀光,而是在一夜之间全部消失的! 是自己消失!



    而我在听完之后,大概明白事实上的真相应该是,本来两个村子的人会因为饮水的问题经常起纠纷,这让两个村儿的族长都非常头疼,作为邻居的话,经常打架,还是因为点水,肯定不好,但是不打的话,水也确实珍贵,这样闹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于是两个族长一合计,就去城里请了一个打井的师傅来, 师傅来了之后也一样在这两个村落里打水井,都打不到水。



    后来师傅就说,这座山上就一个泉眼,很小,在那个山洞里面,你们要是嫌水小的话可以挖嘛,挖到地底的时候,就会有水了。



    于是两个村子的人就开始在这个山洞里挖,这也就是这个水潭的由来,只是在最开始挖的时候,这里的水,竟然断流了,这可如何是好?



    本来还有一点的,现在挖了,却一点都没了,村民们就又去找打井师傅, 师傅来了一看也挠头,道:

    可能是你们挖的时候把泉眼堵住了,继续挖吧,挖的深一点就可以了。



    两个村子的人没办法,骑虎难下呢不是? 只是继续开挖,

    两个村子的人见面因为以前的仇怨会经常的动起手来,又急需要水,所以这里面就昼夜不停的挖,白天是这个村子,晚上就换成那个进行两班倒。



    本来前一天晚上是另一个村子挖的, 可是第二天早上族长带人来J接班的时候,却发现这个山洞里什么时候多了一个水潭! 却没有发现一个邻村的人!



    族长就纳闷儿了,围绕着祖祖辈辈的饮用水问题解决了,这是多么大的一件喜事儿啊, 这隔壁村儿的人既然挖出了水,怎么可能不来村子里报喜呢?

    要知道,并不是两个村儿的每个人都有仇,经常动手就那J个刺头儿而已,更何况,这两个族长还是很好的朋友。



    村里人就道:“或许他们挖到早上走的时候,还没出水,只是他们走之后龙王爷忽然显灵了呢?”



    族长就道:“ 要是这样, 你赶紧去请一下他们,这可是大喜事儿,合计着两个村子凑点钱,请个戏班子谢谢龙王爷?”



    跑腿儿的去的也快,回来的更快,这个年轻后生吓得脸都白了,道:“ 族长! 他们村子里,一个人都没有了!”



    族长一听也吓得不轻,赶紧带人去那个村子查看,这一看,可不? 村里别说人了,就连家畜老鼠都不见了一只!



    这事儿出了之后,村里就到处乱传,邻村儿的人是惊动了龙王爷,龙王爷一发火儿,就灭了他们整个村儿,吃了他们之后龙王爷一高兴,就赐了我们一水潭子水。



    族长是村落里唯一的文化人,但是也只是上了J年S塾而已,他总感觉,这事儿非常蹊跷,哪里有什么龙王爷? 真有的话,祖辈儿缺水这么久,早G嘛去了?



    可是他能怎么样? 当时的他已经年逾古稀,只能得过且过,可是J天之后,水潭里的水,却忽然变红了!



    赤红的血水!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