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神秘水潭

推荐阅读:绝世风流剑神逍遥江湖路超级驸马天下第一风流农门喜事:极品小财妻天阑游

    会是什么突发状况呢?

    J十年前的话是战争年代,要说兵痞什么的来都可以造成这样的后果,可是看村子里的这些建筑,非常老旧,但是却并不残破,并没有类似战争后遗留的痕迹,而且老旧也是对比着而来的,换在J十年前,这绝对也算是小康家庭了。



    我当即就推测道: 你们看,会不会是J十年前就有这么一次Y兵借道在这个村落? 那么一大部分的Y兵忽然闯进来,才导致的这样的状况?



    虽然对于我的推测他们也表示认可,但是历史的真想似乎永远无法被还原,这个村落的出现让我们更加确认这座山头就是Y兵营地的可能,之后我们找到了村子最好的一栋房子——其余的都是土房,这栋是这个村落唯一的一栋蓝砖瓦房,保存的也最为完整。



    我推开房门,里面一G子腐朽的气息扑面而来,秦培在身后打开了手电,军用手电的质量自然不用多说,待到我们看清楚屋子里的全貌,两人对视无言,随即大笑了起来。



    里面密密麻麻的,全部都是牌位! 蛛密布当中,那些涂着斑驳红漆的牌子是多么的Y森可怖!



    我也在同时打开了手电,竟然在这些牌位之前的蒲团上,发现了一个正在跪拜的人!



    我条件反S般的拔出枪,大喝了一声: 谁!



    声音震落了屋内的些许灰尘,这个背对着我们的人影一动不动,莫言也拔出了军刀,走了进去,道: 只要是人形的东西,不管是死的活的,都不可怕。



    他打着手电提着刀绕到这个人影身前,看了一眼,脸Se恢复了平静,重新把军刀归鞘,对我们道: 没事儿,只是一副骷髅。



    我们走了过去,看到这真是一个跪拜着的骸骨,双手合十,看起来很安详,他的手上,还挂着一串佛珠,我想着给拉下来瞧一瞧,谁知道一触碰到这个骷髅,只听到哗啦啦的一声,本来好端端的一副跪拜相瞬间散架,身上看起来保存的不错的衣物只变成厚厚的一层尘土。



    莫言道:

    当时出了状况,这个人肯定是负责看守祖祠的人,别人逃走了,他可能是因为年纪大或者是疾病缠身,又或者迂腐的以为祖宗会救他,所以死在了这里,也算是落叶归根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十分的平静,说完之后,打着手电就在这个祖祠中转了起来。甚至掏出火柴点上了J根已经熄灭的蜡烛。



    我是新来的,还无法坦然的面对这个尸骨就这么呈现在我眼前的,就对秦培提议道: 要不我们把他安葬了吧? 这样看起来多不好。



    秦培看了我一眼,对我眨了眨那双我最为沉醉的眼睛,点了点头。



    等我们把这个尸骨埋葬在祖祠前的空地里,也不知道是得了亡灵的眷顾还是什么,祖祠前的水井里,早已经G枯了,灶台也还能将就着用,秦培就用随身带的水下了两袋泡面,而我,则跑回屋内,看这么久都没有出来的莫言在里面搞什么名堂。



    我进去之后,发现他一个人正坐在地上,用蜡烛的光翻看着手里的一本泛H的书,看到我进来,他破天荒的对我笑了笑,看起来心情相当不错,他指了指他自己手中的书,对我道:

    刚才你埋的那个人,是这个村子的族长,这是他的笔记!



    说完,他看着我道:

    赵三两,我不得不对你刮目相看,你敢抗命去救人,说句实话,我很钦佩你的这份赤子之心,也就是刚才,你不忍心这副骸骨暴漏在空气中,要将他安葬,我甚至还有点想笑你的这副菩萨心肠,

    但是现在我不知道是佩F你的运气呢,还是该反思这一切是不是真的冥冥之中有天定,你知道我这本笔记是从哪里来的么?



    是从那副骸骨地下的蒲团下面! 可以说,如果不是你要安葬他! 我们很有可能跟这个东西失之J臂!



    这话要是从一个溜须拍马之人口中说出还没什么值得高兴的,但是从莫言这样的人口中就意义不同,我这么人之常情的举动能得到他的赞扬,不就更说明了我这个组织在之前有多么的冷血吧?



    现在有了收获,我赶忙去叫还在忙碌的秦培,三个人一起围着蜡烛研究起这本那个族长骷髅的馈赠。



    笔记前半部分,非常的索然无味,无非是介绍这个山村,原来真的是靠游猎为生,这边猎物并不算多,同时还种地种菜,基本上这是一个可以自给自足的山村。



    而在书中多次提到,这个村子旁边,应该还有一个村子,两个村子之间多次发生争斗,原因竟然是水源。



    G旱一直袭扰着这个村落,而唯一的水源地,就是村子北面的一个山洞,山洞有一个狭小的出水口,流量仅够一个村子之需,因为这个两个村子经常发生流血冲突。



    前半部分完了之后,似乎后面的笔记,族长都处于一种深深的愧疚与自责之中,他似乎非常害怕什么东西。 连续J页都用mao笔字凌乱的写着:



    张家亡灵污我水之源头,此乃冤魂复仇,吾等之罪,人神共愤!天人共诛!



    后面的笔记中他更记着,余下的生命中,他会吃斋念佛,祈求祖宗保佑全族之人可以逃脱诅咒,逃脱责罚。



    而最后面一页,现在看起来很黝黑,这是猩红的血字:



    张家全族化为Y兵由水源而来索命!报应!



    之后,他详细的介绍了,他是如何伙同全村人一把大火把张家庄的经过,在此之后,那个水源里的水,竟然变成了血Se!



    族长认为这是张家庄的冤魂索命,村人请道士做法也无济于事,最后张家族人竟然化为Y兵前来索命,村子里能逃得人都逃了,他自知罪孽深重,愿以死赎清自己的罪孽。



    看了这个之后,用我们的眼光来看,这些人也真算是死有余辜了,但是所谓的Y兵索命估计是没有的,更没有什么冤魂污染水源,这也就是所谓的其实很多神话志怪的传说中都隐瞒着真相。



    盗墓贼,考古学家很多时候都是靠着传说中的指引找到古墓的位置,古人因为文化程度有限,所以把很多不理解的事情归根于传说中的鬼怪。



    族长的笔记,其实正确的理解为,这个族长带着族人灭了张家庄的全村人,之后水源地的水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然变成了红Se,族长以为是冤魂索命,非常的害怕自责,刚好遇到水源地竟然有Y兵出现,他更以为这是自己的报应来了。



    我们从中得到了一个重要的信息,Y兵,藏身于他们所谓的水源地当中。



    这个发现让我们兴奋不已,吃过晚饭之后,我们各自回睡袋美美的睡了一觉,第二天整顿完,我们沿着村子的路出发,其实目标已经非常明显了,地上的脚印就是最好的路标。



    脚印的尽头,是一处地下山洞,进去之后,发现里面的温度非常的低,一G冰冷的气息扑面而来,里面有一条娟细的溪流。水流却不是族长在笔记里记载的那种血红Se。



    单看这G细流就可以明白以前那个死去的族长的种种作为,这么小的水流,如果要养活两个村儿的村民,的确是非常困难的,可是因为这个村子的迁移,细流虽小,日积月累下来,竟然在这个山洞之前形成了一个水潭。



    这里可是正经的矿物质水,比所谓的什么J千米的水源地要来的纯粹,我用手在水里捧了J把,喝起来甘甜可口,可是我们不是来喝水的,这个山洞里面的一切都可以一目了然,那么那些Y兵到底藏在哪里呢?



    莫言永远是一个行动大于语言的人,尽管他现在对我的印象不错,他还是不愿意跟我说太多的话,就在我迷茫的时候,他却已经开始脱起了衣F,我不解的看着他,他指了指我刚才喝水的水潭道:

    很有可能就在下面,你刚才喝的,是泡了尸T的水。



    他一句话说的我恶心,真有种吃了死老鼠的感觉,莫言我C你大爷,你有这种猜测我不怪你,可是你为什么不在我喝之前说?



    莫言没有跟我说太多,而是径自跳入了这个水潭里,这可真是一个行动派,但是这潭水的深度温度都不知道,这莫言还真的说他艺高人胆大,还是说他压根儿就没把自己的命当命好呢?



    我看了看秦培,她对我耸了耸肩道: 他就是这么一个人,我们都习惯了。



    莫言的水X极好,我也有心想他能坚持多久,就看着手表,想要得到他能坚持的最长时间是多少。



    可是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转眼五分钟过去了,这时候我跟秦培对视,看到她的眼中也是不可思议,她下意识的道: 不可能! 这水下有情况!



    我一下子也慌了神,因为完全没有想到这个表面沉静的水潭会让我们损失掉其中一员, 我也着急了,道: 那怎么办?我的水X并不好,你呢?



    秦培看了看我,脱下外套J给我道: 如果我也出不来,就回去请求支援!



    我想要拉她却已经来不及了,她纵身一跃,也如莫言一般跳入了水潭里,我站在水潭边上,已经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但是我明确的知道,如果秦培一分钟没有从水潭出来,我就会立马跳进去——尽管我这样跳进去跟送死无异。



    大概四十秒后, 湖面忽然荡起一阵涟漪,秦培探出头,甚至来不及大口的呼吸,就跟疯了一样的朝岸边游来! 我慌忙跳进去拉着她想要助她一臂之力。

    就在我们跑上岸之后,我问道: 发生了什么? 莫言呢?!



    秦培大口的喘气,拉着我道: 快离开水! 这水潭里有东西!



    我回头看了一眼水潭,头P立马就是一炸! 只见水里有一张惨白惨白的脸,就在水面底下,没有瞳孔的眼睛正在死死的盯着我。



    我被吓得忘记了动作,秦培拉着我上了岸,这时候我还勾着脑袋一直看着水面。



    这才发现,水潭下面,不知道什么时候,浮出了无数个那种惨白的脸,每一个都有着乌黑浓密的头发,在水下盘织J错。



    这是一个个尸T在水中,尸T身上,穿着白衣,黑发白衣随着水流浮动着,竟然有一种别样的美感。



    我拉着秦培的手,一动不动,这场面对于我这个新人来说,的确是来的比较震撼,而秦培,则死死的盯着水面,满脸的凝重,其实我知道,她心里也没底儿,说到底,我们只是军人,而非超人。



    可是过了一会儿,那一个个长发的尸T在随着水流舞动了一会儿之后,慢慢的沉了下去,水潭表面恢复了死一般的宁静。



    秦培长舒了一口气,道: 果然是这样,这东西是水魅, 她们的世界就是在水中, 你有没有发现,她们在距离我们最近的时候,也离水面有一线之隔?



    我还没从刚才的震撼中回过神来,茫然的摇了摇头表示我的不解。



    秦培捏了捏我的手心,道:古时候稀奇古怪的事儿多了,我在一本孤本上看过,水魅者,存于水,随流而舞,出水即腐。 这东西一旦出了水面,就会腐烂。



    我挣开她的手,在那一刻我甚至有点愤怒,J乎是歇斯底里的道: 我不想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这跟我有关系吗? 我只想知道,莫言他怎么样了!



    秦培之前的闭口不提,其实已经告诉了我答案,可是我无法接受刚才还在眼前的一个鲜活的生命现在却不在了。

    这就是我永远无法适应这份工作的最主要原因,我永远无法变为一种不知道为了谁而生存的机器。



    秦培低声道: 我不能确定莫言已经不在了,我这么跟你说吧,这个水潭下面,别有洞天,

    我在下潜的时候,除了看到很多这种水魅起舞之外,还看到了青铜棺材,很多口青铜棺材陈列在下面,这里面,还有一个黑洞,散发着幽光,明白我的意思了嘛?

    我没有看到莫言的遗T,他有可能,还活着。



    有可能还活着,这句话说的多么讽刺,这是一条人命,而非宠物。



    我再一次对这份工作,有了打心眼儿里的排斥,可是我又能怎么样? 无论怎样,还是要像秦培所说,发现这份工作的乐趣,既来之则安之。



    这里靠我们两个已经没有办法去改变什么,也正顺了秦培的话,既然莫言有可能还活着,那我们在水上更应该抓紧时间,我们俩退出了洞X,J乎是一路小跑的下山,等到了营地之后,两个人已经是筋疲力尽,可我还是用营地里的地方喘着气向a做了一个报告。



    他在那边在听到莫言可能遇难的消息如同我想象般的沉静,他道:

    不要轻举妄动,这次地震很不一般,等我们来,记住,牺牲的久是牺牲了,而活着的才是活着,你明白我话的意思。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